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現在你意下如何,影山伢子小姐?」大佑盯著影山伢子的眼睛。

  • Home
  • Blog
  • 「現在你意下如何,影山伢子小姐?」大佑盯著影山伢子的眼睛。

「你的條件很誘人,但是我不能接受,我現在還不想背叛幸運四葉草。」影山伢子緩緩道。

「你知道的,村上峽兒蹦躂不了幾天了,花型根本沒死。」大佑緩緩地闡述事實,「如果花型回來了,你的站隊如何?」

「我是幸運四葉草的奧菲以諾,我聽從社長的指揮,如果花型回來主持場面,我必須聽他的。」

「我想村上峽兒聽到了應該會很傷心吧。」大佑貓哭耗子假慈悲地為村上峽兒默哀,然後他繼續不緊不慢地說下去。「站隊這種事實在煞風景,這個問題我們現在還是不繼續說下去比較好。現在明面上又有了一個新的問題。伢子,那匹小狼崽你到底怎麼看?」

影山伢子很顯然不知道大佑肚子里賣的什麼葯。「你什麼意思?」

「我說,拋開幸運四葉草這一層面,也忘記這傢伙殘害了這麼多同胞,平心而論你到底是怎麼看待乾巧的。」

「他很有前途也很有潛力,只是陷入了迷茫,他不知道奧菲以諾力量的魅力。這沒什麼,多用幾次他會上癮的。」影山伢子嫵媚地笑了,舔了舔嘴唇繼續說到,「你說,我是不是該開導開導他,引導他發展發展?」

「這個隨便你。」大佑收起了笑容但是又想起了某些很有意思的事情。「影山小姐,我們打個賭怎麼樣?」

「賭什麼?」影山伢子表示出了興趣。

「我賭你改變不了他。」大佑又變回笑容。

「賭注呢?」

「誰贏就無條件答應對方一個條件。」

「一言為定。」某人不知道自己被坑了,還以為勝券在握毫不猶豫地接下賭局。

不理會還在理論中的村上峽兒與琢磨逸朗,大佑帶著木村沙耶與影山伢子離開了會客室,乘坐電梯來到SMARTBRAIN公司醫院。

「原來我們就是在這裡復活的。」木村沙耶表示很感慨。看著在手術中的手術室,透過玻璃可以看見裡面正在進行的手術。乾巧坐在手術室門外,頹廢地坐著。

乾巧看到了木村沙耶,點頭和她示意。木村沙耶表示想和乾巧單獨相處一會兒。

「就這樣,這孩子就交給你了影山小姐。」大佑說到,「為了表示公平,在他做出最後決定前,我不會和乾巧再說一句話。」

影山伢子點點頭,表示很滿意。隨手從休息區倒了兩杯水,一杯遞到大佑面前。「不論勝負如何,我們還是以茶代酒還是干一杯吧。」

「敬我們的小狼崽?」

「敬我們的小狼崽!」《神王太嬌羞?唯硬撩!》第三百零二章 就這樣,園田真理復活了。也許對於她來說,只是做了一場夢。本該東西流淌的命運之河開始出現一條支流,這段時間對於其他人來說,簡直就是與世隔絕。為了慶祝園田真理復活,菊池洗衣店四人組舉辦了一次野營,當然幸運四葉草三人組不會讓他們好過的,然後乾巧變成奧菲以諾形態。在園田真理絕望的慘叫聲中,乾巧默默地離開。

不過這些和大佑沒有任何關係。他知道,乾巧就是乾巧,他的信仰是拯救世界,即使這條路充滿了荊棘,他還是會將自己的信念貫徹始終不渝。所以大佑和影山伢子的打賭從一開始就是贏的,他沒有心情和幸運四葉草鬧下去。因為對於人類和奧菲以諾雙方而言大家的時間都不多了,奧菲以諾之王的宿主鈴木照夫已經覺醒了,這種時候,兩邊陣營還在為一點雞毛蒜皮的事情針鋒相對。所以說這個世界快要沒救了,大佑知道奧菲以諾之王從胚胎到完全體就是一場單純的種族滅絕之旅,要想度過去,需要多方的努力。

