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算了,咱們也別這兄那兄的稱呼了,聽著怪彆扭的,以後直接叫名字就行。」蕭寒擺了擺手,隨即道:「林動,為何剛來大千世界便被三名上位地至尊追殺,可是遇到什麼事了?我記得跟你同來大千世界的還有兩位女子,她們人呢?」

  • Home
  • Blog
  • 「算了,咱們也別這兄那兄的稱呼了,聽著怪彆扭的,以後直接叫名字就行。」蕭寒擺了擺手,隨即道:「林動,為何剛來大千世界便被三名上位地至尊追殺,可是遇到什麼事了?我記得跟你同來大千世界的還有兩位女子,她們人呢?」

聞言,林動目光一暗,輕嘆了一聲,道:「此事說來話長,一言難盡。」

「不急,咱們有時間,看這天色八成今日是進不了城了,不如今夜在這山野間架火烤肉,把酒而談?」蕭炎笑著說道,當日在位面通道中相見,便覺與這林動頗為投機,今日再見,自然得把酒暢談一番。

蕭寒笑道:「正有此意。」 這一路返回,在蛟龍體內世界中穿行,兩人都十分沉默,一句話也沒有多說。

或許兩人是有些尷尬,也有些鬥氣的成分在裡面。

兩人走到了這條蛟龍的龍首,羅征看著緊閉的蛟龍嘴巴,幾根碩大的龍牙交錯在一起,在龍牙上甚至還銘刻了不少符文,想必是血魔大帝在製作這條蛟龍傀儡的時候,對龍牙進行了改造。

可是這龍牙緊閉之下,他們如何出去?

就算出去了,外面那深淵上方的浮石,恐怕已經被毀掉了大半,他們又不會飛,恐怕也很難沿著深淵爬上去。

羅征正在思考出去的問題,結果小蝶冷哼一聲,手持晶石鑰匙朝著她旁邊的牆壁猛然一刺,這牆壁應該算是這蛟龍的口腔後部,不過也被改造了,上面銘刻著許多道獨特的紋路。

小蝶就是順著那些紋路將那段狹長的晶石給刺了進去。

刺進去的瞬間,羅征就感覺腳下一陣顫抖,隨後就聽到鎖鏈在外面剮蹭的聲音,他感覺自己在不斷地上升,小蝶竟然在操控這條蛟龍傀儡!

羅徵用詫異的目光盯著小蝶,小蝶則冷笑道:「這蛟龍傀儡乃是這血魔大帝的護宗聖獸,用這把鑰匙能夠操控它很正常。」

隨著那些鎖鏈不斷地刮擦著這深淵兩邊的牆壁,當這蛟龍傀儡衝破到頂點的時候,又是一道劇烈的震動,同時傳來一道道鎖鏈被拉斷的聲音,顯然是小蝶操縱著蛟龍傀儡,直接扯斷了束縛在蛟龍身體上的鎖鏈。

在這條試煉者之路的上空,驟然就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蛟龍……

早前已經通過了「死之路」的卓不凡,華天命等一行人,現在是一騎絕乘,來到了所有人的追前面,通過死之路后,他們直接進入試煉者之路的第四階段,「驚魂冰原」,並且發現了「驚魂冰原」上的一個隱藏獎勵。

幾個人的收穫都特別大,特別是華天命竟然得到了一把上品仙器的獎勵。便是連卓不凡都沒有拿到如此高的獎勵,只能說華天命的氣運比卓不凡還要強大。

就在他們剛剛拿到隱藏獎勵,準備繼續前進的時候,驟然看到了天空中出現那條龐大的蛟龍……@^^$

幾個人頓時嚇了一跳,互相之間都流露出驚駭的表情。

為什麼天空上會出現一條蛟龍?難道是深淵中的那條蛟龍?它不是吞掉了那位雲殿弟子和羅征嗎?為何又會衝上天空……

滿肚子的疑惑都無法解開。

看著那條空中翱翔的蛟龍,卓不凡冷笑一聲,「不管它,我們繼續前進,通過『死之路』后,我們第四階段的試煉者之路與其他人也不同,下面可能會有更大的獎勵!」

而焚天火海之上,眾多武者已經邁向了生之路,雖說這生之路中間斷掉了上百根石墩,不過在制定出周密的計劃之後,眾人還是有驚無險的通過,只有一位武者因為不慎被岩漿燒傷。!$*!

