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能夠闖到這裡的,在雲清宗記載之中足夠排進前二十,若是你最後一關合格通過,你足夠排進前五,不,前三!」那老者聲音傳來。

  • Home
  • Blog
  • 「能夠闖到這裡的,在雲清宗記載之中足夠排進前二十,若是你最後一關合格通過,你足夠排進前五,不,前三!」那老者聲音傳來。

秦毅前兩關任何一關的表現都是絕對的一等一,可老者並沒有說你是絕對的第一,他不想讓這個青年飄飄然,影響了最後一關的心態,他希望這個青年能夠創造出一個僅屬於雲清宗的傳奇。

一個現在的傳奇弟子,一個未來的傳奇強者。

秦毅沒有回話,他只是靜靜的看著眼前的變化,那些原本立在地上的石碑竟然變成了一柄柄看上去強橫無比的兵器,懸浮在空中。

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十八般武器盡皆在此,然而秦毅一眼就鎖定了其中一柄三尺長短,渾然一體的青光長劍。

劍者,王也。

「挑選一把你最擅長的兵器,這就是最後一關的考驗。」蒼老的聲音再次傳來。

秦毅想都沒想,掠過刀槍,直接凌空拿下了那柄長劍。

入手很沉,不過卻正好適合秦毅,當空橫掃一圈,秦毅咧嘴笑了笑。

「三年未曾摸過劍,非但沒有手生,更似乎有無窮的力量湧來,這就是潛心靜修提升感悟跟境界的好處么?」秦毅已經懂了,有時候悶頭苦修並不是大道根本,境界跟力量同樣重要。

就如同地球之上那些搞科研搞發明的,靈感往往比數年數十年甚至上百年的修鍊都要重要。

當秦毅握住這把劍的時候,周圍的所有其他兵器全都消失了。

「在這次的考驗中,你不能動用一絲一毫的真元,若是一旦調動,則會被判定為失敗。」老者的聲音最後一次傳來,秦毅不禁感嘆,似乎這個試煉就是為了自己而準備的。

神念無法影響他,現在最後一關又不用動用真元,他本來就不能動用真元啊……

不過秦毅知道,這是真正要考驗他對於劍的掌控以及武技使用的時候到了。

此時此刻在迷蹤天穴中的秦毅並不知道,外界今天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而且都是跟他有關的。 遠空,一隻背著雙翅的巨大鯤獸飛來。

鯤獸乃是遠古鯤鵬的血脈之一,就想是龍族後代衍生出了人龍、蛟龍之類,雖然血脈已經非常淡薄,可在同類別異獸之中依然可以佔據翹楚位置。

鯤獸就是一種體型巨大,可以充當空中飛行載具的怪物,由於體型原因,上面即便是待著上千人也不會顯得擁擠,某些大宗門之中甚至將之當成運輸工具。

而且鯤獸防禦力極高,即便是金丹強者都不容易將之打下來,種種原因都讓得這種怪物成為某些大宗門的專屬坐騎。

當然,能夠單獨駕乘這種坐騎,在宗門中地位肯定會出奇的高。

遠遠的能夠看到那鯤獸上面似乎只有三個人,一名老者,一男一女兩個年前人。

鯤獸選擇了雲清宗前面巨大的廣場作為降落點,天地擂台上無數人都看到了這一幕,紛紛停手朝著這邊圍來。

「發生什麼了?那不是天水宗的鯤獸嗎?」眾人不解,他們看清楚了上面一男一女后都有些驚訝。

「天水宗的少宗主高洪?還有那個傳聞中的天水宗宗門內第一天才少女?西風鎮秦家的秦妙然?」

看到上面的那兩個年輕人,下面不少認識的都驚住了,這兩個人怎麼來他們雲清宗來了?難不成是討論武學?這個理由放在哪裡都沒人信,眾所周知天水宗在某些方面還要略強於雲清宗。

