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爺爺……爺爺你根本就不是大英雄!」鈴姬也哭道:「爺爺是個騙子!」

  • Home
  • Blog
  • 「爺爺……爺爺你根本就不是大英雄!」鈴姬也哭道:「爺爺是個騙子!」

朗烏姆也不回頭去看她們,輕輕甩開了琴姬的手說:「澤特,你不是覺得多一份力量就多一份希望嗎?那這兩份『希望』就交給你了。」

「喂!朗烏姆!」

朗烏姆已經下了樓,只傳來他那悠悠的聲音:「我期待著你們能夠帶來希望哦。」

澤特不解地問道:「什麼意思?他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孫圓似笑非笑地望著窗外,哈尤米卻對澤特說:「澤特閣下,為什麼朗烏姆先生會突然說不跟你一起去?他之前不是說了要去調查那些怪物的來歷嗎?現在已經調查出來了,朗烏姆真的是會因為覺得沒有勝算就放棄了的人嗎?」

是啊,朗烏姆是那種人嗎?這個世界上的人都知道,當初魔族入侵人類領地,在最終防線即將被攻陷,所有人都萬念俱灰的時候,是朗烏姆一人衝進了魔族大軍之中斬殺了魔王與其手下大將,這才打敗了魔族軍隊。

「我在想,朗烏姆先生並不是不想和我們一起去,而是不能……」

旅館外。

萊茵緊跟在朗烏姆身後,「朗烏姆先生,我能先回去我住的旅館拿武器嗎?」

朗烏姆望著天空,有些失神道:「武器嗎?也是呢,刺殺魔王需要鋒利的武器呢。」

「朗烏姆先生,別再開玩笑了。」萊茵說道:「要是刺殺魔王的話,您為什麼要露出那種生離死別的眼神?」

朗烏姆肩頭一顫,回頭問道:「哦?你看出來了?」

「對手是誰?」

「剛剛澤特他們所說的,他們要去西方對付那獨自一個的機器人。那我們的對手就是東邊的那三個了唄……快去準備馬,我有不祥的預感,我們回去越晚,雷迪安大陸就越危險。」

「明白!」

……

雷迪安大陸,拜因王國,巴尼亞鎮。

在一片廢墟之中充斥著人們的哭喊聲、求救聲,以及慘叫聲。

巴尼亞的土地神齊比迪眼看著自己土地上的子民們一個個被殺害,無助的淚水從他的眼中流下。那原本兇猛無比的巨熊此時已被斬斷四肢,趴在地上無法動彈。

「求求你們了!別再殺了!他們是無辜的!你們想知道的,我所知道的全部都已經告訴你們了!求求你們住手吧!」

那三個美少女劊子手並沒有聽齊比迪的話,繼續無情地殺戮著。

「天啊!我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巴尼亞的子民們!」齊比迪哭喊著,熊臉已經哭得變了形。

終於,鎮子里已經無法再聽到人類的聲音,甚至連家犬的咆哮或是野貓的媚叫都從這鎮子中消失殆盡。

回到了齊比迪的靈社之前,其中一個少女舉起了手掌,直接朝著齊比迪的腦袋拍了下去。

「生命反應,無。」

「電波反應,無。」

「報告,未發現c0193及c0271。請指示。」

「警告!檢測到電波反應,電波來源——c0271。」

「方向——西偏北27°。距離2836公里。」

「任務更新,最優先任務!回收c0271!」

「任務確認,c0365,c0366,c0367,出發!」

三個機器人飛起便朝著西北方飛去,留下的只是一片廢墟。

……

卡其藍瑪大陸,在雷德艾斯王國的北方,是塔伽瑪琪王國。

塔伽瑪琪王國的一片森林之中,一名美少女正坐在高高的樹枝上,晃著她那白皙的腳丫哼著輕快的曲子。

「還沒到嗎?」那少女嘆了口氣,自言自語地說道:「還以為可以在這個世界好好地過著屬於我自己的人類生活,沒想到突然探測到了同類型的電波……不過為什麼那個c0193的位置是在雷德艾斯王國?而且那三個傢伙……竟然連無辜的人類都要趕盡殺絕!還把整個布倫米瓦給毀滅了……絕對不能原諒!」

