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那個同學,沒錯就是你,不用回頭看了,說的就是你,那位森馬同學,來,我看你骨骼驚奇,簡直就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這最後一個名額就給你了。」韓秀珏盯著穆璃,更是大聲喊道。

  • Home
  • Blog
  • 「那個同學,沒錯就是你,不用回頭看了,說的就是你,那位森馬同學,來,我看你骨骼驚奇,簡直就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練武奇才。這最後一個名額就給你了。」韓秀珏盯著穆璃,更是大聲喊道。

韓秀珏的聲音很大,幾乎所有人都聽到了她的喊聲,一個個都轉頭看向穆璃,好奇的打量著這位韓秀珏口中的奇才。

穆璃此時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尷尬的站在原地。「尼瑪,說好的要低調行事,被這阿姨一喊,我還怎麼低調。」

主席台上的劉院長等人也聽到了韓秀珏的喊話,也好奇的打量著穆璃。當然,唐月也是聽到了,也側頭向穆璃看去。而在唐月邊上的周瑀也注意到了穆璃,他沒想到這個幸運的窮小子居然也來了學院。又想到了之前學院里傳出的那個關於唐月的傳聞,頓時臉色變了變,不過,隨即又被他很好的掩飾了過去。

無奈,既然韓秀珏已經看到自己,又指名道姓的選擇自己。只好硬著頭皮向韓秀珏走去。

「那個,韓姐姐,韓導師早上好。沒想到,韓姐姐居然是我院的導師,我還以為是我的學姐呢。」

韓秀珏聞言,雙眉一挑,回道:「哦,韓姐姐?不是韓阿姨嗎?我說過你小子給我等著,嘿嘿,現在落入我手裡了吧。女人都是小肚量的生物哦。」

穆璃聞言,抽了抽嘴角,想到以後一定會被這位韓阿姨重點照顧。想著以後過著來自韓阿姨的穿不盡的小鞋的暗無天日的日子,穆璃都有種退學的衝動。

葉初商起初還在詫異穆璃當初不是說好了要跟著自己的選擇嗎,怎麼突然改變主意,現在也是明白原來穆璃與這韓導師之間看來有一點小過節。頓時也為穆璃的闖禍能力有了一個更加明確的認知。心裡想著,以後是不是該里穆璃遠一點,不然哪天被他連累了都不知道。

很快,導師的選擇階段也結束了,每位導師都對自己的學院們做了選擇,而主席台下的操場上海留下了零零散散的幾個人沒有選擇導師,也沒有被導師選擇。最後階段,這些個學生很快的被隨即安排了進來。

穆璃本著既來之則安之的態度,既然已經被選擇了,那就索性放下心來享受接下來來自導師的摧殘。放下心來的穆璃好奇的看著今後的同學們。發現韓秀娟作為一個女性導師,但是選擇學生的男女比例倒是有點失調,並不是女生比男生多,男生反而比女生。穆璃粗略的數了一下,男生大概有15個,女生才只有5個加上最後補充進來的一共6個女生。

其中,韓秀珏選擇的5個女生只能算是中等面貌,十分平凡。反倒是最後被分配進來這位卻是讓穆璃眼前一亮。精緻的五官,配上有點嬰兒肥的臉蛋。白皙的皮膚,扎著兩個馬尾辮。一邊一個藍色蝴蝶發簪。

不光是穆璃看到了,其餘的男生也注意到了這位公主般的女生。跟是一個個如狼般緊盯著她。穆璃突然回過神來,伸手擦了擦嘴邊的口水,轉頭看一圈,鄙夷的說了一聲:「禽獸!猥瑣!」聞言的男生們更是轉頭齊齊向穆璃比了個中指。其他女生們倒是十分認同的點了點頭。看向穆璃的神情都善意了許多。 晏宴被眾人盯地有點不好意思,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了周圍一圈,突然嘴角向上一翹,向葉初商身邊走去。走到葉初商身後,像是害怕一樣躲避著眾人的目光。

葉初商卻是被少女的動作弄了個不知所措起來。見她躲到了自己的身後,葉初商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得皺了皺眉,站在原地。