很快,鯤獸停在大廣場中央,三道人影從上面下來,那後面的老者像是護道者,始終跟在兩人旁邊,卻並沒有鋒芒畢露的樣子,倒是那高洪似乎要給眾人一個下馬威,威勢十分強橫。

「高洪公子,秦妙然小姐,兩位天水宗貴客前來我雲清宗所謂何事?」很快,雲清宗之內也有排的上號的人從門內走了出來,笑著前來迎接。

「你們長老呢?叫個能說話的出來吧。」高洪並不買這名雲清宗弟子的賬,後者面色一紅,有些惱怒,不過在高洪面前也不好表現出來。

「呵呵,高公子好大的架子,在我們雲清宗不管什麼人可都是一視同仁的。」後面,長老跟一些弟子相繼出現。

「一視同仁?這句話我可不喜歡聽啊,你把我們跟那些廢物也一視同仁么?」高洪笑著說道。

日月心塵 一些外門弟子聽到這話都不是滋味,這傢伙口中的廢物不就是說他們的嗎?

「哈哈哈,高少爺看來是很有自信啊?」雲清宗走出來的長老笑眯眯的說道。

「自信不敢說,不過我們天水宗的天才肯定是壓貴宗天才弟子一頭的,不信的話可以讓你們核心弟子出來試試。」高洪笑著說道。

幾名雲清宗長老眼睛一眯,隨即帶頭那人轉頭,「去讓明浩過來!」

被命令那名弟子快速下去。

一柱香之後一名白衣青年過來,他手中拿著劍。

不是那日秦毅在後山見到的明浩還能是誰?一個極度目中無人的傢伙,不過自負肯定是有本事的,在核心弟子中他絕對排在前三,比龍雲還要厲害。

否則他怎麼會那麼明目張胆而去追求蘇玉?

說到蘇玉,此時此刻蘇玉也在眾多弟子之中,她沒有站出來出風頭,事情還不知道怎麼回事,更是不清楚天水宗的意圖,她可不喜歡干那種沒腦子的事情。

看著明浩過去,蘇玉心中沒有半分波動,她承認這個明浩很厲害,可是跟秦毅相比還是有差距的,蘇玉不是瞎子這麼點判斷力她肯定有,只是明浩本人不知道,他心中還打算著什麼時候碰到秦毅把他給宰了,免得看著就像是蒼蠅一樣,嗡嗡嗡的惹人煩。

「明浩,跟天水宗第一天才弟子過過招,看看是不是如同傳聞中那樣天賦絕倫。」那長老說道。

「呵呵,好的,弟子會全力以赴。」明浩溫文爾雅的笑道,他眼神溫柔的看向秦妙然。

「早就聽聞妙然師妹天賦過人,乃是天水宗第一天才,在下很久之前就想見識見識師妹的手段,沒想到今日就有機會,實在是榮幸之至。」明浩翩翩然說道。

若是不知道的小姑娘,定然是被這一番話迷的神魂顛倒,可惜秦妙然只是冷哼一聲。

「出手吧,少說廢話,我來你們宗門還有要事要辦!」秦妙然道。

她甚至武器都沒有拿出來,手中光火兩種屬性的能量猛然匯聚碰撞,一束長光猛地爆射出去,明浩面色微變,慌忙側身,那長光射在地上,地面直接焦黑一片,小範圍的爆炸使得明浩無法待在那裡。

「妙然師妹出手真是凌厲,那麼師兄也要動真格的了。」明浩笑著說道。

眾人都被明浩這一出搞的面色尷尬,這男人還真是死性不改,見到女人就跟走不動路了一樣,這種德行真是給他們雲清宗臉面都給丟完了,真不知道長老怎麼會叫這種傢伙出來應付場面。

不過明浩的實力還是毋庸置疑的,劍光橫空,劍刃輕擺,驚險的與秦妙然擦肩而過,不過秦妙然似乎並不慌亂,戰鬥之中沉著冷靜,相比較而言秦家的其他一些年輕弟子差的就太遠太遠了。