村上峽兒這傢伙大佑已經不指望他有什麼用了,極端的種族主義加上極端的派系主義在送奧菲以諾進墳墓。所以大佑再一次來到流星塾實驗室,「花型我知道你在這裡,快給我出來。」

大佑發出獅吼功,滿地的桌椅被震得粉碎,連天花板也掉了下來,山羊型奧菲以諾也掉落下來,變回人形。

「終於又一次見面了花型,你知道我找你說的事情。你怎麼看?」大佑知道SMARTLADY就是花型的眼睛,他知道自己的來意。

「事實上,在你找上村上峽兒談起這件事,我就已經開始關注了。」花型也不繞圈子,他知道一切事情的輕重緩急,現在不是忽悠人的時候。事實上,花型也不是什麼好鳥,他之所以開始親近人類,一定程度上就是知道了奧菲以諾之王會毀滅一半以上的奧菲以諾后,才開始想辦法解決問題。「我認為既然我送出去的三條腰帶是為了王的護衛工作才誕生的,那麼他們也有力量去消滅王,所以我將腰帶交給自己的孩子。但是最後死得只剩這幾人是我始料未及的。」花型的言語中充滿了後悔。

「但是也不是沒有任何收穫,讓你看到了木場勇治和乾巧這兩個年輕有為前途似錦的後備不是嗎?」

「是啊,木場勇治和乾巧都是好孩子,有他們在我就放心了。可是我不知道王的力量有多強大,我需要他的實戰資料。」花型提出了意見,「你有沒有那個胚胎的資料?我想觀察他。」

大佑也不廢話甩了一張照片給花型,「就是這個孩子,鈴木照夫。海棠直也在火災中救下的孩子。由於一直被其他孩子欺凌,這孩子的意識正在被王慢慢侵蝕,只要這孩子的意識被剝奪,王就會開始他的狩獵。」

「我們還有多少時間?」花型閉上眼睛,不知道在想什麼。

「大約還有一個月左右。」

「好的,我現在準備復出了,但是在此之前我想問你要一件東西,就是你從這裡帶走的一個插件。」花型話鋒一轉問大佑討東西了。

「555-2號爆裂槍的解析工作已經完成,不得不說這是一件很棒的裝備,直接將FAIZ的光子血管重新排布成金色光子血管,力量堪比帝王腰帶。雖然這東西很強力且裝備要求比帝王腰帶要小,但是我了解下來X值低於60貿然使用會加速奧菲以諾細胞老化速度,使用者會逐漸沙土化。」大佑提出了自己的擔心。

「沒辦法了,幸運四葉草成員的實力你看如何?」花型意有所指。

「如果只是作為爆裂槍試槍的炮灰也夠用了。」大佑聽懂了。

「幫我個忙。」花型鞠了一躬,「拜託你將爆裂槍讓我交給真理這孩子,你去捶打乾巧和木場勇治,務必使得他們二人中的一人達到使用標準。」

「這個可以有。」大佑拿起手機,「沙耶是嗎,幫我把爆裂槍送到流星塾實驗室。」然後對著花型說,「那麼我能獲得什麼呢?」

「我做主將所有的核心石都送給你。」花型繼續說到,「你的ALPHA腰帶明明集齊了所有的數據依舊無法進入究極形態對嗎?沒錯你缺少我手上的這最後一枚代表分隔符的核心石,所有的核心石最早源自同一塊石頭,其表面被分割成24塊石頭,但是起核心部分無法分割,被完整地保存下來,這塊石頭唯一的用處就是讓其餘所有的石頭共鳴,如果你的ALPHA是要集齊所有的力量,那麼這個報酬怎麼樣?」花型將一塊正面寫著#反面寫著*的核心石遞給大佑。大佑毫不猶豫的收下了。

「一言為定。」這時木村沙耶趕來。

「爸爸,原來你在這裡!我們找你找了好久,我有很多事要問你。」《神王太嬌羞?唯硬撩!》第三百零三章 雖然田園真理復活了,事情解決了。但是真的解決了嗎?不論是流星塾一行人還是SMARTBRAIN來說,才剛剛開始。

