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當然,我們敢斷定,第一禁地,輪迴峰內,絕對有關於輪迴的事!」孤舟說道。

  • Home
  • Blog
  • 「當然,我們敢斷定,第一禁地,輪迴峰內,絕對有關於輪迴的事!」孤舟說道。

李瀟的心無法平靜,他仔細思考著,難不成,自己真的是一個輪迴者?

「無憑無證,怎能相信,一切都是猜測罷了。」李瀟沉聲道:「我只信今生!不信來世!更不信輪迴!」

「或許吧。」無塵突然笑了,道:「今後的路,要跟我們一起走嗎?」

這話一出,李瀟這才意識到,如今的局面,似乎有些不太對勁啊。

冥王想要李瀟歸順,也想著讓黎族,乃至蒼穹氏所率領的勢力歸順。

這,明顯是不可能的。

那麼,李瀟和冥王,註定是敵人。

而李瀟和冥王的兩個義子的關係,自然也是敵對的。

但現在,三人似乎因為輪迴之事,而走到了一起。

那麼,今後的路,該怎麼走?

是一起走,還是分開,繼續敵對?

「一起走吧。」

想了一會,李瀟嘆息,道:「有些事,憑一人之力,是無法完整的。」

「對,在沒有絕對的分歧與怨仇之下,我們之間,其實可以和平相處的。」孤舟點頭道。

「那,今後在帝院內,就相互照顧一下了。」無塵說道。

隨後,無塵和孤舟離去,而李瀟則一個人站在山峰上,心裡思緒十分複雜。

他抬頭仰望天空,很想問問這蒼天與大地,世上究竟是否有輪迴!

「罷了!不去想了!至少今生今世,我還活著!」

一個時辰后,李瀟不想再想,心中意志更是堅定。

他盤膝而坐,拋去雜念,開始修鍊。

不過,李瀟並沒有著急提升自己的境界,而是繼續參悟那些符文,希望能早日刻滿人體大龍。

時間,也在不斷的流逝,而帝院內,看似很平靜。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帝院的學生,清晨去聽課,有時也會踏步,嘗試著走到盤峰的中央。

至於其他時間,基本上都在修鍊。

日復一日,終於,當一個月後,李瀟將符文刻滿了人體大龍。

這一刻,李瀟睜開了眼睛,但眼中卻出現了一絲疑惑之意。

只因,人體大龍上,刻滿了符文後,竟然一點反應都沒。

「你說……玄黃母氣上的傳承,是真的還是假的?為何我現在一點感覺都沒?」李瀟皺眉道。

「應該是真的。」玄黃鐘說道:「那個將傳承烙印在玄黃母氣內的強者,不可能那麼無聊吧?花費了那麼大的力氣,留一個假的傳承給後人?」

「可是……為啥我一點反應都沒?」李瀟無語,摸了摸自己的脊椎,上面用龍血刻下了符文,但……他並沒有踏入凝龍境。

「我之前也和你說了,我能顯化出來的傳承不多,或許……殘缺了吧。」玄黃鐘弱弱的說道:「可能,你修鍊的凝龍境法門……不完整。」

「嗯?不完整?」李瀟聞言,當即瞪大了眼睛,一把抓住玄黃鐘,將其踩在了腳下,道:「喝了我十桶龍血,你告訴我凝龍境的法門不完整?」

「這……怪我咯?」玄黃鐘沒好氣的說道:「我越強,顯化出來的傳承也就越完整,十桶龍血而已,能給你顯化出這些傳承,已經算不錯了,你還不滿意?」

第三章,繼續去寫第四章,各位稍等!終於是鋪墊好了,接下來劇情就順暢許多了、

(本章完) 玄黃鐘之前就說過了,他展現出來的傳承,並不完整。

但,李瀟也沒想到,不完整的程度,居然這麼嚴重!

耗費了幾天時間,潛心修鍊參悟,結果……居然沒入凝龍境。

砰!