「電光火石!」

一道嬌呼輕喝,秦妙然雙手橫推,打出一道充斥著火焰與光輝的雙重封印攻擊,一切都在剎那之間,當明浩笑著被這道攻擊命中的時候,整張臉瞬間僵硬了下來。

不過這個時候他想要破解似乎已經有點晚了。

「去!」

明晃晃的火焰宛如一道符咒印在明浩胸口上,連帶著衣服一起燒著,裡面的皮肉都被燒黑了,還是長老出手才將明浩救了下來。

「真是丟人現眼!」那長老怒斥一聲。

警探長 如果不是明浩輕敵哪會這樣?戰鬥的時候還想著調戲別人,這明浩是真要管教管教了。

那高洪掃了明浩一眼,冷哼一聲,「看來這就是你們雲清宗的水平了,實在是讓人有些失望啊。」

「咳咳,明浩在我們核心弟子中也只是一般般水平。」長老連忙說道。

「輸了就是輸了,我的弟子妙然在天水宗有何嘗不是只堪堪中等?妙然雖然天賦很強,可修鍊時間還是短板,不過我相信只要給她時間,她就能遇風化鳳。」那名跟隨而來的天水宗老者說道,原來他是秦妙然的師傅。

雲清宗眾人完全是說不出來話了,那明浩一張臉紅著,滿是屈辱之色,他太後悔了,早知道用點心也不至於這麼慘,現在被啪啪啪打臉,無數弟子長老都在看著。

「真是丟人,廢物!」蘇玉都不忍心看下去了,同樣是人,這明浩跟秦毅差距在蘇玉心中是越來越大了。

「二長老來了……」忽然人群散開。

天水宗只是來了一名長老跟少宗主還有一明天才弟子,結果雲清宗二長老都出面了,也是面子很大。

不過也沒辦法,天水宗確實比雲清宗強大,而且天水宗跟皇城關係很好。

而且這一次他們過來也不知道所謂何事,二長老出面也顯得對這件事的重視。

「呵呵二位遠道而來,老朽可不相信只是想要跟我們宗門弟子切磋一下,定然是有什麼必須要解決的事情吧?」二長老是一個羊角胡的老者,他一邊捋著鬍子一邊走來。

「我找你們宗門一個叫做秦毅的人。」秦妙然開門見山的說道。

「秦毅? 寵妻計劃:總裁大人超給力 我們宗門有這號人嗎?」二長老一愣,朝著門下此處的其他長老望去,見他們紛紛搖頭,表示不知道。

「呵呵,他應該是最近才加入你們宗門,你們宗門既然沒有規矩管教,那就讓我親手來管教他!」秦妙然態度強硬說道。 「秦妙然,這裡還是我雲清宗地界,說話不要太放肆,我們雲清宗一向有規矩,你若是有什麼冤屈大可以說出來,我們都在這裡,都是公證人!」二長老面色一肅。

正巧這個時候,人群中忽然發出哭爹喊娘的聲音。

「妙然堂姐,你可得為我做主,那個畜牲公然廢了我,害得我現在成了個廢人,雲清宗也要逐我出宗門,我都不想活了!」秦煬哭喊著從人群中跑了出來。

他全身被廢,還有外傷在身,所謂名副其實的廢人不過如此,他的武者生涯完全被葬送了。

「秦煬,收起你這副樣子,你不嫌丟人我們秦家還嫌丟人!」秦妙然冷哼一聲,她自己當然知道這個堂弟什麼德行,只不過那外家子弟秦毅居然敢廢了他,秦妙然無論如何還是不會忍的,否則她也不會千里迢迢來這裡了。

