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還是在這裡修鍊快。」

  • Home
  • Blog
  • 「還是在這裡修鍊快。」

丁峰怪笑一聲,看向了黑水河對面,在那裡有一隻身披五彩霞光的鳥兒,「五彩鳥,倒是不錯的代步工具!」

身形一陣扭曲,便跨越了黑水河,來到了對面,出現在五彩鳥上方。

吟吟吟!

五彩鳥頓時炸毛了,從體內噴出五色毫光刷向了丁峰。

「五行禁錮之力,倒是好天賦。」

丁峰兩眼一亮,他右手往下一按又一抓,五色毫光被他抓在了手裡,雙腳落在了五彩鳥的背上,「可對付我,卻差了些!」

五彩鳥一陣啼鳴,身上神光閃爍,卻無法將丁峰震落下去。

「老實點!」

拍了一下五彩鳥,打出禁制神光,頓時老實了。

「走!」

指點方向,展翅達十丈的五彩鳥不甘的啼鳴一聲,破空飛走。它的速度非常快,穿雲破霧,瞬間百里,在禽鳥之中,速度也是出類拔萃了。

剛剛飛過一座山峰,從下方探出一個巨大的蛟龍頭,丁峰早有察覺,從他頭頂飛出漆黑的禁天葫蘆,流光一閃,便將大帝巔峰之境的蛟龍吞了進去。

然而越往前行,遇見的妖獸越是強大。甚至丁峰都感覺到了讓他膽寒的氣息,不過有廖空的記憶,根據他來時的道路。倒也有驚無險。

又飛行了三十萬里后,丁峰發現了左前方傳來強大的能量波動。還有神通的爆破聲,稍微猶豫,吩咐五彩鳥悄悄的溜了過去。

山峰之間,有一個百丈之高的牛頭人身的怪物和一頭四臂蒼猿正在生死搏鬥。

重生之錦繡前程 轟……!

牛頭人一拳將蒼猿轟飛,砸倒了一座三百米高的山峰,然而蒼猿好似沒事一般,站起身,抖抖身子。四臂在胸前猛一陣擂動,悶響如雷,然後撲向了牛頭人。

「這都是真神之境的大妖啊!」

丁峰眸光一縮,藏在白雲中靜靜的看著。

兩頭大妖搏鬥,破壞力太強了,就這一會兒工夫,就有三座山峰被他們摧毀,大地更是殘破不堪,方圓萬里之內的妖獸都被他們的氣息所攝,紛紛逃離。

噗嗤……!

牛頭人抓住四臂蒼猿的一隻手臂。狠狠的給扯了下來。

原始的搏鬥,粗糙的神通,卻極其熱血。

不一會功夫。蒼猿便被轟殺,可牛頭人也好不了多少,身上有大量的傷口。

吼吼吼……!

殺死蒼猿后,牛頭人朝丁峰躲避的白雲就是一陣狂吼,強大的威懾之力,讓只有大帝之境的五彩鳥一個哆嗦,差點從高空跌落。

「發現了嗎?也好!」

丁峰舔舔嘴唇,舍了五彩鳥,騰空而起。撲向了牛頭人。大手一抓,神力凝聚。化成一柄神斧,無窮的力量涌動。劈開了風雲。

「開天地!」

一斧子劈下,牛頭人驚懼,體內噴出道道黃色光芒,凝聚雙手之上,迎著斧刃轟了過去。

黃光破碎,斧子劈下,將牛頭人劈成了兩半。

就連神格都完全碎了。

「我現在的戰力……!」

丁峰豪情頓生,禁天葫蘆一轉,將牛頭人和蒼猿的屍體吞了下去,打入造化池中,煉化成源液。實際上禁天葫蘆也能煉化,不過只能錘鍊成神液罷了,相比源液,差的太遠。

手指一彈,讓五彩鳥在遠處等候,他直接盤坐下來,將煉化的源液盡數吞了下去。

總裁,請剋制! 「突破吧!」

體源之內,道胎在充足的源液刺激下,飛速的蛻變,九次膨脹縮小后,陡然綻放無窮的氣血光華,猛然炸開,化成一個全新的道胎。

混元神胎,成!

頓時體源空間劇烈的膨脹,氣血翻滾,直至擴大了百倍才停止,同時他的肉身也飛速的蛻變,骨骼重組,血髓進化,片刻功夫,便已經演化成全新的體魄。

現在的體魄之強,丁峰有把握,能一拳轟殺牛頭人。

轟隆隆!

也是在這一刻,天罰降下,丁峰直衝向高空,漫步雷海之中,身形一轉,化成造化神爐,吞噬一道道雷霆,煉化其中的精華,體悟其中的雷霆意志,補充自身。

砰……!

