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而且,張岳的財物,我會全部交出,作為『監管會』的抽成兒。」許傑獻媚地說道,彷彿現在的他,已是勝利者一般。

  • Home
  • Blog
  • 「而且,張岳的財物,我會全部交出,作為『監管會』的抽成兒。」許傑獻媚地說道,彷彿現在的他,已是勝利者一般。

許傑侃侃而談,絲毫沒有給王峰留下半分爭議,當然,也沒有給自己留下半分退路。

「那——好吧!我就不再勸了,過後可不要埋怨我。」

接過玉簡,心內竊喜的王峰,假惺惺地說著,心道:「那兒他媽的還有過後了,你小子能不能活下來還是兩說。」

王峰來到場中央,高聲宣布:「許傑,金丹三層,挑戰張岳,築基二層。」

全場噓聲一片。

「張岳接受挑戰,雙方公平一戰。」

噓聲更甚。

「這他媽還叫公平?」

「差距如此之大,還好意思挑戰。」

「臉皮比熊皮還厚。」

觀眾群情洶湧,場內罵聲一片。

「這分明是以大欺小。」

前妻不好惹 「不要臉。」

許傑寒著臉,盡量不聽周邊的罵聲,胸中憋悶的怒火更甚;取出自己的中品法寶飛劍,欲全力一擊,直接結束場上的拚鬥,運行起真氣。

觀眾席上,突然發出有節律的吼聲;

「許傑,不要臉;許傑,不要臉。」

萬人齊吼,聲震全場;甚至半個韓月城(黑石城);那場面,比「世界盃」還要壯觀。

其感染力之強,慢慢的連「監管席」上的凡人評審,也不知不覺的加入其中;不停地揮動著手臂。

「許傑,不要臉;許傑,不要臉!」

許傑的名聲,在萬人唾罵中,徹底的臭了。

許傑在大韓也是數得著的劍修,聲名顯赫;不然,焉能與韓月掌門的二公子結成兄弟?

這次與劉傑同至韓月城,本就是想藉機尋釁,挑戰張雨嬌,為二弟羅劍傑出頭,爭奪韓月城主和首座弟子的位置。

不想,剛剛滋事,三弟劉傑就給人家宰了;自己堂堂金丹劍修,居然被萬人痛罵,這臉都不知在那兒了。

許傑氣得渾身顫抖,手腳做著無規則的動作,一股真氣逆行,鮮血更是順著口中,狂噴不止。

「走火入魔了!」

張岳驚嘆著群眾的力量,本來是想與許傑大戰一場,藉以提升武技,更好的磨礪自身,現在到好,變成了這個樣子。

見許傑放棄自己這個對手,轉身欲撲向觀眾;張岳只好祭出飛劍,凌空斬去了對方的頭顱,直接取了許傑的性命。

堂堂一代金丹,居然被大夥罵死了! 第四十一章洗髓伐骨丹

韓月城外,一處連綿數百里的荒山。

王峰與五大護法供奉的王順,嚴陣以待,守護在陣法的外圍。

大陣之中,張岳取出一把丹藥。

「寧心丹」、「破劫丹」閃動著丹暈——極品丹藥。

「弟弟,這些都是你煉製的?你現在是中品煉丹師?還是高品煉丹師?」

「極品煉丹師。」

張岳毫不謙虛地回道,自傲不已。

宗門內也有「破劫丹」,大多是宗門花大價錢在各處拍賣會上,搜羅到的,多為下品,中品也有幾顆;上品的卻是一顆也沒有,更不用說是極品的了。

張岳又取出一顆「洗髓伐骨丹」,饒是張岳擁有青冊葯園,也只練出三枚極品丹藥。

「洗髓伐骨丹」有伐骨洗髓的功效,能使身心達到盡善盡美之效,是「藍火仙王」一併所贈,是其手中的奇方,隸屬於「真方」範疇;以張岳之能,本沒機會煉製出來,但事無絕對;在張岳「域界」達到三層巔峰之時,青冊葯園藥草大盛,從大楚等地採購的大批高等階靈藥,相繼成熟。

