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轟!轟!轟!」

  • Home
  • Blog
  • 「轟!轟!轟!」

又是幾發炮響,炮彈雜亂的落在兀顏軍的整條攻擊線上。

「繞開,從西面進攻!」

凜風這個時候揮動手中的馬刀,召集白狼旗向西疾行。

「轟!轟!轟!」

似乎城內的人注意到了他們的行動,火炮的落點也緊追他們的腳步。

可惜這個時代的火炮並沒有很高的精準度以及殺傷力,炮彈宛如歡送的大型鞭炮在白狼旗的身後落下,偶爾一兩發會落在長長的白狼旗軍中,砸死好些個運氣太差的傢伙。

「往南走一些!」凜風呼嘯著傳達他的口令,指揮着白狼旗儘力避開將軍炮的射程。

好在將軍炮的射程並不遠,離開淞陽城五里開外,那些大鉛彈就基本射不中了。

可另一種小鉛彈似乎射程要遠一些,還是會覆蓋住白狼旗的距離,只不過比起大鉛彈,精度就更差了。

不管怎麼說,白狼旗還是繞過了城南,來到了城西。

「列隊!陣型鬆散一些,別被炮彈給炸死了!」

凜風呼喊著,命令自己的部下分成左前右三部分——後部留在出發陣地,保護輜重。

大約過了一刻鐘,白狼旗數千人馬終於在城西擺好了陣型。

而這時,淞陽城的南北兩側也有了兀顏軍的出現。南面是代剌的花豹旗,北面是墨耳艮的嵬熊旗,岱青的藍月旗則與達赫親領的黑水旗並立在城東。

「好像不開炮了!」夜弁炤興奮地叫了起來,剛才過來的路上,他差點就中了一炮,好在他躲得快,只是被碎裂的石子擦傷了大腿。

四面包圍之下,淞陽城內的太昊軍似乎失去了鬥志,連將軍炮也不再發射。

凜風卻覺得有些奇怪。雖說太昊軍被包圍在城內,可沒理由這些將軍炮會停下來不開炮啊。現在身處絕境的太昊人,難道想的不該儘可能的打光庫存的炮彈嗎?

列隊待命的白狼旗勇士們眼巴巴的看着凜風,而凜風也在等待新的總攻號角。

四面都包圍了,只要達赫一聲令下,必定能踏破這座淞陽城。

緊張的等待中,卻聽到接連幾聲「轟轟轟轟轟……」好像接連放了十幾個炸雷了一般,大地都震顫了起來。

好些個重心不穩的人直接從馬上摔下來,挨了身邊的隊官一頓臭罵。

凜風卻發現這絕不是地震,因為這震撼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多久,一切都平息了下來。

