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裴老師,聽見沒有?柳夕同學說你批改的英語作文有錯誤,人家學生認為水平比你這個老師都要高了,你不發表點意見?」

  • Home
  • Blog
  • 「裴老師,聽見沒有?柳夕同學說你批改的英語作文有錯誤,人家學生認為水平比你這個老師都要高了,你不發表點意見?」

代斌看向裴佳琪,用嘲諷的語氣說道。

裴佳琪臉色漲紅,她也覺得代斌今天智商不在線。

你那副嘲諷的語氣在校長面前說出來,真的沒有問題嗎?

作為情商智商雙高的英語美女老師,裴佳琪從來不對任何事情表示絕對的看法。

萬事無絕對,這是幾千年來人類的經驗之談。

「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孔子說三人行,必有我師焉。」

裴佳琪微笑著的說道:「學生超過老師的事情很多,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代斌被裴佳琪的話噎的翻了個白眼,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

譚校長轉過看向裴佳琪,含笑點了點頭。

這才是做老師的樣子嘛,謙虛、謹慎、以德服人。

裴佳琪笑的越發的甜了:「柳夕同學,我會和布朗寧夫人討論一下,如果是我的錯誤,我會更正你的成績。」

柳夕擺擺手,不在意的說道:「無所謂,兩分而已。這樣也好,留下一點餘地,下次才有進步的空間。」

「咳咳。」

班主任吳啟仁都有些聽不下去了,小小年紀,這口氣怎麼就這麼大呢?

看見代斌又要說話,柳夕皺了皺眉不耐煩的說道:「你懷疑我作弊?你不相信我會做試卷上的試題?」

「當然,你憑什麼會做?」

代斌紅著臉高聲道:「就拿數學來說,連三班數學最好的姚思雨這次都只考了121分,你憑什麼滿分?」

三班是高一年紀的火箭班,姚思雨更是高一年級公認的數學強人,每次數學考試絕對是全年級第一。

作為代斌的得意門生,代斌無法接受自己苦心培養的學生,還比不上一個整日睡覺的柳夕。

「姚思雨?」柳夕想了想:「是誰?」

「咳。「

代斌又被噎了一下,咳嗽了一聲,正準備說話,卻聽柳夕又開口了。

「憑什麼不要緊,相不相信也不要緊。既然你這麼看重姚思雨,那就把人請過來,當著你的面和我比試一下不就行了嗎?」

「和你當場筆試做題?」

柳夕點頭:「當然,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不就知道了嗎?」

代斌叫了一聲「好」,起身就要出門去將姚思雨叫過來。

這時,譚文正慢悠悠的咳嗽了一聲。

代斌這才意識到自己光顧著和柳夕鬥氣,完全忽略了校長的存在。

他尷尬的轉過頭,吶吶的說道:「校長,這……你看……」

譚校長搖搖頭,嘆道:「去吧。」

「誒。」

代斌應了一聲,走出門就給了自己一耳光。

今日他這是怎麼了?怎麼老犯這種低級錯誤,都是那個柳夕害的。

等代斌離開后,譚校長抬頭看見柳夕神情淡淡,臉上沒有絲毫擔憂之色,心裡便知道代斌這次多半又要丟臉了。

不過他也很好奇,這個柳夕他已經第三次見了。

每一次見面,都會給他帶來無比新鮮的感覺,一次比一次讓他驚詫。

「柳夕啊,這些試卷你真的都會做?」譚校長語氣平和的問道。

「嗯。」

「可是我聽說你一個月前才考了年紀倒數第一呢,為什麼一個月的時間,你就都會做了?」

「這才是我真正的實力。」

話題又重新繞回來了,如果是原主,當然不可能在一個月內完成醜小鴨到白天鵝的華麗變身。

可是現在站在眾人面前的柳夕不是以前的柳夕,而是來自修道世界的金丹老祖柳夕仙子。

「說起來我倒是想拜託校長一件事,不知道可不可以?」柳夕問道。

譚校長聞言笑了笑:「說來聽聽。」

「我覺得高中的知識,我差不多已經融會貫通了,繼續下去也是浪費時間。我想把學籍調到高三,參加兩個月後的高考,不知道可不可以?」 ?「融會貫通?」譚校長搖搖頭:「這個詞不要亂用,你問問在做的老師,包括我這個校長,都不敢說高中的知識融會貫通了。」

