loader

「沒錯,我也覺得很熟悉,尤其是上面的標誌以及那些血槽,好像在怎麼地方見過……」

  • Home
  • Blog
  • 「沒錯,我也覺得很熟悉,尤其是上面的標誌以及那些血槽,好像在怎麼地方見過……」

「我想起來了,這……這就是當年咱們華沙軍中的……狼牙刺!沒錯,這就是狼牙刺,當年只有華沙軍中的敢死隊,才能擁有的狼牙刺!」

一個激動的聲音,驀然叫喊出來! 狼牙刺?

轟!

這個聲音一傳出來,在場的所有人全部都是渾身一顫。

修仙之女配悠然 「沒錯!這就是狼牙刺,是我華沙軍最為榮譽的軍刺!」

李炳榮高聲說道,瞥了眼邱世傑冷道:「這就是你口中的廢鐵,當年老夫麾下的敢死營,就是靠著這玩意,將倭人的坦克軍團給覆滅,也正是靠著狼牙刺,我李炳榮才能有今日的戰功!」

「當年戰局緊迫,我華沙軍武器嚴重不足,不少人手中還是拎著木頭棒子廝殺疆場,這狼牙刺在當年,就是我華沙軍中最為鋒利的冷兵器,它,當年製造了五百柄出來,分給敢死營五百勇士手中,血戰結束后,五百勇士只活下來不到十人,狼牙刺一柄不留!」

「這,就是我華沙軍中的狼牙刺,它粗糙簡陋,比不上倭人的精鋼太刀,卻代表著我華夏將士的熱血和死戰不屈的精神!」

急婚蜜令:夫人,乖! 李炳榮怒吼咆哮說道,可是說著說著,到後面竟然哭得跟個小孩子一般!

五百柄狼牙刺,五百血戰精英啊!

到最後,存活下來的,卻僅僅十人,要不是部下拚死推開他李炳榮,他也會在鋼鐵坦克的履帶下碾成血沫!

不只是李炳榮,靠角落的那桌酒席上,陳老哥他們也是嚎啕大哭,老淚縱橫。

誰說沙場男兒不流淚,只是沒有到傷心時而已。

時隔幾十年,再度見到狼牙刺,就如同見到當年將軍分發給敢死營那些年輕勇士的場景。

時光流逝,將軍年暮白頭,勇士們的鮮血,也是早已經流淌乾淨……

「楊浩,當年華沙血戰,敢死營更是幾乎全軍覆沒,當時我特意打掃戰場過,可是……」

「你這柄完好的狼牙刺,是從何而來的?」

李炳榮顫聲問道。

他當時清理戰場的時候,發現犧牲的敢死隊員,無一全屍,要麼就是捆著炸藥包和坦克一同炸成碎片,要麼,就是被鋼鐵坦克給碾壓血沫!

五百名敢死勇士存活不足十人!

五百柄狼牙刺,更是沒有一柄遺留下來!

「老爺子,您再看看盒子裡面有什麼,你就知道問題答案了。」

楊浩凝聲答道。

李炳榮聞言,再次把眸子放到黑木盒子里,只是一眼——

轟!

李炳榮蒼老的眼眸,瞬間瞪得老大,充滿了不敢置信!

只見在黑木盒子地步,原先被狼牙刺壓住的地方上,還有著一塊菱形鐵皮勳章,這鐵皮勳章邊緣位置全是倒刺,一頂猩紅的紅日坐落其中。

「這是……倭國的……不滅血日勳章!」

李炳榮語氣間充斥著滔天的殺意,將這枚鐵皮勳章倒過來,只見背後還有細小的銘文——「山田村夫」!

「不滅血日軍團長……山田村夫!!」

李炳榮緊咬著牙關,蒼老的雙眸猩紅無比。

山田村夫,就是當年大舉入侵華夏、燒殺掠奪的倭人軍團長,此人性情暴戾殘酷嗜殺,在華夏造成了恐怖的殺戮,當年李炳榮在華沙,就是為了狙擊山田村夫!

華沙戰役結束后,倭人軍團截截潰敗,被列為甲級戰犯!

只不過此人的家族,是倭國百年旺族山田家族中的人,所以雖然被列為甲級戰犯,可還是悄悄潛回國,並躲避了戰犯處決!

