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砰!」

  • Home
  • Blog
  • 「砰!」

吞靈血熊氣勢凌人的抬起熊掌,狠狠地拍在地上,頓時,大地震顫中開裂!

它一雙巨瞳充斥著兇殘的目光,旋即,躍起百丈,帶著震顫的虛空,朝譚雲狂暴的撲下!

「大塊頭,給我干,死他!」

譚雲大吼聲剛響起時,「吼!」一聲獅吼震得譚雲耳膜生疼。

一束金光自譚雲懸挂在腰間的靈獸袋內鑽出,化成了高達百丈的金龍神獅!

它雙翼伸張開來,達到了二百丈,將一棵棵參天古樹摧毀折斷後衝天而起,金毛覆蓋的左前肢,閃電般拍向吞靈血熊的胸膛上!

「砰——咔嚓!」

沉悶巨響夾雜著瘮人的骨裂聲,但見吞靈血熊的胸膛嚴重塌陷,一根根粗大的斷骨血淋淋的刺出了胸膛。

「嗚——」

吞靈血熊發出了嬰兒般的虛弱哭喊聲,小山般的身軀,被金龍神獅拍飛數百丈,砸斷數十棵巨樹后,「轟!」地一聲砸落在森林中,氣絕身亡!

這便是二階渡劫期妖獸,與三階生長期金龍神獅的差距!

吞靈血熊乃堂堂二階妖獸中的王者,但是面對金龍神獅,著實弱小的太過於可憐了!

「吼!」

金龍神獅邁著步伐,匍匐在譚雲腳下。

「嗷嗚~」

「吼~」

「嗚嗚——」

此刻,方圓十里內森林中的所有妖獸、野獸,發出驚恐而顫抖的聲響,面朝金龍神獅方向匍匐在地!

這些二階、一階妖獸,感受到金龍神獅的氣息后,發出來自於靈魂深處的恐懼!

「不錯,表現的很好!」譚雲掠向金龍神獅後背,叮囑道:「把你三階成長期的氣息收起來,今後沒有我的命令,你不許釋放真實氣息,也不許出手。」

「吼!」

金龍神獅偌大的頭顱點了點后,將氣息收起的剎那,方圓十裡外的妖獸、野獸們,拚命的逃竄,不多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隨著吞靈血熊死亡,譚雲靈池內的靈力安靜下來,不再流逝。

譚雲並未取下吞靈血熊的妖丹,他現在已經看不上低級之物。

當然身為二階渡劫期妖獸王者的妖丹,必然價值不菲,但譚雲如今不缺靈石,也懶得去取。

當務之急,還是先確定方位,然後前往葬神深淵入口東側,三十萬裡外的叢林,與丹脈弟子們會合。

既然徒兒沈素冰,將丹脈弟子性命交給了自己,自己一定得盡最大的能力保護他們,最終將他們活著帶出永恆之地!

譚雲從乾坤戒中拿出地圖玉簡,操控靈識進入玉簡,確定了方位!

婚後寵愛之相親以後 收起玉簡,譚雲命令道:「大塊頭,朝東方飛行三百萬里,那裡有一片方圓萬里的叢林,我們目的地,叢林正面入口!」

「還有飛行中,不要飛的太高,若遇到永恆仙宗、神魂仙宮的弟子,就告訴我!」

譚雲右手一揮,頓時,一蓬靈力化成四幅映像,其中兩幅是神魂仙宮男女弟子的服飾,兩外兩幅是永恆仙宗男女弟子的服飾!

「吼!」

金龍神獅低吼,表示記住服飾樣子后,載著譚雲衝天而起。

那彷彿無堅不摧的金色雙翼,將遮擋的樹枝摧殘的粉碎!

金龍神獅衝出森林,在蒼穹中忽然定住了龐大的身形,它一雙巨瞳俯視著眼前數百裡外的景象,眼神中流露出人性化的悲傷之色!

譚雲亦是如此!

一人一首眺望而去,但見原本一座座高聳如雲的山峰,彷彿受到了巨大的外力攔腰折斷,殘留著大戰的痕迹!

目及之處,地面上每相隔數十里,便有一隻數百丈的巨大腳印,凌亂而深深地嵌入地面內。

儘管腳印的地方,長滿了茂密的植被,可譚雲還是能一眼認出,那獨特的腳印是洪荒、蠻荒巨神在遠古時期,與邪惡之神大戰時,留下來的!

此刻,從高空俯瞰,且能看清的話,便會震驚的發現,方圓一千萬里試煉區域內的山川、河流、叢林,等等地域中,布滿了三種腳印!

