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等很久了嗎?」

  • Home
  • Blog
  • 「等很久了嗎?」

蘇穆因為路上並沒有著急開車,所以也不知道軒軒是不是等了自己很長時間。

畢竟這次蘇穆從城堡到這御龍湖別墅區路上比平時還是多花了幾分鐘的。

「沒有,我也剛剛到。」

永遠都是那麼的善解人意,蔣欣軒並不想讓蘇穆覺得不好意思什麼的。

雖然蔣欣軒其實已經站在別墅區門口等了有十多分鐘了。

但是蔣欣軒並不想告訴蘇穆這些。

蔣欣軒覺得開車本來就沒有固定的時間,多一個紅綠燈少一個紅綠燈就會相差有幾分鐘了。

對於蘇穆這次晚了那麼幾分鐘,蔣欣軒完全是理解的。

蔣欣軒也從來都不覺得女生天生就是要讓男生等的。

對於蔣欣軒來說,男朋友親自來接自己就是非常高興的事情了。

女朋友等男朋友幾分鐘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難道非要等男生到了,自己再磨磨唧唧的出來,才能顯示出自己的重要性嗎?

「今天很漂亮。」

女朋友這麼精心的打扮了,蘇穆當然也是不會吝嗇於誇讚的。

「謝謝。」

蔣欣軒這麼用心的打扮當然是為了給蘇穆看的。

在自己心愛的人面前呈現出最美好的一面,也是蔣欣軒打扮的初衷。

現在被蘇穆當面誇讚,蔣欣軒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臉微微的紅了一下,好在有氣墊bb的遮掩,蔣欣軒覺得蘇穆應該看不出來自己臉紅的。

「蘇穆,待會我們去哪裡看煙花。」

蔣欣軒中午收到蘇穆的信息的時候,因為知道蘇穆和四眼在一起,也就沒有多問。

蔣欣軒並不知道今晚哪裡有什麼煙花晚會的。

所以對於蘇穆說的要帶自己去看煙花晚宴,蔣欣軒高興是高興。

但是對於目的地卻是一無所知。

就在蔣欣軒準備出門的時候,蔣欣軒的表姐白婉婷還問了蔣欣軒和蘇穆去哪裡約會。

蔣欣軒只能說蘇穆要帶自己去看煙花,對於具體的地址卻是一問三不知了。

現在已經坐在了蘇穆的車上,蔣欣軒當然是要問一下的。

蔣欣軒覺得華東市舉行煙花晚會,怎麼會一點消息也沒有傳出來呢?

「步行街啊,你難道不知道今晚步行街有煙花晚會的事情?」

蘇穆以為軒軒是知道這個消息的,所以中午發信息的時候也沒有多說什麼。

現在看來,是蘇穆判斷失誤了,軒軒根本就不知道這個消息啊。

「我不知道。」

搖搖頭,蔣欣軒老實的回答了蘇穆的問題。

蔣欣軒前天剛才黃通市回到華東市。

昨天又是忙著陪自己表姐挑婚紗,拍婚紗照的事情。

到了晚上還和蘇穆一起看了一場別開生面的電影。

別人看電影是放鬆休息的,蔣欣軒卻是累得一塌糊塗。

今天下午蔣欣軒又是陪著自己表姐出去逛了一個下午,直到晚飯時間才回家。

後來就是蔣欣軒打扮自己準備見蘇穆了。

可以說,蔣欣軒根本就不可能有時間知道關於煙花晚會的事情。

加上這兩天蔣欣軒接觸的人就是白婉婷和艾倫了。

連蔣欣軒都不知道的事情,對於華東市來說就是兩個外來人的白婉婷和艾倫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因此,也是不可能有人告訴蔣欣軒關於煙花晚會的事情。

「不知道也沒關係,系好安全帶,準備出發。」

軒軒知不知道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蘇穆知道不就行了?

