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總決賽最後錄取四人。」

  • Home
  • Blog
  • 「總決賽最後錄取四人。」

「被錄取的人可以自由選擇拜入四大食神門下。」

「這屆招生的食神為洪七公、東方尚白、楚留香與琴帝叶音竹。」

「機緣難得啊!」

「若是拜入食神門下,不僅在烹飪一途上前途無量,而且其他方面的修鍊也會大大獲益。」

「八荒界域像這樣的機會極其難得。」

「所以,請夏洛奇兄弟一定鼎立相助。」

「若是犬子能拜入大神門下,我將感激不盡。」

「我從沒學過烹飪。」

「這次只是覺得有意思,報個名湊個熱鬧而已,段兄言重了。」

「感念段兄一片父愛。」

「我答應,若是有機會勝出,肯定不會放過的。」

夏洛奇只好如此回答了。 「二人組合一般來說比較少,因為很多參加食神比賽的人都心高氣傲,不願意跟別人合作。」

「若是部落大家族的子弟,參加食神比賽,一般都會經過家族內部選拔,脫穎而出的只有一兩個。」

「這種強烈的競爭關係,也導致他們的關係會十分不和睦。」

「在組合比賽中,有一方不全心全意配合,就可能會導致整個參賽作品失敗。」

「因此,二人組合參賽有很大討巧的地方,那就是報名的很少。」

「當然,逆向思維下,現在也開始有人專門針對這種狀況進行投機性的訓練。」

「在平時就注重二人組合的配合。」

「但,這只是剛剛開始的風潮。要知道烹飪技能更多依賴個人的天賦。」

「其中對於食材的色香味的鑒別以及烹飪的火候把握等人言言殊。」

「如此,怎麼能談得上配合呢?」

「年輕人本來就喜歡自我,誰願意與別人配合呢?」

「若是作品出來了,其中的優秀該算誰的呢?」

「這就是到目前為止,二人組合的食神參賽者十分少,每場最多不過十對。」

段世傑娓娓道來。

在他看來,若是有高人能帶自己的兒子衝擊一下,比段無憂自己闖要有把握的多。

段世傑屬於八荒界域的底層人士,家世也不顯赫,也沒有能力聘請高級廚師來訓練教導自己的兒子。

可自己的兒子偏又十分喜愛這件事情。

只好任由他自己摸索,從六歲開始到十六歲,已經在烹飪一途上浸染了十年了。

雖然天賦不夠,但基本功卻紮實。

烹飪技能對於普通人來說沒有什麼,可是真正的高手就不一樣了。

例如食材的選擇,一樣的白菜生長的地域不同,味道就不一樣。

有的水分多,有的水分少。

有的偏甜,有的中性,有的會發苦等等。

有的很容易煮熟,有的卻要多熬些火候。

因此,很多修鍊烹飪的高手,在修鍊第一步就是要熟悉食材。

從食材的產地到食材的特點等等都要精研。

總裁哥哥好可怕:老公,饒了我! 因此,大家族培養子弟時,都會讓孩子們親自去種菜,讓孩子們熟悉食材從種子到成熟的整個過程。

甚至,最嚴謹的家族還會讓孩子將食材成長的過程用記錄日誌的方式進行記錄。

比如,今天天陰,多雲,小雨,大雨,小雪,大雪等等。

還會將每天澆水施肥除草等等人工事項進行記錄,多少升水,多長時間間隔等等。

如此,陪伴食材成長的過程,這些孩子們就會對它們了如指掌。

比如雨水多的季節,食材的含糖量就會少。

日照時長的,食材的含糖量就會大。

這是了解與熟悉食材最基礎的訓練。

高層級的訓練就要帶孩子們去八荒界域的不同區域進行種植。

一般一個區域至少一年,有時還要多呆一些日子。

比如,八荒界域的極北地域,那裡的溫度低,日照時間短,食材的成長周期長。

所以,為了了解食材在不同產地的特性,就要親自體驗熟悉這些過程。

再高級的家族,有資源支撐的,會利用時空隧道,去不同的宇宙時空去探險。

在不同的時空與世界里,發現新的食材與培育新的品種。

去的地方多了,對於食材的特殊性與共性就會有非常清晰與深刻的認識。

甚至,有些大家族還會專門在自己的殖民星球上擁有種植園區。

很多特殊新穎的食材只有這個家族才能擁有。

比如三星夢魂草、七葉幻空花、海靈酥心藻、九轉寒星蓮……

當然,這些只是植物系極少的一部分。

食材的品類浩如煙海,但是植物系就有無數門類與子項目錄。

更別提動物系品類了。

八荒界域的大家族,比如南部瞻洲的火焰城主就擁有三個宇宙域系。

種植園多達幾千處,動物豢養區域更是多如牛毛。

還有北方玄冰山谷的風暴冰雪城城主,也擁有多個宇宙域系。

這些大家族的子弟接受的訓練和擁有的資源是平常人家所無法比擬的。

可是食神大賽卻從來不對這些大家族子弟開放。

因為,很多食神早已成為這些大家族聘請的頂級顧問。

自己的孩子無需比賽就已經是食神的入室弟子了。

很搞笑的是,為什麼有這麼多的大家族的子弟成為了這些偉大食神的弟子,這些食神還要舉辦食神大賽呢?