而眾然見自己的視線被另一個男生擋住以後,立刻怒視著葉初商,希望憑藉著火熱的目光把葉初商直接焚燒成燼。然而葉初商就像沒有察覺一樣,理都不理他們一下。

穆璃見狀,也是心中嫉妒無比,老葉這人,又沒我帥,還騷包,除了比我高一點外,額,比我有錢一點外,還能有啥,為啥就不往我這裡躲呢。想到這邁步向葉初商走去:「老葉,你不道德啊,這開學第一天就拐走我們班班花了啊。」

眾狼聽到穆璃為他們「打抱不平」,頓時齊齊點了點頭,看向穆璃的眼神更是親切無比。大有一種,典禮結束完了以後,拉住穆璃殺雞燒黃紙結拜的衝動。

葉初商沒有理會穆璃,穆璃也沒有介意,反正他的目標也不是他。走到葉初商身前,穆璃並沒有停下腳步,反而越過葉初商,走到晏宴面前,露出一副自以為可以迷倒萬千少女的笑容:「你好,我叫穆璃,是這位騷包男的好朋友。這位騷包男叫葉初商。初次見面,還請多多指教。」說完,伸出右手等著晏宴的回應。

晏宴愣愣的看著眼前的穆璃,有瞧了瞧邊上的葉初商,見葉初商只是皺了皺眉頭,抽了抽嘴角,並沒有反駁。噗嗤一笑道:「我叫晏宴,晏殊的晏和鴻門宴的宴。」說完也抬手輕輕握了握穆璃的手以示回禮。

穆璃完全沒注意到他向晏宴搭訕的一幕,完整的落入了唐月眼中。唐月見此,皺了皺眉頭,倒是沒說什麼,倒是邊上的陸凌雪卻是嬌笑道:「嘖嘖,唐月妹妹,看來你的情敵出現了喲。」

一旁的周瑀聞言卻是笑著回應道:「陸學姐倒是說笑了,唐月妹妹怎麼可能對那個窮小子感興趣。」

「哦,是嗎?」陸凌雪意味聲長的看了唐月一眼。

唐月對此不作任何回答,誰也不知道此時的唐月心中到底在想些什麼。周瑀笑了笑,不再說話,不過眼底卻泛起一絲無人察覺的陰霾。

「你剛才說他叫什麼,葉初商??名字真好聽。」晏宴此時對穆璃問道。

「哦,啥?對對對,他叫葉初商,名字是不錯,那啥,我覺得你的名字也好很聽啊。」穆璃見晏宴跟他搭話,頓時開心的回道。

韓秀珏等見所有導師都已經選擇完畢,便帶著學生們下了主席台。其他幾為導師也是,帶著學生陸陸續續的走下了主席台。接下去,就是典禮的最後一個階段,各年級的學生代表發言階段。他們將代表他們整個年級向新生們予以祝福。

首先登場的就是作為二年級代表的唐月。唐月從容的走向台前,站了一會,此時因為導師的緣故,同學們也都看著主席台,不在嘈雜,當看到上台來的學姐乃是校花榜第二的唐月學姐之後,更是很給面子的安靜的聽著唐月的祝福與鼓勵。

「同學們,大家好,我是二年級的代表,我叫唐月,我主修空間系,輔修召喚系。希望大家再接下去的一年努力學習。在期末考核中有個滿意的排名。最後,如果大家有什麼困擾,也可以找我們。我們也會盡我們所能的幫助大家。謝謝!」說完,唐月向台下微微一鞠躬,轉身走了回去。

待唐月轉身離去后,台下先是鴉雀無聲,也不知是誰,帶頭鼓起了掌,緊接著台下的掌聲轟鳴般的想起久久不能停息。

穆璃看著唐月在主席台上施施然的樣子,頓時羨慕不已,心想著自己站在台上向台下學弟學妹們祝福時的瀟洒樣子。

「唐月學姐真漂亮啊,不愧是校花榜第二的存在。不知人美麗,修為也高。」

「是啊,是啊,我要是能有這樣的女朋友,這輩子真的值了。」一個頭髮亂糟糟,嘴角還有一點鬍渣的男生坐著白日夢道。

「得了吧,就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頭亂糟糟的,鬍子也不刮,人家能看上你?」頓時,邊上一個長相還算清秀的男生看不過去,鄙夷道。

