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個,干我們這行的可不能透露線人是誰,師兄請見諒。」周漁搖頭道。

  • Home
  • Blog
  • 「這個,干我們這行的可不能透露線人是誰,師兄請見諒。」周漁搖頭道。

「果然是專業的。」黃青點贊一句,這胖子顯然已經不當自己是修士的身份,全心全意投進了買賣的消息事業,放在他來自的地球,絕對會是個出色的記者。

周漁得知黃青是來吃金雕宴后,連忙一拍胸口:「師兄賞面的話,我來請好了!」

「勸你還是打消套我消息的念頭吧。」黃青一眼看穿周漁打的念頭。 黃青可是知道周漁一直想收集所有外門高手的信息數據,並且準備用來賣錢。

「絕對不是來套消息的!」周漁尷尬一笑,搓搓手道:「在下本來也是想來吃金雕肉的,但是來得晚了點,已經賣光了,既然天福樓有幫師兄你預留,在下也就厚顏跟了過來了。」

「那好吧。」有人請吃飯這樣的好事,黃青自然沒有拒絕。

「不瞞師兄,在下自問對功德堂的絕大部份功法和武道都十分熟悉,當天在紫氣峽谷內我仔細觀察了師兄出手,事後還找到了師兄借力跳起的地方,還是未能看出師兄用的是什麼功法。」

二人說著說著,一起踏進了天福樓,直上二樓的雅間。

「想來,師兄所用的武技並不是來兌換自功德堂。」周漁語帶肯定。

黃青對周漁的說法不置可否,二人在跑堂的帶領下經過一個雅間,裡面傳來了一個耳熟的少女聲音:「什麼,金雕肉全賣光了!?」

歐陽菲滿臉失落,像是小女孩被搶走了心愛的玩具一樣。

她滿心期待,離開北玄城后已與青雀用最快的速度趕了過來,結果竟被跑堂的告知金雕肉賣光了。

「不要緊啦菲菲,等我以後再去打一隻金雲雕,讓廚子只煮給我們兩個吃。」青雀拍了一拍她的肩膊。

她雖然在安慰著歐陽菲,同時眼眸中也閃過一絲失落之色,雖然她沒有好像歐陽菲那樣表露出來,但其實她也好想吃……

天福樓廚子的手藝整個魚龍峰無人不贊,愈是高級的食材,廚子愈能煮得精美,而且這次還是金雲雕,比紫皇虎更加罕有的凶獸,天福樓之前也從未曾賣過,可以說是機會難得。

兩女都沒有察覺到黃青與周漁經過她們所在的雅間,而且停住了腳步。

黃青看到兩女的可憐模樣,有點忍俊不住,想了想,勉強也算是相識一場,開口道:「那個,老闆幫我留了一點金雕肉,不過也不多,想吃的就過來吧。」

反正這頓飯他是不用付錢的。

「啊,是你。」歐陽菲先是一愣,想不到才分別不到一個時辰,就又遇到了黃青。

然後雙眼仿似冒出了星星般:「真的嗎,好好好,立即過來!」

二話不說,她就拉上青雀,跟了上來。

「見過兩位師姐。」這下論到周漁面色苦了起來,說好了是他請,現在多了兩個人,他就由請一個變到請三個了。

「是你啊周漁。」心情大好的歐陽菲見到周漁,甚至沒有像以往一樣叫死奸商。

「黃師兄走吧走吧,我餓了!」

周漁瞪大了雙眼,居然叫黃青做師兄了,明明請的人是我啊!

青雀對黃青點了點頭,表示謝意。

就這樣,四個人聚在雅間,菜如流水上,雖然天福樓推出時以金雕宴為名,但其實金雲雕只得一大隻,每桌分到的實際不多,主要的食材還是其他凶獸肉。

就這樣,四人還是吃得很開心。

周漁不用說,看身形就知是一個標準的吃貨。

歐陽菲是個吃貨,這點黃青之前就看出來了,卻想不到青雀也十分喜歡來天福樓。

加上黃青,四人算是有一個共同興趣。

周漁擅於活躍氣氛,魚龍峰的各種八掛趣聞信手拈來,四人之間雖不熟悉,倒也沒有冷場。

……

功德堂迎來了一位特別的人物。

后廳之中,主事老長秦立夫恭敬地微微躬身:「刑堂主」

功德堂不設堂主一職,秦立夫已經是魚龍峰身份最高的長老之一,但此時面對來者,還是顯得十分恭敬。

因為站在他身前的是玄天宗真正的大人物之一,執法堂堂主,刑元秋!