這可是張岳花了九牛二虎之力,與小金遍尋雄莽山脈的勞動成果;其中一些四級靈草,可是冒著性命之險,從「丹獸」居所盜得。

最讓張岳哭笑不得的是,在大楚,居然用一棵養殖的人蔘,就換取了一株五級靈草。

嘗到甜頭的張岳,發揮奸商本色,開始大肆「行騙」起來。

他出入於各大藥行、丹樓、器坊,用地球資源,懸賞高級靈草和材料;在歸韓途中,還特意饒了個大圈子,從鄰國「大齊」轉了回來;此舉更引來覬覦者無數,光金丹修士,張岳和小金就幹掉了四名;其中,有一個更是金丹四層的中期修士,這才是張岳敢於應戰許傑的底氣所在。

有了充足的資源,張岳開始再次閉關。

這一回他並沒有一味地苦練功法,而是將大部分時間用於煉丹,他答應過老姐,要帶「破劫丹」回來;他要兌現自己的諾言。

有「藍晶」之助,張岳早已超越中品煉丹師的境界。

「寧心丹」為初品煉丹師的極致,被輕鬆煉製出來,張岳不滿其品階,直到俱是極品,方才罷手。

「破劫丹」,一次成功;只出了兩枚上品,其餘俱是極品;張岳又重新「敗家」,直到盡善盡美之境。

「復體丹」、「混元丹」、「回氣丹」一一而生,張岳成為了高品煉丹師頂尖的存在。

「洗髓伐骨丹」才是關鍵,前面的丹藥不過是提升自身的品階,快速提至高品煉丹師的過程;而想練出此丹,必得具備極品煉丹師的底蘊。

張岳開始修鍊,八系運轉,循環往複,冰繫心法在快速提升;與風、雷兩系的差距在縮短、接近,達到了鍊氣六層圓滿;「小木訣」、「烈火九陽」更是雙峰並起達到築基二層;火系功法的快速突破,與「金烏普照」密不可分,這兩種功法,居然是相輔相成。

到了衝擊「極品煉丹師」的時刻。

留下種子后,張岳遍尋青冊,方湊出六份「洗髓伐骨丹」的藥草;他在行逆天之事,一般只有金丹中期,才有能力衝擊極品煉丹師。

挑戰自我,才是張岳的一貫作風,況且還有「藍晶」之助;他只相信一點,人定勝天!