就當眾人剛剛通過生之路,此刻這些武者同樣也看見了天空中那條蛟龍。

「天哪,好大一條巨龍!」

「試煉者之路中為什麼會存在這麼大一條龍?這條龍的目的是什麼……」

眾多武者看著那條龐大的蛟龍,都感覺一陣心驚肉跳,好在那蛟龍不斷地遠去,並沒有朝他們飛過來,否則恐怕帶來的是滅頂之災。

試煉者之路之外,費晗等人察覺到眾多弟子的目光,連忙也是調整了信圭的角度,望向了天空。

在信圭之上,赫然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蛟龍。

「這是蛟龍,而且是至少活了五萬年以上的成年大蛟!」看到這條巨大的蛟龍,費晗的臉色也是大驚,費晗能夠看出這條蛟龍的年份,卻是看不出這蛟龍其實已經死去,這不過是一具蛟龍傀儡罷了。

「五萬年的成年大蛟,為何會出現在試煉者之路上?」其他幾位宗主眉頭也皺了起來。

這種東西,就算是他們都無法抗衡,別說試煉者之路中的那些弟子了,只要這蛟龍願意,頃刻之間就能將所有的弟子都覆滅。

這些宗主以及費晗大概還是清楚這試煉者之路的來歷,無論是他們所在的這遺迹,還是這條試煉者之路都是一個六品宗門的遺留之物,既然是遺留之物,那麼總會存在什麼禁制,甚至於護宗聖獸。

若是某位弟子無意之中啟動了這個禁制,釋放出守護聖獸的話,在這試煉者之路中的弟子們的下場可想而知!

甚至於這護宗聖獸有可能衝出試煉者之路,攻擊他們幾人,所以連同他們都會有危險。

「還好,這條成年大蛟似乎離開了……」看到那條蛟龍消失,幾位宗主和費晗長老才略微放心。

小蝶不斷地操控著這具蛟龍傀儡改變著方向,她甚至從她的手環中取出了一座信圭,通過這信圭能夠觀察到外面的景色,此刻他們正翱翔在廣闊無垠的焚天火海之上。

「你在找什麼?」羅征好奇的問道。

小蝶恨恨的盯了羅征一眼,沒有說話,心中的怨念還是很深的,她這一世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偏偏還拿他無可奈何!

她專心的操控著這條蛟龍傀儡,不斷地搜索在焚天火海的上空搜索著,搜索的非常仔細。

「有了!」小蝶看到火海之中有一座孤零零的小島,這座小島上沒有任何通路,是一座孤島。

而且這孤島之外,還有一道巨大的血色結界,將整座小島都籠罩在其中。

「下去,」隨即小蝶就操縱著蛟龍一頭鑽了下去,當蛟龍沖向那血色結界的時候,這結界上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洞,蛟龍便順著這空洞鑽了進去。

這小島之上還有不少建築,門口更是擁有一座巨大的廣場,在廣場的中央豎立著一根巨大的黑色柱子。

羅征正疑惑為何要在廣場上豎立這樣一根柱子的時候,小蝶就操縱著巨大的蛟龍朝著那黑色的柱子盤上去,一圈一圈盤繞上下,最終蛟龍的龍頭匍匐在了地上,龍嘴則豁然張開。

走出龍嘴的羅征,抬頭看了看這黑色柱子,這才明白這是一根盤龍柱,巨大的蛟龍身軀不可能隨隨便便趴在地上,否則也太佔位置了,修建這根柱子就能讓蛟龍盤在上面,既不佔空間,又還挺方面的,這血魔大帝還挺會想。

