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確定。」秦洛點頭。這紙上寫的清清楚楚呢,CCUP的。他不懂英文,但是ABC的那個『C』他還是認得的嘛。

  • Home
  • Blog
  • 「確定。」秦洛點頭。這紙上寫的清清楚楚呢,CCUP的。他不懂英文,但是ABC的那個『C』他還是認得的嘛。

「好的。請稍等。」售貨小姐眼神怪異的看了秦洛一眼,快步走向了櫃檯。

「她幹嗎這樣看我?」秦洛奇怪的想道。難道以前就沒有男人來買內衣嗎?

等到他把自己的話回想一遍,才發現了問題所在。

付錢的時候,他假裝若無其事的對售貨小姐說道:「其實,我是給我朋友買的。不是我穿。」

「先生。沒關係的。其實,現在有很多男生喜歡穿這個。這是一種時尚。」

「——」

在不遠處的食品區,兩個正在假裝購物的年輕男女眼鏡若有若有的看向秦洛這邊。而他們手裡推的小型購物車裡面,一台攝影機正在對著秦洛的方向拍攝著。 338章、買內衣的緋聞男友!

秦洛提著大包小包回到酒店房間,沐浴室的房門還關著,裡面傳來淅淅瀝瀝的水聲。

楚王好細腰 「洗好了嗎?」秦洛問道。

「就好了。」米紫安說話的時候,『咔啪』一聲就把房間門給打開了,伸出一條如嫩藕般雪白的手臂,手指頭勾了勾,說道:「把衣服遞過來吧。」

秦洛有些驚訝這女人的大膽。這才第一天見面呢,她怎麼一點兒防備之心都沒有?難道他就不怕自己把她怎麼著?

不過,看到鏡子中自己老實忠厚的樣子,心想,就算自己是個女人,也不會提防把臉長成這樣的男人。

「給你買了件睡衣。你最好穿睡衣出來。」秦洛說道。

把手裡的小袋子遞過去,然後坐到沙發上喝茶看電視。

過了一會兒,沐浴間的門再次被人拉開。穿著一條紫色絲綢睡衣的米紫安走了出來。

唇紅齒白,香腮紅潤。粉妝玉琢,芳馨滿體。滿頭的小辮也被解散分開,長發披散在肩膀上。薄薄的絲綢柔貼的包裹著那凹凸有致的身體,胸前的豐滿也更加顯得突出。

洗去濃妝的女孩子,竟然給人一種鄰家妹妹般親切自然的感覺。

「你還真是會買衣服哦。」

米紫安狠狠的瞪了秦洛一眼,責怪這色狼竟然給自己買這麼暴露的睡衣。

秦洛假裝沒有聽到。他只是照著厲傾城穿過的那種睡衣樣式買的,根本就沒想過那麼複雜的問題。

秦洛放下茶杯,對米紫安說道:「趴在床上。」

「趴著?」

「對。」秦洛點頭。

米紫安認真的盯著秦洛的眼睛,見到裡面沒有她所預想的淫*穢猥瑣等情愫后,這才提著睡衣的下擺坐到了床上,然後雙腿緊*夾著爬了下去,雙手握成拳頭,一幅警惕戒備的樣子。

秦洛雙手搓了搓,然後也坐到床沿,伸手去摸米紫安的後背。

突然。

米紫安一個后直踢,光潔可愛的腳丫子化作一根長矛襲向秦洛的下巴。然後一個側身翻滾,躲開了秦洛有可能做出的反擊。

小女孩兒臉色莎白,怒聲喝道:「你想幹什麼?你敢亂來的話,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她的動作轉眼間完成,快的不可思議。如果不是秦洛學過離的近身博鬥法,反應速度和身體靈敏度異於常人,她那突然間踢出來的一腳自己根本就躲不過去。

秦洛現在明白了為什麼她敢肆無忌憚的開門讓自己遞衣服,感情她以為自己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如果自己當真心懷歹念的話,說不定現在已經被她揍的滿頭包了。

「你想幹什麼?」秦洛也有些憤怒了。這女人怎麼就那麼多破事兒?