四個時辰,丹成,限於修為只能成丹一顆;為下品偏中的品階。

張岳成功地跨入了「極品煉丹師」的行列。

一臉嚴肅的張岳,居然捏碎「洗髓伐骨丹」,細觀凝成下品的原因,總結經驗;這要是被「便宜師傅」師父看到,估計會用掃把,將張岳輪的雞飛狗跳。

三個半時辰后,一枚中品丹藥誕生。

張岳又毫不猶豫地毀去丹藥。

三個時辰,上品丹藥煉成。

張岳一如既往,毫不心疼地將丹藥捻成粉末;岳嘯天若是在場,估計早已被120送到醫院急救去了……

毀掉上品的「洗髓伐骨丹」,誰的心臟受得了。

這一次他並沒有馬上煉丹,而是再次閉關;這回不但吞下了兩枚極品的「洗髓丹」一枚「寧心丹」和「混元丹」,更是拿出為數不多的中品靈石修鍊。

一個月後張岳醒來,五系盡皆達到築基二層,風、雷兩系,達到鍊氣九層,冰系七層,達到後期。

兩個時辰后,極品「洗髓伐骨丹」閃爍著丹暈。

張岳終於滿意地點了點頭,接著又是兩枚極品丹藥誕生,成丹的時間在大大地縮短;而且還多出了兩枚伴生的上品「洗髓伐骨丹」。

精疲力竭的張岳,用「域界」恢復體力,這是成為「極品煉丹師」后的體悟,果然生出奇效,冰繫心法更上台階。

「姐,你我雖不是至親骨肉,但卻勝過無數的一奶同胞;你我之間不能有半絲避諱,否則無法讓我助你洗髓伐骨,重築根基。」

「洗髓伐骨丹」,不同於一般的「洗髓丹」;哪怕在元嬰期也是聖葯!是可遇不可求的。

元嬰以下,在晉階突破時,如有「煉丹師」的輔助,將會把根基重築的毫無瑕疵,一但成就金丹或元嬰,將是同階無敵的存在。

唯一讓人羞臊的是,服丹者必須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由煉丹師以木繫心fa功行全身,無半點隱私可言。

雨嬌本就是一方霸主,懂得取捨,且性格豪爽。

但畢竟未經人事,別看身著婦人之裝,卻是真正的處子之身。

雨嬌紅著臉問道:「弟弟,外面陣法都布置好了嘛?」

張岳正色應答:「我不光布置了防禦陣法,引雷陣法,我還在周邊布置了隱陣;即使雷劫出現,外面也無法見到分毫。」

說完,張岳取出一件中品護盾法寶,正是當年從何義天身上得來的寶貝。

「姐,抓緊煉化,一會兒雷劫之時,不到最後關頭,我是不會出手的。」

雨嬌也沒客氣,直接煉化。

專屬的防禦法寶極難煉製,往往較之攻擊法寶,還要高上一個品階。

諸事完畢,雨嬌紅著臉對張岳說道:「弟弟,你先轉過身去。」

張岳依言,心中鹿撞不止,待聽到身後寬衣解帶的細索,更是血壓急升,心率加速。

「好了,可以開始了嗎?」

雨嬌的聲音細不可聞。

張岳真氣運轉,壓住心中的躁動。

「春光再是無限好,此刻也非賞花時。」

張岳轉回身形,盤坐在雨嬌身後,雙手齊出,按向姐姐潔白潤滑的脊背。

張岳在地球上就與嬌嬌偷嘗過禁果,對女人不算陌生,嬌嬌也是黃花處子,是張岳的摯愛,與姐姐比起來……

張岳強壓旖念,「小木訣」運轉,貫入雨嬌經脈。

「可以開始了。」

張岳感覺手下hua潤處微微一縮,帶有一絲顫抖,隨後漸漸的恢復了平靜。 第四十二章完美金丹(上)

雨嬌吞服下「洗髓伐骨丹」,真氣運行,與張岳輸入的真氣匯成一處;在張岳的催動引導下,洗伐著身體的每一處骨骼、經脈和臟器,真氣所過之處,將一切瑕疵盡行修復,具達到完美的地步,並將體內的所有負面毒素全部排出;一個時辰后,功行圓滿,徹底完成了洗髓伐骨。

張岳一個「水訣」,清洗著雨嬌的每一寸肌膚,將雨嬌排除體外的雜質徹底清除;不敢留下一絲一毫,以免留下隱憂。

雨嬌如同脫胎換骨,不但光彩照人,艷麗無雙,更是感覺有了壽元上的提升,一下年輕了十幾歲般的模樣;更於停功醒轉之後,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強大;雨嬌被興奮的無以附加,居然激動地回過頭來。

