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第二,沒有我的同意,你不準和任何陌生人將關於我們小隊的事情!是任何事情!這一點尤為重要!」

  • Home
  • Blog
  • 「第二,沒有我的同意,你不準和任何陌生人將關於我們小隊的事情!是任何事情!這一點尤為重要!」

「啊?這是為什麼啊?」法蓮娜顯得很是氣憤,這是限制她的話語權!

伊耶絲木然的看著她,「你說呢?騎士大人!」

「呃…好吧」法蓮娜似是想到原因,訕訕一笑,算是答應了,顯然關於他們騎士的傳聞,她自身也是知道的。

「還有一點什麼?趕快說完!」她的語氣不太好,對於不準和陌生人搭話這個條件她還是感到十分不爽。

「第三…」猶豫了一下,伊耶絲尷尬道,「第三還沒想好,先空著吧。」

法蓮娜煩了個白眼,很是鄙視的看著伊耶絲,「行了?要求提好了!那麼從現在開始我就是你們小隊的人了,不準在像剛才那樣提防我!」

「可以」伊耶絲答應,至於她會不會反悔這事,他倒是不擔心,要知道騎士最重承諾,一旦答應,那便是終生遵守,效果堪比至高契約!

見所有的隱患都已經除去,伊耶絲轉身朝屋外走去,高聲道:「走!貝安娜、法蓮娜,讓我們去收盡這個空間里所有的垃圾!不,是所有的東西!無論大小好壞統統帶走!」

「噢!」貝安娜和法蓮娜應道。

法蓮娜的身形落在最後,她看著伊耶絲的身影,目光中閃過一道異彩,她此次前來的神風帝國的目的總算是初步達成。

顯然,她這個騎士,並不是如同表面一樣的單純,不過,有一點卻是沒錯,她所有的話都是實話,只不過有一些事情她並沒有告知罷了。

對於騎士而言,雖然她們什麼話都說,但那只是世人未能知曉她們騎士用生命所來保守的秘密罷了。 如同伊耶絲等人一般,在建築群落中尋找寶物的想法並不少,看樣子不少人對自己的實力都有著清晰的認識。

重生之謀妃雲華 由於伊耶絲來的太晚,很多建築物里的小玩意全都已經消失,不過那些體積較大的物品卻依舊存在,這就便宜他了,凡是能搬走的伊耶絲全都扔進空間布袋,一絲都不浪費,要知道這都是錢吶!

另外,一路上他們遇到不少的契約者,不過從感覺上來說,似乎都不強,因此他們也不是很在意,倒是有些自己作死的傢伙,見到貝安娜以及法蓮娜兩位美女之後,在這無法之地,惡由心生,居然主動來找他們麻煩…結果是註定,都不用伊耶絲出手,法蓮娜一手大劍便將他們斬的七零八落。

通過幾次戰鬥下來,這讓伊耶絲對法蓮娜這傢伙的實力有了初步的認知。

這傢伙雖然看起來蠢萌蠢萌的但是實力卻是很強,那看起來嬌弱的身軀揮舞起大劍來卻是十分輕鬆嫻熟,顯然下過不少苦功夫。

在配合上聖光神術的增幅和一些伊耶絲所不知名的招式,她那戰鬥力比貝安娜要高出不少,在中階契約者當中應當屬於頗為強悍的。

伊耶絲估摸著要是和她戰鬥起來,在不使用身體對抗的情況下,他的贏面應該大不少,畢竟法蓮娜是拿著大劍的,動作相對而言還是有些緩慢的,而銀之鷹的子彈速度又如此之快。

同時,伊耶絲驚異的發現了一點,這一路所遇到的契約者全是初階或者中階的,就沒有遇到過實力超出中階的,難道他們都進了中央的高塔內?還是說這個空間有著某種限制,這讓他感到有些奇怪…

另一邊,整個建築群落的東北角,那裡同樣存在著一個廣場,此時,兩個人影從中顯露了出來。

「沙維奇,你那個魔偶怎麼樣了?」說話的人正是公主迪麗拉,而她旁邊那個人是沙維奇!

