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破界之利弊?何意?」

  • Home
  • Blog
  • 「破界之利弊?何意?」

那聖主皺眉道。

「吾有一陣,名合天大陣,乃是欲取此眾賢界之天地神能元力為用,一鼓而破其封印。然……」

「步閣老之意乃是大陣起而此界毀耶?」

那天後開言問道。

「不錯!此封印乃是主神做陣,諸神王親布,以仙界百萬仙家之平生法力及精血生機為血祭而成就,其威能豈可小視!」

「然吾等失卻此界,便如孩兒失去母親!若這般破封印,吾恐無法向天下交待。此斷乎不妥也!」

「聖上,步閣老之法陣既然以整個一界為更本,則破禁絕然無有疑惑!正如聖上之言,失卻此界,便如孩兒失去母親!誠然!然孩兒不離開母親,如何長大?吾等若行出此牢籠,天下之大,何處不能馳騁!」

那天後忽然開言道。

不足訝然而望,心道:

「好一個有大見識之女主!有其女,則惡界騰飛有日也。」

「某家添為眾賢界之文淵閣閣老,自不會以毀歿此界之更本為基布陣,然那封印了得,豈是區區尋常大陣可以解得!故需有聖主明裁聖斷,然後以整個天下之力布陣,耗時需得百載光陰也。此便是吾等凡俗之修與諸神之大不同也。」

「容朕再思之!」

那聖主皺了眉頭道。

不足不語,只是好奇四顧。

「此地乃是眾賢界之聖地,非是尋常之修可以來者!」

那天後觀得不足訝然之態,微微笑道。

「某家明白!」

不足頷首,而後答曰。然待其再抬起雙目瞧視那天後是,卻忽然頓住,一絲兒朦朦朧朧之記憶倏忽而起,一閃而過,卻然憶之不清!然目中之天後確然漸漸與一女重合。不足忽然目露震驚之色,直直而視,便連君臣之禮節幾乎忘記。

「先生可是憶起何人?何地?何景?」

「汝……」

「先生可記得某一界中大西城之蔣春兒么?」

「汝……汝……汝……」(未完待續。。) 此次惡界之巧遇,令不足震驚之甚,乃是其平生僅有!

「春兒?天後?」

那不足仔細審視得半晌,忽然道:

「天道滾滾,何人可力阻之?主神之流,亦不過螳臂擋車爾!洞悉無虞?哼!不過痴人說夢罷了!天後往生,其來處居然在眾賢界界外之凡俗之地!何人可以謀得?何人?」

那不足嘆罷,重與二聖見禮。不足道:

「聖主,某家史不足,乃是凡俗界飛升仙修地之修,亦為神界主神所謂瀆神者也!仙界之文武大帝乃是某之故人,其人性良善,絕然不會滅絕此界眾生之生機。待吾等破開封印,重歸仙界,與仙界共生,則可以得眾賢界先輩無數年月以來之夢想成真也。」

天後大喜,恭聲道:

「義父所言極是!義父義薄雲天,為吾前生所摯愛也!」

「不敢!天後現下已然今生,豈可以前世而廢今生!今生才是真,前世不過雲煙,不過清夢也!吾等當以今生論,卻然不可以前世而計較今生也。」

「然……」

「天後,臣不知天後何以保有前世之神念,然往生者,失卻前世也。唯失卻,才有來生,此天道也!故今汝已然非昔日蔣春兒,乃是今眾賢界之天後是也,此汝之今生也!」

「唯失卻,才有來生!唯失卻……唯失卻……才有……」

那聖主度來度去,嘴裡唯此數語念叨來念叨去。好半晌。其忽然頓住腳步,大聲道:

「步閣老言之有理!唯失卻才有得,此天道也!步閣老,請布陣,破封印,尋求吾等之所脫困,以完先祖以來擺脫牢籠之望也。」

「臣遵旨!」

那不足回身而去。天後忽然眼角瑩瑩道:

