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該死啊!」

  • Home
  • Blog
  • 「該死啊!」

「這臭小子,真的是為了女人不惜一切啊!」

一旁的銀翼狼王,憤怒地咆哮著。

它很絕望!

這一刻,它就如同當初林驚羽將他擒住的一般的絕望!

他知道,逃也沒有用!

因為,他與林驚羽之間,早已經簽訂了最強的靈魂契約——太古的獸主契約!

這種契約一旦簽訂,主人隕落,契約妖獸,也必然隕落!

這時一種最強的約束!

絕對不會有例外。

「該死……本王天賦超絕,今日便被這臭小子坑死了……」

銀翼狼王同樣絕望的閉上了雙眸。

靜靜地等林驚羽被拍成渣渣之後,自己也一定隕落。

轟的一聲巨響!

但是,突然間,一聲驚天巨響,伴著恐怖的如實質一般的靈力波動,席捲而至,令銀翼狼王也不禁錯愕地睜開了雙眸。

遠處,一位紫衣女子虛影,傲然而立。

「啊……」

「是她……」

這一刻,就是銀翼狼王,也已經認出這是何人。

正是林驚羽的師傅,紫幽長老!

不過,卻並非紫幽的真身,而是一具靈身!

他自然不清楚,這正是由紫幽長老長老給林驚羽的那一枚影符所化。

「大膽魔族!」

重生小哥兒之顧朝 「竟敢傷我徒兒…….」那靈身凝望著黑袍魔將怒喝道。

「該死!」

「竟然是人族大能的靈身!這小子身上,竟然還有這種東西…….」

這一刻,黑袍魔將,也不禁臉色大變。

要知道,即便是他,面對這道靈身,依然感到一股恐怖的威壓!

「滾!離我徒兒遠一些!」

「你若是敢傷害我徒兒,天涯海角,我紫幽必誅殺你!」

紫幽靈身厲聲怒喝道。

「呵呵!」

「區區靈身,你嚇唬別人可以,來嚇唬本魔將,你未免也太自大了吧?」

黑袍魔將冷冷道,只見他猛地將那一身黑袍打開。

一股股恐怖的魔氣,滔天而起,繚繞在他的身側。

「果然是魔丹境強者!」

「而且,似乎還不是一般的魔丹境強者,他似乎已經接近魔域境…..」

魅靈小優喃喃自語道,一雙眸子緊張地凝望著黑袍魔將。

作為魔族,他知道魔將身邊那恐怖的魔氣意味著什麼。

此刻,隨著那魔氣涌動,讓人有一種置身於魔之世界的感覺!

這正是凝結魔域的前兆!

一旦凝結魔域,則意味著他便踏入了魔域境,成為了個真正的魔族大能!

「呵呵!」

「不過是一個尚未踏入魔域境的魔族,就趕如此囂張!」

「那我便讓你看看,什麼是領域的威壓!」

紫幽靈身冷笑一聲,只見她一隻芊芊素手猛地伸出,在空中輕輕一點。

頓時,無盡的靈氣,在周身匯聚。

以她為中心,彷彿形成了一個恐怖的漩渦,方圓數里之內,都能感受到她恐怖的威壓!

甚至連那魔族亞古達的身體,都在微微的顫抖!

領域!

這正是人族靈域境強者的領域!

「魔將大人!」

「她竟然是一位真正的靈域境強者,咱們還是趕緊逃吧…….」

亞古達顫抖著向黑袍魔將傳音道。

他可是非常清楚,人族靈域境強者的厲害,那種強者,絕對是堪稱一方大能。

排山倒海,無所不能!

甚至,有魔族曾經看到,人族靈域境強者,一隻手將一座百米巨山瞬間轟成粉末。

而魔將大人他,雖然也距離魔域境不過是一步之遙!

但畢竟尚未突破到魔域境!

正所謂,一重境界一重天!

他若是真要強行與這道靈身交鋒,恐怕勝負也真的不好說!

「該死…..」

「竟然真的是人族的靈域境強者,真的該死…….」

黑袍魔將怒吼,一雙深邃的紫色眸子凝望著魅靈小優手中的九幽靈盞!

