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可是別人用錢也請不到的。」錢步邵得意地說道,「是我爺爺的老朋友介紹的,如果不是調查楚塵,我爺爺也不會答應讓諜影來幫我收集楚塵的資料。」

  • Home
  • Blog
  • 「這可是別人用錢也請不到的。」錢步邵得意地說道,「是我爺爺的老朋友介紹的,如果不是調查楚塵,我爺爺也不會答應讓諜影來幫我收集楚塵的資料。」

「死盯着楚塵,扒出關於他的一切,統統都收集起來,到關鍵時候,再給他致命的一擊。」

葉少皇冷冷地開口。 焰與霜的技能真強啊,同樣身為刺殺者的我目前也只有『操線』這一輔助技能,這麼說來還真是讓人有些失落。

有了焰與霜的幫助,四周的潛榕棲出現的頻率少了不少,大部分都隨著土壤一併給凍住,我輕鬆的走到瑟娜面前不遠的位置。

之所以沒有靠近她是因為我不想和她一樣被那些潛榕棲襲擊,只要有足夠的距離讓我絲線能夠夠著她就好了,為此我撒出絲線。

「『操線』!」

絲線雖然不如焰與霜產生的冰塊那麼堅固,但靈活性遠勝於冰塊,潛榕棲沒有什麼銳利的攻擊方式,只要持續舞動絲線就能阻止它們靠近瑟娜了,原本情況就該這麼落幕……

「鴉溪遠處、遠處有魔物過來耶Σ()」

「吵死了,又不是看不到啊!」

遠處的地平線上,可以看到的距離內,原生於此地的魔物出現了,比起這些潛榕棲來說,那些魔物才是麻煩所在。

「瑟娜,先離開這裡吧。」

不等她回答,我用絲線纏繞住她的手,強行把她拉離遠處,潛榕棲見此也講目標轉向我。

「焰與霜,要先離開咯?」

我朝不斷切開潛榕棲的焰與霜喊道,後者點頭后也跟了上來。

沼澤地極大的延緩了我的速度,用盡全力的逃跑也沒能甩開所有潛榕棲,而遠處的魔物身影也逐漸清晰,潛榕棲們看到那些魔物後主動的逃開了,因為那些魔物在吞噬著它們。

「是沼澤蜥嗎?太好了。」

稍微有些放心下來了,那種魔物是以潛榕棲為食的傢伙,既然此處有這麼多潛榕棲,目標應該不會放在我們身上才對。

「怎麼回事(⊿)?」

地面突然傳來震蕩,另一面出現了另一隻魔物的身軀,為了看清楚那隻魔物的身姿,我將視線轉移到那隻魔物的身上。

那是一隻渾身被淤泥包裹住的魔物,整體像一個潰散的球體,球體中間有兩個明亮的黑色珠子,那是就是它的眼睛。

「是沼澤怪欸!怎麼辦鴉溪霜霜(﹏)?!」

沒想到瑟娜也認識這隻魔物,看她有些驚訝的模樣望著我,我也有些犯難。

「就算你這麼問我……」

沼澤怪的眼睛在看著我們,行進的方向也毫無疑問的是我和瑟娜,沒想到只是潛榕棲群的攻擊會引起這麼多魔物一起過來。

要戰鬥……這是不可能的,這裡可不是地下城,魔物可是會源源不斷的出現啊。

在這裡根本沒有名為安全區的地方,只能想著如何躲開這些魔物了吧,那麼接下來直接逃跑好了,我朝瑟娜看去,她也朝我點點頭。

「準備好了嗎,瑟娜焰與霜?」

「準備好了!我不會怕它的唷(`~)!」

似乎是理解錯我的意思了,瑟娜直接拖著劍沖向沼澤怪,瞄準了它的眼珠。

咔嚓一下的重擊,瑟娜的劍完美的破壞掉沼澤怪的眼珠,現在的沼澤怪只剩下一隻眼睛,這也使它變得狂暴起來。

「鴉溪,霜霜,快來幫忙(ì_í)!」

露出一副很認真的表情,並將沼澤怪的另一隻眼睛也破壞掉,也許瑟娜覺得這樣就能讓它看不到我們了吧,算是個明智的決定。

不過實際上沼澤怪的眼睛是能夠恢復的,所以再怎麼破壞也沒有用,當然,恢復的速度並不會很快,但也只需要十幾秒而已。

「好的,破壞掉了,意外的簡單呢(˙▽˙)」

瑟娜突然回過頭做出勝利的收拾,笑容也是露牙式的那種,不過在戰鬥時怎麼鬆懈是什麼情況啊,要知道沼澤怪的觸手伸出來了喲?

「誒?怎麼還在動啊?!(⊿)」

因為大意而被纏繞住的是藍發笨蛋,現在的她慌亂到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臉上掛滿疑惑。

