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個樣子真的好有活力啊。」秦沫語手上一般掐著禁錮術法的手訣一邊張嘴說到。

  • Home
  • Blog
  • 「這個樣子真的好有活力啊。」秦沫語手上一般掐著禁錮術法的手訣一邊張嘴說到。

其實秦沫語根本就不認為皮總瘋掉了是一件多大的事情,就算你瘋了我也有辦法格尼板正回來。

要知道所謂的瘋掉其實就是三魂七魄位置出現了問題,只要你將這些亂掉的位置調整表回來就可以。秦沫語選擇得方式也是非常的簡單,那就是傳說之中失憶的人最好的治療方法,情景重現。

之前你是因為被匕首扎瘋了的,現在就要用匕首把你在帶回來。

「曾經有一點真正的友誼擺在我的面前我沒有好好真心,直到失去的時候才會追悔莫及。」

這個時候聽懂了秦沫語再說什麼的皮總現在正在拚命地嚎叫。

要知道之前皮總的確是有一點點的陷入到了癲狂的狀態,甚至的確是要瘋掉了,但是在秦沫語禁錮他的時候,他已經開始清醒過來了。

但是在看見匕首再一次出來的時候,在加上秦沫語說的那一段話。皮總真的這個時候是在罵人的。

https://tw.95zongcai.com/zc/2452/ 前提是有人能夠聽的懂。

「我知道,我知道,一萬年,一萬年。我不吵了還不行么!!!求求你放過我吧!」這個時候的皮總這的非常的後悔十分的後悔簡直就是後悔自己怎麼管不住這張嘴。

當秦沫語將匕首收起來的時候,皮總已經明白了所謂的人生的真諦,那就是不要恨別人,都是應得的。

唱歌難聽還要唱,這就是報應,無論是么時候,都不要吵到別人,否則是會遭到報應的,你們聽到了么?每天早上五點鐘就拿著收音機在馬路上一邊溜達一般放歌的大爺或者是伴隨著太陽升起的時候熱鬧的廣場舞的靈魂舞者們。

你!們!會!有!報!應!的!

這個就是皮總對大家的忠告,來自靈魂之中的吶喊,這個時候皮總就像是一個想要證明自己沒有病,但是突然被管道精神病院之中的病人一樣,在多次的摸索之中還有秦沫語非常「認真」的眼含熱淚的治療之下,皮總終於算是痊癒了。

至於後來皮總在幽靈多次的談心之後才留下了悔恨的淚水這種事情就沒有必要再說了。

尤靈看著被送回到召喚寶典之中的皮總這個時候突然理解到了秦沫語的良苦用心,原來秦沫語只是希望皮總能夠跟一個普通人一樣就行。

邪性總裁【完結】 但是事實在日後可定會向秦沫語證明的,真理真的僅僅只是在形容所有人,但是哈士奇除外。

尤靈這個時候安慰著總感覺自己太殘忍的秦沫語。

「沒事兒的,他會忘記的。」

秦沫語:「可是我不會忘記的,因為這個感覺,這個感覺。。。。。」

「這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尤靈:「。。。。。。」

「皮總我為你點蠟!」這是尤靈在心裡為皮總想到的。

畢竟被秦沫語惦記上了實在有一點點讓尤靈有點擔心,但是轉念一想,這或許會成為秦沫語的動力也說不定呢。

至少有一點有零食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照著現在的情況日後的皮總一定是一個精神十分強大且堅毅的哈士奇。

至少不會像現在一樣見到匕首就會夾著尾巴哼哼唧唧的。 「你現在還會為我們擔心么?」這個時候尤靈看著秦沫語問到。

「不會了,至少比不會為你擔心了,可是為什麼巢穴之王會。。。。。。」秦沫語這個時候還是提出了疑問。

這個時候尤靈也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然後將召喚寶典翻到了巢穴之王的那一頁。

然後真箇世界在兩個人手掌的交界處泛起了點點的漣漪。

知道看見了巢穴之王的世界的時候秦沫語才知道為什麼巢穴之王想要外出,因為在巢穴之王的世界之中甚至能夠看出外形得到東西都沒有幾個,基本上也全部都是按照秦沫語等人的形象來想象出來的,甚至就連每一個秦沫語的形象身邊都有一個皮總或者是巢穴之王的寵物。

