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蹲下,不然就地格殺。」葉鎮冷哼,把之前他的話還給他。他也是武者,看到千星戰鬥歸來還遭受如此,更是惱怒。

  • Home
  • Blog
  • 「蹲下,不然就地格殺。」葉鎮冷哼,把之前他的話還給他。他也是武者,看到千星戰鬥歸來還遭受如此,更是惱怒。

「好大的膽子,好大的膽子。」總指揮也趕到。

本以為都是自己人在布放巡邏什麼的,所以沒有太在意,竟然發生這樣的事。

副廳長驚顫,他再蠢現在也看明白,那個年輕人不是表面那麼簡單,他踢到鐵板了,沒看到一個個南州最高層實權人物,都有些不敢過去,還小心翼翼賠笑的……

千星看了眼所有人,對葉鎮和江憶起的兄弟點了點頭,徑直離去,沒有理會別的人。

留下一群人傻眼,「帶走。」

「誤會,誤會……」副廳長快哭了。

總裁大人,我有了! ……

明月小區,百里夕月在那兒看著遠方,她小臉憔悴,有些蒼白,有著柔軟。

「不要拉我,我要等他回來,他會回來的……」她傷心,模糊的視頻中,千星中彈太多,正常都是難活的,是百里雲飛一直保證,她還是很害怕。

「嗚嗚,是我任性,我不該自己跑去梅姐那裡辦事,我該讓同事們都去的,是我……」

百里雲飛無奈,又接到電話,第一時間怒了,星哥回來,卻被人在街上埋伏了。

遠方模糊的樓頂,身影一閃再次出現,已經到了小區門口。

千星回來,遠遠看到那個雨中身影。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大雨磅礴,雨水無情,對誰都一樣,順著她秀髮留下,早已浸濕她的衣衫,她還是那麼漂亮,走到哪裡都是靚麗風景線,如美麗的花兒,大雨也掩飾不去,此刻雨中飄零,盡顯柔弱,少了平時的自信瀟洒。

她在哭,夾雜著雨水,依然能夠看到……讓人忍不住憐惜。

千星看到,心中一陣刺痛,是他的錯,他只顧打架,只顧合理了,只顧不讓人擔心,相反只會更擔心。他忘了月兒只是昏迷,早會醒來,肯定會很擔憂,換做他也會一樣。

千星一步閃爍,已經來到少女身前,他不再掩飾什麼,也不想什麼。

彷彿有感應,千星剛剛閃到前面,百里夕月就看了過去,正常人是看不到千星虛影的。

跟著她看到眼前的千星,虛幻變得真實,痴痴的看著,大眼睛通紅,淚水晶瑩。

「傻丫頭……別哭。」千星過去,一把抱住,同時功力運轉,這無情大雨,再也無法落到少女身上一滴。

感受到少女身子的冰涼,微微顫抖,千星很心疼。

百里雲飛守護在一旁,看到千星,鬆了一口氣,默默轉身離開。

感受到熟悉的溫暖,百里夕月緊緊抱過去,這還是她第一次主動,傷心擔憂委屈,大眼睛淚水更多。

「你混蛋,為什麼那麼護著我,你要出事我怎麼辦,你混蛋,讓我欠你,我長這麼大都沒欠過人,你混蛋,幹嘛不早點回來,總是讓我擔心,你混蛋,你受傷就不能讓我照顧你嗎,你怎樣我都願意,幹嘛躲著我,你混蛋,總欺負我,還騙我,你混蛋,明明喜歡我,還總裝酷,不對我說……那好,本姑娘敢愛敢恨,我先說,混蛋,今後你就是我的人,不準再離開我……」

