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簌簌……」不一會,古劍徹底變成粉末從指尖滑落。

  • Home
  • Blog
  • 「簌簌……」不一會,古劍徹底變成粉末從指尖滑落。

做完這些后,林浩精神力掃向自己的身體,確認沒有任何改變之後,一股無名的怒火填滿胸膛,指著自己的右手心吼道:「該死的,你花我的!吃我的!總得給我留點吧?」

似乎感受到林浩無邊的憤怒,他右手心消失不見的紋絡竟又重新出現,行成一個箭頭指向桌子的包袱。

「咦?有戲!」林浩大喜,連忙順著箭頭的方向拿起一顆乾枯的靈草,握在右手心。

「嗡嗡!」

吸力再現,這一次,那乾枯的靈草幾乎是剎那間便被吸收乾淨,化為粉末消散。

林浩再次抬起右手看了半天,嘴角抽搐道,「這就完了?我的……」

可他話沒說完,就看到右手心,突然出現一行省略號,林浩張口就罵,「好啊你,耍我?我,我打死你!」林浩暴怒中,左手握掌成拳轟向自己的右手心。

「哎幺,疼。」

林浩慘叫一聲跌倒在床上,就在他倒下去的那一刻,異變突生!

他雙目立刻瞪得滾圓,就在剛才他感受到一股極強的熱流,化作驚人的藥力從右手心向全身瀰漫。

來不及多想,林浩連忙按照《養氣訣》的姿勢盤坐起來。

這股藥力極強,幾乎是上次林浩吞服聚靈丹的十倍有餘!

「熱,好熱啊!」

林浩的臉龐也是通紅一片,濃郁的白煙從頭頂升起,他的身體也變得滾燙無比。

若是此時林浩的神魂僅僅是普通人的話,定是不能控制體內如此狂暴的藥力,但其神魂異於常人,此刻他太陽穴處青筋鼓起,竭盡全力才堪堪控制住這股藥力。

「要快,必須將藥力帶入骨髓,壯大骨髓內的元力,才能使元力凝聚形成元力漩渦邁入煉體七重!」林浩心思急轉,艱難的控制著藥力轟向自己的骨髓。

按照《養氣訣》的描述,若是要邁入煉體七重,需要不斷壯大骨髓內的元力,然後壓縮元力形成一個元力漩渦,就能夠踏入煉體第七重。

若是能夠使這元力漩渦突破骨骼的限制,進入體內經脈,就能夠踏入煉體第八重,若是到了那個時候他便能夠汲取天地元力猝煉身軀,使身軀達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砰砰!」

隨著恐怖藥力的注入,骨髓深處傳來了震動之感,並且越來越強烈,到得最後,竟連林浩的身體也出現了細微的震動。

「這太不可思議了……」

察覺到骨髓內瘋狂增長的元力,林浩心中狂喜。

但隨著時間流逝,體內的熾熱終究逐漸散去,藥力也隨之減弱,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的林浩緩緩睜開了明亮異常的雙眸。

「謝謝了。」林浩撫摸著右手心那嵌入血肉的符文,他舔了舔嘴唇,看向桌子上另外倆顆靈草,大笑道,「好寶貝,我們再來。」

話落,一顆靈草猛然握在掌心。

吸力再現,又是一股絕強的藥力從右手心瀰漫全身,有了一次的經驗,林浩沒有如同第一次一般驚慌失措,僅僅只是身體細微的顫抖幾下,便是能夠將體內的藥力盡皆控制。

林浩還細心的發現,經過上一次的控制,他的神魂強度再次有了提高,這個發現令他驚喜莫名。

「呼。」片刻之後,林浩睜開越發明亮的雙目,激動道,「還差一點,差一點就能形成元力漩渦了,到那時體內的元力將更加雄厚!」

再來!

林浩將最後一刻「靈草」抓在手心,決定一搏!

「咦?這是怎麼回事?」突然間林浩右手抓著靈草呆在當場,因為這一次無論他心中如何呼喚,那股吸力再也沒有出現。

「老夥計,你怎麼了,累了?罷工?」林浩說完,看向右手心,只見右手心處一道道符文逐漸顯化而出,逐漸形成幾個模糊的文字。

林浩凝神看去,仔細辨認之後,最後確認那幾個字是,「性,葯,余,殘,化,煉。」

「性葯余殘化煉?」林浩眉頭皺起,「這是何意。」

「對了,煉化殘餘藥力!」林浩一個機靈頓時其中的意思,「原來神秘符文煉化靈草形成的藥力,我並沒有完全煉化吸收,一味的吞服會對身體造成損害,所以……」

林浩雙目放光,看向右手心的符文,激動道:「好寶貝,真是好寶貝啊。」

接下來的日子,林浩便深入簡出,除了必要的進食之外,都在屋內閉關,終於在半個月之後,完全煉化了體內殘餘的藥力。

與此同時,他每晚他都會觀想星雲圖,使他的神魂以極快的速度增強著,等待著蛻變的那一天。

現在林浩骨髓內的元力濃郁的幾乎化不開來,心念一動,便如同沸水般滾滾湧出,只是那元力漩渦卻始終並未形成,但這並不是因為林浩不夠努力,或者是元力不夠,而是他刻意壓制的結果。