「幹嘛。這叫夢想懂不懂。人要是沒有夢想,那和鹹魚有什麼區別。」鬍渣男回懟道。

「你連鬍子都懶得刮,可不就是鹹魚咯。」清秀男也不甘示弱,回敬道。

穆璃聽著周圍男生們對著唐月毫不隱藏的愛慕之情。頓時心裡好不得意,「你們這些渣渣,我可是奉旨泡妞,我驕傲了嗎,我說了嗎,我特么不敢說啊!」

晏宴也在人群中,看著台上的唐月,羨慕道:「唐月姐姐真的好漂亮啊。差點就比我漂亮了。」

穆璃聽到晏宴的後半句,頓時一個踉蹌,差點沒站穩。還好及時一把扶住身邊的葉初商。葉初商渾身抖了一個激靈,急忙甩開穆璃扒在他身上的手,並怒視著穆璃。

穆璃沒有搭理葉初商,轉身對晏宴說道:「我說晏宴同學,不可否認,你是很漂亮,但是不談以後,就你現在這還沒發育完全的身材。。。。就不要這麼自信了好吧。」

晏宴撅了噘嘴,看了看台上的唐月,有低頭看了看自己。輕哼了一聲,不服氣的說了句:「不管,反正就是沒我好看。」

唐月說完,就輪到三年級的代表上來了。穆璃意外的發現上來的居然是周瑀,那個金髮男。之前在醫院,周瑀那人前豪爽,人後威脅的兩面做法,讓穆璃很是討厭。也對周瑀懷著濃濃的警惕。

所以,周瑀說的什麼,他根本就沒有在意。不過,雖然穆璃知道的周瑀的為人,但是其餘新生還不知道,再加上周瑀那還算帥氣的容貌,以及故作陽光的舉動,狠狠地俘獲一大批新生的芳心。等到其講完以後,也是掌聲雷鳴,其中一些犯花痴的女生拍的尤為起勁。彷彿拍的不是她自己的手一樣。

接著就輪到四年級的代表了,見陸凌雪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著裝,走上台來:「接下來,就輪到我四年級的代表了。大家好,我是四年級的代理代表,陸凌雪。本來真正的四年級代表應該是風雲榜第一的尹天浩尹學長,但是他因有任務在身,無法到場,所以,由我來給你學弟學妹們祝福。我這人比較直爽,在這裡就只說一句。能夠在眾多法師學院中選擇魔都法師學院,你們一定不會後悔的。這裡將會是你們成就輝煌的起點。謝謝。」

陸凌雪話音一落,頓時所有的學生都大力的鼓著掌。穆璃也不例外,畢竟一個大美女對自己的鼓勵,怎麼也要有所回應。雖然不是只針對自己的。 隨著陸凌雪學姐的退場,整個開學大典也就到此結束。結束后,韓秀珏帶領穆璃等人來到了教學樓一樓教室內。

「好了,從現在開始的一整個學年,我們就是一個班級,一個整體。相信大家在剛才的相處中,已經對彼此有了初步的認知。」等所有學生都走進教室,坐下來以後,韓秀珏站在講台前說道。

「根據剛才導師選擇的順序,趙廷導師率領的班級為一班,我們是二班,阮曉玲導師的是三班這樣以此類推。然後,今天的課程就先到這裡。下午你們各自安排,可以好好熟悉一下同學,或者幹什麼。明天早上八點,準時在這裡集合。」韓秀珏講完,就轉身離開了教室。留下一幫學生在教室裡面面相覷。

「那個,既然導師讓我們下午自行安排,按照咱國的習慣,一切的感情都是在飯桌上深入的。不如我們中午去酒店好好吃一頓,下午去唱K怎麼樣,一切費用我周立包了。」就在同學們面面相覷時,一個身材較為高大,一頭金黃色碎發,濃眉大眼,衣著華麗的男生站了起來,提議道。