「老爺子,這枚勳章,就是山田村夫的軍團長勳章,當年華沙戰役,您率領的敢死營破其鋼鐵軍團,在戰場上也被他俘虜了幾位先烈,先烈早已犧牲,可是這柄唯一的狼牙刺,卻是流入了他的手中!」

楊浩語氣淡漠的解釋道。

在說道山田村夫這個名字的時候,深邃的眸底陡然閃過一道厲色。

「楊浩,這枚狼牙刺既然在山田村夫手中,這枚不滅血日軍團長勳章,更是他的貼身之物,那你……又是如何得來的!」

李炳榮死死盯著楊浩,神情變得逐漸凝重起來。

「呵呵,我如何得來的?很簡單。」

楊浩聳聳肩,漫不經心的開口道:「因為,他死了,死在了這柄狼牙刺之下。」

轟!

他雖然說的輕鬆,可是聽在眾人的耳中,卻無異于晴天轟鳴!

這可是山田村夫啊,聽說是倭人那邊由天皇欽點的軍團長,雖然被列為甲級戰犯不能踏出國門可是在國內,那可是幾乎頂了天的大人物啊!

此時此刻,不管是李炳榮,還是台下的其他人,都是用一種不敢置信的目光看著楊浩。

「死了?」

李炳榮眼眸一縮,看著楊浩突然吐出兩個字來:「血牙?」

血牙?

這兩個莫名其妙的字眼,在別人聽來絲毫沒有頭緒,甚至都以為是不是聽錯了。

「沒錯,就是血牙。」

楊浩神情冷酷的點頭應道。

血債血償、以牙還牙!

這就是華夏軍部的最高機密行動——「血牙行動」!

這個行動,是專門剿滅當年在華夏肆意殺戮,卻又僥倖逃離處決的戰犯,是軍部最高指揮官凌霄下令,獲得一號首肯的行動。

血牙行動,由當時剛剛成立的「華夏龍刺」暗中執行,也正是由於這次行動,華夏龍刺正式成為華夏的守護神。

華夏龍首,也成為了華夏最為神秘的一號強者。

在那次行動中,楊浩率領龍刺,總共剿滅不下十位戰犯,全部都是罪該致死,卻又僥倖逃脫的戰犯,山田村夫,就是其一!

「死了……哈哈哈,山田村夫,沒想到你還是死了,最終還是死在了我華沙敢死營的狼牙刺中,哈哈哈哈!!」

「死得好,死得太好了啊!當年華沙戰役,若是我李炳榮還有五百精銳將士,你根本就沒有機會離潛逃回國!時隔這麼多年,沒想到你還是死在了狼牙刺里!」

「報應不爽,果真是天道輪迴,報應不爽啊!哈哈哈!」

李炳榮張狂大笑。

笑得肆意,笑得霸氣狂瀾,笑到最後,這位老人的眼角,卻是流下了滾燙的熱淚。

噗通!

蟲屋 李炳榮突然單膝跪地,端起酒席上的酒杯傾灑在土地上。

「弟兄們,山田村夫死了,死在了咱們華沙軍的狼牙刺里,你們的血沒有白流,你們更沒有白白犧牲啊!」

李炳榮拎著空蕩蕩的酒杯,臉上不禁老淚縱橫。 當年他退出軍部,拒絕紫星軍功勳章頒獎的原因,除了不能為敢死隊員爭取功名以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山田村夫潛回倭國隱藏起來,他向上面彙報說一定要揪出戰犯處決,可是卻被四大家族以維護勝果穩定為理由,拒絕了他的彙報。

也正是因為這樣,李炳榮才會心死,隱居在這遠離京都的中海市內。

可是現在,一柄沾著山田村夫心頭血的狼牙刺,卻是突然出現!

山田村夫被秘密處決,被他當做至高榮譽的軍團長勳章更是被楊浩拔了下來,這些事情,無疑是將李炳榮大半輩子的困擾給解決了。

「好!殺得好啊!」

李炳榮看著狼牙刺上暗紅的血跡,不由得扭頭看向楊浩感慨道:「楊浩,你的這份重禮,我李炳榮收下了,多謝!」

「呵呵,老爺子嚴重了,我這也是分內之事而已。」

楊浩笑著說道。

「好,年輕人不驕不躁,這是個好習慣!」

李炳榮讚賞的的點點頭。

「額……那個老爺子,我還有一件事,可能需要和你說說……」

楊浩瞥了一眼身後的李詩詩,摸著鼻頭苦笑說道。

「剛才還說你不驕不躁,怎麼這會又婆婆媽媽起來,有事快說。」

李炳榮笑罵道。

「咳咳……是這樣的,我對詩詩……」

楊浩尷尬的清清嗓子,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說話出口來,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聲音,卻是突然想起。

「爺爺,我……我和楊浩交往有一段時間了,他……他已經是我的男朋友了。」

李詩詩俏臉微紅的走上前來,鼓起勇氣抬頭道:「爺爺,我對邱世傑沒有半點情感,加上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所以……所以我請求您,取消我和南京邱家的聯姻。」

嘩!