乾巧出名了,儘管他之前就很出名。一個屠殺自己同胞的奧菲以諾,不僅僅自己的同類在嫌棄自己,被自己保護的人類也在嫌棄自己。最後,連他自己也嫌棄自己。

FAIZ腰帶交給木場勇治保管了,田園真理交給別人保護了,自己的希望被自己扼殺了,同胞送來的橄欖枝被自己親手摺斷了。總之,乾巧現在很不好。之前他還只是眾矢之的,現在已經到四面楚歌的地步。

儘管影山伢子在給他灌輸去享受奧菲以諾形態帶來的力量,可是本能卻告訴他不能這麼做。

琢磨逸朗因為嫉妒不停的襲擊他,逼迫他使用奧菲以諾的力量。

現在,乾巧累了。他已經2天沒有合眼。就在剛才面對草加雅人的襲擊,他突然萌生就這樣死了或許也很不錯的念頭,放棄了抵抗,任由他開大攻擊自己。若不是木場勇治及時趕到,他已經死了。但是極度疲憊的他差一點落水了,被影山伢子帶走。

木村沙耶其實一直暗中保護著乾巧,現在一臉心疼地看著他被影山伢子帶走。這個男孩實在是不容易,雖然理想很偉大但是也不能這樣糟蹋身體。但是木村沙耶也明白,自己只是一個過客,只能暗中給他一點點幫助不讓他死去,否則大佑所說的讓他成長就失去了意義。

等乾巧醒來時,發現自己被影山伢子帶走了。他依稀還記得自己昨晚被襲擊后好像是落水了。至於為何與這女人在一起唯一的解釋就是,他被她兩救下一條命。他掙扎著推開她。

「你少多管閑事,不要管我啦。」乾巧心裡很感激對方的救援但還是對著影山伢子嘴硬地吼道。

「叫我怎麼能不管你呢?」影山伢子緩緩地走向乾巧,恨鐵不成鋼地說,「誰叫你想白白糟蹋自己的性命呢?」

「這條命是我的,想怎麼樣是我的自由。」乾巧繼續嘴硬,他知道自己讓對方很失望,但是他認為他無法按照對方的想法發展下去。於是繼續說到,「反正夠了,你別再管了好嗎?」然後步履蹣跚地離開。

影山伢子一臉認真地看著乾巧,她知道自己輸了,輸給了那個玩世不恭的大佑。說實在的,大佑看人很准,這混蛋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會苦口婆心地勸乾巧棄暗投明,也知道乾巧會一根獨木橋走到死。但是她捨不得,這年頭這麼可愛又可靠的奧菲以諾小男孩不多見了,所以她很捨不得。

乾巧離開后,遇到了園田真理,她想告訴乾巧同學會上的真相,他是被冤枉的。但是乾巧沒有多理會園田真理,他拒絕再次變成FAIZ,所以直接離開了。

木村沙耶將戰鬥力探測器對乾巧再做了一次測試,他的X數值終於突破80大關。她在跟蹤乾巧前大佑給過指示。「如果乾巧的X數值超過80以後就禁止他5天內發生任何戰鬥,隨後讓他去吧,你想怎麼樣都行。」

所以接下去的5天里,乾巧沒有再遇到任何一隻奧菲以諾擋他的路。在他繼續思索是誰在暗中保護自己的時候,聽到了阿部里奈的求救聲。他尋聲望去,三原修一被擊倒在地,DELTA腰帶落在自己的不遠處。奧菲以諾正緩緩地走向三原修一與阿部里奈。