這巨大的廣場上面,是一座大殿,大殿上的牌匾上赫然寫著「血魔殿」三個大字,看樣子這裡就是血魔大帝曾經的故居。

小蝶並沒有直接選擇進入血魔大帝的故居,而是徑自走向廣場中央的一座石台,長長的冰鳳翎毛一直在地上拖拽著,羅征則緊緊跟在她身後。

在這座小小的石台上,竟然是一塊兩尺見方的晶石,散發著淡淡的光輝,不過這晶石唯獨缺少了中間那一片。

小蝶打量了一圈周圍,瞪了一眼羅征,隨即說道:「你最好靠石台近一點。」

「為何?」羅征靠近那座石台。

小蝶不回答羅征的問題,而是直接將那那根晶石鑰匙安放在石台的凹槽之中。

當晶石安放的瞬間,地面驟然開始震動起來,彷彿發地震一般,整個廣場都震動個不停。

「轟隆隆……」

在這震動的過程中,羅征看到廣場的地面上出現一道道的光斑,這些光斑並不是太陽造成的,事實上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太陽。地面上的光斑應該是某種特殊的符文。

這些符文有大有小,有些符文彷彿一朵巨大的花瓣,有的符文則如同旋轉的齒輪,形狀大小盡不相同。

唯一相同的一點,就是這些符文都開始順著一個方向不斷地轉動著,當這些符文轉動到一定的速度,自這符文的中心就有一條又細又長的光芒朝著四面八方飛射而去!

這些細長的光線拉出一道道弧度,彷彿要把整個試煉者之路都連接起來,而羅征不清楚的是,這其中有一條線就是投向焚天火海中的那個隱藏試煉關!

當那條光線投向隱藏試煉關的時候,趙小花正躺在第二層的石台上,渾身上下都是焦糊一片,如果不仔細分辨,很難想象這是一個人。

這山谷之中,其他的雲殿弟子都已經離開了,趙小花是最後一個上去的,他要有一個萬全的準備,所以才拖到現在。

和羅征與百里紅楓一樣,他取走了第一層的紅色寶箱,當然也耗費了大量的真元和體力,所以趙小花選擇了取巧,反正這隱藏試煉關沒有限定通過的時間,於是他選擇在這裡打坐,先將自身的體力和狀體狀態調養到最佳!

耗費了大量的時間后,趙小花回復完畢,滿懷自信的爬上了第二層,那個先天三重的小子都能夠拿到銀色寶箱,他作為雲殿中頂尖弟子,連第二層的藍色寶箱都拿不到,簡直就是貽笑大方了!

所以面對第二層山洞中噴射的火舌和火球,他幾乎是咬著牙齒,硬生生的熬過去的!

當他熬過第二層的考驗后,趙小花也已經是精疲力盡,身上也受到了嚴重的灼傷,支撐著他前進的完全是那藍色寶箱中的誘惑。

只要拿到那九頭蛇的血魄,獲得強大的氣血之力,他的身體就能夠在短時間內痊癒,恢復!

不過他傷勢很重,在這石台上爬行的速度太慢,即使只有不到一丈的距離,卻彷彿在天邊一般艱難。

「難又如何?為了這九頭蛇血魄,值了!」他咬著牙齒匍匐前進。

花費了偌大的力氣,他終於爬到了那藍色寶箱跟前,正準備伸手去打開寶箱,驟然一條光線射下來,將那藍色寶箱籠罩起來。

隨後就看到那藍色寶箱一陣盤旋,就順著那條明亮的光線飛升起來……

「飛,飛了……」趙小花那張被熏黑的臉,盯著飛走的藍色寶箱整個人都愣住了。 趙小花如何能夠想到,自己耗費了如此大的力氣,終於爬到這藍色寶箱跟前最終卻不翼而飛?