說起來也是極其的巧合!沙維奇傳送到這裡后,也朝著那片空間的盡頭走去,在路上恰好遇到了迪麗拉被數個契約者圍住攻擊,當即他想到沒想,便直接掏出伊耶絲給予他護身用的魔偶,前去援助。

他可不傻,能夠圍攻迪麗拉,並且與他僵持在住的人可不是他所能夠應付的。

在有了實力處於二階巔峰水準的妖狐一號支援后,迪麗拉很快就逆轉局勢,將那幾個人打的負傷而逃。

迪麗拉擊退敵人後,發現來人竟是沙維奇后,頓時目光閃爍,同意了他加入隊伍,不過,相比於他,更領她看重的是沙維奇手中的妖狐一號,這個魔偶她知道是伊耶絲借他使用的,卻不曾想到居然有如此威力,當真令她詫異。

之後,兩個人憑藉的實力,硬生生的搶到了兩個傳送的位置,這才得以進入建築空間,不過,相對的,妖狐一號消耗了不少能量。

沙維奇看了看妖狐一號的能量,道:「只剩五分之一不到了」

剛才的戰鬥全靠妖狐一號在前面的牽制,才使得他們能夠順利過來,要知道即便是迪麗拉在面對數量如此眾多的契約者,也不可能獲得勝利。

聽從,迪麗拉蹙眉,妖狐一號強大的機動性和實力她都見識過了,若是接下來的過程中能有它的幫助,她獲得寶物的幾率就會大上許多!

最主要的是,若說剛開始時她還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那麼現在經過觀察,她已經有所猜測了,如果這裡真是那個地方的,裡面必然有著那些東西,一定要得到手!

想到這,迪麗拉問道:「這東西靠什麼驅動?晶石?魔核?還是其他?」

沙維奇對這魔偶並不熟悉,擺弄一番后,這才道:「看起來水晶般透明,應該是晶石吧」

「晶石?那就好,幾階的?」迪麗拉鬆一口氣,要是魔核或者其他就慘了,她可沒有,還好是晶石,不過,最好不要超過三階,雖然她的空間項鏈中帶有不少晶石,但是最高也僅僅是三階的,四階以上太貴了…

而她之所以這樣想是因為,在她意識中,這種如此靈巧並且威力大的魔偶雖然實力僅僅二階巔峰,但是所需能量必然是三階甚至更高的!

沙維奇看著魔偶身上的那個神力晶石愣住了,他並不知道怎麼分別晶石的等階,畢竟這麼貴的東西,他根本沒有接觸過…

「嗯?」迪麗拉疑惑的看著他。

「我認不出來是幾階的…」沙維奇感覺自己現在的樣子肯定很丟臉,而且還是在迪麗拉面前,他好像找個洞鑽下去…

平民就是平民,迪麗拉心中微微嘆了口氣,不過臉上沒有絲毫表現出來,反而微微一笑,道:「沒關係,給我看下」

見她如此和善,沙維奇心中更是感動,急忙將妖狐一號遞給她。

迪麗拉瞟了眼妖狐一號身上的晶石便認出了那是二階的,心下放鬆的同時也感到震驚,也不知伊耶絲那傢伙是從哪裡搞來的魔偶,居然如此厲害!

她並沒有將魔偶直接還給沙維奇,反而是拿著它不斷的打量,然後她驚異的發現,這個魔偶身上的材料居然都只是些市面上常見的二階材料罷了,而它之所以威力這麼強,考的全是它精巧的構造,以及身軀上那即便是博學如她,卻也從未見過的神紋!

