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老東西!你這樣侮辱我,小心你的狗命!」

  • Home
  • Blog
  • 「老東西!你這樣侮辱我,小心你的狗命!」

聽到青岩武王的侮辱,七夜眉頭微凜。

「小畜生,就你這廢物實力,也敢侮辱我?」

青岩武王勃然大怒,一個武將之階的廢物小子,竟敢如此威脅他。

「廢物?快要入土的死人了,還這麼有精神!」

「我可不會像某些廢物,修鍊了一輩子,也不過武王四階,這麼大歲數,簡直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七夜這一句鋒銳的諷刺話語,讓身前的隨風武王笑出了聲。

「牙尖嘴利的小子,你找死!」

被人戳到自己的心頭最痛的痛楚,青岩武王直接暴怒,一股恐怖的武王波動直接轟向了七夜。

那青岩武王施展的大地玄力波動,直接震裂了大地,可怕的大地攢動,閃電般的波動開來。

「青岩!有我在,你傷不了七夜小兄弟的!」

隨風武王淡淡一笑,一股更強大的風元素波動,直接鎮壓了青岩武王施展的大地波動。

「隨風,你是什麼意思?」

青岩武王更是大怒。

「沒什麼意思,只是要告訴你,這七夜小兄弟,我保定了!」

隨風武王冷聲說道。

「哼,隨風,我看你能夠護著這小子多久。就算我不殺他,劉家之人也會殺他。」

青岩武王的話中依舊帶著強烈的威脅口吻,不過他更想現在就殺了七夜。

「那與我無關,我的任務,就是不讓他被你殺了就可!」

隨風武王淡淡一笑,青藍色的長袍無風自動。

「哼,既然如此,那你就保護他吧!」

說吧,這青岩武王飛身而去。

青岩武王離去,劉家之人和夜文斌等人,如臨大敵,皆是一臉驚懼的望著隨風武王。

畢竟在一名武王面前,他們可不敢亂動。

「前輩,多謝了!」

七夜對著身前的隨風武王拱了拱手,感激的說道。

「不用謝我,要謝就謝公子!」

隨風武王搖頭說道,他出手救下七夜,可不是自己一時興起。

「公子?」

七夜有些疑惑。

「公子和你皆是無劍宗弟子,他見你有危險,所以才讓我出手。公子現在正在那邊樓上喝酒!」

隨風武王遙遙一指,七夜望去,的確看到了一個熟人。

只是這個熟人,七夜只是面熟而已,並不知道其人的名姓。

「我想去見一見那位公子,不知可否?」

七夜連忙問道。

「你想去,自然可以!」

隨風武王點了點頭。

「不過,再此之前,我得殺兩個人!」

七夜面色一冷,不等隨風武王答應,便直接朝著劉雲羅和夜文斌沖了過去。

「劉家既然想要將我除之而後快,你那我就先收點利息!」

七夜面色一寒,手中紫雲長劍爆發出一股金光!