而此時,淞陽城中升起了好幾股濃濃的黑煙。

「這是什麼?火藥庫被炸了么?難道是有個傻瓜犯了錯,那可真是上天保佑我們啊!」賀察馬皺着眉頭笑了起來。

聽他這麼一說,凜風登時醒悟過來:「不,這是太昊人在摧毀將軍炮,他們要突圍了!」

。 「快看,前面那個叔叔跑了!」,墨寶指著駕駛位對着猴腮臉男說道。

猴腮臉男也聽到了前面的動靜,回頭一看,「我x!居然自己一個人跑了!」

就在此時,他身邊的車門也被拉開,進入了兩個警察把猴腮臉男也抓得個牢牢實實的。

墨寶站在後座上,睜著亮晶晶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警察叔叔抓壞人。

銬好猴腮臉后,警察才來安撫墨寶。

他們沒想到這次被拐的兒童居然長得這麼可愛,不自覺得說話也放柔了幾分:「小朋友,你不要害怕,警察叔叔來救你了。」

墨寶沖着警察甜甜笑道:「墨寶不怕的,墨寶知道警察叔叔會來救我的,所以我一點都不害怕。」

說完,她還衝着警察叔叔鼓掌,並豎了一個大拇指。

逗得警察直笑,這小姑娘太萌了。

不止萌,心也真大,一般被拐兒童被及時找回時,都哭得不成樣,這小姑娘居然還能給他們鼓掌。

「汪!汪!」,金子看到搶走自己小夥伴的壞人們被抓,開心地直吠,衝到麵包車門邊向,一直往裏看。

墨寶聽到了金子的叫喚聲,從後座椅子上一躍而下,越過一旁的警察叔叔,幾步就下了車,抱住了金子。

「金子!我好想你啊!你累不累?」

金子從橫陽市一路跑到了此處,跑了三個多小時,而且超乎想像的是金子的跑速已經超出了狗類物種的極限。

一小時居然能達到近100碼的跑速,而且持久續航,簡直不可思議。

當然墨寶沒覺得這有多麼神奇,因為她不懂。

但警察們知道啊。

「這不會是從橫陽市跑出來的那條狗吧?怎麼可能?居然能跑到這!不,應該說居然能三個小時從橫陽市跑到這裏!這是機器狗吧!」

【這麼神奇的事居然發生了,這狗會被切片研究吧!】

墨寶一聽到切片就知道不是好事,肯定是會傷害她的金子的,她緊緊抱住金子說道:「這是我的狗狗金子!你們不能抓它!」

心裏想着切片狗狗的警察也就是想想,畢竟是科幻片看多了,一聽到有奇異事件就想到切片,他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說道:「小朋友放心,我們不會抓你的狗狗的,它英勇救你應該得到表揚。」

墨寶遲疑地看着他,勉強接受了這個說法。因為她聽到警察叔叔心裏的道歉了,嗯警察叔叔都是好人,不會傷害她的金子的!

這邊墨寶已經被及時解救出,而另一邊,陳家四口正循着羅桂琴手裏的那縷頭髮之煙,心情沉重地開在高速上。

沒一會兒,林貞接到了警察打來的電話,「喂,林貞同志你好,你的女兒已經成功被解救,目前已經從被救處坐上警車送回橫陽市。大約四小時後會到達。一會兒你們來市局接孩子吧。」

「好!好!太好了!謝謝你們,真的謝謝你們了!」

掛完電話,林貞興奮地喊道:「墨寶找到了!剛剛警察打電話給我說墨寶找到了,現在正在送回的路上,讓我們去市局接墨寶。翔哥,快!快!我們在下一個高速口下去再返程回市裏。」