「聖主,此吾之先世義父,今生之臣下也。」

「呵呵呵,天後。此修瀆神者也。豈是區區吾等一界之臣下!其永世瀆神,其上無大亦無尊也。」

「然,從來如此!此吾之長者也。」

且說那不足回返文淵閣,打坐錘鍊。待其氣息平和時。忽然雙手掐訣。口中合道周天大算卜之道訣輕吐,似如吟唱。渾體上下,悟道毫光環繞。猶若神諦。

那不足散開其大神合道,將其身具之神能儘力散開,通達九天內外,俯察乾坤上下。那億萬事件恰於合適之時候演進,合力共推命運之輪滾滾旋轉。不足便在此前行中窺測那一絲天道之妙理,展望那一點點前出之天機。其眼目前一道道畫面閃過,終於有了破界爆毀之光,然那一剎那之閃動,確然合了其自家之毀歿!

「啊也,天哪,某家難道要隕落於此破界之大陣毀歿中么?」

那布陣收了法訣,仔細回想那一幕幕畫面。

「無有錯呢!果然乃是某家隕落也。」

那不足獃獃兒痴立,一遍遍回放其卜算之畫面。最後嘆一口氣道:

「罷了!罷了!難道懼於生死,便不顧此界之眾生么?何況春兒乃在此地也!」

遂復起身,主文淵閣之堂會。

「諸位,某家所設大陣之圖已然完畢,諸般材料亦是交待下去。今日始,先做陣旗陣盤為用。而後檢索諸般物什,待其絕然無失,便布設大陣。」

眾應下,而後起身,往一眾早先布設之衙門,鑄造坊而去。由是,鑄造一應物什,便自成此界渾界之力推者也。

不足自是仔細深究其法陣,不停止解析、重組、嘗試、謀算。

「此陣之要,在於接連早先埋伏於天門中之元能之陣,若可以連接,合此聚能法陣,爆開此天門通道,當無甚太難。」

那不足自言自語道。然其心下里明白的緊,那元能之法陣,除卻其自家,那個尚有能可以連接耶?而連接元能之法陣,便是自家亦是法陣中之一環也!則打著爆毀,自家無免矣!

「當應思得妙法兒可以解決此難才是!」

看看漸漸近且之時候,不足終是無能思得神妙法門可以擺脫自家之身居法陣之難也。

「果然宿命耶!」

那不足嘆息一聲,然忽然便又皺了雙眉:

「那命運之巨流,數以億計之事變,只需稍稍有一二有異,則命運轉向亦非是不能!某向有瀆神之譽,何苦悲愁而懼於宿命耶?」

由是放下重負,始於布設大陣之絕大之事端中。雖有大陣之圖,然所布設大多反而得有不足親為,故大陣布設之速甚慢。那不足除卻法能耗盡,便自是終日留侯大陣之所,一點點布設。那大陣亦是一點點頑強前伸。

布陣屆滿百年時,大陣合攏。惡界一應大能紛紛往視。二聖親臨,觀視得大陣宏大若斯,亦是驚嘆不已。

眾賢齊聚,那不足於人縫隙中窺得楊老爹,便是那先閣老其修,識神傳音道:

「死老頭,汝坑殺某也!」

「哈哈哈……老夫一生之至傲便是謀划而得其瀆神者!此吾界之生機也!」

「唉!罷了!上汝之賊船,豈有隨意下來者也!只是破陣有險時,望先生好好看顧天後此女便是!其,某家先世之義女也。」

后,惡界一應大修,齊齊擇的一良辰吉日,發動大陣。

當其時也,那不足身著陰陽法袍,身居法陣一核中,其將那本初大神調出,散紫氣,浩浩蕩蕩無有窮盡。待其紫氣漸漸深入那天門舊地之一處莫名空間中無有可以瞧視時,不足之面上已然漸漸現出果決之容。

「聖主陛下,吾那義父怎得嚴肅若此耶?」

「此天大之事變,不由人不看重也。」

「嗯!」

那天後點點頭,雙目不曾一瞬,只是緊緊兒盯了不足之法體。那渺小之身影漸漸模糊不清。蓋其地大陣激發,四圍天地神能元力急速彙集,引動此地一干天地氣機大波動,萬物皆似飄飄渺渺,晃晃悠悠,先是重影,后復漸漸數道影子,數十,數百,而終於連那一層暗淡之紋路亦是不見。天地之間一邊白茫茫,似乎大光明,無有一絲兒暗影,無有一絲兒可辨。眾皆似乎入了那無邊無際之大光明中!