緊跟著,秦宇也從人群中擠了出來。

「堂姐,我能作證,那小子是真的可惡,根本不把我們秦家子弟放在眼中!」

「你胡說,若不是你們想對付秦大哥,他怎麼可能對付你們?」秦如龍跳出來說道。

「夠了!」二長老一聲厲喝,所有人都噤聲了。

「到底怎麼回事?你,站出來說清楚,我們宗門不會不明事理!」二長老指著秦煬。

「是這樣的長老,那秦毅應該是最近幾天才加入宗門的,他是我們秦家撿來的,我們秦家好心好意照顧他三年,結果這廝恩將仇報,把秦宇打傷,還當眾廢了我,好多人都能作證!」

「而且那小子根本沒有真元,我猜測他混入宗門都是矇混過關的,肯定是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說不定混入宗門的目的也不純,絕對是個大禍害!」秦煬一把鼻涕一把淚說道。

「還有這回事?沒有真元?沒有真元都能廢了你?」二長老盯著秦煬,上下掃了他幾眼,這小子他倒是有點印象,應該是個內門弟子,按道理說不至於啊?

「弟子也是大意啊,那個秦毅有點手頭功夫,雖然是個無法修鍊真元的廢物,不過手底下陰招特別多!」

秦煬連忙辯駁。

「長老長老,這個秦毅我知道,最近幾天在天地擂台那邊特別火,功夫絕對是有的,而且他還殺人了!」

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人跳了出來,他是天地擂台的活躍者,最近今天可是看到好幾場關於秦毅的戰鬥了。

「哦?你繼續說!」二長老等幾名長老都是瞬間看向說話那人,面色有些難看。

「咱們雲清宗的核心弟子龍雲還有外門弟子趙一痕都死在他手上了。」

「你說什麼?龍雲?死了?」二長老還沒有出聲,忽然他身邊站著的一個錦衣老者驚叫出聲。

他也是宗門長老之一,是龍雲的師傅。

但凡是進入了核心弟子行列,並且取得一定的成就,都能在長老之中找到一個人拜師,而龍雲的師傅正是此人,在宗門眾多長老中排名第七,只是第五以後的長老都不會再有長老排名,因此這位長老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內門長老。

「是的長河長老,事情就發生在昨天。」那名舉報的弟子說道。

「我說今天怎麼沒見到龍雲的影子,居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長河長老暴怒,「區區一個剛剛入門的外門弟子,居然敢殺我弟子,我剁了他!他現在在哪?」

長河長老絲毫沒有思考為何一個區區外門弟子能夠殺了實力強橫的核心弟子,他現在就是單純想要殺了秦毅而已。

龍雲雖然跟他非親非故,只是門下一個弟子,可龍雲天賦很好,未來成就強者對他十分有利,而且龍雲是皇城龍家人,他跟皇城龍家也可以因為龍雲而關係很好。

「外門弟子除了在演武場那邊的,應該就是在住宿區域之中,今天天地擂台那邊並沒有見到那個叫做秦毅的人的影子。」那名弟子繼續說道。

「趕緊去把他給我找來,我倒要看看,我們雲清宗何時出了如此大逆不道之徒!」長河長老怒斥道。

「你先別動怒,但凡事情總歸是有因有果。」二長老說道。

「二長老,長河長老,據說新入宗的弟子龍家龍鑫也就是龍雲的堂弟,也是死在那小子手中。」那名舉報者繼續爆料,幾乎秦毅來到這裡乾的所有『壞事』都被他給抖摟出來了,估計是個情報收集專家。

眾人嘩然,這是個什麼人啊?廢了秦煬,殺了趙一痕、龍鑫、龍雲,得罪了太多人了,看長河長老的樣子肯定是必殺他。

「呵呵,真是有趣,原來妙然師妹找的這個人,在你們雲清宗已經犯下這麼多事了,看來倒是沒有冤枉他,趕緊把人交出來吧,處理了以後我們也好走人,免得耽誤你們雲清宗弟子修鍊。」高洪淡淡說道,對於那個秦妙然口中的秦毅倒是產生了一些興趣。