最可怕的是巢穴之王的空間之中盡然還全部都是按照爭鬥來決定一切的。在這裡你看見一隻耳朵的秦沫語一條腿的皮總完全都不是問題。

甚至這些都還是秦沫語能夠接受的問題,著了面甚至還有很多張著好幾個腦袋根本就沒有辦法辨別到底來自於哪裡的怪物。

這個時候秦沫語終於知道了為什麼巢穴之王對於外界那麼嚮往了。

要知道巢穴之王在沒有跟隨秦沫語之前本身就已經步入暮年了,要是沒有當初秦沫語對著玉良哀求的話,或許巢穴之王都已經徹底的死掉了。

就算是秦沫語救了巢穴之王,但是巢穴之王這一生都是在蠱蟲巢穴之中度過的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巢穴之外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甚至上一次見過鮫人城之後巢穴之王還在鮫人城之中轉悠了好久,為的就是好好地記住外面的世界。

因為他之前的生活之中除了爭鬥就什麼都沒有了,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他除了爭鬥成長之外還多出來了秦沫語,以及許許多多的召喚獸朋友,所以蠱蟲之王每天都特別嚮往外界充實的生活。

甚至可以說只要跟在秦沫語身邊看看陌生人巢穴之王都是非常高興的。

秦沫語知道了只一點之後直接什麼都沒說就把巢穴之王放到了飛舟之上,甚至還專門的給巢穴之王準備了一個房間,然後教巢穴之王這一個房間之中到底都有什麼,還有房間之中所有的東西到底怎麼用。

然後就讓巢穴之王自己一個人在房間之中好好的學習,讓巢穴之王日後能夠成為一個至少能夠何人交談的一個小孩子。

是的在秦沫語的眼中巢穴之王就是一個十分可愛的小孩子,甚至比小孩子還要可愛,因為秦沫語在秦家已經見過了太多的熊孩子了,尤其是那紅一眼不會就叫家長的人。

想當年,秦沫語被一個熊孩子冤枉了之後,直接就拿著匕首將那個孩子的連個劃成了花臉,本身很容易就長回去的傷口,他竟然回去告狀。

然後當那個熊孩子帶著家長找到秦商的時候,沒有想到秦商什麼都沒有管竟然直接將那個孩子的家長禁錮在了原地,然後拿了一個最普通的匕首,然後在上面淬了毒。

要知道這個熊孩子的娘親本身就是秦家除了名的潑辣,沒有想到的是其實當時所有的事秦商都是知道的,只不過看見秦沫語自行處理了之後,就沒有說什麼,但是沒有想到這個熊孩子竟然還想讓秦沫語吃虧。

想到這裡秦沫語不知道為什麼一個人在房間里的時候,心裡竟然十分的酸楚。

早就已經通過花姑開啟的百花族之中的傳承秦沫語已經了解到了,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有父親的,要知道百花族所有人的都是通過蝴蝶流蘇來孕育下一代的,這其實是百花族可憐的地方。