這一刻,李瀟二話不說,一腳落下,將玄黃鐘踩在了地上,一頓蹂躪。

「你這人怎麼這樣,君子動手不動口。」玄黃鐘嚷嚷道:「下次,再給我幾桶龍血,我必定給你展現出完整的傳承!」

說罷,玄黃鐘心裡也是底氣不足,補充道:「至少,凝龍境的傳承,肯定是完整的!」

「還想要下次!?」李瀟怒瞪著玄黃鐘,心裡真是憤懣不已。

浪費了十桶龍血,結果就換來了一個不完整的傳承,並且還浪費了這麼多時間。

「你該慶幸,若非我打不動你,信不信以我現在這脾氣,真能把你給打成粉末!」李瀟沉聲道。

十桶龍血,對於李瀟來說,何其珍貴。

雖說不一定能讓他提升境界,但肉身與神魂,絕對能提升一個檔次。

結果,全沒了……

「我就是這麼堅挺,我就是這麼硬,你就是拿我沒辦法。」玄黃鐘得瑟道,以玄黃母氣凝聚的鐘身,堅不可摧,他很自信,李瀟不能拿他怎麼樣。

但是,下一刻,玄黃鐘當即就怪叫了起來。

只見李瀟不知從哪裡弄來了一盆清水,倒入了玄黃鐘的鐘口,隨後他的兩隻腳丫子,就這麼放了進去。

「你很厲害是吧?老子拿你當洗腳桶!」李瀟臉色發黑,感覺必須要給玄黃鐘一個懲罰。

若不然,這傢伙今後還不知道要無法無天到那種地步。

「嘔……真臭……」

「你太過分了!我乃玄黃鐘,乃玄黃母氣凝聚的至高器物,就不能這麼對我!」

……

這一刻,玄黃鐘慘叫,雖然本身沒受傷,但這種恥辱,讓他快哭瞎了。

邪帝寵妃:傾世三小姐 「下次,再給你喂一點天材異寶,你若是不能展現出完整的傳承,就不是拿你當洗腳桶這麼簡單了!」李瀟提醒道。

「行行行……有話好好說!」玄黃鐘當即服軟,再也不想嘗李瀟腳丫子的味道了。

隨後,李瀟也沒多說,將玄黃鐘收了起來,繼續開始修鍊。

時間,依舊在不斷的流逝,而帝院內的氣氛,卻逐漸的變得壓抑了起來。

只因,就在昨天清晨,眾人去聽課時,白髮老者告訴眾人,帝院內的和平時期,將要結束了。

這就意味著,過了這和平時期,帝院便允許學生們能動手了。

到了那時,帝院內將會風起雲湧!

李瀟很強,踏入了十絕,也是進入了瘋魔。

但在帝院中,李瀟可不認為以他目前的實力,就能無敵了。

須知,有些人,一直在隱藏著自己的實力,但偶爾間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極強,絲毫不弱於他!

如此,想要在帝院內立足,必須要擁有強大的實力!

「又要去聽課了。」

一夜后,當清晨再次降臨時,李瀟起身,朝著盤峰飛去。

沒過多久,當他來到盤峰上時,發現白髮老者已經在了,並且在其身前,還擺放著許多丹藥。

「想要肉身成聖嗎?」

這一刻,白髮老者看向眾人,隨即又指了指身前的丹藥,道:「這是凝魄丹,可以大幅度的提升一個人的肉身強度,對於現在的你們來說,無疑是至寶。」

這話一出,眾人面帶欣喜,更是激動。

誰不想在聖者時肉身成聖,是不想在同代中無敵。

而一旦肉身成聖,便意味著,在帝院的諸多學生之中,不說無敵,至少也能立於不敗之地!

「一人一粒凝魄丹。」白髮老者笑道:「凝魄丹,藥效很足,需要煉化十天,才能吸收盡凝魄丹的藥效。」

眾人聞言,也沒多想,紛紛排隊,拿走了屬於自己的凝魄丹。

但,就在此刻,白髮老者卻再次笑了一下,道:「從今天起,和平時期結束,你們可以動手了,但切記,不得鬧出人命,若不然,以命抵命。」

「和平時期結束了!?」

「殺了人,就要以命抵命!?」

……

這一刻,許多人面帶古怪之意。

和平時期結束,這些人自然沒多少詫異,畢竟之前白老發著就提醒過了。

而他們在意的是,這帝院的規矩,還真是狠啊。

戰鬥可以,但一旦殺了對方,就是以命抵命。

如此一來,誰還敢下殺手?