事實上飛走的並非那一個箱子,所有的箱子在同一時間全部順著那條光線飛走,即使是最高層的那兩個金色寶箱和黑色寶箱同樣也是如此。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趙小花滿臉苦楚,此刻他便是連罵娘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種事情並非只是發生在這個山谷。

在試煉者之路的第四階段「驚魂冰原」之上,卓不凡親手刺殺了三隻冰魔雪人,踩在這三隻病魔學人的身上,他終於爬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為了擊殺這三隻冰魔雪人,他不僅施展了他最強的絕學,甚至動用了父親賜予他的三道護身符,這三道護身符的價值不用多說,曾經他面臨生死危機的時刻都未曾動用過,可是今天卻義無反顧的扔了出去。

卓不凡也算是無奈之舉,這一處絕地的獎勵十分豐厚,擊殺這三隻冰魔雪人後得到的獎勵應該會大大的超出他的想象。

當他攀登上這冰磚砌成的台階后,入眼的是一汪散發著騰騰熱氣的血池!

「這一汪血池……」他抬頭看著旁邊的牆壁上,用龍飛鳳舞的大字書寫著幾個字,「蛟龍血池」。

蛟龍之血!

雖說與真正的真龍之血相差甚遠,可是浸泡之後對自己的肉身恐怕能產生難以想象的好處。

就算花掉了那三道護身符,也絕對是值了!

卓不凡心花怒放,快步走向那座血池,但是他還沒能夠靠近,一道光芒驟然打下來籠罩了那座血池,隨後血池就順著那光芒飛去……

「嗯?怎麼飛了?」卓不凡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面對驟然產生的異變,他快不上去手中的長槍點地,整個人就要追上那血池,可是當他觸碰到那一束光芒,隨後就被狠狠地彈開,整個人從冰磚砌成的台階上直接滾落下去。

「不凡哥!你怎麼了?」金巧凝臉色大變,連忙沖了上去,將卓不凡攙扶起來。

驚魂冰原上的這個考驗,他們一行五人只有卓不凡一個人趕上去,那三隻冰魔雪人實在太強,即使是卓不凡也是絕招盡出,幾乎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才得以通過,眼看就要成功了,沒想到最後一刻那血池竟然飛走了!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卓不凡一把掙開金巧凝的攙扶,盯著飛走的血池不甘心的怒吼道。

華天命,裴天耀以及百里紅楓三人望著天空,臉上都流露出奇怪之色,天空之中的光線並不只有這一條,在天空中足足有七八條光線彼此交錯,試煉者之路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整個試煉者之路中的隱藏試煉關都在發生這種事情,除了死之路以及焚天火海之外,生之路,甚至於入口處的那些密密麻麻的岔路之中也有光線打了進去。

如此大的動靜,費晗長老這群人不可能不知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試煉者之路中有如此異動?」費晗長老臉色震驚的說道,「這件事情,我要直接稟報給殿主!」

重生之逆天毒妃 石驚天望著天空中那些光線,搖搖頭:「試煉者之路雖然是一個破碎的空間,但是這空間真的想要完全毀滅,至少需要幾十萬年甚至於百萬年的演化,所以現在應該還是相當穩定的階段,可是為何會出現如此龐大的異動?難道是跟那條成年大蛟有關係?」

「稟告給殿主也沒用,殿主一直閉關不出,根本就是連人都見不到,」祥雲宗的宗主說道。

「可是進入試煉者之路的弟子怎麼辦?萬一這異動要了他們的性命,這可是我們雲殿最大的損失!」龍婆婆急道。

帝女策:鳳卧江山 雲殿每三年通過試煉者之路篩選一次,通過試煉者之路考核的弟子就能夠進入雲殿,成為精英弟子,由雲殿接手加以培養,倘若這一屆的精英弟子全軍覆滅,對於雲殿也是一個不小的損失。

「現在也只能靜觀其變了,希望這不是什麼大凶之兆!」費晗臉色鐵青,通過信圭望著天空中橫七豎八的光線。

站在廣場之上的羅征,這才明白為何小蝶讓他靠著石台近一點了。

他也明白為何廣場之上會出現一個有一個的光斑!正是這些光斑直接將原本分散在試煉者之路上的寶物,寶箱,通過光線全部吸引過來!