眾同學本來下午也沒有什麼安排,見有人提議吃飯,唱k也紛紛同意。周立見同學們對自己的提議都非常贊同,心裡非常得意。接著,起身向穆璃這邊走來:「那個晏宴同學,怎麼樣,等會吃飯去??」

晏宴見周立特意走過來詢問自己,不由得一愣,接著轉頭看向了葉初商。好似在詢問葉初商的意見。周立見到晏宴此番動作,臉色突然難堪了起來,但立馬收斂,轉頭微笑的對葉初商問道:「那個,葉。。初商同學對吧,怎麼樣,賞個臉一起去吃個飯吧。」

葉初商對於周立的靠近有點厭煩,並且對於周立提議的飯局也不怎麼感興趣。見周立回過頭來詢問自己,皺了皺眉,剛想開口拒絕。

「好呀,好呀,既然周立同學這麼盛情的邀請,我們豈能不給面子呢,去去去,肯定去。看周立同學衣著華麗,一定是大戶人家,請客的檔次一定不會太次。我都有點迫不及待了呢。」穆璃突然出聲,打斷了葉初商。並且替葉初商一併答應了下來。葉初商見穆璃答應,皺了皺眉,倒也沒有出聲反駁。

「好呀,那就謝謝周立同學的款待了。」晏宴見葉初商沒有拒絕,也爽快地答應了下來。

隨後,眾人在周立的帶領下,出了校門,向酒店走去。果然,周立請客的地方檔次非常的高。席間,周立有意無意的跑來和晏宴搭話,但很多次都被穆璃給接走話題。周立對此是暗暗惱怒不已,但無奈,也不能發作。而葉初商更是默默地吃著,一聲不響。

期間,周立大膽的表明此次請客的目的,就是為了競選班級班長職務。正所謂拿人手短,吃人嘴短,一大半的學生紛紛表示到時會力挺周立的。只有一小半學生對此沉默不言,不發表意見。周立也不在意,得到大部分人的同意就行了,但是那些個沉默的人,也都被他記在了心裡。

很快,吃飽喝足的眾人跟著周立準備唱k去,這時周立又跑過來邀請晏宴,不過這次晏宴以下午要回去打理打理,為明天的課程做些準備為由拒絕了。而穆璃和葉初商等人也一樣借口拒絕了周立的邀請。

第二天一大早,穆璃風風火火的向教室奔去,嘴裡還叼著一塊麵包。「完了完了,第一天就遲到,媽的,鬧鐘怎麼就沒響呢。」原來穆璃一覺睜開眼睛發現已經7點50了。嚇得穆璃魂都差點沒飛出來,怪叫了一聲。原本躺在窩裡做著美夢的二哈也是被穆璃的這聲怪叫給嚇得蹦了起來。左右看看,發現並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便回頭幽怨的看著穆璃,「旺旺」的叫了兩聲以示不滿。

穆璃幾乎是踩著點闖進的教室,看到所有人都已經到了,韓秀珏也已經在講台前站立。見到穆璃踩點進來,似笑非笑的看著穆璃:「穆璃同學很是準時嘛,說八點就八點啊!」

穆璃尷尬的看著韓導師,不知道說什麼,只得「哈哈」尬笑兩聲,便向葉初商那走去,坐在了葉初商邊上。葉初商對此卻是萬般無奈,但隱隱好像又對穆璃的此番作為有點習慣了。

「好了,既然所有人都到了,那我們就開始上課了,這節課最重要的內容,不是別的,就是班級班幹部的競選。」韓秀珏見穆璃坐下,也不再深究,開口說道。

周立此時聽到韓秀娟準備開始班幹部的競選了,頓時抬頭挺胸,自信無比。他相信,經過昨天的活動組織,對於班長的職位競選時十拿九穩了。

「這次競選的職務分別是副班長兩位,負責輔佐班長管理班級。文藝委員一名負責班級的各種活動組織。」韓秀珏緊接著說道。

周立此時聽到韓秀珏的話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原本自信的笑容突然僵硬在了臉上。隨即舉手打斷道:「報告,韓導師,你是不是講錯了,怎麼只有副班長的競選。」