嚶嚀,百里夕月梨花帶雨的大眼睛瞪得圓圓。

昏嫁總裁 千星吻了下去,百里夕月痴楞,羞澀,沒有躲閃,悄然閉上眼睛。

「對不起,以後不會了。」千星輕聲說道,「本來那天我想對你表白的,都被那群傢伙攪了,什麼我是你的人,你是我的人才對,以後別想跑。」

千星微笑,在百里夕月驚呼聲中,攔腰抱起回家。

百里夕月把腦袋靠過去,很舒服很甜蜜,「那你再對我表白一次。」

「什麼呀?」

「表白。」

「我愛你。」

「沒聽到……」

「百里夕月,我愛你,以後你就是我千星的女人。」千星微笑,這一聲不大,浮生真力山河氣場傳遍半個城市。

盛寵豪門甜妻 「你幹什麼呀?」

「表白呀。」

「那麼大聲幹嘛……人家都聽到了,還有什麼你的女人,忒難聽……」

「……」氣氛很快變得柔和下去。

少女恢復,再次變得快樂,只因他回來。

走進屋內,百里夕月身上的衣服已經幹了,如瀑秀髮輕柔,也已經幹了。

看得出來,女孩很憔悴,千星不惜消耗生之力。

****** 生死真力太霸道,一般人都受不了,他為人療傷驅毒什麼的,都只能用生之力,而這個時候他體內只有死之力,壽命將是急劇消耗。

如今進步很快,他壽命多,也不是這麼浪費的,況且戰鬥損失的也快,都還說戰神進步難,不進步壽命也難增多。

這一刻他沒有半分不捨得。

百里雲飛在後面看到一些,暗自輕嘆,這兩個人,都是何苦,他為姐姐開心,對星哥尊崇。

少年也自責,都是他實力不夠,若是足夠,哪裡會這樣。

「放我下來吧。」到了屋內,百里夕月紅著小臉,她很驚奇,千星用了什麼辦法,竟然讓她衣服剎那變干,她感覺身體也舒服很多,不再那麼難受,這簡直是神跡。

這個傢伙果然有神秘,哼哼,不過還是她的那個混蛋,百里夕月大眼睛紅紅的,那是剛剛長時間哭過,但依然很有靈氣,有笑意拂過。

見千星回來,她才放心。

「千星,你怎麼樣,真沒事了嗎,讓我看看你的傷……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這兩天你去哪兒了,那些人都是誰……還有……」想到什麼,百里夕月看著千星,生怕是做夢不真實,有很多問題。

「我的傻姑娘,看你眼睛都腫了,都是血絲,先去休息,醒來我都告訴你,乖。」千星心疼。

「那你不能再離開了。」百里夕月溫柔,沒有反駁。

「嗯,要不我睡你旁邊。」千星輕笑。

百里夕月輕啐,在千星安撫下,聽話去休息了。

她確實很累,這兩天身心交瘁,她還是普通人。

「小飛,你說你姐什麼意思,她竟然沒有反駁我睡旁邊?」千星轉頭笑道。

「星哥,別轉移話題。」百里雲飛納悶,「你這兩天也太……瘋狂。」

「本來想著應該很快,天亮都能回來,還是我高看自己了,原來破音速也是有極限的,大陸還是太大,同志仍需努力啊。」千星說道,「讓你們擔心了。」

「我倒沒事,我相信星哥你,姐姐這兩天傷心壞了。」百里雲飛唏噓。

「我知道,是我算錯時間。」千星說道。本來他若不去奧蘭古堡和自由國度這兩個最強大的地方,他原本暫且也是無法闖的,就能更快回來。

然而正好碰到這兩家後防空虛,他便攻進去了,只要不是高手全在,再加上陣法底蘊,他都無懼。

「星哥,葉鎮他們那邊還等著你處理先前那事呢。」百里雲飛說道。

千星看了百里夕月房間一眼,「這次不會離開,讓他們等著先。」

「也好。」百里雲飛說道,他也很不爽呢。

他們在外征戰,都是十分驚險的,這些人在後面享受安逸,還不知足,竟然還埋伏星哥,正直少年更討厭這種蛀蟲。

「這邊怎麼樣,沒出什麼事吧。」千星問道。

「來了一些宵小,已經滅了。」百里雲飛道。

「石鋒呢?」

「他在江憶起他們那邊,我在這邊足夠,他在那邊也可幫忙策應。」

王妃人狠話不多 「還有陌上也過來了,也在外面鎮守,在張奶奶那邊。」百里雲飛繼續說道。

千星點頭,陌上也是戰神高手,這就沒問題了。

「你怎麼過來,不在裡面修鍊了?」千星問道。

「該出來歷練下,和星哥你相比,我們的戰鬥都太少,我還不是戰神實力,暫且也不需要鎮守一方,隨便走走都可。」百里雲飛笑道,「我過來跟星哥你混,石鋒跟著星哥才幾天,都進步了。」

千星微笑,「這段時間辛苦你了,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我都在家裡歇著,倒是星哥你去歇會兒吧。」百里雲飛一笑。