「哐,哐……」

數個寶箱重重的砸在了廣場之上。

「這些寶箱!」羅征瞪大了眼睛,這十幾個紅色寶箱赫然便是隱藏試煉關中的寶箱!每拿到一個紅色寶箱都要付出相當大的代價,沒想到現在就這樣隨意扔在了這裡。

「哐,哐……」

羅征還未震驚完畢,又是六七個藍色寶箱,然後是三個銀色寶箱,然後是兩個金色寶箱,還有那個黑色寶箱。

看到如此多的寶箱,羅征一直保持著張大嘴巴,十分震驚的表情,一路維持這個表情,已經讓他的臉有些僵硬而麻木……

羅征僅僅只是獲得一個銀色寶箱,就從裡面獲得了《萬煞生死輪》這等血魔大帝的聖階功法,這金色寶箱,還有黑色寶箱之中所裝的到底是什麼?

其中的誘惑不可謂不大!

「你拿到過其中的箱子?」小蝶看著羅征死死的盯著那些寶箱,忽然問道。

羅征點了點頭。

小蝶再一掃過那些箱子,發現銀色寶箱少了一個,竟然只有三個了,她眉頭一皺,「你拿到了三個寶箱?銀色寶箱是你拿的?」

在那隱藏試煉關的山谷之中一共有五個銀色寶箱,之前已經被人取走了一個,現在卻只有三個了,這銀色寶箱顯然又被人取走了,所以小蝶才有此一問。

看到羅征點頭,小蝶臉上流露出驚詫之色,這銀色寶箱有多難拿,小蝶本身是很清楚了。

雖說憑藉她的實力也能夠拿到,但是她僅僅只是嘗試過一次,後來她在機緣之下明白了試煉者之路的真相,就沒有再去焚天火海的隱藏關浪費時間。

畢竟就算她再厲害也無法將這些寶箱一次性全部拿完,還不如實施這個大計劃,直接開啟血魔大帝的傳承,將試煉者之路上的寶物一次性全部取到手!

要拿,就拿走全部,拿走最好的!

羅征剛剛想走過去,反正這些寶箱之中註定有他的一半,至少現在打開一個看看,沒想到剛剛邁出兩步,小蝶就將他猛然一扯,又拉了回來。

隨即天空之中就有一個圓形的東西猛然砸落下來,發出哐當一聲巨響,甚至將這廣場鋪地的大青磚都砸裂開來。

從天而降的便是那座血池!

雖說經過劇烈的震蕩,血池狠狠的砸下來,但其中的蛟龍血液卻無比粘稠,即便是濺射出來的血珠,最終還是穩穩的又跳回血池之中。

「這……這是什麼玩意!」

羅征雖然不清楚這血池到底是啥,但僅僅從這血液之中散發出來的氣息,也能讓羅征感覺出其中的不凡。

「蛟龍血而已,一會兒讓你浸泡,你不要四處走動了,等那些寶物掉落的差不多了再去!」小蝶不滿的說道,她心中有一種矛盾感覺,明明很討厭這個傢伙,剛剛為何要救下他?

讓他被這血池砸死多好?反正只要不是被自己所殺就是了,對自己的武道之心沒有任何影響!

不過,他這份天賦,也算是值得培養吧,倘若真的被血池砸死了,對雲殿也是一種無形的損失……

小蝶如此這般,為自己找了一個適當的借口。

「嘭!」

就在這時候,天空之中又有東西落了下來,那是一株果樹,在這古樹之上結了十顆果實,每一顆果實的大小,色澤,各不相同。

當小蝶看到這一株果樹,臉上也流露出驚喜的表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