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沒錯,我要去解決那個傢伙,張士木,你給我掩護,刀頭和捕快去最右邊的直升機那裏,發動引擎等我們。」

  • Home
  • Blog
  • 「沒錯,我要去解決那個傢伙,張士木,你給我掩護,刀頭和捕快去最右邊的直升機那裏,發動引擎等我們。」

「我們為什麼不一起解決掉他們?」捕快不解地問。

「你看看樓下,我感覺這駐軍處不只這一個難搞的喪屍頭領,我們必須要儘快離開這裏。」

捕快趴在欄桿邊,只看見樓下一群喪屍正在疊羅漢,他們打算從外牆爬上來,不遠處有一個喪屍正抬頭看着他們,他穿着軍服,看樣子軍銜還不低,他低吼了兩聲,樓下的喪屍就跟瘋了一樣,拚命地踩着底下的喪屍,試圖爬上來。

「我靠,這些喪屍都成精了,快快,我們得趕緊走!」捕快拉了刀頭一把,兩人飛快地往右側直升機那邊跑去。

環衛工長嘯一聲,有一半的喪屍都去追捕快他們了。

凌柯倒不是很擔心捕快他們,只要這個環衛工還在這裏,他就有辦法解決他。

「掩護我。」凌柯說着,向喪屍奔去。

刀頭和捕快一邊開槍射擊,一邊快速接近直升機,到了直升機跟前,捕快打開門鑽了進去,刀頭留在下面阻擊喪屍。

「我靠,凌柯太牛逼了吧,這都行?」捕快瞥了一眼凌柯那邊,只見他雙手各拿了一把匕首,左衝右突,眨眼間就幹掉了大半的喪屍,再加上張士木的百發百中,幾乎是眨眼的功夫,那邊就只剩下了環衛工一個喪屍了。

「你快點開飛機,別廢話!」刀頭提醒他,最後一個跟來的喪屍也被他擊斃了,他擦了擦額頭的汗,說道,「幸虧我們有這麼多武器,否則肯定要交代在這兒了。」

凌柯用胳膊擦了把臉上的血,有些挑釁地說道:「怎麼了,現在可沒有擋箭牌保護你了,我看你還能指揮誰?」

環衛工沖着他低吼了兩聲,擺出了攻擊的架勢。

張士木抬槍射擊,竟然兩槍都被他躲了過去,他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說:「這不可能,他竟然能躲開子彈。」