柳夕知道對於凡人來說,高中的知識的確算得上異常博大精深。

那是因為他們的精力有限,神識有限,記憶力和理解力有限,不可能向她一眼過目不忘,知識馬上就能理解應用。

所以她也不多廢話,直接上硬菜:「校長,請原諒我的用詞不當。這樣吧,你可以給我一份高三試卷嗎?我當著你們的面做完,如果成績達不到你們的標準,那就算我年少不懂事。」

「如果我的成績優於高三的學生們,請答應我的要求,可以嗎?」

譚校長一愣,其他老師也愣住了。

「你要當著我們的面做一套高三試卷,用來證明你自己有資格參加高考?」

譚校長確認道。

「是的,校長請給我這個機會。」

柳夕正色道。

吳啟仁忍不住開口了:「柳夕,我不知道你的自信從哪裡來的。但是,我希望你能慎重。」

吳啟仁是出於好意,一旦校長真的答應下來,柳夕能夠拿到出色的成績還好說。

如果拿不到,她在全體師生心目中的形象將會跌入谷底。

以後必然會面臨無數譏笑嘲諷和不自量力的評價,這樣的冷暴力不是一個高一女生能夠面對的。

「吳老師,我很慎重的提出這個請求。」

柳夕不為所動,她早就做出了決定。

如果譚校長不答應,她原本打算參加成人高考。

時間對於她來說很珍貴,沒必要在高中浪費整整三年。

大學相對自由許多,她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去做自己的事情。

譚校長想了想,看到自信滿滿的柳夕,突然笑道:「十四中還從來沒有從高一直接跳兩級到高三這種事情發生,既然你這樣有信心,我願意給你這個機會。」

「多謝校長。」

「先別謝,我這個人很講究規矩,所以對於破壞規矩的人,我心裡不是很喜歡。」

「這場就算我和你打賭吧,如果你的成績能夠進入高三年紀前三,就算你贏,我答應你的要求。」

「如果你的成績沒有進入前三,我希望你能申請退學。」

譚校長嘆息道:「有自信是好事,我喜歡自信的學生。雖然說不出原因,但我其實已經相信你具有高考的能力,我甚至相信你能贏下這場打賭。」

「然而規矩就是規矩,學生有學生的規矩,老師有老師的規矩。這個社會就是靠一個又一個的規矩把每個人都融合在一起,如果誰都不守規矩,社會也就亂了。」

「所以我要給你打這個賭,免得以後也有學生跑出來要求我隨意跳級,這就是規矩。」

譚校長深深的看了柳夕一眼:「現在,你還要和我賭嗎?」

柳夕點頭:「我賭。」

「好。」

譚校長爽快的答應下來,朝身邊的年級主任低聲說了一句。

年級主任站起身來,走出辦公室去拿高三試卷。

過了一會兒,戴斌帶著一個身形瘦小的男生走了進來。

柳夕一看,冤家啊。

還以為姚思雨這麼名字是一個女生,沒想到那天被眾人圍在人群中的學霸同學。

那滿臉發亮的青春痘,那故作謙虛懊惱的神態,那瘦竹竿一樣的身板,以及那一雙瞪大了都像是睡著了的小眼睛。

每一個特徵柳夕都記得清清楚楚,對於搶了她學霸位置的人,柳夕一向記憶深刻。

很好,原來是你啊!

柳夕一臉不懷好意的看著戰戰兢兢站在辦公室的學霸同學。

姚思雨啊姚思雨,睜大你那雙線條一樣的眼睛吧,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學霸。

姚思雨同學一進門,便看到全年級老師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他心裡一顫,又看到坐在正中間的校長同樣注目著他。

姚思雨同學差點沒嚇得腿軟,什麼情況,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是他偷偷給顏青師姐寫情書的事情暴露了?

也不一定是顏青師姐,或者是給班長汪雨寫情書的事被發現了也說不定。

還有袁子英、彭慧、劉菲菲……

糟了,該不會都被發現了吧?

學霸同學越想越是肝顫,差點就跪下來了,還沒等老師們開口,自己就招供了:「校長,各位老師,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

譚校長和眾老師一臉懵逼的看著他,不知道他在認什麼錯。

「你錯哪兒了?」校長習慣性的問了一句。

「我不該給顏青師姐寫愛慕的情書,也不該給班長汪雨寫情詩,更不該給一班的袁子英,二班的彭慧、五班的劉菲菲、以及七班的張靈兒都寫情詩,我知道我做錯了。」

「……」

「……」

此時只有沉默才能表達校長和老師們心裡的情緒,因為他們怕自己一開口,就忍不住說聲「卧槽!」

小子,能耐啊!

眼睛不大,眼光倒是不錯啊。

聽聽都是誰,全是學校排的上號的美女啊,你竟然全都送過情書!

小子,你這麼能,你咋不上天呢?

眾人齊齊把頭轉向高一三班的班主任劉昌壽,想聽聽他對此有何看法。

劉昌壽沒有想法,如果有,也是想找一塊抹布把姚思雨的嘴堵上。

沒看出來啊,這人小鬼大的東西,還挺悶騷啊。

姚思雨見校長和眾位老師都不開口,以為是自我認錯還不夠充分,狠狠心繼續爆猛料:「我承認,我曾經偷看過……」

「閉嘴!」

劉昌壽大喝道,阻止了姚思雨繼續坦白從寬。

他心裡也是暗嘆一聲,這就是典型的高分低能的學生。智商倒是高了,情商簡直低的令人髮指。

「叫你來的目的,是有一套數學試卷讓你做,不是其他什麼事。」

劉昌壽不去看其他老師的臉色,直接把叫他來的目的說出來,省的他疑神疑鬼的繼續爆料。

作為姚思雨的班主任,他也跟著丟人啊。

「啊……」

姚思雨張大嘴,心裡著火,臉上青春痘更亮了。

「坐下吧,代老師給他們相同的試卷。」

校長揉了揉腦門,頭疼的說道。 ?代斌心裡也有些不是滋味,滿臉尷尬的拿出準備好的兩份試卷。

他原本是讓姚思雨來幫他撐場子的,誰知道姚思雨這麼沒用,直接爆出猛料自黑。

連帶著把姚思雨叫來的他也被黑的尷尬萬分。

反觀柳夕,進來是面對校長和眾多老師的質問,神情不卑不亢,回答鏗鏘有力,行為說話大氣自然。

先不說成績這個事,就是這個氣度就甩了姚思雨幾條街,把姚思雨的形象襯托的很是猥瑣小氣。

代斌給了姚思雨和柳夕一人一份試卷,讓他們開始做題。

姚思雨轉頭看了柳夕一眼,眼裡閃過一絲詫異,顯然不明白為什麼柳夕會出現在這裡,還要和她做同一份試題。

柳夕挑釁的回頭看了他一眼,拿起筆低頭開始做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