他不甘!

這魔族的寶物,已經幾乎到手,卻被這樣一個人族大能靈身,給攪黃了!

但是,他卻又無可奈何!

「走!撤退!」

「臭小子,魅靈,你們給我記住!」

「我亞坤會回來的!九幽靈盞,我一定會奪回來,還有你們的命!」

黑袍魔將怒吼,猛地一揚手,化作一道滾滾黑煙,與那瘦削的亞古達一同消失於眾人眼前。

「師傅!」

「謝謝您相助,否則我……」林驚羽感動地朝紫幽的靈身行禮道。

「呵呵!」

「你果然是騙了我,將一個魅靈藏在了身邊…….」

紫幽靈身淡淡一笑。

說者無意,聽著有心。

她說完這一句話,林驚羽心頭不禁咯噔一跳。

「師傅,千錯萬錯,都是弟子之錯!」

「弟子甘願受罰,請您千萬不要怪罪小優!」

林驚羽急忙將一切都攬在自己身上。

「呵呵!」

「算了,路是你自己走的,我也勸不動你,責罰她也沒有意義!」

「你只要記得一句話,有多大的責任,便要有多大的能力!」

「否則,你根本保護不了你身邊之人!」

銀鸞 「好了!我這道靈身堅持不了太久,趕緊返回玄天道院吧…….」 玉天古城南側,有一座不起眼的院落。

院中長滿了雜草,穿過一條長長的步道,有一座破敗的祠堂。

祠堂前,一位身材瘦削的獨臂男子,靜靜地盤膝而坐,正閉目修行。

在祠堂的一側,則擺放著九盞閃爍著淡淡幽光的魂燈。

突然間。

幾乎在林驚羽殺死九紋龍組織老九的一瞬間,其中一盞魂燈驟然熄滅。

「是老九的魂燈!」

「不!到底是誰敢殺死老九?」

瘦削的獨臂男子感應到魂燈熄滅,驟然睜開了雙眸。

一雙深邃的眸子中,寫滿了震驚與憤怒。

「二哥!」

「怎麼啦?發生什麼事情了?」這時,一個身高九尺的魁梧男子,挎著一把巨大的金色戰斧,從祠堂外,跑了進來。

當他看到那熄滅的魂燈,也不禁渾身一顫。

「老七!」

「告訴我,老九去執行的什麼任務?」

瘦削的獨臂男子厲喝道,一雙眸子凝視著跑進來的魁梧男子逼問道。

「二哥!」

「老九他,應該是去殺一個煉丹師了吧…..」魁梧男子吱吱嗚嗚道。

「什麼?」

「殺煉丹師?什麼煉丹師需要需要我們九紋龍出手去刺殺?」

那獨臂男子繼續逼問道。

他正是九紋龍的老二,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僅有的右臂上,刻著一條龍飛鳳舞的龍紋。

在那身高九尺的魁梧男子臂上,同樣有這樣一道龍紋。

只是,他雖然塊頭很大,在九紋龍中的排位,卻僅僅列在第七!

「二哥!」

「老九刺殺的,就是那個四品開光師……」

聽到九紋龍老七的話,獨臂男子也不禁微微身體一顫。

「什麼?」

「你們瘋了?一個堂堂四品開光師,你們去刺殺,莫非就不怕煉丹師公會懸賞抓你們嗎?」

「況且,那小子才被天盟李家聘為客卿煉丹師,你們莫非連天盟都不顧及了嗎?是誰同意的?」

獨臂男子怒目圓睜,質問道。

「是我!」

「二哥,是我接的單!你若是知道是誰下的單,就明白我為何接了!恐怕就算是大哥在,也一定會接的!」

這時,一位身披黑色斗篷的男子走了進來。

在九紋龍中,他排行第三。

「是啊!二哥!」

「三哥說的對,這一單可是地盟耶律家族的大管家來下的!」

「聽說,那是耶律家那位爺的意思!」

聽到二人的話,獨臂男子的臉色變得越發嚴肅。

「告訴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