凌柯眯了眯眼睛,他本能地對張士木說:「你先走,我來拖住他。」

「可是……」

「別說了,離這傢伙遠點。」凌柯全神貫注地盯着環衛工。

「那你小心。」張士木不放心地回頭看了看他。

環衛工看看凌柯,又看看張士木,一時不知道該去追誰,最後他歪著腦袋似乎決定先解決凌柯。

環衛工齜了齜牙,向凌柯撲了過來。

凌柯縱身向後一躍,拉開了距離,他對張士木吼道:「叫捕快趕緊發動引擎起飛,不要管我,我有辦法離開!」

張士木握緊了拳頭,衝到直升機跟前,將武器袋扔到機艙里,對捕快說道:「立刻起飛。」

「不等凌柯了嗎?」捕快已經戴上了頭盔,他詫異的問。

「他說他有辦法離開,要我們立刻起飛!」張士木說着,眼睛卻一直盯着凌柯的方向。

捕快看了刀頭一眼,問道:「哥?」

刀頭突然瞪大了眼睛,他指著前方叫道:「不好,喪屍上來了,快點起飛!」

捕快也看到了大批的喪屍正如井噴一般衝上了停機坪,他不敢再遲疑,飛快地按了幾個按鈕,然後抓住了控制桿。

凌柯時刻都在關注著樓下的情況,所以他及時叫張士木上了飛機,至於自己,他要拖住環衛工,因為在最後一刻,他有辦法上飛機。

他聽見直升機的轟鳴聲,嘴角泛起一抹微笑,他突然發力向環衛工衝去,一個低腰撞擊,將猝不及防的環衛工撞出了停機坪,環衛工嘶吼著從樓上摔了下去。

幾乎是同時,疊羅漢的喪屍們已經上來了,凌柯不敢耽擱,轉身就向已經起飛的直升機奔過來。

刀頭從副駕駛座到了機艙,有些焦急地說道:「找找看繩梯在哪裏,這個距離只怕……」

張士木剛把繩梯抓在手上,就感覺直升機突然搖晃了一下,兩人大驚,趕緊探頭去看,只見凌柯攀著直升機的底部有些艱難地爬了上來。

「你……你怎麼上來的?」張士木扔掉繩梯,伸手拉了他一把。

凌柯微微一笑,淡淡地說道:「當然是跳上來的,大家都沒事吧?」

刀頭不確定地看了一下已經遠離的停機坪,疑惑地問:「你怎麼可能跳的上來,距離那麼遠。」

捕快在前面激動地說道:「我看到了,他真的是跳上來的,凌柯,你是超人嗎?」

凌柯笑道:「不是,不過我應該是第一個感染了病毒卻沒有變成喪屍的人,身體應該算是進化了。」

「真不敢相信,你真的感染了病毒?是被咬的嗎?」捕快好奇地回頭問道。

「你專心開飛機,等到安全了,我會詳細跟你說的。」凌柯不放心地看了他一眼。

「安啦,我雖然沒有實際開過直升機,但是飛行遊戲我可是高手,這個也不在話下。」捕快有些自豪地說道。

「我們還沒脫離險境,不能大意,程傑他們在底下我也不太放心,尤其是下面的那個軍官喪屍。」

凌柯拿出對講機,調試了一下,說道:「程傑,程傑,在嗎?」

「他在開車,我是熙承,你們出來了嗎?」對講機發出嘈雜的聲音。

「是的,你們沒事吧?」

「真不敢相信,那些喪屍竟然已經發生了進化,我們好不容易才逃出來,幸好之前找到了車鑰匙,否則我們還真跑不過那些不要命的喪屍。」熙承感慨道。

「啊,我看到你們了。」凌柯在直升機上看到一輛軍用吉普車正歡脫地飛馳在公路上。

太陽已經升了起來,捕快戴上墨鏡,哈哈笑道:「真是太刺激了,哥,你看那邊,好美啊,哈哈。」

眾人劫後餘生地看着空中的美景,都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英國,倫敦。

那支芭蕾獨舞的MV發佈之後,尤利婭·舒爾希金娜本來平均的生活突然再次喧嚷起來。

試圖挖掘八卦緋聞的狗仔,冒然找上門尋求合作的陌生人,莫斯科的家裏突然打電話過來又是要錢,甚至連那位在監獄里的銀行家都開始不安分,大概是覺得沒什麼可失去,只要一些媒體願意給好處,什麼都可以說。

已經習慣了冷冷地對待這個世界的舒爾希金娜沒有受到困擾。

這位外表清冷內里也是清冷的女郎曾經心裏只剩下一抹暖色,女兒妮娜,現在,多了另外一抹,那個佔有着她又為她提供一切安全感的男人,而且,那個男人還讓她這樣一簇自以為早已凋謝的花兒重新綻放。

對於那支獨舞,無論MV發佈后引起了多麼強烈的方向,她只認為是為他一個人而跳。

按照事前得到的叮囑,小事情和這邊的維斯特洛公司負責人聯繫,大事情就打電話給索菲亞·費西,有些遺憾無法直接和他聯繫,只是打了索菲亞的電話。

隨即,身邊的喧嚷就消失了大半。

……

……

英國,倫敦。

那支芭蕾獨舞的MV發佈之後,尤利婭·舒爾希金娜本來平均的生活突然再次喧嚷起來。

試圖挖掘八卦緋聞的狗仔,冒然找上門尋求合作的陌生人,莫斯科的家裏突然打電話過來又是要錢,甚至連那位在監獄里的銀行家都開始不安分,大概是覺得沒什麼可失去,只要一些媒體願意給好處,什麼都可以說。

已經習慣了冷冷地對待這個世界的舒爾希金娜沒有受到困擾。

這位外表清冷內里也是清冷的女郎曾經心裏只剩下一抹暖色,女兒妮娜,現在,多了另外一抹,那個佔有着她又為她提供一切安全感的男人,而且,那個男人還讓她這樣一簇自以為早已凋謝的花兒重新綻放。

對於那支獨舞,無論MV發佈后引起了多麼強烈的方向,她只認為是為他一個人而跳。

按照事前得到的叮囑,小事情和這邊的維斯特洛公司負責人聯繫,大事情就打電話給索菲亞·費西,有些遺憾無法直接和他聯繫,只是打了索菲亞的電話。

隨即,身邊的喧嚷就消失了大半。

英國,倫敦。

那支芭蕾獨舞的MV發佈之後,尤利婭·舒爾希金娜本來平均的生活突然再次喧嚷起來。

試圖挖掘八卦緋聞的狗仔,冒然找上門尋求合作的陌生人,莫斯科的家裏突然打電話過來又是要錢,甚至連那位在監獄里的銀行家都開始不安分,大概是覺得沒什麼可失去,只要一些媒體願意給好處,什麼都可以說。