眾人面色難看,不一會功夫,那個去尋找秦毅的人無功而返。

「長老們,那人不在住宿區,其他弟子也開始動身尋找了,一定會第一時間找到的。」

「對了長老,那小子還有兩個同夥,要不要拉來一起問罪?」折身回來的那外門弟子問道。

「同夥?」長河長老一愣。

那名弟子簡單解釋了一些,抹去了含糊不清的地方。

長河長老聽了之後冷哼一聲。

「哼,原來是兩個外門弟子,廢了殺了都無傷大雅!」

此時此刻秦毅並不知道,他的兩個朋友柳靜跟石頭也因為這件事而受難。

堪稱恐怖的壓力襲來,這最後一關秦毅才感受到什麼叫做壓力,什麼叫做難度。

數百的虛幻人影殺來,舉著不同的武器,這些幾乎都是凝海境界實力的武者。

雖然秦毅並不放在眼裡,可幾百的數量,說句難聽的一人一招都不是人可以承受的,因為沒有真元可以使用,也不允許使用真元。

「好小子,居然一直戰鬥到了這個時候,三關考驗,每一關都是前無古人的絕對第一,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那老者已經幾乎是說不出來話了。

曾經有過記錄,最為出色的闖關者也只是一個人抗衡七十二道虛幻人影,畢竟都只是武技的對拼,沒有真元的碾壓,這才是完完全全的公平對戰。

而且這些虛幻人影也不是那什麼庸俗的炮灰,一個個都掌握著基礎的武技,若是秦煬那種廢物過來,能夠對付兩個到三個都已經是極限。

而秦毅此刻面前的虛幻人影已經漲到了三百二十個。

這意味著之前一百六十道人影已經被他給幹掉了,這最後一關就是這樣層層遞進。

若是秦毅度過這一關,則會迎來七百二十道虛幻人影,難度再次遞增,在雲清宗以往的闖關者記錄中,最優秀的也只是七十二道虛幻人影,秦毅早就破了記錄了,只是秦毅自己還不知道而已。

他此時此刻喘著粗氣,不管是置身幻境還是說這就是現實,秦毅都在拼盡全力的去創造每一個奇迹,他自己有這種實力就沒有退縮的理由。

「錚」的一聲,秦毅手中三尺青鋒迸發出無語倫比的光影速度,宛如劍分三千,籠罩虛空,隨著秦毅一擺,那些劍影猛地一收,猶如萬劍歸一,衝殺出去。

青鋒在秦毅手中就像是秦毅手臂的延展,每每一道光影掠出,就是一道虛空人影被斬滅消失,可以用肉眼看見,那幾百道虛幻人影快速的減少,一道道劍氣肆掠,宛如浪濤奔騰不可阻擋,甚至周圍山海都被切平,很難想象這是沒有藉助任何真元,完全武技能夠展現出來的力量。

「他是誰!」負責迷蹤天穴的老者坐在地上,雙目木然。 一柱香之後,那稀疏斑駁的喜歡人影終於潰散去,秦毅手中青鋒斜著插在地上,他的臉上湧出強烈的疲意。

「再來一次吧,再挑戰一次,一定可以的。」秦毅望著虛無空間。

「好!老朽陪你一起見證奇迹!」

「第八階陣開啟!」

就在老者話音落下的時候,秦毅面前再次出現密密麻麻的人影,劍客、刀客、槍者……數之不盡,足足六百四十之數,而且秦毅能夠感受到,提升的不單單是數量,這些虛幻人影的能力明顯得到了不小程度的加強。

秦毅毫無畏懼的沖了進去,一往無前。

雖說是無窮無盡的人,可秦毅衝進去之後也只有周圍的一小部分人能夠對他造成傷害,秦毅所需要面對只是不斷補充的敵人,他需要不停的持續的戰鬥,而維持不斷戰鬥的資本就是要節約體力,以最為凌厲最為快捷有效的方式殺人。

這一點秦毅還算是擅長,他遊走人群之中劍光浮影,驚濤拍岸,偶爾驚起的劍影必然殺滅一片區域的虛幻人影,幾炷香之後六百多人已經銳減到了四百多,不過秦毅顯然有些透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