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真猿六變需要神猿血,煅骨草,梵海佛水跟齋心熏,這四樣東西之中,最難得的就是神猿血跟梵海佛水,煅骨草跟齋心熏並不難尋,如果我得神猿血,就只剩下梵海佛水了。」

  • Home
  • Blog
  • 「真猿六變需要神猿血,煅骨草,梵海佛水跟齋心熏,這四樣東西之中,最難得的就是神猿血跟梵海佛水,煅骨草跟齋心熏並不難尋,如果我得神猿血,就只剩下梵海佛水了。」

來到真仙界,葉雄現在的要務就是十修鍊,瘋狂地修鍊,以最短的時間提高自己的實力。

其餘的事情,在他看來,變得無足輕重。

「剛才殺的那三個人就在十七宗附近,顯然是十七宗的弟子,希望別給自己帶來什麼麻煩才好。」

「如果剛才把那個叫王儀琳的女子也殺掉,那就真正是沒有後患,但是這樣做太殘忍了?」

魔宗雖然是一個修鍊非常殘酷的地方,但是葉雄覺得,還是要有自己的底線,不然跟大魔頭有什麼區別?

葉雄把這腦海之中的思緒拋開,開始捋順自己腦海之中窮醒的記憶,畢竟這部分記憶,他還有很多都沒有消化,順便準備一下一個月之後的入門考核。

……

十七宗門座落在黑楓嶺之上,這座山峰之上長著無數黑色的楓林,故此命名。

十七宗在魔宗六十四宗門之中,排行十七,這十七之名,並不是實力排名,而是在在魔獸山脈的順序排名。

魔獸山脈,這個真仙界之中最大,擊穿整個魔宗的山脈,一共有六十四個宗門,這六十四個宗門,是實力最強的一線宗門,其餘的小宗門數量不計其數。

「誰幹的,到底是誰把他們殺了?」

十七宗之內,四長老郭千秋聽到屬下的彙報之後,霍地站了起來,勃然大怒。

「屬下也不知道,他們的命燈剛滅不久。」屬下回道。

「查,馬上給我查,一定要把那個殺人兇手給我找出來。」郭千秋怒道。

「是,屬下馬上去查。」那屬下站起來,大步離去。

那屬下剛離開,又一名屬下進來,彙報說道:「郭長老,剛得到消息,趙長老的弟子齊玉嬌也殞落了,黃銘德跟顧長順的死會不會也跟齊玉嬌有關?」

「齊玉嬌,趙晨那個浪蕩的女人?」郭千秋皺著眉頭問。

「就是她,趙晨現在正在大發雷霆,趙長老下了命令,一定要查出真兇。」屬下回道。

「齊玉嬌死了,這下有好戲看了。」

郭千秋本來挺生氣的,聽聞齊玉嬌也死了,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大家都只道齊玉嬌是趙晨的女人,但是郭千秋卻知道,齊玉嬌不但是趙晨的女人,還跟趙長老有染,這個無恥之極的女人終於死了,看來有人看不過眼,出手了。

「或許,平靜的十七宗,開始要動蕩起來了。」郭千秋冷笑道。 王儀琳回到宗門,剛進宗門,就被師傅何應蓮叫住。

十七宗跟其餘的宗門差不多,宗主之下是長老,每位長老旗下都有弟子。

何應蓮是十七宗七大長老之中,唯一一名女性長老,也正是因為如此,王儀琳才會拜在她的門外。

十七宗中的長老,好幾個好色如命,她不確定自己去了其餘的長老屬下當弟子,會不會被其餘的長老起覬覦之心,還很難說。

「儀琳,來我屋裡一下。」何應蓮淡淡地說道。

「是,師傅。」王儀琳懷著忐忑的心情,跟師傅走進了房間。

何應蓮名下有不少的弟子,但是能被她收為弟子的不多,不到十個,剩下的充其量只能說是下人,進門之後,就由他們自生自滅,這個王儀琳,是她挺中意的一個弟子。

「齊玉嬌到底是怎麼回事?」進房之後,何應蓮抬眉看著她問,嚴肅地問。

十七宗三名弟子同時殞落的事情,在宗門之內掀起了軒轅大波,人人都害怕這把火燒到自己身上。

雖然偌大一個宗人,弟子殞落的事情時有發生,但是那些弟子,大多數都是在歷煉的時候遇外殞落的,這三個人,根本就沒有出去歷煉,在同一時間命燈滅掉,顯然是被人謀殺的。

早上,王儀琳出去之前,跟她打過招呼,說想去找齊玉嬌,所以何應蓮才會問個清楚。

王儀琳本來想說實話,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腦海裡面突然跳出那個戴魔鬼面具男子的話:這件事情就當沒發生過,絕對不把他供出去。