暗中保護乾巧的木村沙耶想親自現身保護二人,可是很自然的,乾巧抓起了地上的DELTA腰帶,裝備好后變身DELTA和奧菲以諾扭打在一起。

或許是因為身上傷口太多,將這個奧菲以諾擊飛后,乾巧沒有力氣再跟上去補刀,直挺挺地倒了下來。 昏迷了半天後,乾巧還是醒了。聽到了三原修一與阿部里奈的對話。

「里奈,我想我們還是先聯絡一下草加比較好吧。況且草加他還說這個男的是我們的敵人。」這是不明真相的三原修一。

「你這是什麼話啊!」阿部里奈難得發飆了,「乾先生他剛剛才救了我們的耶!」

「這個我也知道,可是……」

乾巧不想說什麼,掙扎著爬起來。準備離開。

「等等!」阿部里奈叫住乾巧,「你要去哪裡呀,乾先生?」

「天知道。」

「請你告訴我好嗎?」三原修一追問,「你到底是我們的朋友還是敵人?到底是人類,還是奧菲以諾?」

重生之武神大主播 「其實這一點,我也不知道。」乾巧駐足了,他還是不知道自己究竟算什麼東西。

「這問題的答案,我應該已經告訴你了吧。」一臉氣憤的村上峽兒登場,「你是奧菲以諾,除此之外,你沒有其他的生存方式了。」

「是啊,或許吧。」乾巧又恢復到平時那個拽拽的模樣。「但是如果得和你們攪和在一起的話,那我還不如死了比較痛快!」

「是這樣子嗎。」村上峽兒真的發貨了,「既然你決心要讓我顏面無光的話,那就非死不可。」說完就變身奧菲以諾形態。

這次村上峽兒是真的想殺死乾巧了,他平時都不會使用的奧菲以諾模式居然也出現了。

乾巧全盛時期或許還能和村上峽兒打個五五開,由於身上滿是傷痕,戰力大減,很快敗下陣來。隨即村上峽兒給乾巧賞一發鎖喉。

這讓在一旁看戲的木村沙耶很不爽,直接變身PSYGA準備動手。事實證明,PSYGA不愧是帝王腰帶的一條,雖然在大佑眼裡,這是名不副實的,但是在面對真正的王前這條腰帶幾乎是無敵的。

在草加雅人和木場勇治到來前木村沙耶直接飛走了。乾巧隨即被木場勇治帶回家修養。經歷了這些天的風風雨雨後,乾巧的心終於放開了,他接受了園田真理的談話,也知曉了同學會當天的真相,他被村上峽兒騙了,自己明明是去救人的卻被說成是襲擊主犯。但是依舊不願意接受FAIZ的力量。木場勇治問他,「現在我還是不明白,想你這樣的人到底是為什麼煩惱成這樣,就算是回歸成了奧菲以諾,只要不失去人類的心的話那樣就好了。我想這樣就能繼續以人類的身份活下去了。」

乾巧的回答卻是,「我對我自己沒有自信,不知自己幾時會失去人類的心,不知自己幾時會開始襲擊人類。」他很糾結,很痛苦,很無奈,也很無助。

不過,木場勇治對此也沒想法,心病還須心藥醫,等到時候了,乾巧自己會走出困境的。同時他的悉心照料下,乾巧的外傷終於痊癒了。

草加雅人不僅僅是影帝,同時也是闖禍鬼。這不為了復仇,不動動腦子就直接找北崎單挑,然後裝比不成反被槽,只能找園田真理求救。三原修一也是極品膽小鬼,因為失敗就放棄了戰鬥,和乾巧一樣,看著阿部里奈和園田真理裝備腰帶。

園田真理不是奧菲以諾無法變身FAIZ,阿部里奈的DELTA發揮不出萬分之一的戰鬥力,很快被北崎打回原形。

看著園田真理一次次變身失敗就被彈出,乾巧實在看不下去了。撿起腰帶直接準備變身。

終於,乾巧放下了固執,放下了自尊,放下了恐懼,放下了迷茫,做出了抉擇。時隔2個月,再一次變身FAIZ。最適合成為FAIZ的變身者回來了。

「所以說,自己選的路,就算是跪著也要走完啊。這一點,木場勇治不論如何都比不上乾巧啊。」《神王太嬌羞?唯硬撩!》第三百零四章《神王太嬌羞?唯硬撩!》第三百零五章 看到乾巧終於再一次變身FAIZ,園田真理無比欣喜,直接將爆裂槍丟給乾巧。「再輸入一次變身代碼。」

乾巧見爆裂槍上有手機卡槽,就把FAIZ手機插入卡槽,然後在爆裂槍的側身環形撥號器上輸入555,伴隨著系統音「AWARKING」后,地球衛星軌道上一顆標有SMARTBRAIN公司商標的人造衛星解除待機模式顯示出555_2complete的字樣。人造衛星將太陽能轉化為激光射線,從外太空降下一道紅光。沐浴在紅色光芒下的FAIZ外形開始改變,光子血管重新排布,原先的紅色光子血液變成金色光子血液,全身上下變得通紅。假面騎士FAIZ爆裂模式登場。