是蘇穆帶女朋友看煙花晚會,蔣欣軒只要跟著蘇穆就行了。

其他的都不是問題。

「好。」

有蘇穆帶著自己,蔣欣軒覺得自己也不需要多問了。

對於蘇穆,蔣欣軒是全身心的依賴的。

大事都是如此,更不要說看煙花這種小事了。

對於蔣欣軒來說,遵循一個原則就可以了:聽蘇穆的沒錯。

「轟……」

看到女朋友已經系好了安全帶,蘇穆也不再耽誤時間。

一腳油門下去,黑色法拉利直接朝著遠處沖了出去。

「姑姑,我沒有說錯吧,蘇穆真的是一個大帥哥呢。」

隨著黑色法拉利的駛離,從御龍湖別墅區的大門內側走出來兩個人。

在路燈的照射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走出來的兩人一個是白婉婷,另外一個就是蔣欣軒的媽媽白明雲了。

原來,因為蘇穆之前一直沒有公布過真正的身份。

更不要說公開在華東市上層社會露面了。

等到蘇穆真正露面的時候,也就是蘇氏集團的慶功晚宴上。

白明雲因為白婉婷的事情又去了黃通市。

錯失了親眼看到蘇穆的機會。

本來這也不是什麼大事。

對於白明雲來說,就算蘇穆是蘇氏集團蘇銳志的獨子,和自己也是沒有多大的關係的。

白明雲還不至於對蘇穆好奇到偷看的地步。

問題就是,現在蘇穆的身份可不止是蘇氏集團的小少爺了。

現在蘇穆還有一個對於白明雲來說更很重要的身份。

那就是蘇穆現在是白明雲女兒,蔣欣軒的男朋友。

自己女兒第一次談戀愛,而且看樣子小兩口的進展也是突飛猛進的。

白明雲怎麼可能不對蘇穆好奇呢。

通過白婉婷,白明雲知道今晚軒軒和蘇穆有約會。

因為軒軒下午沒有直接答應自己的媽媽會帶蘇穆回家給兩位長輩看看。

白明雲沒有忍住,才會讓白婉婷帶著自己跟在軒軒的後面走出了自家別墅。

不過白明雲知道自己不適合這個時候出面,只是站在了別墅區的大門裡面。

因為有圍牆的掩護,蔣欣軒都不知道自己的媽媽和表姐就在一牆之隔的地方看著自己和蘇穆。

「蘇穆又沒有下車,我都沒有看清楚。」

有些抱怨的說著。

白明雲本來是想看看自己女兒的男朋友到底長什麼樣的。

因為自己的老公和侄女,還有那個艾倫都把蘇穆誇的天上有,地上無的。

白明雲還真的想看看蘇穆到底是不是長了三頭六臂呢,怎麼能一下子就把所有人的心都給收服了呢?

可惜,老天爺不幫忙,白明雲還是沒有能如願。

因為人家蘇穆壓根就沒有下車,透過車窗玻璃,白明雲能看清楚蘇穆到底長什麼樣才怪呢。

「姑姑,我就說你太心急了吧。」

「過幾天我的婚紗照就可以出來了,當時蘇穆也一起拍了幾張照片的。」

「我說過幾天一拿到婚紗照的光碟就給你看,你還非要今晚就偷偷跟出來看。」

「現在什麼都沒有看到吧?」

白婉婷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還沒有顯懷,根本就不可能有胎動什麼的。

但是白婉婷就覺得自己的寶寶已經和自己有了心靈感應。

時不時的,白婉婷就會摸摸肚子和自己的包包在心裡溝通一下。

白婉婷覺得自己的姑姑一直是一個非常穩重的人,怎麼今天的表現卻這麼沉不住氣呢?

還一路跟出來偷看?

如果白婉婷不是親生經歷,白婉婷是怎麼都不可能相信自己的姑姑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的。

「還不是你們都把蘇穆誇上天了,我好奇嘛。」

自己難得任性一回還被自己的侄女「嘲笑」了,白明雲不滿地瞪了白婉婷一眼。

難道只允許年輕人都衝動是的時候,中年人就一定要端著架子做事了?

白明雲現在就是對蘇穆好奇的很,想著今晚有機會「見一見」自己女兒的男朋友。

白明雲當然是等不到幾天之後白婉婷那照片給自己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