就在此時,天空中突然衝下三個影子,如同三顆流星一般砸進了土地中。

「c0365,到達目的地。」

「c0366,到達目的地。」

「c0367,到達目的地。」

「目標,c0271確認。」

「允許進入戰鬥模式。」

樹上的少女看著三個與自己相同外貌的少女,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切……看到你們又讓我想起了不愉快的過去……雖然很不想見到你們,但是你們把他所喜歡的這個世界給弄得一塌糊塗!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你們的!你們這群機器人!」 ?「哦」!莫邪轉身走出林子,臉騷的通紅。走到水池邊,看著清澈的池水。這裡就是宮門,可以逃入劍靈宮。可惜,不會咒語,無法啟動宮門。

回頭看眼被禁制秘封的樹林,眼神微變。為何把劍靈宮弟子關在這裡。不好!這是陰謀。莫邪凝神池水,心裡咯噔狂跳數下,額頭凝出細汗。

抬頭看向繁星點點的蒼穹,似乎看到無數雙可怖的眼睛凝視著這個院子。

骨爪風旋在甲內凝結,說是遲那是快,一術擊在池面上。若大的水池消失了,打出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深的爪坑。

唰!空中亮起白光,莫邪凝盾擋在身前,全力向前推出。一陣爆煙騰起,身影閃現在林邊。

嘩啦!數千靈者衝出樹林,看到破敗的水池,臉色大變。

「何人?敢……」。尊祖說了一半,沒敢再說。眾弟子計劃,偷偷打開宮門,逃回劍靈宮,這下完了。

莫邪沒吱聲,抬頭看著天空的繁星。

空域急聚的抖動,數十隻異族尊祖走出空域。看都未看靈族尊祖,陰狠的目光落在莫邪身上。

「你過來」。鳩魔尊祖指著莫邪吼道。

莫邪走出人群,大步走到殘池上空。「鳩祖有事」。

鳩魔尊祖都要氣瘋了,臉色鐵青,牙齒咯咯直響。凝爪抓向莫邪的喉嚨。

莫邪閃身躲開,爪尖划著戰甲錯過,啪啪啪的爆著火星。

「嗯」! 進化在萬界 鳩魔尊祖驚大了眼睛。小小凝魂境靈士能躲過他致命一擊。

莫邪捂著肩胛,火辣辣的跟灑了鹽,一個趔趄退到一邊。

「住手」。劍靈宮尊祖吼道。

鳩魔尊祖利爪凝著可怖的光芒,側頭看著劍靈宮弟子。

「他不是劍靈宮弟子,殺他有何用」。

異族尊祖看向莫邪,他們相信劍靈宮尊士的話。鳩魔尊祖呵呵兩聲。「那更該死」。

莫邪嘴裡噴著血氣,這一技傷得不輕,半個身子都麻了。

「鳩獨,別誤了大事」。

鳩魔尊祖哆嗦下,轉頭看向靈族尊者。「魏尤,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

魏尤仰天長笑。「本祖少修鍊萬年又如何」?

鳩獨臉色鐵青,眾修者都知道,用死是嚇唬不住他的,所以才出此下策,沒想到被這個可恨的靈士破壞了。

「死!沒那麼容易」。眾修者分散開,一步步的逼近。

劍靈宮弟子凝出靈兵,一步步的向後退著。在這裡除了魏尤師兄,沒有人能擋得住異族尊者。

魏尤無耐,他自身難保,只能拚命一擊。

莫邪嘴角凝著鬼笑。縷縷黑煙從池底升起。突然,有人尖著聲音喊道。「有毒」!

嘩啦!整個空域都亂了。異族尊者們撕開虛空向外逃去。

「快逃」。莫邪第一個逃入虛空,抬腳踹中擋在前面的九血殘蟲祖屁股。

身影一閃出現在阜街上,飛身向阜外逃去。

「殺」!空中亮起血光大字,無數的骨爪透空而入。眾靈者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經被骨爪撕碎。血氣瀰漫,驚呼聲此起彼伏,轉息間,整個靈阜寧靜了。

數十道血影出現在空域,凝視著血色的長街,一張張可怖的臉如同掛了黑鍋。「誰下命令」?

沒有一個回答,剛才太亂了,誰都沒有細想。

「那個靈士哪」?

