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還有什麼全部說出來吧!」宇文天淡漠地看了這人一眼,道。

  • Home
  • Blog
  • 「還有什麼全部說出來吧!」宇文天淡漠地看了這人一眼,道。

「宗門的前輩說這裡是虛靈境武者的專屬試煉之地,否則若是有真靈境強者或者皇者的話,那這塊地方的人族都會被殺光!」那人弱弱地道。

「那些之前進來的武者,為何不出去?」宇文天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神色一變,問道。

對方聽到宇文天的話之後,便沉默了,並沒有立即回答,似乎有些難言之隱。

「說吧!倘若我發現你有半點謊言,我會直接將你送去地獄!」宇文天似乎看出對方有所顧忌,冷冷的說道。

「這個小世界進來容易,出去難!連同外界的陣法,只有在特定的時間才會開啟,活下來,等到特定時間,陣法自然會響應,有各個陣門專屬的通道!但是,要想離開,必須要活下來,而活下來,則是要無休止的殺戮,只有鮮血才能維持這裡的天地法則穩定!」

「至於我們這些沒有離開的武者,受到那傳送陣法的控制,若是沒有一定的手段,根本出不去,可能一生都會困只這裡!」

那人回應道,宇文天目光微凝,竟要需要鮮血來維持天地法則的穩定,難怪被稱為殺戮幻境,看來對方沒有說慌,他是怕自己聽到需要鮮血來維持天地法則的穩定而因此顧忌自己會將他擊殺,讓他成為這小世界的能量。

這讓宇文天頭皮有些發麻,這簡直是獻祭!

老天這生活在這個世界里的生靈互相殘殺,以維持他的威嚴。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宇文天此時才深深體會到這句話的含義。

來到這個血腥的小世界,要麼殺人,要麼被殺,想要活著,就必須拼盡所能,獵殺生靈,用鮮血來給這天地獻祭。

「既然如此,你們可以選擇擊殺妖獸,或者是其他的種族,抑或是這裡的土著,何必殘殺人類呢?」宇文天神色冷漠,道。

「他們太強大了,而且還生活在特定的區域里,那裡有一些強大的存在,我們怎敢去招惹!一般情況下,他們很少出行,但若是人類招惹到他們,那可是大麻煩,所以,寧願同類相殘,也不敢冒死去惹那些傢伙!」那人有些顫慄,他感覺到了宇文天語氣的冰冷。

「我們趕快離開此地,剛才的動靜太大了,估計很快會有人來到這裡,要是有高手來此,那就麻煩了,要知道,這裡比你強大的武者有不少!」那人聲音頗為焦急,這裡面強者不少,每一個都是死神一般的武者,不管強弱,都必須小心行事,否則,難保能活下來。

這已經是一個沒有了人性的世界,沒有人會顧及同類之情,他們只想活下來,等到某一特定的時刻,遠離這個小世界,永遠也不要再回來。

聽到那人的話,宇文天神色微凝,隨即點點頭,這裡乃是天才的試煉之地,也是一處百族共生的地方,不知道會有多少強者在這裡,如今他的戰力雖然頗為強大,但若是遇到一些強大的異族或者頂尖的虛靈境的強者,那可就麻煩了。

移開踩在那人身上的腳,對方的神色頓變,立即站起身來,深深的看了宇文天一眼,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沒有多想,便拱手對宇文天道:「多謝!」

很顯然,他對宇文天的舉動,震驚不已,剛才的他根本沒有指望宇文天說話算數,能活一息,便多活一息,說不定還有逃跑的機會。

他知道,宇文天要殺他也不過是一念之間的事情,這血腥的小世界中沒有信譽,只有殺戮,只有鮮血,只有死亡。

「你身上的殺氣很盛,恐怕殺了不少人吧?」宇文天神色淡漠,問道。

「沒辦法,要活下來,就的殺人,雖然這裡沒有晝夜之分,但是我心裡還在計算著時間,十多年來,至少要十天殺一個人或者其它生物靈,讓其血液中的能量揮發,補充天地法則的運轉!」對方稍作遲疑,回應道。

「你領悟了幻之意境?」宇文天神色不變,看著此人淡淡地道。

「嗯!很早以前就領悟了,只是進步很慢!」雖然這人的話語似有謙虛之意,但是神色間卻是有些傲然,畢竟,領悟了大道,是值得炫耀的事情。

宇文天微微點頭,此人應該是來自北域的一般勢力,在這裡生活了這麼久,刺殺能力毋庸置疑,只是,在這裡修鍊緩慢,大部分時間都在逃亡或者追殺,兇險無比,如今虛靈境巔峰的修為實屬不易。