或許普通狀態的FAIZ與加速形態的FAIZ都不是北崎的對手,但是力量堪比帝王腰帶的爆裂模式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碾壓了北崎。在北崎不可思議的眼神中,乾巧化身滅世武器庫,一點一點地把北崎攆到失去戰鬥力。雖然最後還是讓北崎逃跑了,可是這種力量給草加雅人留下了不可磨滅的映象。乾巧解除武裝,將腰帶交還給園田真理。

雖然很細微,乾巧已經開始發生塵土化的問題。坐在監視器前的大佑不由地搖頭,看來他對爆裂槍的研究還是不夠徹底,爆裂模式對奧菲以諾的傷害和帝王腰帶沒有區別,這或許就是金色光子血液的副作用,可能FAIZ屬於保留模式,副作用就像是慢性毒藥慢慢侵蝕乾巧的身體。本來乾巧作為原生天使奧菲以諾,壽命可以和人類持平,現在因為這一把爆裂槍,他的喪鐘敲響了。

「回來吧,沙耶。乾巧已經做出自己的抉擇了。現在的他已經獲得左右一切的力量,已經不需要特意保護他。」大佑給木村沙耶下達撤退,取消監視的任務。

目光回到大佑這邊。花型沒有欺騙大佑,在最後一枚核心石原石收到后,自己的ALPHA腰帶上所有的核心石就與這塊分隔符核心石開始共鳴。果然,在將分隔符核心石鑲嵌在變身手機上后,這一條腰帶所有的力量體系終於都平衡了。大佑表示深深的無語,早知道是這樣,一開始就不費那麼多精力在這條腰帶上。可是現在唯一的缺點也一起來了,由於力量體系的平衡,其他原本應該平和的力量也變得如同帝王腰帶那樣蠻橫。如今他不論使用哪一條腰帶,除了帝王腰帶,都會直接變身爆裂模式。「這年頭想裝比扮豬吃老虎怎麼這麼難啊!」大佑表示很苦惱,這條腰帶早好了除了打最後BOSS貌似沒用了。

好吧,讓琢磨逸朗聽到這話估計想劈死這個裝比犯。力量太強有罪嗎?如果你嫌太強,送給我吧。

但這個副作用也不是沒有好處,通過這一次腰帶的變化,首先,SIGMA的究極形態提前誕生了,大佑將按照核心石指引做出的全新新插件製作成另一個手環送給長田結花。其次,每一條腰帶的量產化數據被掃描出來了,現在大佑正在整理KAIXA的量產化數據,他想把這份資料作為送花型回歸后一份大禮。第三,來歐騎兵腰帶第一批50多條也因為核心石的爆發提前完成了,這將是他送給木場勇治登基SMARTBRAIN公司的禮物。

「為什麼現在就讓我回來?」木村沙耶很生氣,她看到依舊傷痕纍纍的乾巧,所以想當然地認為乾巧他現在依舊需要保護。

「不用了,他已經做出抉擇了,其實在他第一次變成FAIZ的時候就做出了抉擇。」大佑悠悠地回應,「我們現在的任務不再是看著乾巧成長,他已經成熟了。他現在依舊選擇變身FAIZ,就算外界繼續否定他,他也會貫徹下去的。FAIZ定義了他的生命,他也詮釋了FAIZ的價值,他就是FAIZ,這個時代的FAIZ只能是他。」

大佑站起身,走向木村沙耶,「現在你還擔心他嗎?如果沒有問題,陪我熟悉我的腰帶吧。」《神王太嬌羞?唯硬撩!》第三百零四章 乾巧如同大佑所說的那樣回到了菊池洗衣店。儘管關係很微妙,但是對於菊池啟太郎而言,乾巧就是乾巧,不論變成什麼樣都是乾巧。

因為自己是奧菲以諾,長田結花一直以來很自卑。她知道菊池啟太郎很喜歡自己,自己也很喜歡菊池啟太郎。但是她不敢接受,就是因為自己是奧菲以諾,一個沾滿了無辜人類獻血的奧菲以諾。雖然自己一直在說自己是個人,長田結花明白這只是自欺欺人。大佑說的一點都沒錯,在問自己還是不是人這個問題時提問者早已不是人類了,而是人類恐懼的怪物。因為事實太殘酷所以要一直逃避,可是不論怎麼逃偏偏註定要落腳,總有一天要面對現實。人蛇戀這種事情還是留在傳說吧,現實中人和猩猩發生愛情都會讓有理智的人感到毛骨悚然。