韓秀珏對於周立打斷皺了皺眉頭,有點不滿,但還是說道:「沒錯,此次競選只有副班長職位,班長職位我已有合適人選。」說完露出一絲神秘的笑容。

而此時的穆璃聽到韓秀珏說完,突然一絲不詳的預感湧上心頭。果然,韓秀珏下一句話聽得穆璃頭皮發麻。

「之前我就說過,我看中一位骨骼驚奇,萬中無一的練武奇才,所以,我已經決定了,二班的班長職務,就有穆璃同學擔任,希望他能夠帶領二班走向輝煌。」

聽到這,周立頓時面色難堪的直接站了起來:「我不服,班長的位置不應該是由我們共同選舉出來的嗎,更何況,班長代表著一個班級的形象,他一個人毫無魔法基礎的普通人有什麼資格。」

「我說有就有!」原本一臉笑容的韓秀珏突然陰沉了下來。一絲魔法波動一瞬而逝從身上閃現。

而原本站起來反駁的周立突然臉色發白,雙腿顫抖,一屁股坐了下來,在那一瞬間,他感覺到自己四周的原本感覺不到的空氣突然間像是產生了一股自己無法承受的壓力想自己壓來。自己那一點微薄的魔法力量根本產生不了一點抵抗作用。

不光是周立,教室的所有學生都感覺到了這股壓力,不過由於是針對周立的,所以其他學生的的感受並沒有這麼深刻,只是突然感覺四周的壓力變大了一點。

穆璃此時驚訝於韓秀珏的實力。他沒想到韓秀珏如此強大,之前遇襲時的哪兩個魔法師在穆璃看來已經十分強大了,但他們卻無法一下對付這麼多人。現在看來,那兩人在韓秀珏面前根本就是不能看的小角色。

怪不得唐鷹會說哪兩個小嘍啰其實根本就算不上教會,教會比他們要恐怖得多。想到這,穆璃頓時感到自己壓力倍增。

「如果你不服,可以,等排名戰開始以後,你可以隨時挑戰他,你贏了你就是班長」緊接著,韓秀珏又對周立說道。

穆璃聽到韓秀珏的話,頓時眼睛一亮,說實話,穆璃是一個生性懶散的人,他不認為他可以管理好整個班級,也懶得做班長,聽到排名戰的時候可以卸任,立馬動起了小心思。

而韓秀珏像是看透了穆璃一般,繼續說道:「到時候,如果穆璃的排名本來就比你低,那就視作他向你挑戰,你贏了,你就是班長,你輸了,你和穆璃的排名對換。」說完,又轉頭看向穆璃:「不要以為到時候可以假裝輸掉,到時候你一旦輸了,我有權把你直接開除,到時候你就捲鋪蓋走人,你不適合法師這條路。我說的是真的。」

穆璃聽完韓秀珏的話,一臉不敢置信,他沒想到韓秀珏會做出如此狠辣的決定。頓時一股沉重的壓力油然而生。他不能被開除,他還要為虎子哥報仇。還要尋找父母的下落。如果就這麼被開除了,那還談什麼對抗教會。

周立聽完韓秀珏的話,卻是鬆了一口氣,突然看向穆璃,對著穆璃做了一個割喉的動作,並用無聲的說了一句:「你就乖乖的等著捲鋪蓋吧。」

韓秀珏對此就像沒有看見一樣:「好了,現在開始競選副班長。又誰自告奮勇的。」

不出意外,周立成功的競選上了副班長一職。不過讓穆璃詫異的是,另一個副班長的職位居然落到了葉初商身上。而投票的全是班級里的女生。足足6票。穆璃不得不承認,果然,長得帥還是很有用的啊。