他們說我是害蟲 血影瞪著腥紅的眼睛,盯著血氣,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靈士的「真元」。

「在哪」?鳩獨指著空域撕心裂肺的吼道。

數千裡外,一道血影閃出眾修者的念域。

嗖嗖嗖!數道身影沖入空域,追向血影逃遁的方向。十幾萬里后,鳩獨擋住一道血影。「小子還有什麼術法都用出來」。

莫邪放下懷裡的魏尤,呵呵呵傻笑著。

鳩獨眼珠子差點沒爆了,它怎麼也沒想到魏尤和小靈士在一起,這下不好辦了。

「你先走,我來對付它」。魏尤凝出靈兵,點向鳩獨眉心。

鳩獨不相惹魏尤,這個地步了,躲是沒有用了。二修瞬息斗在一起。

莫邪被術法逼退百里,急忙拿出「幽冥神鏡」窺視萬里空域。

小半個時辰過後,莫邪不敢再等,那幾位異族尊者去追殺化身,時間久了,靈阜內的尊祖必來尋找,後果不堪設想。

「師兄不能再打了」。

轟!術法爆開,兩道血影分開百里遠。魏尤吐了口血水,獰笑的看著比他更狼狽的鳩獨。

「你等著」。鳩獨心裡發虛,嘴上不服輸,指著魏尤喊了聲,向遠域退去。

魏尤不想追,也不能追。拉過莫邪向另一域飛遁。

逃了一天一夜后,魏尤才停了下來。在山谷里找了個山洞躲了進去。

莫邪見尊祖臉色蒼白,不敢打擾獨自守在洞口。

數日後,魏尤走出山洞,見莫邪坐在古樹上。

「莫靈友」。

「尊祖,你醒了」。莫邪迎了過來。

「這次多虧靈友相助,本尊才逃過一劫。……」。

「尊祖,在下也算半個劍靈宮弟子,怎麼能袖手旁觀。何況,特使給我的事務就是破壞宮門」。

魏尤滿臉的讚譽,嘆了口氣。「劍靈宮宮門眾多,不下千座,成陰陽五行布局,太多了,想破壞掉太難了,你的事務已經完成,走,和我回劍靈宮,我保你成為宮內記名弟子」。

莫邪一聽,連連叩謝。

「不用多禮,走」。魏尤攜著莫邪向遠空遁去。

這日,二人來到一處水域。千里湖水如同一面巨鏡,閃閃的映著天穹。

魏尤凝視許久,才按落雲頭,來到湖心的小島上。

小島不大,方圓不到一里,突兀一座小山。落到山尖后,魏尤也不說話,坐在禿石上閉目修鍊。莫邪凝視著小島和周圍的水域,難道這裡也有宮門。

等了許久,不見魏尤醒來。莫邪小心的起身,落在山水相接的岸邊。潾潾水面泛起白光,似有無數的魚兒在水底翻著水花。

莫邪越看越離奇,這水看似清澈見底,卻深不可及,似要看到水底,又若遠若離。

噗!一道細小有水線從湖底飛起,瞬間到了眼前。莫邪看得愣神,猛的頭向後仰,一個跟頭翻了出去,重重的坐在沙石間。

我暈!摸了下屁股,又摸了下臉,成滴的汗水甩了一地。「那個狗日的害我」!

莫邪凝神水面,依舊平靜無奇。是幻覺?一時糊塗了,想不起剛才的事是怎麼發生的。眯了會眼,臉上的水漬幹了。

「玩我」。莫邪再次走向湖邊。唰唰唰!三道水線飛來。身影隨著水劍急退,一閃遁上山頂。念力閃過,湖裡掠過一道影子。

莫邪念了一句咒語,身影落向水面。

啊!一張大嘴從水裡伸出,牙尖閃著磷光。

莫邪腦袋嗡的一聲,閃身騰空而起,躲過青光獠牙,落回岸邊。凝目水面依舊什麼也沒有。這裡是大陣?

湖光山色,碧水藍天,沒有半點幻象。

看了會兒,不想再為無聊的事浪費時間。莫邪退回到山頂,坐到尊祖身邊。

雙目微閉,數道水線迎面飛來。暈!莫邪身形急退,一閃到了岸邊,骨爪直取水面。噗!透水而入,爪尖滑溜溜的,抓了個空。

收回骨爪,一道細小的鱗片落入手中。「小魚兒」?

莫邪立即知道誰在害他,原來是那隻大眼睛魚兒。它也來到靈域?

等了會兒,水線再沒有飛來。莫邪站起身,這條魚滑的很,不可能傷到的。不過,莫邪很興奮,魚兒能到躲在這裡,還能與他抗衡,可見本事不小呀!

「金鱗,別來無恙」。

水面無聲,回蕩著莫邪的聲音。湖底凝出一道影子,抬頭看著山頂的靈士。

影子的大眼睛越來越大,許久搖了搖頭,轉身消失在水影里。

莫邪等了許久,不見金鱗出來。鬼異的笑了笑,承影、鈍鈞都認不出他,何況小魚兒。

一晃過了半月有餘,這日黃昏,莫邪凝視著遠域的沉陽,身後微響。魏尤走到他身邊。「看什麼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