可是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愛情之火也是這樣。越是隱瞞,卻越能激發菊池啟太郎的追求心理。

正巧,這幾天影山伢子心情很不爽。自己最看好的小狼崽最後還是背叛了自己。她需要一個發泄對象,又是正巧,村上峽兒贊助的奧菲以諾研究所需要一個新的實驗體,這個有人類軍方背景的機構在村上峽兒的指引下,將目光放到了長田結花身上。為了曝光長田結花的真實身份,影山伢子故意破壞了人與鶴的約會。為了保護菊池啟太郎,也急著表明自己身份的長田結花忘記了大佑的告誡,還是變成了奧菲以諾形態。

看到長田結花的變成奧菲以諾形態后,菊池啟太郎表示震驚。對只有震驚,卻沒有感到恐懼。

乾巧的例子告訴菊池啟太郎一個道理,奧菲以諾雖然和人類不是一條路上的,但是只要有愛有心,最後還是能在一起的。

長田結花哭泣了,她終於承認自己的感情。她愛菊池啟太郎,她愛他勝過愛她自己。所以,他任由菊池啟太郎一邊痛苦一邊懷抱著自己。

菊池啟太郎終於明白了,為何乾巧告訴他不要再妄想長田結花的原因。但是已經太遲了,他愛她已經不能自已。可是他不害怕,乾巧離開的這段時間,他考慮了很多,他沒有必要去害怕奧菲以諾,只要對方希望能過凡人的生活,何必在意她的醜事呢?

如果大佑在場,一定會感嘆歷史的修正力,自己都送給她SIGMA腰帶了,她還是被發現是個奧菲以諾。

不過知道有什麼用呢?人類研究奧菲以諾的團隊已經準備毀滅她,這遲早會成為木場勇治黑化的導火索。等到大佑知道這一切時,長田結花已經被手術改造過了。

大佑的實驗室收到木場勇治送來的長田結花已經是幾天後的事情,木場勇治希望大佑能夠幫助長田結花。

在做體檢的時候,大佑突發奇想,要求木場勇治也做一次體檢。事實證明菊池啟太郎的愛情發生了奇迹。根據檢測結果表明,長田結花正在逐漸失去奧菲以諾的能力,也就是說用不了多久長田結花將變回那個普通人。可是也有讓他想不明白的地方,木場勇治和長田結花的X值都明顯飆升的情況。

明明一周前兩人該數值都還不到80,可是現在兩人都達到了100。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劇變讓他們變成這樣,不過大佑不想知道,他知道他的帝王腰帶計劃與SIGMA究極形態計劃完成了。

為了不讓長田結花白白死去,大佑給插件手環載入了強制變身程序,當長田結花遇到生命威脅后強制變身自我保護。 不出大佑所料,奧菲以諾研究所對長田結花的追殺沒有停下來。將她逼到了死角,但是人類只想抓住她,研究她,解剖她,沒有直接殺死她的想法。 總裁的掌中寶妻 可是影山伢子不同,她對長田結花準備下毒手。

失去了變身奧菲以諾形態后,長田結花就一直被動挨打。很顯然影山伢子不想這麼快結束戰鬥,所以就繼續蹂躪鞭撻長田結花。

不過這一切都在大佑的算計中,就在影山伢子認為自己發出絕對必殺的一擊時,長田結花身上出現了萬丈光芒。「生命垂尾確認完畢……宿主意識確定中……沒有應答確認已經失去意識……緊急模式開啟中……AWARKING……COMPLETE……」

長田結花的身上出現了黑白相間的條紋,隨即SIGMA鎧甲逐漸裝備,但是這一次SIGMA的顏色變成了左邊白色,右邊黑色,十八對灰色光翼展開,無數白色羽毛掉落一地。然後長田結花一飛衝天,消失在天際中,留下了一臉懵逼的影山伢子。