這可是地位僅在宗主之下,比內門八峰峰主還要高上半分的執法堂堂主,以秦立夫的身份,平時連與刑元秋搭話的機會也沒有,今天卻來到了功德堂。

刑元秋外觀年約六十歲,精神矍鑠,看上去就像一個普通老人,秦立夫卻是知道這位刑堂主境界之高,實力之恐怖,是他所仰望不能及的。

「秦長老。」刑元秋問道:「想必你也知道我今日過來,是所謂何事了吧?」

「知道,堂主過來,應該是為外門大比之事吧?」秦立夫連忙應道。

秦立夫心中同時心中升起一絲疑惑,宗門決定讓魚龍峰舉行外門大比一事他早幾天才收到風聲,卻想不到宗內竟派了這位大佬來督導。

本以為最多就派一位峰主過來,執法堂堂主都這麼閑嗎?

穿越之我的網王老公 刑元秋看到秦立夫的表情,大概猜到了他心中所想,說道:「秦長老還是不要低估宗門對這個外門大比的重視程度。」

「這些年來,新晉的內門弟子素質每況愈下的情況,想必秦長老也是知道的,這些新晉內門弟子,到了外面甚至被另外幾個大宗門的弟子比下去,讓玄天宗丟臉,這種事情,發生得愈來愈多了。

歸根究柢,還是因為這些剛剛晉陞築基期的弟子,在練氣期時鬥爭經驗不足,歷練經驗也不夠,雖然因為經常去紫氣峽谷的原因,面對凶獸的經驗不少,但與修士之間的對抗手段,卻比不上另外幾個大宗門。

因此,宗門才決定由今年開始,舉辦外門大比,讓外門弟子有一個互相比拼的平台,激勵他們多與人實戰,培養與修士之間的戰鬥意識。

這一次第一屆外門大比,可是連宗主都給予了關注,到時候八位峰主也會到場觀看,所以請秦長老務必將大比辦得妥當。」

秦立夫聞言心神一震,本來以為外門的大比,那些內門大佬們不會上心,想不到連宗主也關心此事,大比之時八大峰主也會齊至。

如果他秦立夫將這事辦砸了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啊!

「堂主放心,在下一定用心儘力為宗門辦好第一年的外門大比!」秦立夫咬牙道,這事同樣是一個大機遇,如果他將此事辦得漂亮,升職為內門的執事長老也不是沒可能。

「很好。」刑元秋滿意地點了點頭,說道:「你也不用太過擔心,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上報,宗門會提供支援的,這次大比的規格和獎勵等詳情很快會有人送過來讓你處理。」 三天之後,一道道消息玉符被派發至每一個外門弟子的住處,每一道玉符都是寫住同一個信息。

九月初一,魚龍峰第一屆外門大比,即將舉行!

只要是外門弟子,就能報名參加。

據說派發玉符的這一天,外門天驕之一,「鐵拳」藍君豪本來已經高調宣布自己即將閉關,要嘗試突破,如果突破成功的話他就是三大天驕之中最早進入內門的,足以壓過李子龍與胡興一籌。

結果收到了玉符之後,藍君豪連關也不閉了,而是走了去報名參加大比。

外門大比,瞬間成了魚龍峰最熱的話題,無數人對此興奮不已,甚至連紫氣峽谷都少了人去,反而訓練場上多了不少外門弟子互相對練,顯然是希望在大比之前獲得更多的實戰經驗。

黃青同樣收到了派到他上院家門口的玉符,不得不說這次宗門下了大手筆。

外門大比頭三甲,獎勵見習真傳弟子玉牌一枚,憑此玉牌進入內門后自動成為見習真傳弟子,同時獎勵築基期修士才可用的上品法器一件,進入內門後派發。

大比第四至第十,獎勵特招內門弟子玉牌一枚,憑此玉牌進入內門后特招內門弟子,同時獎勵築基期修士才可用的中品法器一件,進入內門後派發。

大比第十一至五十,獎勵築基期修士才可用的下品法器一件,進入內門後派發。

玉符亦詳細解釋了什麼是見習真傳弟子和特招內門弟子。

見習真傳弟子,雖不是真正的真傳弟子,但每個月派發的修練資源是普通弟子的三倍,擁有諸多普通內門弟子所沒有的特權。

特招內門弟子,每個月派發的修練資源是普通弟子的兩倍,擁有若干普通內門弟子所沒有的特權。

「呵呵。」黃青將消息玉符看了兩遍后,呵呵一笑,隨手就扔了。

全部獎勵都特么是進入內門後派發,他玩個鎚子?