何處復槿歌 那就是一輩子都沒有能夠和自己喜歡的人度過餘生,就算是百花族外嫁出去的人也是一樣。

甚至還會為了對方專門替他納娶小妾。

這樣想起來真的讓秦沫語有點替他們悲哀。

但是在明知道不是自己的親生血脈之下,秦商還能對秦沫語做到這種地步,這真的是讓秦沫語十分的額動容。

「爹爹,你現在過的還好么?」秦沫語一個人在房間之中開始痛聲大哭了起來,要知道對於秦沫語來說自己在心裡最依靠的其實還是秦商的。

無論法身了什麼事情,那個小時候帶著自己放紙鳶的身影永遠讓秦沫語沒有辦法忘記,還有帶著自己習字練武的時候,種種場景依次在秦沫語得到腦海之中閃過。

秦沫語不知道在房間之中哭了多久,知道將自己的心情全部都哭出來之後,秦沫語心情才好受一些,只不過現在的樣衣的確有一些狼狽。

優劣上一次的教訓只一次秦沫語漲了記性,直接在自己的房門之前布置了一個化神期的結界,不是為了別的,就是怕有人再一次窗機你自己的房間之中來。

這個時候秦沫語將浴桶放好然後凝聚水靈力。

這次秦沫語凝聚之後沒有直接放到浴盆之中,而是直接將這些水靈力篩選出來,。

秦沫語篩選的是水精,可以說是水靈力之中最活躍的存在,篩選之後對於修士來說也是相當神奇的存在。

首先就是對於身體的活化,還有像是現在秦沫語已經有些紅腫的眼睛都是非常快速的能夠恢復的,甚至這些水精雖然說比不上靈泉,但是相比較單純的靈力來說卻是對於傷口十分的有效果。

秦沫語今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想要使用水精洗澡,所以也不嫌麻煩在浴桶上凝聚了篩選水精的陣法,然後在這個陣法的上面有布置了一個凝聚是靈力的陣法,然後把自己方才凝聚好的水精放到了下面的陣法之中。

利用的就是水精相當活躍的特性,向他們彙集在一起。

很快水精就已經凝聚好了,秦沫語將水溫調好之後就直接脫掉了衣服,在浴桶之中唱起了歌來。

不知道怎麼回事,洗澡的時候腦子竟然一抽想要唱鮫人歌,於是就在自己腦海之中直接大概的回憶起來關於洗澡的鮫人歌起來。 秦沫不知道跑為什麼當自己在鮫人歌唱出來的時候婚生竟然被進入到了一種非常無力的狀態。

這個時候在操縱室之中的所有鮫人的眼睛都散發出來了一種粉紅的光然後就直接出現在了秦沫語的房間門口想要將秦沫語的房門撞開,但是秦沫語布置的結界再怎麼都是化神期的結界。

就算是想當年二爺爺他們在房間之中再怎麼樣的造作房間之外都是聽不到的那種,但是好死不死的竟然是鮫人歌的聲音竟然傳遞來人出去。

這個時候在所有的男性鮫人竟然非常清楚的在像秦沫語唱著請求的鮫人歌,這是在是讓秦沫語沒有想到的。

這個時候秦沫語在自己的的浴桶之中十分的無力,甚至連想要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在加上現在所有的鮫人竟然在秦沫語的房間外面唱起來了求偶的個這讓秦沫語實在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秦沫語控制不住自己唱出的鮫人歌,但是當男性鮫人唱起了鮫人歌之後所有的曲調都變成了另外的一種聲音,秦沫語非常快速的聽出來了,那是鮫人歌正在自主尋找最合適的聲音。

「不能讓他找到。」這是秦沫語在心中暗暗想到的。

於是秦沫語開始控制自己唱起來了另外的一首歌,那是一首戰歌,一首戰士出征之前的個,但是現在落到了鮫人的耳朵里就成為了讓他們之間自行競爭的歌曲了。

在這個歌聲唱起來的時候,所有的鮫人都開始大打出手,從船樓之中達到了甲板之上。

這個時候宮天行還有墨都聽出來了聲音是在秦沫語的房間開始的,所以兩個人都像出來看看到底防身了什麼。

只不過兩個人的房間是對門的,所以再出來的一瞬間兩個人就發現了對方。

這個時候兩個人的眼神之中開始迸射出來各種非常濃烈的火花,就這樣兩個人一邊打鬥,一遍行進非常快速的來到了秦沫語的房間之中,而這個時候鮫人之間的爭鬥也很快接近了尾聲。