接著,迪麗拉嘗試著輸入自己的神力,看看能不能控制這個魔偶,如何可以的話,那麼她便打算讓沙維奇待在這裡等她了,畢竟他並沒有什麼用,全靠這個魔偶,那還不如她自己帶著魔偶行動更好呢。

然而無論她怎麼試,都啟動不了這個魔偶,這再次讓她驚訝了,要知道市面上上的魔偶幾乎全是那種通用的,只要輸入神力便可,而眼前這個似乎是傳說中認主的那種,區區一個二階人偶便設置這種設定,迪麗拉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沒辦法,迪麗拉只好放棄剛才的打算,她意念一動,取出幾塊二階晶石遞給沙維奇道:「喏,拿著,能量快沒了就直接用上,不必給我剩」

沙維奇連忙擺手,「這怎麼行?我怎麼能拿你的東西。」

迪麗拉皺眉道:「行了,這又不是給你的,是給這個魔偶的,沒了這麼魔偶的幫助,我們實力可就降了一大截」

「這…好吧」沙維奇心中有些難受,不過迪麗拉說的確實有道理,自己的實力全靠魔偶襯托,完全是個拖後腿… 看著沙維奇的樣子,迪麗拉心中其實還有一句話沒說,要是沒了魔偶要你還有什麼用?!要知道她這次來可是為了獲得機緣或者寶物的,可沒有興趣帶個累贅。

風之峽谷外面,塔麗娜靜靜的站在外面等待著迪麗拉的歸來,這裡的情況她早已彙報給當今陛下了,然而得到的回答卻是很簡單,「靜待」

顯然,國王陛下對於風之峽谷所發生的事情已然有所了解。

塔麗娜收到回答后,便一直站在這裡,默默的等待,雖然小鎮上有人讓她先回去休息,但是,對於一個護衛而言,主人都此刻狀況不明,而她卻什麼也幫不上,此刻唯有靜待。

經過不斷的搜刮,伊耶絲的空間布袋中東西多了許多,不過基本都是些沒啥用處的傢具,這讓他有些失望,沒想到那些人動作這麼快,好歹給他其他一些餐具什麼的啊,不然把這裡這麼高逼格餐桌拿出來放家裡使用的時候,餐具卻是那些地攤上的便宜貨,那也太掉份了!

不行!看來為了湊齊一套,他得使用一些非常規手段了!

「安娜!我有一個不太符合學院主旨的叛逆想法!」伊耶絲豁然回頭看著貝安娜,神色有些糾結,布袋中清一色的桌子椅子茶几,就是沒有餐具讓他很蛋疼!強迫症劇烈爆發!

「嗯?什麼想法?」貝安娜疑惑的看著他。

「我!要!去!打!劫!」伊耶絲一字一頓道,說這話之前,他有些猶豫,說這話的時候,他有些虧心,說完之後,突然覺得自己的決定很好!反正這裡是無法之地嘛!到時候出去死不承認,能奈我何!

「啊?」貝安娜驚異的看著她,那樣子看起來十分可愛,她不明白收取了這麼多不菲的東西,伊耶絲怎麼還會想到去打劫!

「不行,我不同意!」一旁,法蓮娜高聲喊道,作為一名聖光騎士,維護世界和平!保護弱小!懲奸除惡才是她的職責!是完全不贊同這種事情的!而且她作為團隊的一員,豈不是說她也要去打劫!這不可能!絕對不行!

「反對沒用!」伊耶絲直接駁回!

「為什麼沒用!我也是小隊的一員!理應有發言權!你這是獨裁!」法蓮娜大聲抗議。

聽她這麼說,伊耶絲覺得也有道理,畢竟已經承認她是小隊一員了,她的意見也要聽,「那行!你說的有道理,那麼就採取最為公平的方式!小隊成員投票!少數服從多數!而且我先聲明一點,投票的結果是神聖的!無論是誰都必須遵守!」

「好!」法蓮娜同意,她相信貝安娜肯定是個善良溫柔的姑娘,一定不會同意伊耶絲這個混蛋建議!

「很好」伊耶絲點頭,「那麼我們雙方開始發表拉票感言吧」

「還有這環節?不是直接投票嗎?」法蓮娜第一次聽說。

伊耶絲面不改色道:「那是自然,我們小隊的特色」

貝安娜「…」

她還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小隊里有這個特色…

「好吧」見他,這麼說,法蓮娜只好同意。

「那行,女士優先,你先吧」伊耶絲此時顯得很是紳士,然而他只是想看看這個耿直的女騎士準備怎麼說罷了。

「謝謝」法蓮娜感謝道,畢竟是他謙讓,還是要感謝一番的。

他們兩人的陳述對象自然是貝安娜,而貝安娜感到很無辜吶,這突然的她就變成了決定兩人抉擇的關鍵人物,無論她投票給誰似乎都不太好吶。

不過,兩人顯然無視了她,自顧自的開始了演講。

法蓮娜咳嗽一聲,站到貝安娜身前嚴肅道:「我作為一名聖騎士,堅決反對這種暴力犯罪的事情!這是錯誤的!這將會激發我們心中的惡意!可能會導致我們以後走上歧途,所以我堅決不同意打劫這種行為!」