「看來總算是趕上了。」大佑看著自己的小弟忙東忙西不由地感嘆到。因為爆裂模式的強大副作用,大佑沒有為第二條手環設置鎖死無法脫下的功能,也多虧長田結花對自己的信任也就隨身帶著自己送給她的第二條手環,最終來到了大佑的實驗室。

利用了大佑從SMARTBRAIN公司獲得的醫療技術,數只羊頭奧菲以諾為長田結花做急救處理。雖然趕來時長田結花接近瀕死,但是在大佑的羊頭奧菲以諾醫療團隊的治療下,傷勢逐漸平穩,甜甜的睡著了。

大佑很欣慰地看到長田結花最終收穫真愛,不過現在不是祝賀她的時間。他發現一個更有趣的地方,長田結花雖然無法變身奧菲以諾形態了,可是,她作為奧菲以諾的所有技能都被完美的保存下來,包括可以裝備任意一條腰帶的特性。更有趣的是,這孩子已經告別奧菲以諾細胞快速壞死的特性,也就是說,只要長田結花老老實實的過日子不被他人襲擊刺殺的前提下,她會成為長壽村奶奶。

長田結花這邊或許是皆大歡喜,可是別人都不太好過了。在她離開的原地留下了一大攤羽毛,她的手機又好死不死的落在羽毛上,導致木場勇治和乾巧趕到時,誤以為長田結花被自衛隊殺害了。

總裁的蜜寵戀人 接受不了愛人剛剛接受自己不到三天就去世的菊池啟太郎直接當場暈倒。趕到現場的木場勇治直接哭成一個淚人兒。

乾巧也很震驚,他沒想到人類的殺念是如此可怕。也在慶幸自己比較低調,只有個別人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否則自己是否也會被殘忍對待?他不知道如何勸解木場勇治與菊池啟太郎。對於好友菊池啟太郎而言這是一場噩夢,有自己和園田真理的陪伴可以熬過去的。可這一切對於木場勇治而言,太殘酷,甚至沒有人可以給他一句安慰。

木場勇治瘋了,陪伴了他一年的海棠直也最近因為鈴木照夫的事情變得迷迷糊糊的,自己視為小妹妹的長田結花就這樣被自己想守護的人類像處理垃圾一樣毀滅。他知道自己的眼淚沒有任何用處,如果可以的話,他想親自殺死那群挨千殺的自衛隊混蛋。至於什麼人心不人心原則不原則的,到頭來這些只是一句句笑話,自古人心最險惡,既然人類要毀滅我,那我就毀滅人類。《神王太嬌羞?唯硬撩!》第三百零五章 南雅彥給村上峽兒發送了最新的研究發現。這使得村上峽兒暴跳如雷。

沒錯,一直以優雅自居的玫瑰型奧菲以諾村上峽兒終於爆發了。人類發現了奧菲以諾最大的弱點,壽命。這一點村上峽兒在追隨花型打天下時期就已經知曉了,所有的奧菲以諾如果過度依賴自己的奧菲以諾能力,長時間變身怪物形態,會導致他們原來的人類形體因為過多的異種基因侵入而直接基因崩潰死亡。這些基因崩潰的表象就是,奧菲以諾的塵土化。

儘管被隱藏的很深,可這東西早在一開始大佑就知道了,所以他一直謊稱自己使用奧菲以諾形態代價太大所以只用人類形態。他也知道並不是所有的奧菲以諾都會塵土化,所以他在研究奧菲以諾的時候帶入了一個新的參數X指數。所謂的X指數的原意是指奧菲以諾當達到基因崩潰時基因抗崩潰指數。所謂帝王腰帶的力量在使用時不是沒有代價的,金色光子血液在光速流淌的同時,也加劇自身奧菲以諾因子在細胞內的擴散運動,也會出現類似於過度使用奧菲以諾形態的能力導致基因崩潰后全身大面積塵土化。