已經習慣了冷冷地對待這個世界的舒爾希金娜沒有受到困擾。

這位外表清冷內里也是清冷的女郎曾經心裏只剩下一抹暖色,女兒妮娜,現在,多了另外一抹,那個佔有着她又為她提供一切安全感的男人,而且,那個男人還讓她這樣一簇自以為早已凋謝的花兒重新綻放。

對於那支獨舞,無論MV發佈后引起了多麼強烈的方向,她只認為是為他一個人而跳。

按照事前得到的叮囑,小事情和這邊的維斯特洛公司負責人聯繫,大事情就打電話給索菲亞·費西,有些遺憾無法直接和他聯繫,只是打了索菲亞的電話。

隨即,身邊的喧嚷就消失了大半。

英國,倫敦。

那支芭蕾獨舞的MV發佈之後,尤利婭·舒爾希金娜本來平均的生活突然再次喧嚷起來。

試圖挖掘八卦緋聞的狗仔,冒然找上門尋求合作的陌生人,莫斯科的家裏突然打電話過來又是要錢,甚至連那位在監獄里的銀行家都開始不安分,大概是覺得沒什麼可失去,只要一些媒體願意給好處,什麼都可以說。

已經習慣了冷冷地對待這個世界的舒爾希金娜沒有受到困擾。

這位外表清冷內里也是清冷的女郎曾經心裏只剩下一抹暖色,女兒妮娜,現在,多了另外一抹,那個佔有着她又為她提供一切安全感的男人,而且,那個男人還讓她這樣一簇自以為早已凋謝的花兒重新綻放。

對於那支獨舞,無論MV發佈后引起了多麼強烈的方向,她只認為是為他一個人而跳。

按照事前得到的叮囑,小事情和這邊的維斯特洛公司負責人聯繫,大事情就打電話給索菲亞·費西,有些遺憾無法直接和他聯繫,只是打了索菲亞的電話。

隨即,身邊的喧嚷就消失了大半。

英國,倫敦。

那支芭蕾獨舞的MV發佈之後,尤利婭·舒爾希金娜本來平均的生活突然再次喧嚷起來。

試圖挖掘八卦緋聞的狗仔,冒然找上門尋求合作的陌生人,莫斯科的家裏突然打電話過來又是要錢,甚至連那位在監獄里的銀行家都開始不安分,大概是覺得沒什麼可失去,只要一些媒體願意給好處,什麼都可以說。

已經習慣了冷冷地對待這個世界的舒爾希金娜沒有受到困擾。

這位外表清冷內里也是清冷的女郎曾經心裏只剩下一抹暖色,女兒妮娜,現在,多了另外一抹,那個佔有着她又為她提供一切安全感的男人,而且,那個男人還讓她這樣一簇自以為早已凋謝的花兒重新綻放。

對於那支獨舞,無論MV發佈后引起了多麼強烈的方向,她只認為是為他一個人而跳。

按照事前得到的叮囑,小事情和這邊的維斯特洛公司負責人聯繫,大事情就打電話給索菲亞·費西,有些遺憾無法直接和他聯繫,只是打了索菲亞的電話。

隨即,身邊的喧嚷就消失了大半。

英國,倫敦。

那支芭蕾獨舞的MV發佈之後,尤利婭·舒爾希金娜本來平均的生活突然再次喧嚷起來。

試圖挖掘八卦緋聞的狗仔,冒然找上門尋求合作的陌生人,莫斯科的家裏突然打電話過來又是要錢,甚至連那位在監獄里的銀行家都開始不安分,大概是覺得沒什麼可失去,只要一些媒體願意給好處,什麼都可以說。

已經習慣了冷冷地對待這個世界的舒爾希金娜沒有受到困擾。

這位外表清冷內里也是清冷的女郎曾經心裏只剩下一抹暖色,女兒妮娜,現在,多了另外一抹,那個佔有着她又為她提供一切安全感的男人,而且,那個男人還讓她這樣一簇自以為早已凋謝的花兒重新綻放。

對於那支獨舞,無論MV發佈后引起了多麼強烈的方向,她只認為是為他一個人而跳。

按照事前得到的叮囑,小事情和這邊的維斯特洛公司負責人聯繫,大事情就打電話給索菲亞·費西,有些遺憾無法直接和他聯繫,只是打了索菲亞的電話。

隨即,身邊的喧嚷就消失了大半。

英國,倫敦。

那支芭蕾獨舞的MV發佈之後,尤利婭·舒爾希金娜本來平均的生活突然再次喧嚷起來。

試圖挖掘八卦緋聞的狗仔,冒然找上門尋求合作的陌生人,莫斯科的家裏突然打電話過來又是要錢,甚至連那位在監獄里的銀行家都開始不安分,大概是覺得沒什麼可失去,只要一些媒體願意給好處,什麼都可以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