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這邊早就有點不穩……」

  • Home
  • Blog
  • 「這邊早就有點不穩……」

「那開鏟車的師傅把下面鏟空了就放在這裡,他也不敢再鏟,怕把車子埋了……」

「沒埋到人吧?謝天謝地……」

就在這樣的議論里,有人走近了一點,片刻后才指了一處地方,遲疑著問:「你們看那是什麼?」

「不會是人吧?」

太陽已經完全落山,垃圾場四周雖然也有燈光,但此時照不到這處垃圾山上去,眾人好奇,一名大媽拿了手電筒來往上面照著,片刻,在那垃圾山前,驚呼聲響了起來。

並不算明亮的燈光中,那是一具屍體。

*********************

半個小時后,垃圾場熱鬧起來。

燈光打得更明亮了,開來了警車與專門運送屍體的車,有人上了垃圾山,試圖將屍體從垃圾中弄出來,這屍體也不知道被掩埋了多久,此時只能看見人的上半身,除了破爛的布片便是裸露的、已經變成黑色的骨骼,有警察來問了藍梓與珊瑚的話,他們還未成年,終究不會太受關注,這時候便站在一邊看著眾人忙碌。

「警察同志,這人不會是被謀殺的吧?」

「不知道是什麼人呢。」

「這要人家警察同志把屍體帶回去化驗、做拼圖以後才知道啊。」

「但是可以查最近失蹤的人嘛,誰失蹤了,找不到了,多半就是了……」

「肯定是謀殺,要不然怎麼扔到垃圾場來呢。」

一眾拾破爛的大嬸也有害怕的,一兩個看見屍體等到報警后就閃人回家了,剩下的則抱著看熱鬧的心情留下來,在旁邊說來說去儼如在馬路邊嗑瓜子道家長里短的態度,畢竟發現了一具屍體,一方面,很可怕,另一方面,就是很令人興奮,日後想來就會變成這些大媽大嬸們茶餘飯後的談資:「你們沒看見過真的屍體吧,我見過……」

珊瑚這時站在藍梓身邊,偶爾小心地看他幾眼,從出事到現在藍梓還沒怎麼說她,大概是生氣了,反正總不可能就這樣過去了吧。藍梓這時候則是在看著垃圾堆上的那具屍體,他的右手垂在身側,不時運動著,握緊、放開、轉動兩下……

那屍體的下半身被埋在垃圾里,兩名法醫正小心翼翼地將屍體弄出來,弄開了一半,屍體像是掛住了什麼東西,其中一名法醫將手伸進垃圾里,隨後做了個手勢,用力往後拽了一下。

嘩——

燈光之中,有什麼東西揚起在空中,那法醫身體沒站穩,往後坐在了垃圾堆上,藍梓抬起頭,一個黃色的東西劃過了視野,飛向後方,砰的一聲砸在了一輛警車的車蓋上,彈了起來,掉落到在不遠處的地面。

那是一顆橙子。

看起來足有大人的拳頭大小,光滑圓潤,水分飽滿,此時還有四五顆同樣的橙子正從垃圾山上滾下來,方才那法醫揪出來的,居然是一個裝著幾顆橙子的塑料袋,而這些橙子,除了有的沾上了粘液或是污水,乍看起來竟像是剛從樹上摘下來的。

方才這一下動靜很大,一時間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在這些橙子上,待到看清,才又有議論響起來。

「怎麼這些橙子看起來像是剛買來的,看樣子肯定很貴啊。」

「是進口的吧,這麼大,五六塊錢一斤……」

「看起來還能吃……」

「跟屍體放在一起的,你拿去洗了吃啊,哈哈……」

「問題是根本還沒爛啊。」

幾個大媽在旁邊議論紛紛,那邊有一個警察撿起了地上的橙:「喂!老張,你悠著點,別什麼東西都扔下來,把我車玻璃給砸爛了,公物要賠的哦。」看了看那顆橙,又皺著眉頭跟旁邊的一名警察說道,「這橙子根本像是新的一樣,如果是跟屍體放在一起,那會不會是屍體在別的地方擱到腐爛以後,最近才被轉移到垃圾場來……」又看了幾眼,將那沾了污水的橙子扔回了地上。