「你小子……」

……

「不要……千星……」睡夢中百里夕月驚醒,大眼睛已經濕潤,她很慌張,怕之前才是夢。

千星聽到聲音進屋,女孩才緩緩平復。

「我在呢。」千星微笑,坐了過去,「做惡夢了?」

「才沒有呢。」百里夕月說道。

「那你做了什麼夢,這聲音不是擔心我,就是我想強迫你什麼,我不是這樣的人好不……也不對呀,之前你不還霸道的說我是你的人。」

「你幹什麼……啊……」

百里夕月輕哼,狠狠的咬在他肩頭。

「疼嗎?」百里夕月又看過去。

「不疼。」

「混蛋,就知道欺負我。」

「沒有吧,好像是你咬的我。」

嬉鬧聲中,女孩蒼白的臉色已經好轉,氣氛輕鬆柔和,千星這次話題轉移的很好。

看了看外面天色還早,才剛剛黑下去,大雨已經小些,但還是嘩嘩的,潺潺的。

「睡吧。」千星說道。

「嗯。」百里夕月乖巧點頭,接著猶豫幾下,還是很小聲的開口,「千星,你留在這裡,別離開好嗎?」

「留在這裡?」

「別多想,我只是……有些怕,不敢一個人。」女孩小臉紅暈,本還想瀟洒,卻用被子蒙住了頭。

千星微笑看著,又看向窗外,「從此以後,風雨我為你擋,什麼都不用怕。」

「才不要。」百里夕月嬌哼,「我們……一起面對風雨。」

千星目光柔和,這次沒有說話,亂開玩笑,百里夕月抱著他的手臂,靜靜睡過去。

百里夕月心力憔悴,前後又昏迷幾次,現在睡得很安心,千星坐在床頭,心中安寧,發生的太多,這一刻他都拋卻腦後,沒有多想,也偷懶一下。

百里雲飛這兩天忙東忙西,又是打架又是擔憂的,千星也讓他回屋休息。

外面風雨交加,南州高層卻是無眠,事情太大,他們擔不起,急得團團轉,等待著千星去處理,然而一直沒人,就連另一特使百里雲飛都沒去,他們都很沒底。

這種大事他們已經上報上面,而上面震怒,回應和他們猜測的差不多,當地特使權利最高,也有許可權,讓特使全權處理。

市長,廳長,特戰部門總指揮,葉鎮等很多人,已經過來看幾次,不過沒有回應,特使沒出來,他們也不敢去打擾。

之前的一些普通視頻,他們都是看過的,特使也受傷,這種層次的傷已經超出他們認知,但也知道更不能隨便打擾。

最惶惶的就是先前那個副廳長,他本以為也就是警告批評,他又沒傷到一絲,最多算是誤會,他已經想好幾十種開脫的借口,這些他最拿手。他可是在這個位置很多年,什麼沒有見過。

現在他害怕了,這些『小事』明顯可以說誤會,竟然沒人敢幫他說句話。他的一些老底更是被不知名厲害的情報部門一一揭出,這些有的他自己都快忘了,情報竟然能查出。只是這些他就要完了。

這是動了真格,他到底得罪了什麼人?

****** 那個小子他查過,根本就是可以隨意碾死的啊,尤其是在混亂關頭,還下著大雨,他趁亂滅了都還是立功。

他看到南州的高層都沒回去,都在等著,氣氛讓他壓抑。

他想詢問到底如何,哪怕給他說下原因,指條道也好,竟然沒人搭理他,好官怒視他,平時一些朋友遠離他,避如蛇蠍。

副廳長臉色蒼白,一半是嚇得,一半是累的,他該在溫暖的別墅喝香檳,哪裡遭過這份罪,在看守所內鎖著手銬。

外面風雨,家裡很溫暖。

石鋒江憶起還有陌上都傳訊過,他們都守著一方,想過來探望,千星沒讓,這些天都夠累的,讓他們歇著,明天再說。

百里夕月一覺醒來,睡得很踏實,很滿足,看到趴在床頭千星,她又有些愧疚,這傢伙一定也累壞了,該讓他上床睡的。目光柔和,小臉紅暈。

「真是豬呀。」少女眼中笑意,大眼睛忽閃,在觀察著她傾心的男人,近距離感應他的氣息,她很溫暖甜蜜。

「妞,大早上罵人可不好。還有你不要懷疑別的,我很正常的,也不要懷疑自己魅力,主要看你昨天太虛弱,不然我肯定忍不住爬上你的床……」

「滾。」百里夕月輕啐,低頭打斷千星,小臉更紅,這傢伙醒了就算,怎麼還看出他的想法?不對呀,他都還沒看。

「很有經驗嗎,大混蛋。」百里夕月心中回應幾句,「本姑娘眼光怎麼變低了,哼哼,以後還是得好好教育,不能太便宜他……」想著自己都笑出來。

兩人一起出去,百里雲飛剛好出來看到,瞪著眼睛看完這個又看那個,有些鬱悶,又怒瞪千星,沒有說話意思都表現出來。什麼時候摸進我姐姐房間的,你太無恥了,我姐姐這樣,你都忍心欺負她……找時間去打一架。

千星玩味的笑著,彷彿沒有看到,百里雲飛更鬱悶了。

百里夕月低著頭,想解釋來著,想了想太複雜,算了吧,誤會就誤會,她好像還有些喜歡誤會。

……

千星來到特種總部,如今的局面是被特種部門直接掌控的,誰來都沒用,這個時候也沒人敢來小動作。

他沒怎麼在意,如今他的境界眼界已經更高層次,但事情發生總要處理,有些蛀蟲蒼蠅反而更可惡,他是太強,傷害不到他什麼,若換個普通人呢。

之前當街真的開槍,那時就已沒有可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