強悍老公你好狠 其中兩種碩大無比,乃是洪荒、蠻荒巨神留下來的。

另外一種只有百丈大小,這些是想毀滅天罰大陸的諸神留下來的!

不僅在這方圓一千萬里的試煉地域內,幾乎所有的雄峰破碎不堪,就連整個永恆之地浩瀚無垠的地域內,山崩地裂,雄峰傾塌、河流斷裂!

儼然一副遭受破壞的曠世之戰模樣!

譚雲想到昔日對自己忠誠不二的兩族巨神,想到它們與邪惡之神們同歸於盡,他再看著視線中滿目瘡痍的震撼景象,他不難想象,遠古時期的第二次諸神之戰,有多麼慘烈!

獲得師父金龍神主傳承的金龍神獅,已擁有了金龍神主的記憶,它偌大的巨瞳中,留下了一滴滴淚水!

因為昔日洪荒、蠻荒兩族巨神,和金龍一族的神龍,親如兄弟,一起為主效忠!

「為了我,有太多的人犧牲……」譚雲淚水滑落英俊的臉頰,他擲地有聲:

「復仇!」

「我一定要復仇成功!」 「啪!」

譚雲感知中,乾坤戒內發出一道清脆的聲響,打斷了譚雲思緒。

譚雲臉色驟變,被焦慮與恐慌取而代之。

因為這聲音,正是身份令牌爆裂時發出來的!

在長達兩個月,從皇甫聖宗前往永恆仙宗的途中,譚雲將鍾吾詩瑤、薛紫嫣以及穆夢囈等329名丹脈弟子的身份令牌,收入了乾坤戒內。

如此做到目的,譚雲便是想知道他們的生死!

而此刻,一塊身份令牌爆裂,便意味著其中一人身亡!

尤為擔心穆夢囈、鍾吾詩瑤、薛紫嫣的譚雲,立即操控靈識沁入了乾坤戒內,發現一塊刻有「楊飛」二字的身份令牌碎裂。

意味著丹脈弟子楊飛,此刻,因為某種原因而喪命!

喪命無非三種原因,其一,楊飛被妖獸擊殺。

其二,楊飛死於皇甫聖宗其他八脈弟子手中。

其三,永恆仙宗、神魂仙宮弟子,將其殺死!

「大塊頭,現在不是悲傷的時候,我們早晚有一天會為所有死去的神龍、兩族巨神報仇!」

「現在立即前往方才我說的集合地點!」

譚雲一聲命令下,金龍神獅載著譚雲,猶如一道巨大的金色閃電,疾馳於蒼穹之中……

金龍神獅乃是三階生長期實力,由於得到了金龍神主的傳承,它的飛行速度已經達到了日行五十萬里的速度。

照此速度,六日後便可到達三百萬裡外的叢林,與丹脈弟子會合……

五日後。

金龍神獅突然停止飛行,懸浮於一座山谷上空。

譚雲以為大塊頭髮現了神魂仙宮、永恆仙宗弟子的蹤跡,他足踏金龍神獅頭顱,髮絲飛揚,釋放出媲美煉魂境三重的靈識,宣洩而下,籠罩著下方的山谷。

就在這時,一道刺耳的女子尖叫聲,與男子的淫笑聲,傳入了譚雲耳中:

「你們這群不得好死的畜生,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

「你們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啊哈哈哈哈!小美人,現在你已經被我們破了身,只要你答應我,今後乖乖地服侍我,只要把我伺候的爽了你,我可以和我們永恆仙宗的師兄們說說不殺你,如何?」

「不錯不錯,王師兄說的對,嘎嘎嘎……看在你剛剛讓我們爽了的份上,我們可以不殺你,嘿嘿嘿嘿!」

「你們兩個畜生,我死都不會再讓你們糟蹋我……」

譚雲靈識掃視著山谷,找到了聲音主人的剎那,譚雲突然大吼道:「張青青不要!」

在譚雲靈識籠罩下,腦海中浮現出一一幅畫面。

畫面中,皇甫聖宗丹脈弟子張青青,衣衫不整的站在兩名永恆仙宗男弟子身前,持劍架在了自己的頸部上!

然而,或許是譚雲阻止的晚了一步,又或者她遭受玷污、凌辱失去清白后不想再活,她選擇了揮劍自刎!

鮮血伴隨著冰冷的劍刃劃過潔白的頸部而湧出!

她沒有半點猶豫,有的只是對兩名永恆仙宗男弟子的憤怒!