屍骸被弄了出來,隨後讓人給包起來,抬下垃圾山。沒有什麼人再去過多地關注那些橙子,但就像是有著某種魔力一樣,幾乎每個人隔上一段時間目光總是下意識地在那橙子上停留一下,旋即轉開,或許在這樣薰臭腐爛的垃圾場里,突然擱了幾顆如此飽滿、生機盎然的橙子,本身就是一種格格不入的暗示,甚至看上一眼,都會覺得那橙子在發出若有似無的芳香。

藍梓也看了幾眼,不過最主要的注意力,還是停留在自己那有些不安分的右手上,眼見屍體被抬下來,珊瑚在旁邊扯了扯他的衣角:「喂,藍梓,我們走了吧?」藍梓點了點頭:「等下再罵你。」朝著他的三輪車走過去,珊瑚嘻嘻一笑,在他的身後小跑一般的緊跟著。

***************************

垃圾場里熱鬧了兩個小時,漸漸的又冷清下來,警車走後,燈光暗了,這裡平時是沒什麼人守的,只是到了午夜,有人過來將最後的燈光也關了,一切都陷入黑暗之中,附近的山嶺、公路都化作了幢幢黑影,鬼祟無聲,不知道什麼時候,有人進入了垃圾場的鐵絲門,一路過來,沙沙作響。

腳步聲走向發現了屍體的垃圾山,不多時,它在一顆橙子前停了下來,女人的雙腳,穿著廉價的布鞋,她站了片刻,蹲下身子,從那一小窪污水中將橙子撿了起來,捧在手上。夜晚的天空沒有星辰,掛在後方天幕中的是有如眉黛的下弦月,中年女人在近距離望著那顆橙子,橙子也望著她,安安靜靜的,隨後,她走向不遠處的水龍頭。

垃圾場里響起了突兀的流水聲,孤魅的身影將橙子洗乾淨,又捧在手上看,目光有些茫然,這個過程大概持續了幾分鐘,她終於將橙子放到嘴邊,張開雙唇,咬了下去。

靈魂冠冕 吱——

女人捧著那顆橙,猶如餓了一輩子的饕餮,開始拼了命地將它吃下去,連皮帶肉,汁水四濺,在微涼的月色下,構成一幅陰暗詭譎的畫面……

**********

好吧,這本書開始了。

大家生蛋快樂^_^ (四更送上,求月票支持。)