「前輩,若戰鬥不是為了殺人,那戰鬥又有何意義?」司空武皺眉道,說話時,眼角餘光,不由掃過了李瀟等人。

很明顯,司空武野心很大,他想要在帝院的這些學生中稱霸。

而對他而言,對他最有威脅的,便是李瀟,無塵等人。

因此,一旦和平時期結束,司空武必定是第一個對李瀟等人動手的。

但是,有了這種「以命抵命」的規矩后,司空武感覺,還不如不動手。

「不殺人,但可以搶東西啊。」白髮老者笑道:「一枚凝魄丹,不足以讓你們肉身成聖,但多上幾枚的話,或許就可以了呢。」

「我以在凝魄丹上刻下了禁制,在還未將凝魄丹徹底煉化吸收前,凝魄丹可以被人逼出體外,從而搶走。」白髮老者說道。

這話一出,在場之人的神色,頓時凝重了起來。

很明顯,這白髮老者,這是在教他們「搶劫」呢!

一些實力稍弱的人,聽到這番話,臉色早已是陰沉了下來。

他們很清楚,自己手中的凝魄丹,怕是保不住了。

「如此,甚好!」司空武眼中精光一閃,嘴角更是微微上翹,露出了一絲冷意。

不能殺人,卻能搶凝魄丹,這也是不錯的。

「今日,便不講課了,你們自由安排。」白髮老者輕語,隨後便消失在了這裡。

而在白髮老者消失后,盤峰上,便有許多人離去,像是逃命一般。

只因,他們擔心自己的凝魄丹被搶!

不過,也有不少人不曾離去,他們或是獨自一人,或許三五成隊,也有像司空武那樣的,十幾個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了一股很有震懾力的勢力。 離去的,都是實力稍弱的,他們沒那心思去搶別人的凝魄丹,只想抓緊時間,將自己的凝魄丹煉化吸收。

而留下來的,都是帝院內,實力最為頂尖的一群人。

凝魄丹非凡,但白髮老者也說了,一枚凝魄丹,很難讓人肉身成聖。

這就意味著,有些人手中的凝魄丹,註定要被人搶走。

而也有些人,註定要去搶別人的凝魄丹。

「真是有些激動啊。」

此刻,司空武面帶笑容,眼眸之中,卻閃爍著鋒芒。

在他身後,足足有十幾個少年追隨,其中有幾人,境界更是達到了小天位!

這一刻,司空武看向四周的人,對著那些落單的人說道:「給你們兩個選擇,交出凝魄丹,或者是追隨我。」

然而,這話說出口后,盤峰上卻連續傳出了幾道輕蔑的笑聲。

甚至,有幾人,就獨自一人,此刻卻面帶輕蔑之意,冷冷的掃了一眼司空武,完全沒把他放在眼裡。

其中,以一個光頭小和尚最為囂張,一根降魔杵遙指司空武,道:「我也給你一個機會,把你的凝魄丹,以你那些追你的人手中的凝魄丹都交出來,若不然,佛爺我手中的降魔杵,可就要開封了!」

「這是斗戰佛一脈的吧?」李瀟愕然,對方就一個人,卻敢如此囂張,還真是很符合斗戰佛一脈的性格。

同時,也有一個白衣勝雪的少年,此刻拿出了一根碧綠的竹簫,也沒說話,而是吹出了一曲戰歌。

簫聲高亢,宛若烽火連天,仔細聽著,似有千軍萬馬在衝鋒殺敵,一股極度狂暴的殺伐之氣爆發。

一些人聽到這簫聲后,神色微微一凝,只因這簫聲內,居然隱藏了恐怖的殺機!

同時,也有人祭出了陣台,似要布置陣法!

當然,這一切和李瀟看似沒啥關係。

只因,盤峰上,隨著那斗戰佛一脈的少年開口后,司空武一群人,便將矛頭指向了對方。

只見十幾個人,一擁而上,根本就沒多說一句話,便朝著那光頭少年衝去。

「佛爺,乃無敵!註定要成就斗戰佛果位!」這少年長嘯,身上佛光沖霄,腳下更有一座蓮台顯化。

其出手,手中的降魔杵舞動之下,竟然出現了一道道魔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