其實黃青也知道這事不能怪玄天宗,估計玄天宗也沒有想過,有能力在上萬個外門弟子中實力排進頭五十的人,年終之前會突破不到築基期。

黃青很快就將這事拋到腦後,同一天的下午,歐陽菲過來找他,那日天福樓吃飯之後,他們四個交換了住處的地址,方便聯絡。

「給。」歐陽菲遞來一個玉瓶。

「這是什麼?」黃青好奇地問道。

「這是我練的回元丹,質量還過得去,跟功德堂兌換的比要好上一點。」歐陽菲看到黃青有點疑惑的眼神,不知為何只覺臉上有一絲火辣,解釋道:「我是因為這場外門大比,幫青雀姐煉的,結果煉多了一點,就便宜你好了。」

回元丹,練氣期修士用來回復戰鬥后急速消耗的真元而常用的丹藥。

這次的外門大比,參加者可能需要在短時間內連續打上幾場,因此準備上一些回元丹,是十分必要的。

「謝謝了,但我不準備參加,這些回元丹你還是留給青雀師姐吧。」

「什麼!?」歐陽菲瞪大了明亮的雙眸,有點懷疑自己聽錯。

現在整個魚龍峰上,但凡對自己實力有那麼一點點信心的,無不磨拳擦掌,不說三甲或者頭十,只要打進了頭五十,那個下品法器的獎勵都足以讓他們瘋狂。

法器雖然只有內門弟子才可以兌換,但他們也一早打聽清楚了,在內門沒一千個貢獻點可是別想兌換一個下品法器。

現在只要在大比之中打進頭五十,就等於白撿了一千點貢獻點!

黃青的實力很強,這一點是無容置疑的,雖然她也不知道黃青有多強,但她卻見過黃青輕鬆解決築基期二層的黑天盜二當家。

連青雀姐也說過黃青的實力高深難測。

歐陽菲覺得只要黃青參加大比,不說前三,至少頭十是十定有的,但黃青卻說他不準備參加。

「為什麼要放棄這個機會,法器不說,如果你能奪得一個見習真傳弟子的身份,將來在宗門的成就一定無可限量。」歐陽菲問道。

「見習真傳弟子的身份對我來說沒有意義。」黃青搖搖頭道:「就好像你走煉丹師的路,不用參加外門大比一樣,我也沒有參加外門大比的必要,不用擔心我。」

雖然黃青這樣說,但歐陽菲仍然覺得他不應該放棄參加外門大比,不斷讓他三思而後行,好不容易才被黃青勸走。

歐陽菲這才離開不久,又到了周漁上門。

周漁拿出了一本封面寫著「外門高手詳解」的小冊子,打開其中一頁,遞了給黃青看:「黃師兄,這是我即將準備賣的小冊子。」

「因為紫氣峽穀神第青衣人太出名的原因,我不將他放在冊上又不合理,所以就這樣寫了,絕對沒有透露過關於你的信息,你看我這樣寫可以嗎?」

黃青接過來一看,上面寫道:「神秘青衣人,姓名不詳,實力估計為練氣期十層,功法不詳,疑是體修,唯一戰績是一招擒殺金雲雕。」

比起冊上另外二十幾個外門高手的詳細信息,青衣人的信息可以說是簡陋至極,與沒寫也沒太大的分別。

「這樣的話在大比時對上你的人自然也不會對你有所防備。」周漁笑道。

「看來你之前說過要收集高手的信息,很快就能賣個好價錢,是因為你已經知道了外門大比的消息。」黃青將小冊子還給周漁。

不用猜也知道,為了早一點了解可能遇到的強勁對手,無數人都會願意買這本小冊子,周漁這下子要發了。

「我那時也不過剛好聽到一些風聲罷了,也不敢肯定是不是真的。」

「你這樣寫我沒有問題,而且我也沒有報名參加外門大比。」

「你說啥!?」周漁那豆子般大小的雙目瞪圓,同樣是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接下來周漁的反應也是與歐陽菲差不多,不斷勸說他應該重新考慮參加外門大比,被他以同樣的理由打發走。