就在幾天前,林浩想要煉化最後一顆靈藥的時候,就被神秘符文阻止了,按照它的意思,需要壓制體內形成元力漩渦的時間,繼續積累元力,從而形成更加強大的漩渦,為以後「突破丹田屏障,開闢丹田」做準備。

林浩略一沉吟便接受了神秘符文的意見,一連數月在自己的院落內閉關修鍊。白天修鍊演武閣中的各種武技,晚上則是吐納練氣觀想星雲圖,生活很是充實。

這種緊湊而充實的生活也是他所喜歡的,這幾個月以來,最令他欣慰的是他感覺到了自己的神魂有了明顯的增強,隱隱有些突破的感覺,只是神魂突破之後會是什麼樣子,他不知道,卻異常期待。

今日,林浩吃過早飯之後,照常盤膝而坐進入了修鍊狀態。

「浩哥哥!!」

突然,聽門外傳來一陣悅耳的聲音。

「不是讓她們莫要打擾嗎?」林浩眉頭微皺,可當其辨認出那聲音的主人時,嘴角不由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浩哥哥,你不理瑤兒了嗎?」此時,林雪瑤站在林浩面前,嘟著小嘴滿臉的幽怨的說道,「瑤兒前些日子,聽說浩哥哥修出元力,本想來恭喜你的,卻聽那些侍女們說你在閉關,瑤兒很是乖巧沒有打擾浩哥哥,不料今日又在閉關,哼,哼。」

林浩上下打量著許久未見的雪瑤,感嘆道,「可真是女大十八變啊。」

林雪瑤今日身著碧綠霓裳,腰間纏著雪白的絲帶,將她那精巧細緻的身材凸顯的淋漓盡致,墨一般的秀髮披在雙肩,隱約可以看到那頭髮之下如玉的肌膚,讓人看去,忍不住有咬一口的衝動。

林浩用力晃了下腦袋,笑道,「瑤兒越來越漂亮了,以後不知哪家的公子會娶到瑤兒,當真是三生修來的福氣。」

「撲哧!」

林雪瑤聞言,玉手掩面忍不住輕笑起來,她笑的那樣甜美,又讓林浩一陣恍惚,「浩哥哥莫要來取笑瑤兒,你怎麼成天在屋子裡悶著啊,也不嫌無聊啊。」

看到林雪瑤天真無邪的模樣,林浩搖了搖頭笑道,「演武大典將至,我也想拿個好成績,這不是笨鳥先飛么?」

「咯咯,浩哥哥才不是笨鳥呢?」林雪瑤被林浩的逗得開心一笑,眼睛眯成一條縫,「浩哥哥可是一隻聰明的小鳥呢。」

「大賽將至,六叔不是應該把你關在家裡苦練的嗎,今日怎麼有空來我這裡的?」林浩問道。

林雪瑤吐了下可愛的舌頭,說道:「前些日子瑤兒突破到煉體五重巔峰了后,便陷入了瓶頸。父親讓我前往五陰洞尋找突破的契機。可是那個地方陰森森的,瑤兒可不想一個人去,浩哥哥陪我去好不好。」

林雪瑤說完,手臂極為熟練的纏向林浩的胳膊,晃蕩著。

「五陰洞?那不是家族懲罰家族子弟的地方嗎?」林浩疑惑道,「怎麼會讓你去那裡去尋找突破的契機?」

「浩哥哥真笨,家族怎麼會為了懲罰家族子弟,費那麼大力氣經營五陰洞呢。」林雪瑤白了林浩一眼,繼續說道,「這五陰洞乃是陰煞匯聚之地,據說這天地間,特殊屬性的元力匯聚之地都極其珍貴,在裡面修鍊吐納,能夠使修者有機會感悟其屬性,從而觸摸道的真意呢。」

「哦?擁有元力屬性就這般難得嗎?」林浩想到自己的寒冰屬性,不由問道。

「當然,我們家族的數位前輩就是在五陰洞使得元力發生變異,渾身元力帶上了極為濃郁的陰煞之力,威能很是恐怖呢。」說到此處,林雪瑤都是忍不住打了個寒戰,露出害怕的神色。