「你伸手摸什麼?」

「按摩。不用手難道用腳?」秦洛說道。「我不是和你說過了嗎?按摩。針灸。藥物調理。需要三步同時進行才行。」

「按摩哪裡?」

「後背。腋下。」秦洛說道。這些都是比較容易出汗排毒的部位。

米紫安咬著嘴唇考慮了一會兒,再一次問道:「真的能治好嗎?」

她想著,如果一次性能治好的話,讓你摸摸也就算了。可是,如果讓你摸了還治不好—-你當老娘是傻逼啊?

「應該可以。」秦洛點了點頭。「如果你不信的話,我也沒有辦法。」

「你最好不要騙我。」米紫安說道。然後一下子撲倒在床上,把後背完全交給了秦洛。

秦洛笑笑,雙手再一次互搓,直至發熱發燙,然後輕輕的觸摸上米紫安的後背。

當秦洛的手和她的身體接觸的時候,她明顯顯得有些緊張。雙手再一次握拳,身上的肌肉崩的緊緊的。跟個未出閣的黃花大閨女似的。

「不要緊張。放鬆。」秦洛說道。然後隔著那層薄薄的睡衣,開始在她的後背上推拿按摩著。

狐臭根據味道的濃郁清淡來分輕重,輕者如果不接觸身體的話,很難聞到。中度患者脫下衣服,就能聞到味道。而重者,進屋一會兒,就有可能把整個屋子的空氣都給薰臭,人沒靠近,就有臭味迎面撲來。

米紫安屬於重症患者,不然,她也不會用那麼怪異型的香水味道遮掩。

而且,她這屬於汗腺堵塞綜合症。如果只是表面的擦藥和內部的吃藥是不行的。

他要先讓她的汗腺暢通,讓人體的血和氣保持平衡。這樣的話,汗水就能夠正常流出。而且,也不會在身體裡面發酵出那樣的怪味。

穴位推拿就是以重力或者巧力來刺激穴位,能夠起到活筋松骨的作用,能夠快速有效的把人身體裡面的有毒物質給排泄出來。

秦洛讓米紫安提前洗一次澡,一方面也確實是想讓她洗掉身上殘留的那刺鼻香水味,另外,也是為了讓她擴張毛孔和放鬆身體,做好推拿前的輔助準備工作。

果然,在秦洛的大力揉捏下,米紫安的額頭開始出汗。接著,便是後背上出現一塊塊兒的濕痕。隨著汗水出來揮發出來的還有那讓人聞之欲嘔的臭味。

米紫安也聞到了這味道,尷尬的死去活來。除了自己的家人,她還沒有在外人面前暴露這一毛病。

她擔心秦洛在暗地裡譏笑自己,偷偷的側過臉去瞄他。看到他一臉認真嚴肅,臉上沒有絲毫鄙夷或者其它不屑的表情時,心裡竟然有些感動。

男人專註工作起來時的樣子,還真是挺帥的—–其實,他長的也不難看。就是穿的衣服老土了些。

秦洛確實沒有多想,一旦進入了工作狀態,那麼,他就是醫生,米紫安就是他的患者。醫生如果取笑患者,這個醫生就不是一個合格的醫生。

原本病人的心理就是極其脆弱的,如果你再譏笑打擊他們,有可能會加重他們的病情,甚至會讓他們有心理陰影。

秦洛的動作越來越快,也越來越重。雖然隔著衣服看不到具體的情況,但是可以肯定,米紫安那粉嫩粉嫩的後背肯定已經紫紅一片了。

米紫安剛剛開始是咬牙堅持著,最後感覺後背越來越疼,握起的小拳頭都開始發抖的時候,她忍不住的小聲呻吟起來。

「可以叫出聲。」秦洛說道。

「我偏不叫。」米紫安說道。這些男人,不就是喜歡叫女人叫*床嗎?偏不如他意。

「隨你。」秦洛說道。仍然保持著自己的節奏,按照應有的程序幫他治療。倒也沒有起什麼壞心思故意去加重力量。

如果他願意的話,只需要輕按女人頸間的『叫*床穴』,她也只能乖乖的叫出聲來。而且,叫的越大聲,也就越有舒暢快樂的感覺。如果硬是憋住,甚至有可能把身體一些器官給憋的內傷。