林貞自動忽略了墨寶還要四個小時才能回到市局這一點。

羅桂琴看了看手裏的頭髮,煙還是往與橫陽市相反的方向飄去,墨寶肯定不在橫陽市。

「不可能,墨寶肯定不在橫陽市裏,還在前面,我們繼續開。」

羅桂琴擔心是不是警察救錯人了,救了其他孩子卻誤以為是墨寶。

畢竟她的秘術不可能出錯的。

「媽!墨寶確實在橫陽市!不,不對,是我說錯了,警察說現在正在送回橫陽市的路上,大概四個小時後會到達。」

林貞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過於激動,沒把話說清楚。

羅桂琴想了想,決定還是相信警察同志的辦案效率,畢竟墨寶的命格極貴,一生中不會有大災大難,且而還有護身符在身上,肯定會平安無事的。

「那就回去,一會兒翔子先送我們去市局,你再去做一面錦旗送給市局的警察同志。他們為了找墨寶也是幸苦。」

「媽~我也想第一時間看到墨寶,要麼你去做錦旗?」

羅桂琴的眼刀唰唰唰地拋向陳翔。

陳翔感覺自己的後腦勺一陣發冷。

「翔子,聽你媽的!」,陳遠發話了。

「是…」,陳翔弱弱地應下了。

羅桂琴得意地又給了陳翔一記眼刀。

「翔哥,市局邊上的一些打印店裏就能做錦旗,不佔時間的,而且我們現在回市局也就兩個多小時就能到了。你肯定還是能第一時間看到墨寶的。」

「還是我媳婦疼我!」

於是陳家一行人很快返程往回趕了,到達市局的時候發現有挺多記者的。

這些記者逮著被拐兒童的家屬就要採訪,但陳家一行人沒見到墨寶都沒心情接受採訪。

因為墨寶被拐發生在鬧市區,人販子上車的時候挺多人看到的,而且報警時也很多人圍觀,難免有人拍了視頻發到網上。

有些嗅覺靈敏的新媒體工作者,看到被拐兒童的家長是個有點小明氣的演員,便想過來蹭一波熱度,到時候寫個吸睛的標題來吸引一些流量。

而市局能在這麼短時間內找回被拐兒童,也想進行一波宣傳,在民眾收中豎立良好的警察形象。

同時這也是鼓勵民眾對疑似拐賣兒童的事件積極報警,這次的事件就是一個正面典型。

不過他們只會重點宣傳找回墨寶的事件,對於人販子的任何信息都不會透露。

基於長期從事刑偵工作的敏感嗅覺,他們推測這兩人落網的人販子背後有一個大團伙,一定要把這個團伙的人一網打盡,為民除害。

既然要宣傳,市局當然也約了一些大媒體來採訪。

所以市局的等候廳都快被記者給擠滿了。

等陳翔抱着錦旗踏入市局的時候,迎接他的就是一些熱情的媒體工作者們。

嚇得陳翔一個踉蹌,他都懷疑自己是什麼時候爆的紅,怎麼一下子這麼多記者追着採訪他。

人紅就是煩惱多啊,這麼多人採訪,要把獨家給哪家媒體呢?李欽牽引韁繩前往跑道,遠沒有小馬丁騎乘過去的瀟灑帥氣,在外人眼裏,這是露怯的表現。

實則,這是李欽熟悉太陽神的過程。

系統生物與二代肯定有所差距。

即便系統能直接回收,但到底能否與『大毛』一樣令行禁止,還需要驗證。

時間很短,不過在確認過眼神后,那種對系統生

《不會現在沒人玩QQ農場了吧》【493】打道回府 眾人回頭,看見一名年輕的青年男子正用一種渴望而又貪婪的眼神看着他們,不由得感到了一陣不舒服的感覺。

北斗拔出自己的大劍,站到了眾人的面前,把他們保護在自己的身後。

「大家小心,這傢伙不是人類。」

萬葉拔出自己的劍,身後的神之眼亮起璀璨的光芒:「這傢伙身上的污穢和不詳,可真是令人作嘔。」

「哈哈哈哈!」青年人把手抓住自己的額頭,發出了陣陣癲狂的笑聲,「令人作嘔?不,我現在感覺好的不得了!你們這些有神之眼的大人物,怎麼會懂得我們的感受?」

「現在我有了神櫻的力量,再奪取你們的肉體,衝破這該死的封印,天下之大!我那裏去不得!你們可真是上天送給我的禮物啊!」

萬葉卻大聲的反駁他:「神之眼是力量的證明!而不是力量的來源!神之眼象著着人們前進的願望,而不是肆意妄為的力量!」

「呵呵!你們有神之眼的大人物自然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但等我把你們獻祭給神櫻的時候,你們發出的哀嚎想必都是一樣的吧?哈哈哈!」

「獻祭?」北斗環顧了周圍散落一地的武士盔甲和白骨,驚訝的說道,「難道這些人也是?」

「呵呵,你猜的沒錯,這些人全都成為了神櫻的養料,不過他們也不過是咎由自取而已!」

「本來鳴神島下達了撤退的命令之後,島上的居民應該全部撤出的,但是這群武士,居然敢覬覦神櫻的力量,他們暗地裏抓了許多島上的居民,把他們獻祭給了神櫻樹,這裏面自然也包括了我的家人!不過可惜的是,他們的陰謀被躲在島上的我識破了,我闖入了他們的獻祭儀式,幸運的是。」

青年人的語氣變得興奮和難以抑制的顫抖。

「神櫻選擇了我!」

他指著散落在地上的堆堆白骨:「然後我就把他們給一個接一個的獻祭給了神櫻,既然他們想要神櫻的力量!那我就滿足他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