「誰讓你背對著敵人啊……」

我將絲線纏繞在匕首上,隨後將它拋出去。

「『操線』!」

匕首並沒有一擊將那觸手打斷,但在絲線的作用下改變方向,再次切向觸手。

被攻擊到的觸手很快就復原了,也就是說物理上的攻擊作用不大啊,這不是跟史萊姆的性質差不多了嗎,這樣一來我毫無辦法啊。

「『凝霜』!」

好在這一趟並不是只有我和瑟娜而已,一旁的焰與霜看到我的攻擊毫無作用,主動釋放了她的技能將觸手凍結住。

「幫大忙了,焰與霜!」

朝焰與霜道謝完,我再次拋出剛剛收回的匕首,觸手被凍結后輕而易舉的將其破壞掉。

「謝謝鴉溪霜霜,真奇怪啊,明明已經將魔核破壞掉了,為什麼還能動啊(⊙o⊙)?」

「剛剛破壞的是它的眼睛啊!」

「誒——?我還以為那是魔核呢(⊿)!」

這傢伙一副吃驚的模樣,似乎是把沼澤怪的眼睛認為成魔核了啊,到底是怎樣才會把眼睛認為成魔核啊……畢竟有兩個啊。

「小心啊,瑟娜!」

一隻觸手突然從天而降,目標是——瑟娜,發現到這一點的我對她發出了警告。

得到警告的瑟娜輕鬆的躲開觸手的攻擊,可隨之而來的卻是另外七隻觸手。

一旁的沼澤怪的一隻眼睛已經恢復了,八隻觸手在空中舞動著,在數量上就讓人難辦。

眼睛恢復的沼澤怪靈活的運用著觸手,觸手之間並不會相互妨礙,有序的發起進攻。

它的首要目標卻是瑟娜,似乎沼澤怪的憤怒全壓在她的身上,之所以會是這樣,應該是眼睛被破壞前最後看到的是瑟娜吧。

「加油,瑟娜,吸引住它的仇恨!」

「不要只是光看著啊(`~)。」

我對著瑟娜呼喊道,後者朝我投射來一個憤怒的眼神,看她的樣子似乎非常生氣。

可是沒辦法啊,畢竟是她擅作主張的攻擊沼澤怪的,吃點苦頭也是應該的吧。

相對於我的不聞不問,焰與霜朝沼澤怪舉起手,似乎所有的魔法釋放都要將手對準對方。

「『凝霜』!」

寒冷的結晶從沼澤怪的身上產生,很快就將整隻沼澤怪覆蓋,同時焰與霜也流出冷汗,想必這次冰霜覆蓋非常耗費魔力吧。

「幫大忙了霜霜,不像鴉溪(`~)」

「喂,瑟娜,明明是你……」

地面再次發生震動,視野內出現了另一隻沼澤怪,焰與霜的魔力已經耗盡了,不能隨便再對付沼澤怪了,與此同時,地面再次顫抖…… 江楓也不自覺的看了過去。

只見在第七座監牢中,有一頭龐然巨物聳立着,它長相怪異,體型龐大,足足有數千丈。

這頭怪物有着九個頭顱,各不相同,眼睛是燈籠一樣,放射出幽幽的寒光,極度可怕。

它的九個頭顱都被粗大的鐵鏈束縛著,甚至穿過了血肉,看上去觸目驚心。

然而即便如此,它只是盤卧在那裏,但隱約散發出一股滔天可怕的氣息,古老而幽深,讓人膽寒。

「公主殿下莫慌,這是上古妖庭十大妖帥之一的九嬰,它被天牢特製的聖鏈囚禁著,不可能掙脫,連動彈一下都困難。」南斗星君在一旁介紹道。

