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為啥坐在樹下?」

  • Home
  • Blog
  • 「為啥坐在樹下?」

「肚子疼了,還是有啥子心事?」

虞姬從宅第內出來,似乎要去城裡買什麼東西。

老遠就看見了一匹十分美麗的駿馬。

還有駿馬旁頹然坐倒的夏洛奇。

「哦,是虞妹,快拉我一把。」

夏洛奇腿都坐麻了。

可惜自己現在沒有辦法探測這虞姬是否是穿越人,或者是有人附體。

不過,看虞姬如此情狀,對自己恩愛至深,眼眸中全是熾熱的愛意。

不管如何,虞姬不會對自己不利的。

有了這個判斷,夏洛奇知道,霸王的宿命應該跟虞姬沒有太大的關係。

要改變他的命運,應該從別的地方入手。

「子期兄在么?我找他有事。」

「大哥在的啊,我和你一起去找他吧。」

「項大哥,你看,這是我哥做的虹影劍鞘呢,好看吧?」

虞姬春色迷濛的臉龐與四周的風,還有那芳香的花不禁讓夏洛奇一陣陶醉。

美人如花,花如美人。

最好的事情就是美人在懷,又恰逢春天。

「走吧,子期兄果然是巧匠。」

「今晚我要請他喝酒。」

「哎呀,你又喝啥子酒嘛?」

「昨晚都~」

虞姬一陣臉紅,不禁想起了昨晚的春宵纏綿,春潮如涌。

「今晚我少喝點就是,不過你要給我們舞劍。」

「這個沒問題,儂願意跟阿拉對舞嘛?」

「我還是想跟子期兄對舞呢,他的劍法可比你高明呢!」

「阿拉又不是說比劍法的啦。」

「我只是說對舞罷了,儂沒得意思。」

虞姬有些不高興,撅起了小嘴。

「好,好,也跟你對舞。」

「快走吧,這事挺重要的。」

夏洛奇想起了項梁的話來了。

「子期兄,大生意!」

「什麼大生意?」

「八千套鎧甲、八千套吳鉤、砍刀、十萬枝箭簇!」

「天啊,怎麼要這麼多?」

「誰下的單子啊?」

「正是我叔父,急用!」

「天下已反,陳勝、吳廣已然在大澤鄉起義。」

「我叔父已決定不日在吳中起事。」

「好,這單我接了。」

「銀子你去找我叔父領。」

「區區八千套鎧甲與兵器,算我入伙的名狀。」

虞子期拍著胸脯道。

「就你有錢,你不要別怪我沒跟你說啊,到時候說我賴賬!」

夏洛奇笑道。

「去你的,都是一家人了,還算什麼賬啊?」

「我只問你一句話。」

「請講!」

「你什麼時候娶我妹子?」

夏洛奇微微一愣,抬眼看了看虞姬。

虞姬的臉騰的就紅了。

「今晚就成親,明日我讓叔父來提親,如何?」

「哈哈,好,我沒看錯人。」

「咱們也不隨俗,今晚就算你們兩人的喜酒了。」

「戰事一起,我們都會四處征戰,到時哪有時間來忙這事?」

「大哥教訓的對。」

「妹子,你去城裡買些酒菜回來,多剁點肉,再打幾壺好酒。」

「大哥,我跟虞妹一起去吧,你先籌劃一下,那些打造兵器的事情,看看最快多長時間能完工。」

「也行,你們去吧。」

「走。」

夏洛奇拉著虞姬,出了院門。

一把抱著虞姬,飛身上馬。

烏騅在黃昏漫天的彩霞里輕輕一躍,跳進了無限的春風裡。

……

「明日,殷通要在衙門召集議事。」

「你等羽兒出來喚你,然後進來后一刀將那狗官砍翻,奪了他的印章。」

「將他手下五十多名貼身衛士都幹掉,然後咱們宣布起事。」

項梁與桓楚兩人在書房內密謀道。 草創之初,一切都顯得朝氣蓬勃。

「羽兒,你去把桓楚叫進來。」

「殷郡守說要重用他。」

項羽當即出去,半個時辰后,項羽帶著桓楚進來。

「參見郡守大人。」

桓楚一言不發,從腰間抽出砍刀。

一手揪住殷通的衣襟,手起刀落,砍下了他的人頭。

項梁手提殷通的人頭,站在郡守衙門外大喝道:

「苦秦無道,我項梁今日要興復楚國,誰若不從,郡守殷通就是榜樣!」

「反了,反了!」

郡守衙門外忽然湧來一百多名秦地的武士,他們是殷通的貼身護衛。

剛才被龍且使計支走,聽到郡守衙門這裡喊聲動天,趕緊跑回來。

回來就看見殷通已被人幹掉。

一百多人紛紛抽出砍刀,朝項梁撲來。

他們想依仗人多勢眾拿下項梁。

秦國法律嚴苛。

若是殷通出事,這些人也沒有活路,有連坐之法。

若能拿住首惡則可將功抵過,甚至還能有獎賞。

一百多名黑衣武士出刀迅猛。

秦地士兵從小就習武,長大就參軍。

雖沒有高人指點,但招法極其實戰。

出招短,移動快,爆發力強。

一刀揮出,全是小臂使力。

下盤極穩,手肘擺動快捷無比。

刀法以砍削為主,很少揮劈的動作。

桓楚一刀飛出,當場就砍翻一名逼近項梁的武士。

夏洛奇手底無刀,空手入白刃。

奪下一把跟桓楚一起殺入人群。

圍觀的民眾越來越多。

都在喊:「殺了秦狗,殺了秦狗!」

這時,龍且也來了。

還帶來了鍾離昧、英布、季布等人。

於是,這幾人加入戰團。

將那些黑衣武士的瘋狂攻勢給抑制住了。

此時,項梁披甲上陣。

手中一桿長槍如長龍出水。

刺、點、劈、挑、砸等動作一氣呵成。

一身白甲的項梁如同光明戰神一般在黑衣武士中閃耀。

不一會兒,一百多名黑衣武士全部被干翻在地,身首異處。

「從今日起,吳中會稽郡已歸楚國,我自任郡守,率領大家反秦。」

「秦人苦我已久,今日,我們將推翻殘暴無道的嬴秦。」

「我們願意跟隨項將軍一起誓死反秦!」

姑蘇城內的民眾熱情被點燃了。

項梁分別讓龍且、鍾離昧、英布、季布等人巡視吳中各郡。

願意反秦者加盟出兵給糧。

不願意者斬殺,收攏城內的精兵糧餉。

一個月後,江東八千子弟齊聚姑蘇。

此時,虞子期的鎧甲、吳鉤、砍刀、箭簇也準備齊全。

「羽兒,我命你為先鋒,北上接應陳勝、吳廣,與義軍匯攏,共創大計。」

「是,領命!」

夏洛奇一身的白甲,身穿紅色披風。

騎著烏騅馬,年輕的跟天神一樣。

江東八千子弟由夏洛奇帶著渡江北上。

兵鋒所向,勢如破竹。

沿途郡縣城守紛紛投誠。

似乎有些措手不及,手下的隊伍已然有了五六萬之眾了。

這一路,夏洛奇與宿主項羽都十分開心快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