「好,那我便陪瑤兒去看看,這五陰洞到底是何種存在。」林浩笑道,「我們走吧。」

……

五陰洞位於朱仙鎮外,青陽山的另一側。

林浩和林雪瑤大概走了盞茶時間,就來到五陰洞的入口。

巍峨的青陽山下,一個黑漆漆的洞口赫然出現在他們面前,而洞口倆旁早已熙熙攘攘,站滿了人,這裡大多數都是林家的旁系子弟或者賓客。

這演武大典不單林家的嫡系子弟參加,就是旁系子弟,乃至林家招募的賓客,都是可以參加的,大比將至,他們便齊齊來到此處,希望進去五陰洞有所突破。

「三少爺。」

「六小姐。」

在一片恭敬的聲音中,林雪瑤拉著林浩,徑直穿過熙攘的人群,向前面走去。

「聽說三少爺修出元力了,他身上的氣息好恐怖啊。」

「嗯,不知他們來這五陰洞是為什麼。」

「當然是抱佛腳啦,聽說林俊少爺都突破煉體第七重了!」

人群中悄然討論著林浩的事情,如今再也沒人敢說林傲山壞話的了,畢竟林浩的修鍊天賦如此絕佳,誰也不想得罪這種天才,可世上總有那麼幾個愣頭青的。

「站住!野丫頭,你要去做什麼。」

林浩和林雪瑤剛走到五陰洞口,忽然從身後傳來了,那熟悉而又囂張跋扈的聲音。

林浩轉身看去,嘴角露出了微笑,「原來是林安。」

「要你管?」 總裁老公不夠壞 林雪瑤嘟著小嘴躲到林浩身後,向林安調皮的吐了吐舌頭,「你個大壞蛋!」

「你,你……」林安敢要發怒,目光微移,突然看到林雪瑤身前那熟悉的人影,立刻一楞。

因為林浩極少在林家內走動,數年不見,林安剛開始竟沒有認出林浩來。

數年前那令他丟人和恐懼的畫面再次浮現在眼前,同時想到林浩修出元力的事情,更是讓林安不安,他臉色煞白忍不住後退數步,露出深深的畏懼之色。

「膽小鬼。林雪瑤見林安被林浩瞪了一眼就嚇得連連後退,頓時失去了興趣,連忙拉著林浩向五陰洞走去,「我們走吧,浩哥哥。」

「都滾開!」當林浩和林雪瑤倆人的身影消失不見之後,林安才反應過來,臉色立刻泛起紅暈,對著身旁的門客怒喝,「橫什麼橫,不就是修出元力嘛,等到了大比之時,定會被我哥哥打到跪地求饒的!還有那該死的野丫頭,不要讓我逮到你,不然有你好看。」

……

嗖嗖!

一陣陣寒冷的氣息漸漸從五陰洞深處散發出來,向體內鑽去,使得林雪瑤猛地打了個哆嗦,而林浩卻彷彿沒事人一樣,站在那裡有些驚喜的感受著周圍的天地能量,這裡的陰煞之氣居然和自己體內的寒冰元力有著驚人的契合,使他對這裡的環境極為適應。

「浩……浩哥哥。」林雪瑤抓緊林浩的手臂,顫音道,「我害怕,這裡好重的陰氣啊,據爹爹說這陰煞之地分為九品,死亡的生靈越多,陰煞之氣就越加濃郁。我們家族的五陰洞,傳說達到過五品陰煞的程度呢。」

「五品陰煞?」林浩驚訝道,這陰煞等級之說他也聽說過。

陰煞之地品質越高,對修鍊者裨益越大,若是能夠達到五品,其珍貴程度難以估量,至少不是小小的朱仙鎮能夠擁有的。

看到林浩眼中的疑惑,林雪瑤繼續說道,「那也只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現在這五陰洞恐怕三品都達不到了。」

林浩摸了摸下巴,目光閃動中帶著林雪瑤向五陰洞深處走去。四周的陰寒氣息隨著林浩他們的走進,越來越濃,最後甚至有種在水中漫步的感覺。

察覺到林雪瑤手臂的冰冷,林浩低頭看去,只見她玉琢的小臉上早已掛滿冰霜,臉色煞白,不知為何,她卻異常倔強地咬牙不肯說話。

「好倔的妮子。」林浩環顧四周,發現在遠處有人影晃動,不是傳來低喝之聲,看樣子是在錘鍊著什麼武技,「瑤兒,這五陰洞越往深處走,陰寒之氣越濃。你暫且在此地錘鍊下武技吧。」

「嗯。」林雪瑤用力點點頭,輕喝一聲舞起了掌法,這套掌法林浩在演武閣中看過,名叫《八卦連環掌》,講究的是意領身隨,輕如鴻毛,變如閃電,連環攻擊的意境,如今被林雪瑤使出來,竟帶上驚人的美感,力道卻是不夠。

林浩站在原地,感應著林雪瑤周圍的元力波動,仔細端詳起來。

一遍之後,他目中露出瞭然之色,倆遍之後,他眉頭輕輕皺起,三遍之後林浩眉頭一挑,腳步輕移,幾乎是剎那間來到林雪瑤面前,一掌打去。

林浩這一掌看似緩慢,卻快若閃電。

「喝!」

林雪瑤微驚,知道林浩是要磨練自己,於是儘力施為,手掌翻轉中迎向林浩的手掌。

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