因為玄陰之氣全部被吞噬,女修體內的真罡也隨之進入于飛體內,生命自然就會枯竭。

要化解這種情況並不容易,但也有辦法。

于飛從玄玄訣中找到了方法,關鍵就在於最後一刻,在女修體內玄陰之氣離體之際,只要把握準時機,適時注入陽和之氣,陰陽交泰,水乳交融,就能讓女修擺脫死亡的結局。

這種辦法理論上是可以行得通的,但實際操作還需要于飛自己去把握。

「你叫什麼名字?」

「妾身崔玲。」

美少婦看上去二十四五歲,放在現代社會,大多還是單身未嫁,可古代卻早已身為人婦了。

于飛拉起她,指尖劃過她的臉龐,落在那迷人的紅唇。

「以後跟著我,好嗎?」

崔玲羞澀一笑,低頭不說話,默許了。

于飛很喜歡她的嬌羞,伸手抬起她對的下巴,贊道:「真美,親一下。」

崔玲大羞,但卻沒有閃躲,任由於飛吻上了自己的雙唇。

崔玲的吻技一般,根本無法與現代女性相比。

于飛也不在意,因為這說明崔玲還很純潔,是絕對的良家少婦。

于飛親吻著崔玲,雙手輕撫著胸前那多半球形的美乳,感覺細嫩柔滑,又白又大,真是尤物啊。

在於飛極盡溫柔的親吻愛撫下,崔玲很快陶醉進去,陷入了于飛的愛情攻勢。

這一次,于飛很動情,換了一種心態去享受懷中的美女,感覺完全不一樣。

之前為了提升修為。把對方當做爐鼎,可以任意妄為,盡情蹂躪,盡情發泄,身體上固然得到了很大刺激,但心靈上卻總是缺少一些慰藉。

如今。**交融,感覺完勝此前十倍,無論是崔玲還是于飛,都陶醉其中,不願蘇醒。

山洞中,一男一女翻雲覆雨,配合默契。

于飛在盡情盡興之後,開始了凈化金丹的過程。

崔玲不明所以,但眼中透著柔情。全力配合于飛。

時間匆匆過去,最後關頭,于飛打起十二分精神,在崔玲瀉出大量玄陰之氣,奄奄一息,眼神中流露出絕望、悲傷之情時,迅速將一股陽和之氣灌入她全身經脈,讓她奇迹般的死而復生。擺脫了死亡陰影。