其中原因在於天分可遇不可求。

大家族的子弟儘管條件再好,可天分卻未必可人意。

那麼,食神們為了不使自己這一脈的技能與傳承斷根,只能將眼光放大。

儘可能的四處尋找老天平均隨意散布的天賦載體。

這就是食神們看中大賽的原因。

食神之間的競爭也十分激烈。

人可弘道,但道卻不能弘人。

在道法體統的爭奪上,站在高處的食神們自然看得更遠,那些都是關於氣運的事情了。

這些視野與其中的秘辛只有拜入師門后,每位食神才會逐漸教授。

段世傑與夏洛奇、楊過等人邊吃邊聊。

索性讓家丁將四人的行李取來,讓夏洛奇等人住在段府了。

下午,夏洛奇就與段無憂開始熟悉切磋烹飪技能了。

夏洛奇儘管什麼也沒學,可是他擁有的世界多稜鏡與二維世界投影技能卻是能夠獨特的處理食材。

強大的精神力也能控制火候。

夏洛奇需要的是烹飪的基礎知識。

這些對於段無憂來說,很全面,很具體。

段無憂缺少的是視野與火候程度及特色等方面的把握。

兩人一拍即合,大有如魚得水的知音感。

三段比賽,要一場一場的去拼。

夏洛奇看輕個人賽,專攻這二人組合了。

他發現,有了段無憂這個兩腳烹飪資料庫,食神大賽變得有意思多了。

下午五點左右,兩人從工作室里出來,段無憂臉上的興奮久久不能消散。

肥仔笑眯眼裡全是火花。

段無憂從來沒有想過,烹飪的關鍵是火候程度的掌握。

儘管食材上面自己沒有優勢,但很多參賽的選手在這方面都沒有優勢。

除了一些大家族裡旁支的子弟,多少有一些資源優勢。

但這些優勢並不能支撐決定性的勝利。

倒是這火候與程度把握太精妙了,完全可以決定作品獲勝率。

段無憂現在看向夏洛奇的眼光簡直充滿了崇拜,就差要瘋狂熱烈的愛上夏洛奇了。

夏洛奇有時冷不丁捕捉到段無憂那深情而專註的眼神,渾身起了一陣雞皮。

「這小子入魔了。」

「倒是可以考慮教一些精神力修鍊方面的技能與知識給他。」

「不急,還要觀察觀察這紈絝子弟的品行再授藝不遲。」

「所為道不可輕傳,一定要慎重。」

「不然所傳之人德行不好,輕則害人害己,重則引起大禍。」

夏洛奇對段無憂專註於烹飪這一點還是很欣賞。

肥仔一接觸到食材,就像對待自己的愛人一般。

那種專註就和夏洛奇對待軒轅神劍的感覺是一樣的。

一個下午的接觸,夏洛奇對段無憂好感逐漸增加。

幾個人出門散心,在比賽前放鬆一下心情,舒展一下身體是十分必要的。

「你給我回去,誰讓你出來的?」

夏洛奇、楊過、小龍女、愛彌兒、段無憂等人沿街走出去不久,在蘇伊士河畔就看見四名黃衣服男子圍住一少女。

「我不回去,我要參加比賽,我已經報名了。」

「混賬,你是什麼東西?你有什麼資格參加比賽?」

「我們東依賀家族除了公子外,別人都不許參加此類比賽,你難道不知道家訓么?」

「你一個旁支,也敢出來參賽,竟然不經過族長許可,偷偷摸摸過來參賽?」

「你知道回去后你將受到什麼樣的懲罰么?」

「你將永遠失去你的味覺或者你的嗅覺。」

「若是你現在回去,放棄參賽,或許族長會饒恕你的年幼無知。」

「若是執迷不悟,那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四名男子對這名少女威脅恫嚇。

長得如花般的少女淚水直流,但就是不願意放棄比賽。

四人對望一眼,一齊出手,想要擒拿少女。

哪知少女輕功甚好,一鶴衝天,頓時飛到河邊一座研修塔上。

「上!」

四名男子亦飛身而起,欲圍捕那少女。

「住手!」

段無憂忽然飛身而出,攔在四人面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