這個時候還剩下兩個鮫人在伯仲之間,所以就直接停止了戰鬥,等待著秦沫語的挑選。

宮天行還有墨在到了秦沫語的房間門口的時候,打鬥已經十分的兇猛了,甚至宮天行為了攔住墨直接伸出手按到了墨的脖頸旁控制住了他的行動。

這個時候墨非常邪魅的一笑,要知道他可是有翅膀的人,這個時候能夠把直接張開翅膀成功的完成反撲的。

但是他忽略了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她現在和宮天行只見這種看起來十分親昵的壁咚行為已經十分的危險了。

在墨的翅膀張開的時候,整個門板已經十分的鬆動了,就在墨對宮天行完成反撲之後成功的將雙手定住宮天行的腋下讓他沒有辦法動彈的時候。

門終於光榮退休了。

這個時候秦沫語的結界起到了非常重要的那就是支撐的作用。

兩個少年十分驚恐的眼神四目相視,這個時候誰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能夠跟自己零距離的接觸。

秦沫語這個時候也在反召喚以及召喚出來的幽靈的幫助之下,至少是穿上了衣服,然後有一腳踏在了床榻之上。

這個時候秦沫語以為是鮫人過來了,這個時候的鮫人已經可以輕鬆得到被輕鬆的祛除了鮫人歌的效果,於是這個時候秦沫語下了一個非常草率的決定,那就是撤掉結界。

這個時候本身在門上的墨還有宮天行已經從震驚之中被清醒過了,甚至莫都要撫著門起身的時候,這個時候整個門的支撐全部都消失了。

於是兩個人就在秦沫語的面前毫無縫隙的一起倒在了地上。

「你們在做什麼?」這個時候秦沫語真的有一點點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只要自己一洗澡就會出事。

但是這一次出現的事情這的不能再用事故解釋了吧?

你見過兩個人因為摔倒親在一起的這個可以理解是不是,小概率事件嗎。

但是你們兩個親在一起然後摔下來,就真的不能怪小概率事件什麼事情了吧!!!

秦沫語看著眼前親在一起的兩個人非常的無語。

好死不死的是兩個人還沒有從本身就要而分開然後再一次貼面的尷尬以及痛苦之中緩解過來的時候。

鮫人比試之中的第一名還有第二名也出現在了這裡,就看著兩個鮫人看了看宮天行他們然後又看了看正在床上「觀賞」的秦沫語,兩個鮫人直接非常麻溜的就跑掉了,甚至都能從背影之中看出來被加緊了的尾鰭。

秦沫語這個時候爾康手的表情包已經擺出來了,但是聲音也來不及說出來,這兩個鮫人就已經走掉了。

秦沫語甚至都能夠想象所有的鮫人都認為自己有什麼特殊愛好之後對自己敬而遠之的場面,雖然說省掉了好多的麻煩,但是這種特殊愛好真的不是秦沫語的啊!!!

醫道芳華 而地上的兩個少年現在真的是血淚齊流啊,因為兩個人的嘴角的受到了極其嚴重的傷害,這個時候嘴角的血液和眼角的淚水都滴到了地板之上,竟然出現了一種奇異的美感。

兩個俊美的少年,嘴角的血液,唯美的淚水,混合在了一起。

你們知道秦沫語的靈力蝴蝶肆虐的話,到底有多厲害么?

