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誰說不配。」韓戰大吼,不退反進。

  • Home
  • Blog
  • 「誰說不配。」韓戰大吼,不退反進。

「我說的。」

金掌壓落。

韓戰拚命掙扎,大口喘氣。

剛才一戰,雙方都拼了很多元氣,他元氣大減。

自己消耗變大,對方肯定也一樣。

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對方的掌印,威力不減反增。

「我不甘心。」韓戰大吼。

他的防禦,護體罡氣,氣勢,全都被輾壓,擊潰。

砰!

身體從蒼穹被壓落,如同墜落的流星,久久沒有停下來。

眾人紛紛上前,終於看到了大角戰神。

此時的他,滿身是血,血肉模糊。

身上的護甲盡數破裂,衣不蔽體。

反觀另一邊,葉雄化成一道流光出現在他千米之外,背手而立,神色淡然,風采依舊。

楚天嬌,艾琦琪,陳平芝,以及所有的聖殿學院的學員。

還有一些旁觀的散修,全都看呆了。

半空,靜寂如墓地。

他們都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角戰神敗了,新院長敗了,而且是以這麼悲慘的下場,被打敗的。

「這個傢伙,到底厲害到什麼程度啊!」楚天嬌聲音都顫抖了。

「他用的還只是佛門功法,如果他還使用道功,院長豈不是輸得更快。」艾琪琦感覺人生觀全變了。

以前的一名初級班的學員,成了輾壓院長的存在,她覺得世界瘋狂了。

何止道功,還有魔功跟妖族煉體術呢!楚天嬌心道。

當然,這些她都沒有說出口。

「你絕對不可能是合體巔峰,你是半步大乘。」韓戰咬牙切齒,十分不甘。

(本章完)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沸聲一片。

半步大乘是什麼概念?

田園記事:枝頭夢 那可是五道之中,最巔峰的存在啊!

整個聖界,已知步入半步大乘的修士,只有四名。

始祖,聖后,梵聖尊者跟大角戰神。

此四人都是數萬骨齡的,比葉雄高得多了。

「兩千歲不到的半步大乘,我的天啊!」

場外,一聲驚呼。

出聲正是幫葉雄測試過骨齡的那個新學員入院檢測的導師。

此言一出,又是一陣沸騰。

面對這些崇拜的目光,葉雄早就習慣了。

金鱗豈是池中物,無論在任何地方,他都會是頂天立地的存在,早晚而已。

「韓戰,你服還是不服?」葉雄朗聲問。

韓戰沒有說話,表情很難看。

不服不行。

「你現在還覺得佛門功法沒用嗎?」葉雄繼續問。

韓戰依然沒有說話,成王敗寇,他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

「佛門功法並非難以修鍊,而是你們頓悟得慢。一旦有所突破,佛門功法的威力,絕對是輾壓同級的存在,在佛門功法之下,所有的虛幻都無所遁跡。佛門功法還能開啟法眼,慧眼,甚至傳聞之中能看透六道輪迴的佛眼,你居然說佛門功法修鍊沒用,你的眼睛是不是瞎了?」

最後這句話,葉雄幾乎是吼著喊出來的。

幸孕:冷梟的契約情人 「要殺便殺,你贏了,說什麼都是對的。」韓戰把臉一撇,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我沒有必殺你的理由,當然,那得看你合不合作。」葉雄臉色緊崩,冷冷道:「我問你,梵聖尊者何在?」

「我不知道。」

「此話當真?」

「我騙你幹什麼,他當初輸給我……故意輸給我之後,就離開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韓戰回道。

「他為何要輸給你?」

「我怎麼知道。」

葉雄看了眼他的表情,似乎已經猜測到,他不可能知道。

梵聖尊者既然選擇認輸離開,肯定不會讓人知道,他的下落。

葉雄目光掃落周圍的看客,問:「你們周圍可有人知道院長的下落?」

眾人面面相覷,都沒有回答。

「桑天,你可知道他的下落?」葉雄突然朝人群之中喊道。

此言一出,周圍嘩聲一片。

眾人紛紛朝他的目光望去,臉色大變。

始祖來了,這怎麼可能?