而且,能領悟幻之意境,說明此人的悟性也非常不錯,不然,自身的手段就不會讓宇文天都感到棘手了。

忽然,宇文天想到了一個讓他面色凝重的問題,他擔心這裡會有虛皇境的強者,畢竟,像這人所說的,有一些人進來的很早,無法出去。

「這裡有沒有虛皇境的人類武者?」

「應該沒有!」那人眉頭一擰,稍作思索,便道,「虛皇境的人族武者無法在這裡的天地法則壓迫下存活,即便是真靈境後期的武者,也不會存在,至於真靈境中期的武者,也是存活艱難,十多年來,我只見過一個,那人應該是真靈四重天之境,不過已行將就木,生氣漸失!」

宇文天一聽,頓時放下心來,忽然想到了什麼,遂即看向那人,道:「你知道這小世界中有補天芝嗎?」

「補天芝?」那人疑惑,道:「是一種靈藥?」

「不錯!」宇文天稍微有些失望,看樣子這人根本不知道補天芝為何物。

那人搖搖頭,道:「我不知道,這個小世界里的靈藥很多,但那些地方確實兇險無比,九死一生!更何況,這個空間太大了,十多年來我只是在一些特定的範圍裡面生活,不然早就被殺掉了!」

「那這剛進來的青年武者豈不是沒有希望活下來?」宇文天疑惑道。

「不然!剛進來的武者實力低微,他們的血氣不足以供給天地法則的運轉,所以,一般情況下,那些老人都會選擇先獵殺老人,讓那些實力低微者好好修鍊,畢竟,實力越低,進步的幅度越大!」那人不假思索,道。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宇文天不禁暗嘆一口氣,弱小的武者竟然成為了那些強者圈養的獵物,可悲啊!

搖搖頭,他無奈地呼出一口氣,看向那人,淡淡地道:「你跟著我吧!我還有事情要問你!」

那人眉頭微蹙,似乎疑惑,卻又很意外,沒想到宇文天竟然會讓他跟著,不過,這也讓他犯愁,畢竟宇文天是新人,即便實力再強,若沒有生存經驗,在這裡將寸步難行。

「嗯?你不願意?」宇文天眼中寒芒一閃,如刀鋒般,鋒銳無比,身上的殺意如潮一般,狂涌而出,將那人籠罩。

那人神色劇變,身體似乎無法動彈,心中暗暗叫苦,若是跟著宇文天,他以後的日子恐怕會在追殺中度過,若是不跟,他恐怕立馬就會死去。

「不,不!我跟你!」宇文天如此霸道,那人只得同意,遂即身形一動,兩人在林間穿梭起來,留下一道道虛影。

兩人都將自己的境界隱匿了起來,讓別人很難看到他們的具體修為。

一路走來,宇文天想這人請教了不少關於隱匿氣息和刺殺的方法,對方自然沒有藏拙,傾露無遺。

這人來自北域,名為步鋒,是北域一個五品勢力的弟子,在宗門中也還算得上是一個天才。

幾個時辰下來,兩人熟悉起來,宇文天倒是輕鬆無比,不過,步鋒的身體依然緊緊繃著,宇文天在他眼中就是死神,若自己稍有不慎,被對方斬殺怎麼辦?更何況,暗處誰知道有沒有隱藏的殺手。

不過,跟在宇文天這樣的強者身邊,好處自然不少。

這半天下來,已經有十來個刺殺者被宇文天斬殺,有的則是被宇文天打成重傷,留給自己解決。

所以,他倒不用擔心天地法則的碾壓了。

或許是自己的實力太弱了,宇文天似乎竟然沒有防備他,這讓步鋒心裡更為震驚了。

只有強者,真正的強者,才會有如此的氣魄!

而且,宇文天似乎對北域的大勢力和武者的水平頗為感興趣,這讓步鋒詫異不已。

「北域,最強大的勢力有三個!一個是幻冰神殿,是有名的四品宗門!殿中弟子個個都是天才,是從其它的五品勢力選來的精英!」

「還有一個四品宗門,名為飄雪谷,雖然與世無爭,但是谷中的高手卻是強大無比,他們的弟子相比於幻冰神殿,少了很多,但是,飄雪谷的每一個弟子,都是北域有名的天才!所以,飄雪谷和幻冰神殿在北域是並列的強大勢力!」

宇文天一聽,驚嘆不已,四品宗門是怎樣的感念,他多少有些了解,像南域這麼大的地方,只有一個四品勢力,卻已是超然的存在了。

!! 而北域卻有兩個四品勢力,可見北域武者的整體水平,必然要高於南域。

而在自己的出生地東域,四品宗門似乎沒有聽說過,不過,東域武者的平均水平,要比南域強一點。

「這還不算,飄雪谷和幻冰神殿並不是北域最強大的勢力!」步鋒搖搖頭,眼中閃過一絲崇拜之色,整個人瞬間透著一股虔誠的氣息。

這種氣息,只有在佛徒膜拜佛像之時才會見到。

這是一種信仰上的虔誠!