雖然她相信師傅,但是一旦說出這件事情,肯定把他給牽扯進來,到時候她都不知道怎麼解釋。

「師傅,我本來是想去找齊玉嬌,但是去到她的修鍊洞府,裡面根本就沒人。」王儀琳回道。

「此話當真?」何應蓮目光炯炯地盯著她。

王儀琳被她盯得心虛,差點就招認了。

「師傅懷疑他們的死跟弟子有關嗎,以弟子的實力,他們三個人,一個都打不過。」王儀琳連忙說道。

「儀琳,這件事情可大可小,你去找齊玉嬌的事情,千萬別讓人知道,不然讓有心人知道,會惹麻煩上身,知道嗎?」何應蓮嚴肅地說道。

「師傅,弟子一定要守口如瓶的。」王儀琳點了點頭。

「再過一個月,就是三年一度的弟子入門考核,你到時候幫幫你的趙師姐,看看能不能拉名有資質的人進來,我名下已經好久沒有招到好弟子了。」

「是,師傅。」

「這次為師準備打破傳統,招男弟子。」

「什麼,招男弟子?」王儀琳嚇了一跳。

何應蓮名下向來只有女弟子,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她沒想到,師傅居然要打破規則,招男弟子。

「修真一道,男修士本來就比女修士有天份,不招男弟子,我門下永遠都只能排名最後。」

「可是,師傅門下只有女弟子,如果招男弟子的話,會不會引起麻煩?」王儀琳道。

何應蓮名下的弟子,有差不多三百多人,全是女弟子,讓一名男弟子進來,就等於讓一隻狼進入羊群,不引起麻煩才怪。

「為師會把好關的,品質有問題的,我是絕對不會收的。」何應蓮說完,揮了揮手,讓她下去。

王儀琳點了點頭,退了出去。

……

三長老招收弟子的事情,在十七宗,掀起了軒轅大波。

其餘的長老門下的弟子,個個懊惱不已,恨不得脫離本門長老,重新加入三長老名下。

可惜,十七宗為了防止長老之間相互搶人,一旦離開一個長老名下,絕對不可以加入另一個長老門下,除非雙方長老都同意。

其餘長老名下的弟子,全都把自己的認識的人,介紹過來,讓他們考三長老門下。

轉眼之間,一個月時間就過去了。

這天早上,葉雄一大早就上山,御空飛行。

在半路上,他看到不少魔修,都朝十七宗飛去,希望能加入十七宗。

這半個月,葉雄並沒有閑下來,而是把十七宗的事情,打探得清清楚楚。

他這次的目的是為了琥珀血石,所以要盡量低調,拿了就走,所以不想跟這裡面的人產生什麼交情。

十七宗宗主叫余歸海,常年不在宗門之內,所以事情,都由大長老執柯鎮西管理。

宗內,一共有七位長老。

大長老柯鎮西,宗內現在實力最強的人。

二長老趙通海,其子趙晨,是宗內年輕一輩子之中,最強的修士,死去的齊玉嬌,就是他名義上的女人。

三長老何應蓮,唯一一名女性長老,名下弟子全是女性。

四長老陸彪。

五長老郭千秋。

六長老潘鴻。

七長老楚無德。

這七大長老之中,葉雄最鍾向於楚無德,據說楚無德是七位長老之中,最為有勇無謀的,在他旗下,正好辦事。三長老何應蓮人品聽說也不錯,但是門下只收女弟子。

剛進入山門,葉雄一眼就看到,山門外面前站著幾個人,正在接受報名。

十七宗的規矩是,所有入門弟子必須要經過統一的考核,合格了才能選擇自己想投靠的長老,但是各自的長老,還是要進行篩選了,所以要經過兩道關卡。

考核的很簡單,就是拼實力,實力為尊。

所有的弟子被放進一個滿是機關的禁制之內,能撐過十分鐘不倒的,就算通過。

參加考核的弟子之中,大多數是化神中期的,化神初期也有,後期人數都極少,朝葉雄這種化神後期,幾乎不廢吹灰之力,就通過了考核。

以他的實力,都有資格保送了,別說這區區的考核了。

最後,有一百多名弟子,通過了考核,有資格選擇某位長老名下。

「郭兄,你準備加入哪位工老名下?」

「廢話,當然是三長老,三長老第一次收男弟子,近水樓台的事情,誰不想做。」

「我聽說三長老的弟子,在往屆十七宗內門弟子比賽之中,都是倒數的,進去會不會擔誤了?」