穴位之妙,不是外人可以理解的。那些想用科學方法來證明穴位之功效的人,純粹是腦袋被門板夾過了。而且還是連續被夾了好幾次。

當米紫安癱軟在床上,身體汗如雨下,整個人像是剛剛從水裡面撈起來的時候,秦洛額頭也開始冒出汗珠。

他停下手裡的動作,拿了毯子把她的後背給蓋住,說道:「你先休閑一會兒。呆會兒,我們針灸。」

「針灸不痛吧?」米紫安聲音微弱的問道。她想憋著不要叫出聲,身體的力氣都耗盡了。

「不痛。」秦洛用乾淨毛巾擦拭了一下額頭的汗,說道。

「那就隨你折騰吧。我沒力氣了。」米紫安閉上眼睛說道。

隨便折騰?你把我當什麼人了?

———

——–

「陳思璇機場藏毒,被送進隔離室檢查—–」

「機場藏毒原是虛驚一場,陳思璇遭人陷害—-」

「陳思璇神秘男友顯身,兩人在機場大方秀恩愛—–」

「陳思璇男友入住開普羅大酒店,並獨身下樓為女友買名牌內衣—-經過記者調查,身穿黑色長衫的男子共為女友陳思璇購買襯衣一件、睡衣一件、褲子一條、包括內衣和內褲等女性貼身衣物。共記十萬八千塊新台幣,價格不菲。」

「可以想象,兩人在房間里的戰鬥是多麼的火爆刺激。不過,讓記者疑惑的是,陳思璇的腰身至少為二十八碼,為何他買下的是二十六碼的褲子?而內衣更是買小了一號。根據官方數據,陳思璇的胸圍應為DCUP,其神秘男友買下的卻是CCUP。男朋友,你太粗心了哦—–」

明媚的光線、舒暢的心情,精緻的糕點和芳香撲鼻的早茶,讓人食慾大開。台灣的飲食業確實很有值得稱讚的地方。

陳思璇用黑絲包裹著的小腳踢了踢秦洛的小腿,眼神曖昧的對他說道:「男朋友,你給我買的內衣啊睡衣啊什麼的跑到哪裡去了?難道你準備給我一個驚喜?」

秦洛一臉尷尬,低頭吃著桌子上的綠豆糕,說道:「那是米小姐的。」

「米紫安?」陳思璇笑著問道。「你們倆到底是什麼關係?怎麼剛來台灣就勾搭上了?厲妖精給我打電話說,讓我把你盯緊一些,說你太招女孩子喜歡了。可是我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呢,你就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台灣的R&B天後給泡上手了?」 339章、黃金夜宴!

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搞定一個妞?

秦洛苦笑,說道:「有這麼用詞的嗎?」

「難道不對嗎?」陳思璇有些酸溜溜的說道。「我才接到妖精的電話,都還沒做好防範準備呢,你就和米紫安認識了。你出去看看,今天台灣的報紙電視娛樂版塊可熱鬧了呢。全都是我們倆的緋聞——」

陳思璇越發的覺得委屈,說道:「要真是我也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準備做模特了,也要逐漸的脫離這個圈子—–可我還要代人受過。反正你買的那什麼十萬八千塊新台幣的內衣和我沒有任何關係。」

「我是為了工作需要。」秦洛也覺得自己很委屈。他已經小心翼翼了,還專門注意過身邊有沒有舉著相機的人。可是,沒發現什麼異樣啊?