冷帝的小寵妃 片刻功夫,造化烘爐已經抵擋不住,丁峰恢復真神,神力凝聚成一柄神斧,碎蒼穹,開天地,轟碎一道道雷霆之光。

最後丁峰大口一張,噴出一張道圖,演化萬法,將大部分雷霆給收了進去,沒入神格之中,飛速的煉化,成了養分,壯大了神格空間的雷霆之力。

丁峰仰頭觀看,黑色的雷雲中,孕育最後一道雷霆,化成閃電狠狠的劈了下來,裡面蘊含的毀滅之力,讓他心神狠狠一跳。

「混元神胎,極致破法!」

神胎從體源之內飛了出來,八大神體融於一爐,化成一個黑點,將閃電破碎,黑點一顫,四分五裂,重新恢復神胎,只是氣息萎靡了很多。

神胎張開小嘴,將破碎的雷霆閃電吸了進去,他的傷勢瞬間恢復過來,身上流光溢彩,閃身遁入體源空間中。

「神胎已成,以後的天罰就少了很多。」

丁峰意猶未盡,大手一探,將遠處的五彩鳥抓來,身化流光,急速的遁走。(未完待續)

ps:感謝炎龍d神天8888幣打賞。

謝了炎龍!

老李加油! 三輛車子最終以最快的速度停在了海濱別墅的門口。

王術一個眼神示意,後面車上下來的康沐和李一凡身手敏捷的來到王術的車子,從後座上抬下陸寒徹的身體。

穿著林北望皮囊的陸寒徹矜貴的從黑色車子里出來,一臉冷峻的走到了別墅里。

魂體林北望茫然的跟著這一大群人,進了別墅。

李一凡和康沐小心的把總裁的身體放在了沙發上。

其他的幾個身形高大的男人,在王術的示意下,都出了別墅的客廳,守在了大門口。

林北望頭一次看到訓練這麼有素,身形魁梧的大叔們,哦,不不,是大哥哥們,小眼神不免流露的有點多的感情。

沙發上的陸寒徹一記寒光掃向魂體林北望。

想入非非的林北望趕忙收回自己流連的目光,端正的坐在沙發上,準備認真聽他們說話。這看好戲的時候,態度得誠懇些的,要不然角兒一生氣,沒的好戲看。

「傅恆,你先把我額頭包紮一下,用最好的葯,不要留下疤痕。」陸寒徹的眼眸一沉,餘光瞥向一旁沙發上的林北望。總歸是女孩子家的,雖然自己不以為意,但看著的人總是心中覺得難受。還是給她包起來的好。

傅恆拿著醫藥箱,仔細的幫陸寒徹包紮了下額頭的傷口。包好后的傅恆便去一邊給沙發上的陸寒徹真實身體做檢查了。

「王術,你先解釋一下為什麼你們這一回這麼慢過來。」

「總裁,你看一下這個。」

王術把一些圖片和一個長視頻遞給了陸寒徹后並雙腳並立,神情肅穆,雙手放置在身後,儼然是個軍營出來的強兵。「我們在追蹤綁架林小姐的過程里,發現了這個。那些帶有紋身標誌的蒙面綁匪,把林小姐綁架到了指定定點后,就是那個倉庫后,在5分鐘后就全部驅車離開了。」王術停頓了下。

「全部驅車離開了C城?」

「是的,總裁。」

陸寒徹的眉頭微蹙,只是綁了人後就驅車離開了……派了整個金三角最厲害的軍閥分子來這麼遠的C城就為了做綁人這一件事?

陸寒徹冰冷的眸子一轉,趕忙往自己的身上,也就是林北望的身體檢查了一下。

坐在沙發上的魂體林北望看到大呼了起來,這個精分總裁又想占她的便宜啊!

陸寒徹不顧林北望的大呼小叫,仔細查看身上。在林北望手臂上,陸寒徹發現了一個細小的針眼。

王術看到了陸寒徹的發現,示意了傅恆過去查看。

陸寒徹伸著胳膊給傅恆細看。

「確實是針眼。」傅恆再一看皮膚周遭,「應該是被抽了血的。」傅恆把檢查結果告知給陸寒徹和王術的時候,空氣明顯的一滯。

陸寒徹重新坐回了沙發,離魂體林北望也就一個手臂的距離。他微抬著眸子,有些無奈又有些疲倦的看著林北望,「你就沒有感覺到別人拿針扎你?」

圍著陸寒徹的王術和傅恆驚訝的看著總裁對著一堆空氣在說話。醫學界的扛把子傅恆後背都冒出了冷汗。不過想想總裁此刻的聲音和外形,傅恆稍微又覺得自己能理解一些,拉回了一些神智。 ?穿越千萬里山脈,走出了莽莽原林,丁峰造化池中也多了上千滴下品源液。

神格剛剛成就,神胎剛剛凝聚,現在正是沉澱的時候,不宜再做突破,就將源液珍藏了下來。

「天水城!」

看到前方的小城,丁峰有種萬分親切的感覺,在禁地呆了三百年,只有老者相陪,其中寂寞的滋味不足為外人道也。

而且嘴也饞了,這不,聞到酒樓的飄香,肚子已經咕咕叫了。

落下雲頭,丁峰身上流光閃爍,片刻功夫竟然變成了廖空的模樣,就連神格和氣息都完全一模一樣,只是修為卻提升到了大帝後期。五彩鳥則縮成巴掌大小站在丁峰肩膀上,眼珠滴溜溜亂轉。