伊耶絲在一旁聽的點頭,這蠢蠢的騎士這話說起來倒是蠻好。

貝安娜也不住點頭,她也覺得很對吶。

輪到伊耶絲出場了,對於剛才法蓮娜的表現他並不著急,要知道這個世界什麼最重要?人情!關係!以她和貝安娜多年的同學關係,同生共死的患難友誼!根本無需說什麼大道理!以感情拉攏她即可!為了全套傢具!上!

伊耶絲快步走到貝安娜身前,兩隻手一把搭道她的肩膀上,眼對眼,注視著她,「安娜」

「啊,干…幹嘛」貝安娜被他這樣注視,瞬間慌亂起來,低下頭,有些不知所措。

「你知道嗎?其實我有一種病。」伊耶絲低沉道。

「啊?真的嗎?要緊嗎?」貝安娜聽此,立馬驚了,急忙問道。

伊耶絲搖搖頭,「平時沒什麼問題,但是!一旦當我看到東西不完整時,心中就感到極度不舒服,感覺整個都要抓狂了,這叫做強!迫!症!而現在,我們收取的東西全部都是大型傢具,一點配套的小物品都沒有,這讓我現在渾身不舒服,快要忍耐不住了,所以你能幫幫我,一起去打個劫嗎?」

「…強迫症?」貝安娜表示自己完全沒聽說這東西,但是看伊耶絲的樣子,她又不由的相信,這該如何是好。

伊耶絲講完之後得意的看了法蓮娜一眼。

法蓮娜那是咬牙切齒,這完全是瞎編!亂講!貝安娜一定不會被他所欺騙!

「好了,現在我們兩人都已經講完了,開始投票吧,安娜就交給你了了」他們兩人自然是不投了,肯定各自投給自己的,就看貝安娜怎麼選擇了。

「這…」貝安娜一臉糾結的看著兩人,實在是不知道怎麼選擇,「那個,我棄權可以嗎?」

「不行!」兩人同時道。顯然此刻的勝負已經不僅僅是決定搶不搶劫了,已經上升到兩人的世紀對決的高度了!

「安娜!」伊耶絲輕輕喚了她一聲,眼神注視著她,似乎在向她傾訴著他們之前共同患難所留下的感情。

「安娜,不要支持他這種邪惡的想法」法蓮娜同樣喊道,她相信貝安娜這麼善良的姑娘一定會選擇抵制邪惡的!

貝安娜輕咬嘴唇,猶豫許多,最終下定了決心,她鼓起勇氣,走到法蓮娜的身前,看著她。

法蓮娜見她過來,立馬面露笑容,「我就知道,安娜你…」

然而… 「對不起,蓮娜」說完,貝安娜快步走到伊耶絲身邊,輕聲道:「我支持伊耶絲…」

「呃…」法蓮娜待在原地,彷彿整個人都受到了巨大的打擊一般,直愣愣的說不出話來。

「噢耶!」伊耶絲興奮的一揮手,大力的擁抱了一下貝安娜,「謝了!安娜,就知道你肯定會選擇我的!」

「嗯…能不能先鬆開」突如其來的擁抱是那麼令人猝不及防,貝安娜慌了,心跳瞬間突破天際。

「哦!不好意思,太高興了!」伊耶絲摸了摸頭笑道。

「沒事…」貝安娜低著頭,雙手揉搓著衣角,輕聲道。

「哈哈!法蓮娜騎士大人!不知道你之前說的還算不算數!」伊耶絲一臉得意的看著她,要知道之前被這傢伙扇的一巴掌他還記在心中,這下有機會自然是找回來啦!