李詩詩的這番話語,就像是在平靜的湖水裡砸下一顆巨石,聽到這話的人,眼皮子都是猛地一跳,紛紛是低頭,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李炳榮的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點。

他沒有想到,李詩詩和楊浩會在這節骨眼上出擊!

「嗯?」

李炳榮微微皺眉,看著自己的孫女道:「邱家也是將門,邱振國正是爺爺的兄弟戰友,當年你剛出生的時候,我們兩家就定下了娃娃親,這些年要不是你一再以學業和事業作為推脫,怕是已經嫁到南京去了……」

聽到這話,邱世傑的眼睛猛地有戲。

李炳榮沒有直接答應,反而是說起邱李兩家的交情來,說明這事還是有戲的。

無論如何,李家的這棵大樹一定要抱緊了!

「詩詩,我知道自己以前有些地方做得不夠好,我發誓,我以後肯定改過自新,好好對你,肯定會比某個粗魯的傢伙要對你好的。」

邱世傑一臉「誠懇」的看著李詩詩。

「不用,我不需要你對我好!」

李詩詩冷冷回應他,旋即再度看向李炳榮道:「爺爺,您和邱家的交情是你們老一輩的交情,可是我對這個邱世傑是真的不感冒,一丁點感覺都沒有……」

「爺爺,當年你年輕正茂的時候加入軍部,多少豪門上來聯姻,可您不也是全部拒絕,最後娶了跟隨你一路奔波、無權無勢的奶奶嗎?爺爺,我已經長大了,有權利追求自己的幸福。」

李詩詩輕咬紅唇,倔強的盯著自己的爺爺。

李炳榮眸光一凝,靜靜的看著自己孫女不在言語,可是微微顫抖的手指,卻是出賣了他內心的想法。

「爸,詩詩她……」

身邊的李志國沉默片刻,還是站出來說道:「詩詩已經長大了,她的事情就讓她自己做主吧。」

見到李志國站出來幫她說話,李詩詩的美眸不由得一亮。

可是李炳榮還是靜靜的站在原地,蒼老的眸子流露出一抹懷念。

良久。

「唉,女大不中留啊,女大不中留啊!」

李炳榮長嘆一聲,整個人的神態幾乎蒼老了十幾歲。

「李爺爺,這……」

邱世傑可著急了,想要說些什麼,可是——

「世傑,你先回去吧,過段時間,我會親自區區南京看看你家老爺子的。」

李炳榮身手打斷,旋即背著雙手就離開了宴會廳,只留下一臉懵逼的邱世傑呆在原地。

不只是他,其他的客人包括李詩詩,都是為之一愣。

這是……默許了?

李詩詩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父親,直到李志國微微點頭,她美眸中才浮現出一抹欣喜。

以往的時候,她也時不時和老爺子提出要解除婚約,可是每次都是被強硬的拒絕最後不歡而散,可是這一次老爺子的態度,卻是和以前迥然不同啊。

餘下的人,不少都是對李炳榮的性情比較了解的,看到李炳榮的反應后,不少人都是案子低嘆,看來李家和邱家的聯姻,就要泡湯了……

想到這裡。

不少對對邱世傑投去了同情的眼光。

感受著這些異樣的目光,邱世傑恨不得地下出現一條縫給他鑽進去。

今天晚上,他可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陰沉著臉趕緊垂頭灰溜溜的走出李家大宅,只不過走出大門的剎那,他瞥了眼楊浩,眼眸中充滿了無休止的惡毒。

都是這個楊浩,毀了我的一切!

我一定要他消失在這個世界!

邱世傑內心咆哮,旋即借著夜色離開了南山紫苑。

……

……

賓客都離去后,剩下基本上都是李家的本家人了。

那桌牆角酒席上的老兵,都被李炳榮接到書房後院區區閑聊了,他們都是大老遠的跑過來,在加上老將軍對這些老兵很是看重,自然是要留著多住幾天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