現在的長田結花是唯一的特例,她失去了奧菲以諾形態,卻保留了奧菲以諾的能力以及使用奧菲以諾才能使用的假面騎士腰帶,這讓大佑發現了新大陸。這或許就是奧菲以諾的新進化,重新變成人類,擁有奧菲以諾力量的人類。雖然感覺對不起自己的小夥伴們,大佑還是將長田結花藏起來進行研究。在木場勇治加速黑化以及菊池啟太郎被大家開導的這幾天里,大佑找到了新大陸,Y指數,人類細胞基因強化指數。這樣一來,蝗蟲奧菲以諾可以賜予其他奧菲以諾永生的秘密被破解了。蝗蟲奧菲以諾賜予的不是奧菲以諾的永生,而是直接毀滅奧菲以諾體內所有代表人類的基因組,任由奧菲以諾基因生成新的奧菲以諾細胞,這也解釋了原著中影山伢子在接受王的恩賜后直接失去人類意識的原因。最重要的一點,只有先天性的原生天使奧菲以諾才有Y數值存在,其他的奧菲以諾如果想活下去,只有尊重蝗蟲奧菲以諾的恩賜。長田結花本來應該因為南雅彥的實驗而失去奧菲以諾的能力,但是因為SIGMA腰帶爆裂模式的幫助下,為其刺激了奧菲以諾因子的流淌,所以現在的她成為了免疫基因崩潰同時又恢復奧菲以諾力量的新人類。

就算有了突破性的發現。大佑也不準備告訴任何一位SMARTBRAIN的社長了。不論是花型還是村上峽兒,他們的小九九太多,私心太多雜念太多,他們沒資格知道這些。

村上峽兒需要發泄,他知道南雅彥開始在考慮如何製造逼迫奧菲以諾基因崩潰的武器了。也解釋了在原著世界十年後,奧菲以諾只留下海棠直也一人的本質原因,就算殺死南雅彥又如何,實驗室資料備份交給軍方后,就算南雅彥死亡也擋不住奧菲以諾的滅族。《神王太嬌羞?唯硬撩!》第三百零四章 木場勇治很絕望,現在他已經沒有可以再失去的。變成奧菲以諾,他失去了家庭,失去了女友。為了追逐本性的善良他失去了成為奧菲以諾群體一份子的機會。為了保護人類,他失去了最後的夥伴。他已經在絕望中黑化,無藥可救。最後花型找到了無家可歸的木場勇治。看在這孩子一直在為人類與奧菲以諾和平相處努力,花型決定幫他一把。

最終,木場勇治在花型的幫助下完成華麗的復仇。消氣后才發現自己之前真的很傻很天真。保護人類是無形中自我囚禁的枷鎖,奧菲以諾就該有奧菲以諾的樣子。他忘記了乾巧的告誡,要當心別迷失在力量的漩渦中。一無所有的他還有什麼畏懼的呢?

在花型的安排下,木場勇治告別了被時刻追殺的生活,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SMARTBRAIN社長。巨大的反差讓木場勇治唏噓不已。「可惜了,結花再也見不到現在的美好時光了。」每每喝茶時品用小餅乾,木場要求點心師傅做的特別甜,或許只有這樣他才能喚醒自己與長田結花在一起的最後時光。

不得不說,木場勇治真不愧是大財團培養的嫡系接班人。在他的治理下,本被村上峽兒玩得幾乎玩完的SMARTBRAIN公司重新煥發出新的活力。充分信任他的花型決定將除了幸運四葉草外的一切業務都交給他。

可是木場勇治不甘心,他想創建自己的幸運四葉草,很顯然假面騎士三人組就很不錯。尤其是在花型告訴他奧菲以諾之王的事情后,他認為自己組建專屬於自己的機動部隊的機會到了。

木場勇治派遣SMARTLADY召集了現任的三位假面騎士。自曝身份后,也不唧唧歪歪直接和兩人講起奧菲以諾之王的光輝事迹。結束后問起三人是否願意加入SMARTBRAIN公司,草加雅人直接拒絕了,三原修一還屬於搖擺不定,兩者提前離開了。

乾巧發現了木場勇治的變化,質問木場勇治究竟是要守護人類還是為了守護奧菲以諾?

木場勇治的回答證實了乾巧的擔心,木場勇治最後還是叛變了,一無所有的他拋棄了自己的信念,尊崇了自己的本能。

道不同不相為謀,本來志同道合的好朋友就這樣決裂。但是這對於大佑而言又怎麼樣呢?

木場勇治邀請大佑去做客,不是去他家而是他的社長辦公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