「力透千山!」

金光閃爍,劍氣爆射而出,那劉雲羅的身體被劍氣撕的粉碎,眨眼之間,霎時斃命。

「不,不要!」

夜家大長老失聲大叫了一聲。

而夜文斌則是躲在大長老身後,臉上帶著無比深厚的恐懼。

「不要?大長老!劉家將夜家害的家破人亡,恨不得將夜家完全毀掉。」

「我殺點劉家之人,難道不妥嗎?」

七夜冷聲問道。

「夜七,我,我是為你好!」

夜家大長老苦口說道。

「為我好?」

「放了自家仇人,讓他們逍遙活著,欺辱我們夜家,那是為了我好?」

七夜冷聲一笑。

「劉家勢大,即便你的武道天賦優秀,可是也無法和劉家對抗,如今你又得罪了大皇子手下的武王……你,你拿什麼和他們斗啊!」

夜家大長老再一次苦口說道。

「無法和劉家對抗?得罪了大皇子?我倒要看看,劉家是否有您說的那般強大!大皇子又是否能夠將我殺了!」

七夜面色一寒。

「有誰不是劉家下人的,站在我身後去!」

七夜大聲吼道。

「夜,夜七,你,你想做什麼?」

夜家大長老,頓時慌了,因為七夜周身的殺氣,太過讓人擔憂了。

「做什麼?收點利息而已!」

「劉家的人,不是想要殺我嗎?那我就殺點他們的人!」

七夜面色一寒。

這一句話說出,約有一半的人放棄戰馬,跑到了七夜身後。

「今日之事,皆是因為劉家公報私仇,仗勢欺我,辱我!」

「我大開殺戒,並非是想惹事,而是實屬無奈!」

一股凌天劍氣,突然暴漲。七夜手中的紫雲長劍,突然變得虛幻巨大。

一劍斬下,百十名,劉家下屬將士,直接被七夜的劍氣絞碎。

血腥之氣瞬間瀰漫著半個街道。

一時之間,大長老的眼裡帶著深深的麻木。

「劉家的人處理掉了,該你了!」

七夜再一次揮動紫雲劍,指著大長老身後的夜文斌說道。

「夜七,文斌是你二哥,你,難道連骨肉之情也不顧了嗎?」

大長老見到七夜如今的實力,不得不折服說道。

「骨肉之情?」

「二哥的骨肉之情我沒有感受過,不過殘忍之情倒是體會了不少……」

七夜說道殘忍二字,眼裡更是寒芒浮現。

「夜七,既然你不顧宗族之情,不顧骨肉之情,那就先殺了我,殺了我這把老骨頭!」

大長老再一次苦心說道。

「皇都城夜家的族人還需要大長老照顧,我怎麼會殺了大長老!」

七夜冷冷一笑。

「放心,我不是二哥,不會殘殺親人!」

七夜言畢,身形化為一道殘影,突然出現在夜家大長老身後。

玄力涌動之間,一股暴虐的玄力直接轟在了夜文斌的丹田之處。

「啊!我的玄丹,我的玄丹!」

慘叫之聲,從夜文斌的嘴裡痛苦喊出,這等痛苦,直接讓夜文斌暈死了過去。

他的玄丹,直接被七夜碎掉,這就意味著,現在的他已經成了一個廢人。

「文斌,文斌!」

夜文斌被廢,大長老滿眼落寂,眼裡更是失去了神色。

「夜,夜七,你,你竟然廢了你的親二哥!你這個畜生!」

大長老不知所措之中,一掌拍向了七夜。

七夜一股大地波動,直接震退了大長老。

「大長老!劉氏和二哥,害死了我多少兄長?他這種惡毒小人,我留他一條性命,那是看在父親的面子上!」

七夜言畢,轉身便離去。 第四百九十五章身不由己

劉雲羅一群下屬被七夜殺盡。

夜文斌被廢,七夜的心頭變得平靜了一些。

可是平靜之中,卻蘊含著暴雷,因為七夜知道,劉家絕不會善罷甘休。

隨同玉香,玉凝二女,七夜和隨風武王,緩步登上了一處酒樓之上,酒樓的牌匾之上,寫著青竹二字,酒樓名為青竹。

「七夜師弟,快請坐!二位美麗的小姐,也請。」

衣著華服,面色白皙英俊的青年公子連忙揚手說道。

不過玉香和玉凝卻是不敢入座,面對周身有著皇氣威嚴的青年公子,二女皆是有些害怕。

但是在七夜的傳音之下,二女還是靜靜的坐在了七夜身邊。

「我,記得你!」

七夜輕聲說道,不過尷尬的是,自己並不知道對方的名字。

「在下姓龍,單名一個辰字!」

「和七夜師弟一樣,在家裡都是排行老七!」

白皙英俊的青年貴公子微微笑道。

「龍辰?七皇子?」

聽到白皙英俊的青年公子的自我介紹,七夜面色劇變。

「皇子?呵呵……如果可以選擇,我可不想頂著皇子的名頭……」

七皇子慘然一笑,眉宇之間帶著一份無奈,也不知道是真情實感,還是帝王之家故作出來的城府。

可是七夜的冥夜之瞳卻不會看錯,這名辰皇子,的確不是逢場作戲的無情帝王家的皇子。

「來,七夜兄。我敬你一杯!」

七皇子親自為七夜到了一杯酒。

七夜也不矯情,一飲而盡。

「七皇子……」

七夜準備感謝七皇子的搭救之情,不過後者卻打斷了七夜的繼續說話。

「叫我辰公子就好,我並不喜歡皇子二字,而且皇子太過高高在上了一點。」

「我,和普通人一樣,都是人,只不過生世好了一點!」

「可是誰又知道,帝王家的冷酷無情,讓人噁心……」

七皇子見到七夜,就如同遇見故人一般,講述著自己心頭沉寂的話。

這樣吐露真言,這七皇子到也不想一般皇子那般,高高在上,盛氣凌人。

「你知道為什麼我會讓隨風老師出手嗎?」 一日新娘:爬牆太子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