丁峰摸摸手上的戒指,這正是廖空的空間物品,裡面有不少的源晶。所謂源晶,就相當於聖磚大陸的神晶,不過都是下品的,儲量也不多,堪堪兩百枚而已。

走進城內,丁峰發現,哪怕修為最低的成年人,也有四級戰士的修為,相當於神將。不過大多數都是六七級戰士,而且體魄十分強大,就是九級戰士都隨處可見。

但大帝卻幾乎沒有。

風雨樓,這是城內最大最豪華的酒樓,丁峰走了進去,坐在二樓,要了不少珍饈佳肴。

「這裡的酒和菜,蘊含著充足的神力,有助於提升修為,不愧是上界。」

丁峰細細的品味著,轉動著腦筋,想著下一步的行動。

吟吟吟!

肩頭上的五彩鳥叫喚了一聲,蹦到了桌子上,膽怯的看了丁峰一眼,見丁峰不在意。便壯了壯膽子,叼起一塊肉便吞了下去,片刻后。他兩個小眼睛立即亮了,開始飛快的吃了起來。

丁峰搖頭而笑。也不在意,吃些酒食,不過是體驗這種感覺罷了。

「咦?好神異的鳥兒!」

從三樓下來一行人,其中一個瞥了一眼,正好看到丁峰桌子上的五彩鳥,發出驚異之聲,就走了過來,「身披五彩。尾有五羽,這分明是是有著孔雀血脈的五彩鳥嘛!哈哈,運氣,當真好運氣,讓我碰到了這種異種妖禽,正好弄來送給王師兄!」

青年人走到桌子旁,根本沒看丁峰一眼,手中凝聚出一道神光,就抓了過去。

吟吟吟!

五彩鳥立即炸毛了,躲過大手。飛到了青年人的臉前,尖銳的小嘴啄向了眉心。青年人驚呼一聲,眉心神光閃爍。噴出一面盾牌,卻被五彩鳥發出一道霞光給唰走了。

小嘴一啄,便將年輕人眉心的神格給叼了出來,一仰脖,五彩鳥吞了下去,他眼中露出不屑的神色,重新回到了桌子上,而青年強者的臉上儘是不解和恐懼,倒地而亡。

緊跟而來的一眾青年看到這一幕。頓時睚眥欲裂,紛紛大吼。

「你、你、你的小鳥竟然殺了秋少城主?該死啊!」

「魔頭。 總裁嬌妻寵不夠 這一定是妖魔。」

「肯定是來自深山的大妖,走。趕快走,報告城主誅殺此獠!」

說著,他們竟然飛快的逃下樓去,讓丁峰都是一愣,隨之失笑。

天水城的城主府。

一道流光破空而來,落在了城主府上空,當即從下面飛上來一位中年人,帶著恭維的笑容道:「王公子大駕光臨,當真蓬蓽生輝。」

「秋城主客氣了。」

王明陽微笑拱手。

「請!」

兩人落下,走進了大廳,侍女立即奉上了城主珍藏兩千年的茗茶,談武論道,十分融洽。

「王公子是玄水宗十大天才弟子,將來成就不可限量,想當年老夫天資一般,在宗內修鍊了兩千年,才堪堪達到大帝中期,後來就接了個任務,坐鎮天水城,這一呆就是五千年,真是歲月不饒人啊。」秋城主感嘆道,「五千年的經營,天水城上下,老夫一言可決,王公子若有用得上老夫的,儘管說。」

「秋城主快人快語,痛快,那王某也就不客氣了。」王明陽神情一整,說道,「我最近參悟一種陣法,需要道兵輔助,要是從頭訓練太過麻煩,這就想到了秋城主,不知可否……!」

「王公子,需要多少?什麼實力?」

「八百一十,九級戰士!」

聽到這個數字,這種修為,秋城主眉頭一皺。

「怎麼?困難?」

王明陽語氣一沉。

秋城主連忙笑道:「士兵就能湊夠,可是……萬一上面來查?」

「一群螻蟻而已,若是真有人來查,交給我解決就是!」

王陽明自信一笑。

「那就不成問題了。」秋城主道,「王公子,我孕育一兒不易,將希望全部寄託他身上了,以後在宗內,還請多多關照。」

王陽明點點頭,「讓他以後就跟在我身邊吧!」

秋城主立即大喜,可沒等他說出感激的話來,就感覺心口一疼,臉色大變,正準備查探一番,老管家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悲呼道:「老爺,少爺他、他的魂球碎了!」

「什麼?」

秋城主猛地站了起來,怒氣勃發,城主府上空立即烏雲密布,氣息極其壓抑,坐著的王陽明臉色微變,眉頭一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