由此可見,那個北域最強大的勢力,在北域眾人的心中的地位。

「哦?」宇文天神色微驚,看著步鋒,道:「莫非北域還有準三品勢力?」

能在兩個強大的四品勢力之上擁有超然的地位,這個宗門怎麼也得是准四品的勢力,或者是三品勢力。

不過,後者不大可能!

距宇文天所知,中域的天地靈氣和天地法則都與四域不同,一般有三品實力的勢力都會爭著搶著去中域發展,四域對他們來說是四塊荒涼貧瘠的地域。

「不是准三品!」步鋒搖搖頭,神色變得很嚴肅。

「不是准三品?」宇文天一驚,神色微變,道:「難不成是……」

「不錯,如你所料!它是真正的三品勢力!」步鋒點點頭,道。

三品勢力!

宇文天心中著實驚了一把,這個名詞意味著什麼,那是一個讓無數的武者和勢力仰望的存在。

也許只有「強大」二字才最適合它吧!

一個三品勢力,若是出現在東域或者南域,那將會引起怎樣天翻地覆的一場暴動。

在這兩域的武者看來,即便有匯武商行這話中超級勢力存在,但三品勢力仍舊是一個傳說中的存在,遙不可及。

「它叫什麼名字?」宇文天靜下心來,道。

「鯤鵬天宮!」步鋒的眼睛看向遠方的無盡幽暗之處,身上的那股虔誠的氣息更濃了,彷彿能讀出這四個字,是他此生的榮耀一般。

宇文天也暫時沉默了,他能感受到步鋒此時的心情,這是一個信徒對信仰的絕對忠誠。

也許,對於一個武者來說,武道巔峰才是他們的絕對信仰,但是在步鋒眼中,似乎只有鯤鵬天宮,沒有武道巔峰。

「鯤鵬天宮?好大氣的名字啊!」宇文天終於還是開口了,他感嘆一聲,道:「莫非與傳說中的鯤鵬神獸有關?」

步鋒回過神來,點點頭,道:「傳說中似乎與鯤鵬神獸有關,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歲月,鯤鵬天宮的創建者是一隻化形后的鯤鵬神獸!」

鯤鵬神獸!果然是鯤鵬神獸!

宇文天心中一震,鯤鵬神獸是什麼?

那是神族的強大生靈!

那是頂尖的神獸!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

這便是鯤鵬,入汪洋則化為鯤,巨大無比,堪比一王都疆域。

身化鵬之後,雙翼舒展,廣袤無比,騰於高空,翼若垂天之雲,估計可以讓一個帝國處於黑夜之中。

鯤鵬翱翔九天,尋瓊漿為飲,逐神龍而食。如此可見,鯤鵬有多麼恐怖,且不說瓊漿這種稀有的天地靈物,就神龍這種神族頂尖的種族,卻是鯤鵬的食物。

當真是恐怖無比!

「如此說來,鯤鵬天宮應該有大帝坐鎮了?」宇文天感嘆一聲,道。

「傳說是有的!」步鋒一聽到大帝這種超然的存在,身體明顯一震,遂即神色黯然,道:「別說大帝了,就是連鯤鵬天宮,我都沒有見過!」

「哦?這是為何?即便是禁止一般武者進入,但遠處看看應該還是可以的吧?」宇文天不解了,這鯤鵬天宮越來越神秘了。

「你有所不知,傳說鯤鵬天宮隱於北冥之中,只有特殊的時期才會顯現,浮於九天之上,神秘無比,北域一般的勢力根本見不到它,只有飄雪谷和幻冰神殿可以有幸朝拜,甚至可以將自己宗門中的最頂尖的天才弟子送到鯤鵬天宮,學習鯤鵬天宮的頂級功法武技!」步鋒眼中的羨慕之色,讓宇文天頗為觸動。

他也能感受到那種誘惑,對他們這樣的武者來說,卻是是難以抵擋。

不管那傳說中的鯤鵬是否真的存在,但是一個出過大帝的勢力,他本身就頭一種難以抵抗的吸引力。

對四域來說,大帝已經是一個超然的存在了,即便是如今,真皇境的都很少見了,更何況是實力更強的大帝。

宇文天出道以來,對大帝的概念只停留在三個地方,一個是東域的華堯大帝,一個是摩天嶺的創建者,還有便是剛才聽到的鯤鵬天宮的高手。

這些傳說中的存在,給他的印象倒不像步鋒那樣,因為他見過比大帝恐怖無數倍的強者。

只不過,此時的他,不能好高騖遠,那種無上存在,是他的最終目標,但是大帝,會是他不久以後要超越的。

「不知這小世界中有沒有鯤鵬天宮的弟子歷練?」宇文天似乎是無意間的一聲低嘆,但在步鋒聽來,卻是宇文天在詢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