不知道?現在你知道了。

秦沫語將自己一直都在繼續的靈力蝴蝶這個時候全部都釋放了出來,尤靈非常輕巧的躲在了秦沫語的身後。

兩個少年在秦沫語的成全之下,徹底像是從南風館之中被直接扔到大街上面的人了。

衣不蔽體,半遮半掩,這讓盛怒之下的秦沫語一時之間竟然都忘記了自己生氣的原因,甚至都不管看下去了。

這個時候秦沫語在自己的精神烙印之中看見了墨的提示。

於是就順著精神烙印觀看了墨傳輸過來的記憶影響,不看不要緊秦沫語在看完之後簡直不要太血脈僨張。

自己的男人親了別的男人不好解釋。 但是自己的男人在自己不是故意且不小心的動作之下,做了這件事情想象就非常的刺激,換個說法就是自己的男人沒有變心,甚至一點想法都沒有就親了別的男人,想象真的好想還有一點小刺激。

這個時候秦沫語也沒有那麼的氣憤了,但是也是相當的尷尬的,所以直接動用了飛舟之上的空間能力,直接將這兩個少年直接運輸到了另外的一個房間之中,反正衣服什麼的他們的儲物裝備裡面都有,所以秦沫語都不在管了。、

但是這個時候秦沫語才想起來,兩個少年在同一個房間之中換衣服,一般的時候好像還沒有什麼問題,但是最大的問題就是現在這兩個少年接吻了,還是出血的那一種。

問,現在他們在一起換衣服會不會尷尬!!

秦沫語想到這裡瞬間就覺得耳朵紅紅的,這個時候身後的動靜秦沫語還是能夠察覺出來的,那是尤靈正在一點點的挪動想要走出這間房的動靜。

這個時候整個飛舟之上竟然傳出了一聲非常響亮的動靜。

那是尤靈的尖叫聲,雖然說都是秦沫語的召喚獸,關鍵是以後能夠相信的果然還是死人啊。

這個時候秦沫語坐在一旁看著尤靈正在一旁哭泣,也是非常的五年,其實秦沫語就是趁著尤靈想要出房間的時候把他抓住了而已,誰想到尤靈這個時候竟然有這麼激烈的反應啊。

甚至還一直都說只有死人的嘴是最牢靠的之類的話。

甚至秦沫語一張嘴還是不聽不聽我不聽之類的反應。

其實秦沫語當時想要說的就是死靈這的不算死人這句話,於是最後秦沫語只能把尤靈召喚回了召喚寶典之中的空間。

之歌時候尤靈才把自己放在耳朵邊上的手拿了下來,然後深深地吐了一口氣說到:「總算進來了,那種狀況之下不被滅口估計也會和皮皮一樣的。」

說到這裡的時候尤靈非常明顯的就是渾身一機靈,畢竟之前尤靈可以說是唯一一個看見皮總痊癒過程的一個人,那個過程是在是有點圍著聞者傷心扔著流淚的悲慘。

「真的是這個樣子么?」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從尤靈的身邊穿了出來。

一直停留在自己的環境之中的尤靈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接著這句話說到:「可不是么,當時我就發誓了,絕對。。。。。。。。。絕對不能坐什麼不正常的事情,你說是不是沫沫。」

其實前半句的時候尤靈還真的沒有一點點察覺,當察覺的時候也不算太晚吧。。

應該不算晚吧。

秦沫語:「你真漂亮。」

聽見這句話之後的尤靈瞬間的臉色就變成了了煞白煞白的,要知道這句話在尤靈的耳朵裡面聽起來真的跟斬立決沒有什麼差別。

秦沫語現在正在學習召喚寶典之中的知識,尤靈也是,之前尤靈就已經在書籍之中理解到了在一個叫做華夏的世界之中,應該是有一對十分強大的兄弟,叫做華農,簡直就是一種叫做竹鼠的召喚獸最強大得到天敵了。

你想想竹鼠是一種以那個世界之中很是堅硬的竹子作為食物的,光是那對十分強大的切齒就能秒殺一切的存在。

但是當他們的天敵之中只要有人覺得他們有和別人不一樣的特點了之後就會將他們徹底的吃掉,那簡直相當的殘暴,在那個世界之中能夠光靠著吃召喚獸就出名的人真的是十分的少見的。

現在秦沫語竟然對著尤靈說出了這句催命符之後,尤靈的心裡真的已經忐忑的不行不行的了,但是秦沫語並沒有其他的動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