而文藝委員,由一位名叫謝琦的女生擔任。原本眾人都投票晏宴,但最終,晏宴以不擅長為由,堅決拒絕擔任,只得順延給了謝琦。 「好了,班幹部競選就到這裡了,還是那句話,若有不服的,可以,等排名戰開始以後挑戰。贏了,你就是班長。還有,現在某些在職位上的同學,請重視自己的位置。忘了告訴你們,班幹部每個月是有特殊津貼的。班長每個月200福利津貼。副班長100,文藝委員80。如果輸了,別怪我不客氣。」韓秀珏見票選已經完成,總結了一下。

在魔都學院,無論做什麼事,都是需要花錢的,這裡的錢,並不是普通世界里的貨幣。而是學院專用的魔法點。當然你家要是富可敵國,也是可以使用軟妹幣進行充值,以100比1的概率兌換魔法點。在學院裡面,吃飯需要魔法點,當然花費魔法點吃的可不是普通的五穀雜糧,而是能夠改善法師體質的神秘魔能食物。修鍊需要魔法點,進圖書館也需要魔法點。請教除了自己導師之外的其他導師更是需要巨額魔法點。

全國的魔法點都是通用的,也就是說你甚至可以用魔法點換取別校的資源幫助自己修鍊。對於魔法點,穆璃也是之前去食堂吃飯的時候了解的,當他正被食堂高級區里傳出來的陣陣香味饞的口水直流,本想進去見識見識,哪知卻被好心的學姐提醒這裡的食物只能用魔法點來購買。

這幾天穆璃正為如何賺取魔法點而發愁呢,畢竟他可不捨得也沒有這個條件花錢去換取魔法點,要知道就算隨隨便便吃一點都要幾十魔法點。當聽見班長每個月都有200魔法點的福利津貼。頓時眼睛一頓閃光。惡狠狠的環視了教室一圈,大有一種誰敢跟他搶班長他就跟誰拚命的架勢。

「接下去就是今天的主要課程」法師的起源及體系」」說著韓秀珏轉身在黑板上寫下了幾個漂亮的大字。在座的除了少數幾個有法師的基礎之外,大部分都是完全沒接觸過魔法的普通人。所以一個個都認真的聽著。

根據最古老的的文獻記載,在我們人類時代之前,存在著一個古老的神話時代,那時候,各個強大的種族共同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他們強大但是善良,常常庇護我們弱小的人族免受各種災難的侵襲。他們稱這個世界為光界。

然而,在神話時代末期,原本和諧昌盛的光界不知為何被一個神秘的黑暗位面侵略。黑暗位面里也存在著各種強大的生物。他們稱自己的世界為暗界。和光界的祥和不同,暗界里充斥著一種不知名的狂暴因子。所以在暗界生活的生物無不嗜殺,殘忍。並且暗界遵循強者為尊,在暗界有一位最強者,被稱為暗皇。

隨著兩個世界的交互,暗皇就打起了光界的注意,他想一統兩個世界,成為兩個世界唯一的王。最後兩個世界發生了一場曠世的位面之戰。暗皇被光界各族聯手擊敗重傷陷入無限沉眠。而光界各族也損失殆盡。

我們人族卻因為弱小,並沒有參與到戰爭前線,所以得以存活下來。至此,神話時代結束。雖然暗皇被擊敗了陷入沉眠,但是暗皇獲得野心並沒有消失,在沉睡期間,他的手下不停地對光界進行騷擾。

各族對於暗界的騷擾,沒有太大辦法,他們已經無力阻止兩個世界的交融,只能儘可能的封印聯通兩個世界的通道。大約在五千年前,一群人族先知通過研究各族的血液及能力,創造出了供人類學習的魔法。緊接著,人類進入了魔法時代。也就是從那一刻起,人族也從各族手中接下了保護光界,迎擊暗界的接力棒。

至此以後,人類以魔法為尊,並不斷改善魔法體系,由最初的混沌魔法體系不斷發展為現今的五靈四系魔法體系。之後,隨著人類不斷地研究,一些魔法以外的超能力量漸漸地出現在了人類面前,這些超能力量擁有各種神奇特殊的功能。緊接著,就是諸子百家,百花齊放的時代,各種超能力量蓬勃發展起來。人族也越發強大起來。