「她生病了。我要給她治病。」秦洛解釋著說道。

「治病要買內衣?」

「這—–」秦洛覺得這個問題還真是難以解釋。他又不想說出米紫安得的是狐臭,這對一個女人的名聲影響太壞了。

「我需要給她做局部按摩。按摩的話容易出汗—–她好像有些潔癖,不願意穿酒店裡的睡衣。她是明星,出去買東西不太方便,就請我代勞。」

「局部按摩?」陳思璇的眼神變的玩味起來。

「背部。」秦洛趕緊糾正。

「她讓你買你就買?」

「——」

「我請你買你買不買?」陳思璇笑嘻嘻的問道,以玩笑的口味說道。女人的小聰明無處不在的體現出來。很隨意,而且不會讓人反感。

「—-買吧。」秦洛無奈的答應道。

你看,女人就是這點兒好:好騙。

雖然看出秦洛的回答有些勉強,陳思璇還是滿心滿肺的開心。她笑呵呵的說道:「你說的哦。我可是記住了。還要,這件事兒肯定會傳到燕京,你趕緊想借口給厲妖精解釋吧。」

秦洛笑著說道:「她不會問我這個的。」

「唉,也是。」陳思璇點了點頭。「都不知道這個妖精整天在想些什麼。你說她愛過人嗎?」

秦洛想了想,說道:「應該愛過吧。」

「我們多年朋友了,我都還不了解她。」陳思璇說道。「可是,她卻又太聰明了,什麼想法都瞞不過她。」

秦洛想,如果是這樣的話,厲傾城說陳思璇喜歡自己的事情難道是真的?

「你說要搞幾場活動配合金蛹養肌粉的廣告宣傳攻勢。我們要做些什麼活動?我要如何配合你?」秦洛出聲問道。他這次是來做工作的,不是出來遊山玩水的。

「前期的工作我們都準備的差不多了。」陳思璇笑著說道。「今天晚上,我們會有一個奢侈品晚宴。屆時,我在模特圈的一些好友會來捧場,還有一些關係比較好的明星歌手和媒體記者朋友—–」

「奢侈品晚宴?」秦洛有些不明白。

「不過。我們的產品價格高端的賣到一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塊,難道還算不上奢侈品嗎?而且,這場晚宴的名字叫做黃金晚宴。對女人來說,金蛹養肌水就是液體黃金—–我們先要把品牌價值給打造出來。」陳思璇一臉自信的說道。

「我要做些什麼?」秦洛問道。

「喝酒。寒暄。」

「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

秦洛苦笑,說道:「這樣的話,我也不用大老遠的跑來啊。」

「你是《一生為你畫眉》的男主角,又是金蛹養肌粉的創造者,當然要來參會了。」

陳思璇理所當然的說道。她要把秦洛的重要性給說出來,不然的話,自己的那點兒小心事不是暴露了嗎?

「今天晚上的黃金夜宴結束以後,明天會有一個義診活動。活動的地點我們已經選好了,就在我們位於台北的產品體驗店。」

「好的。由你安排吧。我盡量配合就成了。」秦洛點頭說道。

「今天中午沒有什麼事,我派人帶你和你朋友到外面轉轉?難得來台灣一趟,總要領略一下寶島風光。」

「也好。」秦洛點頭說道。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他也確實想到處走走,了解一些各地的風土人情。這樣,對自己的個人心境和醫術都有極大的助益。

「帶上墨鏡。不然你會被人認出來的。」陳思璇笑著提醒。「你要知道,今天所有報紙的娛樂版塊都是以咱們倆做封面呢。」

———-

———-

金蛹養肌粉是年前進入台灣市場,在陳思璇的影響下,最先是在模特圈風靡起來。做為一名腿模,她們對身上的一些細微的傷口都非常的注意。所以,這種能夠完全袪除人體傷痕而且不留疤痕的藥品極受她們的喜愛。

口碑出來了,使用這種產品的人也越來越多。僅僅一個多月的時間,金蛹養肌粉在台灣的市場銷售額就達到了六千萬新台幣。

那個時候,陳思璇還沒有真正的開始宣傳金蛹養肌粉。完全是靠她的個人影響力來銷售的。

第一個銷售爆發點是在《一生為你畫眉》的廣告在台灣各大電視台播放,這個極具美感又很有創意的廣告抓住了所有人的眼球,金蛹養肌粉突然間為所有人所熟知。

於是,不再僅僅是娛樂圈使用這種神奇產品,台灣的一些高級白領和富太太們也開始試用。金蛹養肌水的銷量呈井噴式飈升。一個月的銷售額就達到了一億六千萬,整整增加了一個億的銷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