帶着愛情離開你 雖然周漁跟歐陽菲一樣,在他不參加外門大比這一件事上顯得有點啰嗦,但黃青卻沒有感到煩厭,因為他知道二人都是因為關心他才會這樣。

大概,這就是朋友吧。 第二天,又有一個少年來找黃青。

黃青對他有點印象,記得是在功德堂工作的雜役。

「這位師兄,秦長老希望能見一見你。」少年抱拳道。

「哦?」黃青有點疑惑,他還是第一次被執事長老召見,點頭道:「好的,這就去。」

跟著那位少年去到功德堂,他直接帶黃青穿過前廳,進入後殿,見到了秦立夫。

「秦長老。」

「哦,你來了。」秦立夫喝了一口茶,說道:「叫你來也沒什麼特別的事,不過今天是報名外門大比的最後一天,老夫見你還未報名,擔心你是忙著修練,忘記了報名,這才讓人叫你來。」

「你拿身份銘牌來,我現在幫你報名就可。」

由於宗門對外門大比一事的重視,秦立夫這幾天可以說是殫精竭慮地進行籌備工作。

像這種盛事,參加的外門高手、天驕自然愈多愈好,好讓刑元秋跟八位內峰峰主看到外門人才輩出,如果出現幾個讓人驚艷的好苗子,他秦立夫功勞就更高。

寶貝王子落難記 為了吸引所有人參加,這次宗門也是在獎勵上費了一番心思。

今天早上秦立夫抽空看了一下報名者名單,見到幾個有名的天驕弟子都報名了,他再看了看,那個讓他印象深刻的外門弟子黃青卻不在報名名單之上。

擔心黃青是忙著閉關修練,忘記了來報名的秦立夫想了一下,決定派人去叫他來。

黃青實在是想不到連秦立夫也關心起他沒有報名參加大比。

「這下有點尷尬了,我平時都已經盡量低調了,想不到還是如漆黑中的螢火蟲一樣鮮明出眾。」黃青心中微微嘆了一口氣。

「回長老,弟子是因為自知實力低微,所以決定不參加大比,做那無用功之事。」

「什麼?」秦立夫差點一口茶噴出來,「你說你不是忘記報名,而是不準備參加?」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你難道沒看過消息玉符上的大比獎勵嗎?」

「看過了,但估計以弟子的實力,頭五十名是沒有希望的,所以就決定不參加了。」

秦立夫皺起眉頭,冷哼一聲道:「你說自己實力低微,莫不是當老夫是傻子不成,還不說實話?」

黃青微微低頭,果然像他這種出眾的男人,用這種低級藉口,是沒人相信的,看來對著秦立夫不得不換一種說法了。

「既然如此,弟子只好如實相告,其實弟子並不准備今年進入內門,而是準備在魚龍峰上待多幾年,所以才不打算參加今年的外門大比。」

「魚龍峰上待多幾年是什麼意思?以你實力應該,突破築基期應該不用多久吧。」秦立夫雖然沒有問過黃青是什麼修為,但在他眼中,黃青必定練氣期十層無疑,沒有練氣期十層,是沒可能斬殺紫皇虎跟金雲雕的。

「弟子聽說,內門弟子的壓力挺大的,同門之間的競爭又很激烈,所以就想著不用這麼急晉陞築基期,做多幾年外門弟子也不錯。」

「啪!」秦立夫聽到了黃青的鹹魚宣言后,一把握碎了手中的茶杯,瞪目呆舌。

他以前就好奇過以黃青的實力,為何在魚龍峰上待了五、六年。

「所以你在魚龍峰上待了這麼久,是因為你覺得做外門弟子比較輕鬆,不想去內門與別人競爭!?」秦立夫呯的一聲一掌拍在木台上。

「真是豈有此理,老夫修行三十餘年,又做了執事長老十多年,從未見過有如此不知上進的弟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