「弟弟」,這一聲喊完,雨嬌把自己嚇了一跳。

張岳境界跌落到築基一層不說,衣襟前還有滴滴的血痕。

雨嬌這一轉身,都忘了自己沒穿衣服;雙峰輕顫,跨前青草濃蔭處,一點微紅。

張岳徹底悲劇了,本已停止流淌的鼻血,再次狂噴;「咕咚」一聲,仰面栽倒。

掌姝 雨嬌徹底慌了,一把將張岳抱在懷中,一對碩大的「白兔」,都快跳到張岳的口中。

「姐,『寧心丹』!」張岳急喊,開口說道。

他現在確實需要,否則全身的血液,都可能從鼻孔裡面噴出。

雨嬌將兩枚極品「寧心丹」送入張岳口中,並在張岳的示意下同時服下兩枚「洗髓丹」和「回氣丹」。

女以嬌爲貴 張岳以一個怪異的姿勢盤坐,雙手張開橫放在跨前;口中服下雨嬌喂服的四枚丹藥,開始運氣行功。

張岳境界跌落,是因為助雨嬌行功過甚,但只要加緊行功修鍊,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復,甚至更勝往昔;這是張岳兩次助何志炯、小金后得出的經驗;正所謂不破不立。

衣襟上的鼻血,當然是張岳自己流的;面對如此美人,赤誠以對,又來了個肌膚相親,不流鼻血才怪!他又沒有「斷背山」的癖好。

至於怪異的盤坐姿勢?張岳也不想啊,褲襠里「一柱擎天」,真是要多丟人,有多丟人……!!!

雨嬌守望著張岳,見他的臉色漸漸恢復,這才想起自己沒穿衣服;羞臊得全身赤紅,趕忙跑到一邊,手忙腳亂地穿著起衣物。

「寧心丹」果非凡品,有「洗髓丹」之助,張岳行氣三周天,八系運轉,燥熱盡去,褲子里的「擎天柱」也漸漸地恢復了原狀……

靈台空明,神清氣爽;最可喜的是跌落的境界正以兇猛之勢反撲,向一層圓滿進發,「冰系」更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與風、雷兩系同步,達到九層巔峰的狀態。

張岳大喜,強行壓制;他懂得壓制越強,反彈越高的道理。

見張岳收功,雨嬌忙問道:「弟弟,你現在感覺怎麼樣,要不,姐先不衝擊金丹了?」

「打鐵需趁熱,機遇不再來;姐,我沒事兒,好得很;你要全力衝擊『金丹』,否則會後悔終生!」

張岳說的到是大實話!姐姐剛剛洗伐完身體,正是衝擊金丹的大好時機,焉能錯過?甚至還有可能更進一步……

「姐,你先含服兩枚『寧心丹』,一枚吞服,對抗『心魔』,一枚備用;『寧心丹』不止能助你抵抗『心魔』,更能幫妳事半功倍。」張岳不忘叮囑。

雨嬌依言,開始衝擊「金丹」;一個時辰后「心魔」如約而至,可並沒有如預想般的兇猛;不知是「寧心丹」的原因,還是雨嬌的心境起了變化;天空中烏雲滾滾,劫雷將至。

不用張岳提醒,雨嬌趕忙將極品「破劫丹」吞入口中。

雨嬌結丹,應是「一九」雷劫。

雷分九道,依次擊來。

「轟隆隆」第一道劫雷從天而降,直劈雨嬌的頭顱。

雨嬌雙眉微顰,居然沒有祭出任何法寶,用身體硬抗了下來,雖然雷弧只有筷子粗細,但足以擊毀巨石大樹;雨嬌巋然不動,盡皆煉化。

總裁很小很狂野 張岳倒吸了口冷氣。

「老姐好厲害!」心中驚嘆不已。

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一道比一道粗壯,雨嬌都是依樣畫葫蘆;沒有祭出一件靈器、法寶與之對抗,全部強橫地煉化吸收。

第五道更加兇悍,雨嬌祭出一條手帕,極品品防禦靈器;雷弧被阻,稍一停滯,就毀去手帕;但也減弱了幾分,雨嬌繼續煉化。

第六道,雨嬌放出一把下品法寶飛劍,對撞劫雷;飛劍灰飛煙滅,劫雷又向雨嬌撲來,吸收煉化,這次雨嬌吃了點小虧,嘴角微現一絲血痕。

「姐,用防禦法寶。」張岳提醒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