「啊!大光明其實亦是極致之黑暗也!蓋無有可以目視者,無有可以感知其存在也!便於黑暗中一樣盲目也!」

誠然,其時其地萬物盡皆消亡一般,無有可以辨出其蹤跡者也。天後似乎仍可目睹那文淵閣之步閣老,然目中卻然無可視也。唯耳中狂風呼嘯一般之聲音無掩。忽然一把手伸過來捏住了其小手兒,天後曉得,那是聖主陛下之手,粉嫩便如女人一般,只是靜靜兒攥住,那天後忽然感動,微微一側頭顱,靜靜兒靠在聖主陛下之肩膀上,道一聲:

「陛下,此去仙界,或者花花世界也,汝尚能如此時一般愛惜吾么?」

「呵呵呵,何憂也?」

「陛下聖君也,自然有宮娥伺候。至於吾,不過一小女子爾!然吾畢竟非是尋常,乃是瀆神者之義女,乃是永遠不甘後者也!」

「哦?天後可有何打算?」

「吾必修行而成就神位!」

「呵呵呵……天後何必辛苦!」

「聖主豈有知吾者?汝之心中吾畢竟不過一女子爾!」

那天後喟然嘆曰。

「哦,呵呵呵……」

「報!步閣老傳言道,大陣聚能已足,即可催動激發也。」

「開始!」

那聖主大喝一聲道。

「聖主有令,即刻破禁!」

轟!轟!轟!

嗚!嗚!嗚!

那聚能彙集處漸漸其音高亢,終是無能可聞也。(未完待續。。) 文武大帝鼎新三百八十三年孟夏,此一年仙修地詭異之極之炎熱!似乎大日忽然暴虐,蓬勃噴出者非是熱浪,乃是熔漿也!惡界、仙修地聯軍與其對峙之神修大軍之兵卒一般皆伸長了脖子,便似瘦狗模樣,拉長了舌頭,有氣無力,歪歪扭扭斜倚在一旁兵械上。

三座大營亦是靜悄悄,唯往來巡邏仙家之身影。神修之大帳中,數十諸神王,正自飲酒歡樂。 總裁大人,我有了! 殿中清涼便似涼爽之秋後一般,合了一眾美麗仙子之羽翼舞蹈,當真輕鬆悠然也。

惡界大軍之中軍大帳中,智者大悟,正獨自審視一眾呈報之文書,數位大賢者,一併在側,相互商議。軍帳中几上涼茶正好,那數修皆揮了衣袖,一邊行文,一邊牛飲。

仙修地大軍之大帳中,主帥華寒月亦是端坐垂目禪修,數位六破隱帝旁立行政。

「大帝剛剛頒下聖旨,已然著令天機大殿中眾仙家再嘗試布陣,或可擊破一眾神王呢!」

「唉,談何容易?如今大勢趨穩,任何一方欲造的機緣迫襲之,皆必然受挫不成!」

「難道吾等之仙修地,便這般三足鼎立么?」

「然無如此,又有何法?」

便在這般靜靜兒候得時間流逝,眾皆悠然而渾然忘記天下紛爭之戰事也!

便在此時,文武大帝鼎新三百八十三年孟夏,正午之時分。大地沒來由,忽然大動。而後漸漸天際一邊生出激光若流彩。那天象之異狀漸漸加劇,赤色之雲彩忽然深深一黯,緊接著那似血一般之色澤,掛滿了整個天際。一團團欲滴之血雲,漸聚見多,終於整個天空完全浸沒在血色中。

那大帝之波動愈來愈強烈,終於便如砰砰跳動之心臟一般,節奏有力,整個兒狂跳,似欲脫出胸膛。

神修之大帳。一眾神王驚得魂飛!蓋此封印大陣之強。縱主神之能,已然破解無望也。怎得那封禁處有如斯之強烈暴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