聞言,江楓不由心頭巨震,上古妖庭的九嬰妖帥居然被囚禁在天牢裏。

在那遙遠的上古時期,呈現出妖族掌天,巫族掌地的格局。

當時的上古妖庭,可以說是上一任天庭,鼎盛至極,前所未有的輝煌。

由妖皇帝俊與東皇太一所統領,東皇太一有無先天至寶混沌鍾,妖皇帝君有河圖洛書,可以之為核心構建出混元河洛大陣,同時執掌周天星斗大陣,手下有妖師鯤鵬,還有以白澤為首的十大妖帥,個個都是大羅金仙,強大的不可思議。

在那個時代,大羅遍地走,金仙不如狗,遠非今時今日所能相比,不知沒落了多少。

可惜,如此鼎盛的上古妖庭在一場巫妖量劫過後,分崩離析,永久的消逝。

江楓不曾想,居然還有上古妖帥存活下來,而且被囚禁在天牢裏。

「公主殿下,您可將囚犯關押在這第八座監牢裏。」南斗星君打開牢門提議道。

兩人這才回過神來,視線轉移向第八座監牢。

「給我進去!」

龍吉公主冷哼一聲,飛起一腳就把黃風怪給踢了進去。

「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我是西方佛門靈吉菩薩的弟子,你,你們不能關押我……」

黃風怪一陣哭天喊地。

江楓二人絲毫不予理會。

這黃風怪與九嬰妖帥隔牢相望,那悠遠可怕的氣息足夠他喝一壺的,而且,九嬰妖帥時不時就發出一些猶如嬰兒啼哭般的聲音,陰森可怕,令人毛骨悚然。

住在這暗無天日的監牢裏,長久與九嬰妖帥作伴,江楓估計,這黃風怪很有可能會被嚇死。

「南斗星君,這名囚犯罪大惡極,沒有本公主的命令,不許放它出來,聽清楚了嗎?」

龍吉公主嚴肅的道。

「屬下遵命!」南斗星君恭敬回應。

卻在這時,江楓不由道,「南斗星君,把天牢鑰匙交給我吧,本司法天神代為保管一段時間。」

一來,江楓生怕有人以權謀私,故意放走這黃風怪。

二來,江楓也是有着自己的私心,他想趁機溜進天牢,借九嬰妖帥利用系統提升自己。

這九嬰可是上古妖庭的十大妖帥之一,一尊大羅金仙,更關鍵的是它被聖鏈束縛著,動彈不得。

如此一來,江楓若是提出什麼無禮的要求,即便九嬰妖帥拒絕,也拿他沒辦法。

一尊活生生的大羅金仙啊,這要是被拒絕那獎勵該有多麼豐厚,江楓有些無法想像。

「這……」南斗星君眉頭深皺,明顯有些不情願。

江楓雖是司法天神,卻還命令不了他。

一旁的龍吉公主見狀,不由道:「南斗星君,把鑰匙交給江楓保管吧,這囚犯很重要,本公主怕你應付不了。」

南斗星君很是為難,但最終也不得不同意。他可以不聽江楓的,但哪裏敢違逆龍吉公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