「十七宗的弟子有幾個靠師傅的,還不是靠自己,三長老以前只招女弟子,沒有好資質的,當然差了,咱們進去,機會不是更大。」

「這倒是。」

身邊的兩名男子,正在竊竊私語,商量著選擇。

葉雄正準備朝七長老那邊去,參加考核,突然看到了道熟悉的人影。

那女子正是一個月前,她在樹林之中,救過的女子。 「看到沒有,那個女的叫王儀琳,是何長老最喜歡的弟子之一,長得怎麼樣?」

「果然漂亮,要是能當我的同修伴侶,那就爽了。」

「快,咱們上去報名。」

兩人一邊說,一走了過去。

葉雄頓了一下,鬼使神差,走了過去。

何應蓮也是他選擇的目標之一,以前她不招男弟子,所以他沒有計劃,現在她既然招男弟子了,那自己也可以進入她門下。

她門下大多數都是女修士,男女有別,可以更好地隱藏自己,沒那麼多人騷擾自己。

「排隊拿令牌,拿了令牌之後,就可以進入裡面,我師傅在裡面考核。」王儀琳說道。

「速度快點,眼睛看哪了,沒見過女人,走不動腳了?」

王儀琳身邊,站著一名身穿紅色衣服的女子,此女子身高差不得超過一米七五,比普通的女人還要高,身上散著一鼓男性的彪悍,讓人不靠輕易靠近。

此女正是何應蓮門下的大弟子,趙蕊蕊。

葉雄上前兩步,王儀琳看了他一眼,眼睛一亮。

參加考核的修士不少,但是像葉雄這麼帥的,還真是沒有。

「叫什麼名字?」王儀琳問。

「葉雄,葉子的葉,雄偉的雄。」葉雄回道。

人長得不錯,氣質也還行,就是這名字,也太土了吧!王儀琳暗暗道。

她飛快地拿起一塊竹帛,在上面寫上葉雄兩個字,遞了過去。

葉雄伸出過去,將竹帛接過,怕她認出自己,正眼也沒看她一下,大步離開。

「這個傢伙,好像還挺高傲的,別的男人看見我,眼睛都挪不開,他倒好,好像我根本就不是女人似的。」

王儀琳看著葉雄的背影,暗暗道。

「別看了,男人都是悶騷的東西,表面上一本正經,骨子裡全是齷齪思想,小心著道了。」趙蕊蕊說道。

由於葉雄是排隊最後一個,她們才有時間聊天。

「趙師姐,你又不是人家肚子里的蛔蟲,怎麼知道人家悶騷。」王儀琳道。

「反正男人沒一個好東西,不信你看著,這六十多個人,保證沒有一個能通過師傅的考核。」

「趙師姐,沒這麼誇張吧?」王儀琳有點不太相信。

「通過宗門考核的有一多百人,但是選擇三長老門下的就佔了一半,他們圖的是什麼,還不是圖咱們這裡全都是女修,師傅的題目我知道,反正絕對沒有一個男人能通過。」趙蕊蕊道。

「什麼,師傅的題目你知道,快告訴我一下,是什麼?」王儀琳非常好奇。

「天機不可泄露。」趙蕊蕊賣了個關子。

……

葉雄隨著大流,進入一間屋子裡面,此刻的屋子裡面,正站著一名老女人。

外貌五十多歲左右,一又鷹眼,外貌冰冷,讓人看了不寒而悚。

剛進來的人,開始還有說有笑,但是看到她的目光之後,全都不敢出聲,很快都靜了下來。

五十多人的屋裡,落地聽針聲,靜得可怕。

「我叫何應蓮,是十七宗的三長老,別人都叫我滅絕老婦。」何應蓮對自己這個名號,一點都不忌諱。

「你們能通過宗門參核,來到這裡,說明你們都有進入十七宗的資格,實力已經已經沒有問題的,但是還是得經過我的考核,而我的考核非常簡單……」

何應蓮手一甩,面前突然出現一片薄薄的紙張,落到每個人面前。

「這裡是一份保證書,你們只要保證進入我門下,不得跟我門下任何一名女弟子發生身體接觸,哪怕是碰一碰手指,否則格殺無論。如果能答應的話,就在這上面簽下名,如果不答應,就請離去。」何應蓮冷冷地說道。

此言一出,周圍頓時嘩然一片。

碰一碰手指就得殺頭,這也太殘酷了吧!

「三長老,如果無意之間,身體撞一下呢?」有人忍不住問。

「格殺勿論。」

「如果是你門外的女弟子,主動碰我的呢?」

「格殺勿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