「嗡!」

虛空顫慄,金龍神獅俯衝而下,射落于山谷中。

「嗖!」

譚雲從獅背上激射而下,心急如焚的攙扶住了張青青,右手捂著她血液潺潺的頸部,低聲道:「你怎麼這麼傻!你對他們有恨,那就活下來報仇啊!」

「譚……譚師兄……」張青青艱難的抬首,淚水滑落姣好的容顏,她直勾勾的看著譚雲,虛弱的顫聲道:「在師妹心、心中……清白重過……性命……」

「譚師兄……您能答應我一件事情嗎?」

譚雲鼻尖有些酸澀,「你說,我答應你!」

「譚師兄……為我……報仇……」張青青斷斷續續聲戛然而止,螓首無力的貼在了譚雲胸膛上。

她頸部熱騰騰的血液,從譚雲捂著頸部傷口的手掌中噴涌而出!

一條活生生的命,被人糟蹋后選擇了自刎!

憤怒!

憤怒填滿了譚雲胸膛,他猛然側首,望了一眼對自己獰笑的永恆仙宗弟子,旋即,將張青青的屍體,輕輕地放在了草叢中。

「哈哈哈哈!譚雲,我們正想找你呢,沒想到你倒是自己送上門來了!」

其中一名叫王旭的男弟子,大笑著舔了舔嘴唇,意猶未盡道:「嘖嘖,原來她叫張青青啊!」

名門婚劫 「嘿嘿嘿,那皮膚嫩的也太不像樣子了,究竟只是她皮膚水嫩,還是你們皇甫聖宗的所有女弟子也嫩,看來還得我去證實一下啊!」

「王師兄所言極是。」另一名男弟子:郭克,淫笑道:「王師兄,我們還是先宰了譚雲后,拿著他的腦袋向少主邀功,之後我們再慢慢尋找皇甫聖宗的女弟子們,如何?」

「可以,沒問題!」

王旭、郭克你一言我一語浪笑著,絲毫不把譚雲、金龍神獅放在眼裡!

王旭、郭克乃是永恆仙宗內門弟子中,實力排名第十一、十二的強者。他們儘管知道,半年多前,譚雲將排名第十的少主汝嫣辰重創,可他們依舊不怕譚雲!

原因很簡單,只有二人清楚,汝嫣辰根本不是自己對手,其能進入第十,也是自己二人讓他的結果。因此,二人此刻見到譚雲絲毫不懼!

此刻,由於金龍神獅收起了氣息,故而,在二人看來,只不過是空有龐大體型,實力平平的靈獸罷了。

他們不屑,譚雲區區胎魂境九重,坐騎能有多強?

譚雲對二人的嘲諷、淫笑充耳不聞,他蹲在草叢中輕輕地將張青青凌亂的長裙整理好后,猛然起身,厲喝道:「大塊頭,給我鎮壓住他們!」

「吼!」

金龍神獅吼聲破天,頃刻間,釋放出三階生長期的氣息,鋪天蓋地般朝王旭、郭克籠罩而下。

雖然金龍神獅還是三階生長期,但它的氣息足以媲美三階成年期,直逼三階渡劫期般強大!

氣息威壓之下,這方低空,頃刻間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猶如一張巨大的漆黑蜘蛛網,將二人籠罩其中!

「啊!」

「咔嚓、咔嚓!」

聲嘶力竭的慘叫聲中,二人猶如背負著一座大山,壓彎了脊椎,雙腿血液飈飛,齊齊折斷! 「撲通撲通!」

塵土瀰漫中,雙腿折斷的王旭、郭克,被不可匹敵的氣息威能,碾平在地面上。

「不……啊……饒命!」

「譚雲,饒命……」

「只要您不殺我們,我們什麼都答應你……求你了!」

二人無法動彈,只能聲嘶力竭的求饒著。

在金龍神獅氣息威壓下,他們額頭、臉上,乃至於全身皮膚,布滿了縱橫交織的血紋。

屢屢血液從血紋中滲出,呼吸間,二人全身皮膚龜裂,像是從血池內爬出的血人一般!

這時他們才意識到,之前瞧不起的靈獅,原來強大到了自己毫無反抗的境地!

面對求饒,譚雲怒火中燒,一步步來到了二人身前。

「你們兩個人渣,給老子聽清楚了。」

「我皇甫聖宗弟子,與你們永恆仙宗弟子不死不休這沒錯。若青青實力不敵你們,被你們所殺,我也不想多說什麼,只會一劍斬了你們腦袋,給你們個痛快!」

「可是你們兩個畜生,居然仗著實力擊敗她后玷污她!」

「我一定讓你們不得好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