「自然!算!數!」法蓮娜咬牙切齒道,不過一想到自己即將成為第一位前去打劫的聖騎士,她好想哭…

「可以!說話算數!不愧是一名聖騎士!」最後三個字伊耶絲特地加重了聲音,看著法蓮娜臉上晦暗不定的神色,真是舒服吶…

「那行,咱們出發,凡是那些手持這裡小型餐具或是其他我們沒有得到的物品的契約者通通搶!」伊耶絲手一揮,大步向前走吶!

法蓮娜一咬牙,也是快步跟上!

貝安娜此時心跳還有些快,臉龐感覺還有些燒,不過,見伊耶絲和法蓮娜兩人走了,便急忙跟上。

此時,整個空間內所有的傳送陣均已傳送完畢,各個小型區域內的戰鬥已然結束,大部分區域內的契約者們都只是負傷罷了,畢竟很少有人會用命去博一個人傳送機會。

然而,在極個別的幾個區域內,裡面狀況卻是慘不忍睹,裡面竟然無一活人,此時那裡依舊殘餘著許多黑色的神力,那不同於塔麗娜身上所給人的不適,它們給人的感覺是邪惡的,殘暴的。

與此同時,在建築群落的中央高塔周圍,越來越多的契約者們集中到了那裡,同樣,越來越多的人選擇了進入,畢竟無論從那個角度看,這裡面蘊含整個異空間內最珍貴的寶物。

並不是所有人面對危險都會退縮,在場的契約者們既然能夠突破眾多其他人,搶得名額,傳送至這裡,自然都不是那種膽小之輩。

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的人湧入高塔內,而分散建築群落其他地方的契約者也越來越少。

伊耶絲帶著貝安娜和一臉鬱悶的法蓮娜穿梭在各式建築之中,尋找著契約者的身影。

「怎麼回事?!一個人影都沒有!之前還經常碰到其他的契約者呢!人都死哪去了?劫財的呢?劫色的呢?」伊耶絲很是憤怒,他們已經走了快半小時了,卻一個人影都沒有,簡直稀奇!

貝安娜偷笑,「可能他們都去了中間那座高塔了吧」

確實也只有這個可能了。

這下,法蓮娜倒是鬆了一口氣,能不遇到最好,這樣一來便可以避免沾上那個第一個搶劫的聖騎士頭銜了。

「嗯?有動靜!」忽然,伊耶絲似乎聽到左邊不遠處的一棟建築內傳來聲響,立馬快步沖了過去。

當他們趕到那裡時,只見三個男子背上背著大包小包的包裹,顯然收穫頗豐。

伊耶絲看著他們頓時兩眼放光,更是盯著他們身後的包裹,十分興奮,大收穫啊!而且看樣子正是伊耶絲所缺少的小物件!

伊耶絲偏過頭道:「法蓮娜,該你上,去搶光他們!」

「啊?為什麼我去?不行,我不去!」法蓮娜立馬搖頭拒絕,她參與進來便已經是下了莫大的決心了,怎麼還能親自動手。

伊耶絲皺眉看著她,「你這麼快就忘記我們約定的第一條了?說好的要服從安排呢?」

法蓮娜抗議道:「這種事情你去不就好了,為什麼一定要我」

伊耶絲道:「法蓮娜騎士,你身為一個近戰的聖光騎士,應當以身作則,站在我們前方,率先進攻,這不是很正常嘛,難道要我和貝安娜兩人先上嗎?」

「這…」法蓮娜語塞,確實在一個團隊中,騎士一般都是沖在前面的,或當牽制,或當肉盾,總之便是給隊友提供足夠的餘地來施展神術。

伊耶絲看她還在猶豫頓時大聲道:「你到底是不是一一個騎士!?」

「我上就是了!」法蓮娜悲憤大喊一聲,反身朝那伙人衝過過去,伊耶絲隱隱的看見,她的眼中似乎有著淚光的閃爍。

這頓時讓伊耶絲心中不好受,他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做的太過了,不過看著法蓮娜已經衝出去的身影,想了想他也就算了,沒有阻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