那一刻,崔玲滿臉震驚。于飛則露出了喜悅的笑容。

「終於成功了,放心,我不會讓你死在我懷裡,我要讓你跟著我快樂的生活下去。」

于飛低頭吻住崔玲的紅唇,巨獸在花徑中輕輕抽動,述說著內心的喜悅。

崔玲動情的摟著于飛的脖子。在生死轉換的一瞬間,以往那個崔玲已經死去,她是一個全新的個體,煥然新生,滿心都是于飛的影子。

「謝謝你。給了我一次煥然新生的機會。」

崔玲主動親吻于飛,整個人在這一刻竟然美得動人,讓于飛都看得痴了。

于飛很快驚醒,懷著滿心喜悅,在崔玲身上盡情馳騁,以行動來述說內心的喜悅。

歡愉之後,于飛取出一代現代女性的衣裙,親手為崔玲穿上。

「好看了?」

崔玲有些羞澀,多少還有些不適應。

于飛仔細觀察,經過他澆灌之後的崔玲煥然新生,加上漂亮的衣裙襯托,絕對是一個迷人的精品紀美女。

「好看,我喜歡。現在你先好好休息,我還要繼續修鍊。」

于飛沒有解釋什麼,直接把崔玲收入了百花爭春圖內。

因為崔玲一事,于飛顯得很開心,開始仔細留意百花爭春圖中的那些爐鼎。

目前被安置在儲物空間內的女修,連通崔玲在內,一共二十二位。

其中有兩位精品級美女是于飛在歸魂島上擒獲的,因為其姿容出色,于飛一直捨不得把她們拿來做爐鼎。

剩下二十人全都出自三個小世界,是于飛來到千峰島后偷襲暗算擒獲而來。

這其中,有一個八重天女修,有一個金丹境界的女修,還有一個絕品美女與一個精品美女。

剩下十五個女修,全都是中等以上姿色。

這麼多女人于飛不可能全都留著,但也不想全都殺了。

而殺與不殺,關鍵就是一種感覺。

為了抓緊時間,于飛先從姿色最差的開始,把殺與不殺的問題留到最後,有時間再慢慢研究。

拿定主意后,于飛開始抓緊修鍊。

在隨後的六個小時內,于飛凈化了兩枚金丹,耗費了兩個爐鼎,體內的金字塔晉陞為二十四重。

接下來,于飛採用同樣的方式,九個小時內又完成了一輪修鍊,凈化了三枚金丹,耗費了三位女修,氣海之中凈化的金丹數量達到了七十六枚之多,達到了二十五重。

此刻,于飛體內還有七枚金丹沒有凈化,女修十七人,包括崔玲、一位絕品、三位精品、八重天女修,金丹女修在內。

于飛盤算了一下,再花上十八個小時凈化六枚金丹,就能將金字塔從二十五重推升至二十七重,整體實力將進一步提升。

眼下,于飛自己的那枚金丹已經變大了一倍,如王者一般位居金字塔中心位置,如今金字塔提升到二十七重,自己的那枚金丹將更加強大,這讓于飛充滿了嚮往。

目前第四區域很寧靜,于飛稍稍留意了一下外界的動靜,隨即又開始了修鍊。

時間在快速流逝,于飛仔細品嘗每一個女修的滋味,盡量不錯殺一個讓自己不舍的女人。

這完全就是一種心理作用,是一種心靈感受。

于飛擁有心靈之眼,能看透以一個人的大體善惡,這也是殺與不殺的重要準則。

期間,于飛就遇上了兩位姿容不俗的漂亮女修,為了活命,為了討好於飛,極力服侍于飛,讓他享盡溫柔。

但因為于飛看透了她們的本質,雖然不算十惡不赦,但也不是善類,所以于飛在盡情蹂躪,盡情淫-辱之後,還是把她們殺掉了。

于飛身邊有太多人需要保護,所以很多時候他也是不會心軟的。

十八個小時一晃而過,于飛沒有碰到再讓自己心動的女人,所以直接耗費了六位女修。

如此,于飛氣海之中一座璀璨的金字塔在混沌海洋中沉浮,一顆未曾被凈化的金丹盤旋在金字塔外,散發出微弱的金光。

于飛身邊的女修還剩下十一位,但可用來做爐鼎的僅剩下六位。

結束修鍊后,于飛沒有馬上出洞,而是放出了那位絕品美女,此女出自武周玄聖界,來自武周皇朝,那時候民風開化,女性地位甚高。

「你叫什麼名字?」

于飛打量著眼前的美女,雙十年華,一身唐裝,身材高挑,氣質優雅,身上氣息很純潔,竟然還是一位處子。

能被于飛評為絕品級別的美女全都各具姿色,這武周美女眉目如畫,肌膚細膩,身材略顯苗條,在這當時來說是不夠美的。

所謂燕瘦環肥,大唐以肥為美。

當然這個肥指的是豐滿,而不是真正的肥胖。

眼前這個美女放在當代,那絕對是一個難得的美女,但是在大唐那種環境下,就顯得單薄了一些。

不過好在於飛並不在乎這些,太豐滿的類型也不是于飛所喜。

「李心如,你就是于飛,我聽聖女提到過你。」

大周美女李心如並無懼色,反而笑吟吟的看著于飛,這讓于飛頗為讚許。

這是一個七重天境界的絕品美女,無論修為還是心智都相當不弱,並無一般人的驚慌失措。

「不錯,我就是于飛。現在你是我的座上客,我自然要好好款待你。」

李心如看了一眼四周,笑道:「就在這山洞裡款待我啊?」

于飛笑道:「這兒很安靜,很適合兩人獨處。」

李心如伸手輕撫了一下劉海,顧盼生輝的凝視著于飛。

「孤男寡女,你想欺負人啊?」

于飛反駁道:「看你這樣子,似乎不好欺負啊。」

于飛起身上前,右手在半空中不停轉換招式,並沒有真正攻擊,但卻透著一股震懾性。

李心如眼神明媚,贊道:「好精妙的擒拿手,你是不是用這一招,已經擒獲了許多美女?」

「現在我只想先擒下你再說。」

于飛右手前伸,發起了進攻。

李心如也不示弱,她可是七重天境界,豈能輕易服輸。

兩人交戰並不激烈,全憑招式的巧妙,並沒有真正催動真罡,就像是在玩遊戲。

于飛下手很有分寸,並沒有一招成擒,而是刻意拖延了一會,才擒下李心如,這是為了給她保留一點面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