沒有人回話。

「不敢出來,怕丟臉還是怕什麼?」葉雄繼續道。

剛才,葉雄用靈識掃過周圍,有一名修士的實力,吸引了他的注意。

此人用幻術易容面孔,讓人看不清他的模樣。

但是,騙不過葉雄。

半晌之後,從人群之中,走出一人,身穿黃袍,氣勢冠絕天下,威鎮蒼穹。

他剛出來,氣勢瞬間到達頂端。

「葉雄,你好大的膽子,居然還敢回來!」

神医嫡女 桑天背著手,眼睛咪了起來,釋放出讓人心悸的殺氣。

自從被葉星星威脅之後了,始祖就感覺咽了一隻蒼蠅一樣噁心。

作為堂堂的聖界之後,始祖大帝,從來都沒有人膽敢在桑河面前嘲諷他。

哪個人見到他,不是戰戰兢兢,大氣都不敢透。

偏偏這個葉雄,讓他登上始祖之位之後,第一次受到羞辱。

上次見面,桑海跟碧蘿兩人回到皇城,連夫妻之事都不感興趣了,都在想著怎麼報這個仇。

始祖下令徹查葉星星,用他的模樣搜遍整個聖界,但是居然都沒有找到關於他的資料。

後來,他才從潛藏在神界的卧底口中得知,這人就是從神界逃過來的葉雄。

葉雄之名,桑天早就聽過,卧底會不定時彙報神界的事情,葉雄的名字常常出現。

只是他沒有想到,這個葉星星就是那個在神界,名聲僅次於伊莎的存在。

他更探查出來,這個葉雄根本就不是神影的徒弟。

若是他是神影的徒弟,被伊莎欺負成那樣,神影早就出手了。

本來已經不舒服的心,更是讓他氣得吐血。

知道真相之後,他一直在派人尋找葉雄的下落,可惜,這一百年來,他好像失蹤了一樣。

最最最讓他沒想到的是,他居然,突破到半步大乘。

韓戰跟葉雄大戰的時候,他早就來了,只是一直都沒有出的,就是想看看,葉雄突破到半步大乘之後,實力強到什麼地步,現在一看,果然厲害,但是還沒到能威脅自己的地步。

於是,他就出來了。

「宇宙茫茫,我想去什麼地方就去什麼地方,區區聖界,我為何不能來。」葉雄冷哼。

「說得挺好聽,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你有多逍遙,可惜你騙不了我,你在神界被人追殺,落荒而逃,只不過是來我聖界避難而已。」桑天回道。

「落荒而逃是對懦夫來說的,對於強者來說,那叫暫避鋒芒,東山再起。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你又怎知道我不能王者歸來,光明正大的殺回去。」葉雄傲然道,

「想王者歸來,我看你這本事還差得遠了。」

「當年,你打敗了伊莎,且不說你用了下流手段,我就算你能打贏,那麼,如果我現在打敗你,那是不是就證明我有足夠的實力,王者歸來?」

「你要挑戰我嗎?」桑天突然笑了。

那是一種嘲諷的笑。

沒錯,對方是很強。

可惜他才剛突破到半步大乘,沒有經過穩定,固化。

大乘境界他能了解多少?

他現在居然要向聖界的第一人挑戰。

向一個突破到半步大乘幾萬年,經過幾萬年沉浸的皇者挑戰。

這不是找死嗎?

「沒錯。」葉雄點了點頭。

「你要死,我會成全你。」

「桑天,你派人在神界潛伏,有一事你應該知道?」

「說。」

「我在神界,經歷大大小小戰役無數,同階之中,我可有敗跡?」

「可惜你遇到我。」

「在我眼裡,你跟以前被我踩在腳下的踏腳石沒區別。」

「本皇這輩子,沒見過你這麼狂妄自大的人,既然這樣,多說無益,手下見真章吧!」

桑天一邊說,一邊將身上的皇者氣息釋放出去。。

瞬間,天雷轟轟,宇宙風雲變化。

暴風雨的即將來臨。 葉雄三元齊放,身體變成三段顏色。

金首,白軀,黑色下肢。

狂暴氣勢,衝天而起。

與此同時,他的身體開始變化,變成不破金身,同時以佛元在身上凝聚一層金色防禦罩。

面前之人是始祖,聖界第一人,是葉雄有史以來,遇到最強的兩個人之一。

面對伊莎的時候,他有陸青鋒跟葉問天幫忙,現在他只能靠自己。

他最大的底氣是同階之中,從來沒有遇到過對手。

這種不敗的戰跡,是他最大的信心。

桑天頭頂出現一尊帝皇法下,黃袍加身,讓他的勢攀升到了極點。

「宇宙十大法相之一,帝皇法相,這王者之氣太厲害了吧!」

「這下看葉星星怎麼接。」

「從來都沒有人敢挑戰始祖,他這是在找死。」

周圍的人,紛紛出聲,沒有一個看好葉雄。

畢竟,從身份,地位,年齡,名氣,各種方面,始祖都是輾壓葉雄。

「葉雄,我就看看,你有幾分手段。」

桑天的身影,啾地在原地消失了。

周圍的人,連他的蹤影都看不到。

下一刻,葉雄身影也不見了,兩人的速度,已經超越目光可以看到的速度!

眾人只看見蒼穹之上,毀天滅地般的威勢,波盪,讓空間悲鳴。

「修羅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