而由於東西方文化的差異,到現在,西方更傾向於強化自身,比如通過變異來獲取超出自身肉體極限的力量。

「我知道,我知道,綠巨人,蜘蛛俠」聽到這,穆璃興奮的叫了出來,惹來了眾同學的一陣歡笑。

韓秀珏白了穆璃一眼,繼續說道:「倒也不算錯,只是綠巨人畢竟是漫畫杜撰出來的。不過狼人吸血鬼倒是真的存在的。所以穆璃同學,以後出國可要千萬小心吶」

「嘶~」穆璃聽到真的有吸血鬼的存在,也是一驚。

而我們東方,則認為世界上存在各種各樣神奇的能量因子,通過一些神奇的方法,可以讓我們對這些能量加以吸收,從而得到不同的異能。不過這些神奇的功法基本都掌握在一些不出世的隱士家族中。所以,我們主要學習的能力還是魔法成為法師。

「那個,韓導師,真的存在功法嗎???那是不是像小說里的一樣,還有修真者??」穆璃忍不住又插嘴問道。他絲毫不為自己的無知感到自卑。相反,有什麼不解的,他都會出口提問。

韓秀珏也並沒有因為這些低級的問題感到不耐,聽到穆璃這麼問,解釋道:「修真是不可能的,這輩子也不會修真的。不過在蜀山,真的有一群自稱為劍修的隱世門派,他們一生只鍾情於劍。不過沒有出現滅世的大危機,他們一般是不會出世的。就像學院一樣,他們不出世,我們永遠也別想找到他們。」

頓了頓,韓秀珏有突然頗為自豪道:「但是你們導師我當時有幸遇見過一個劍修的傢伙,很強大,真的很強大,就像一些擅長金靈的法師一樣但又不同,那位劍修給我的感覺就是純粹的鋒利,感覺沒有什麼能夠抵擋他的劍,當時我還是3階中級法師,因為空間系的緣故,實力也算可以,但是在那位劍修面前,我感覺到了恐懼。」

所有的同學眼裡泛著光入神的聽著韓秀珏的敘說,對於傳說中的劍修更是羨慕無比。包括葉初商。只有晏宴在聽到韓秀珏說道隱士家族的時候,一雙大眼睛微微閃了閃。

「啪啪啪。。。」韓秀珏拍了拍手,把眾人從想象中拉了回來,繼續說道:「這些你們就不要想了,那些隱士家族的脾氣都頗為古怪,但都堅守一點,自家的功法是絕對不會外傳的。」

「你們還是老老實實學習魔法,而且,魔法也不弱,強大的法師甚至可以一己之力消滅一個國家。當然由此也產生了世界異能協會。來對法師們進行監管。畢竟總有人擁有了超能力量以後就覺得可以無法無天了。就比如教會,這是一個恐怖組織,可謂是全球公敵,他們信仰暗皇,視普通人為螻蟻。殘暴,無情。他們也是世界異能協會最大的敵人。」

「法師,魔法體系,現在為止一共可以分為五靈四系,五靈為基礎,每個法師都可以學習,分為:『金靈木靈水靈火靈土靈』然後看每個法師對五靈的契合度來選擇修行方向。」

「而四大高級屬性分別為『空間,召喚,亡靈,混沌』,這四大系中空間系,每個法師都能掌握皮毛,開闢空間包裹,但想要深入學習,就要看他能否感應空間之核。而亡靈系是一種邊緣系法師,更是十分的稀少,它不僅需要特殊的天賦,還需要在特定的地方。」

「那召喚系呢?」穆璃有問道。他對召喚系特別好奇,因為從唐鷹口中得知其父親的一手召喚術是技驚四座。

「召喚系其實一開始並不算在魔法體系中,他是一種特殊能力,之前是掌握在一個召喚家族中,不過後來再一次大戰中,該家族損失慘重,幾近滅族。為了防止召喚系就此滅絕,才決定公佈於眾。最後被歸為魔法之中。三十年前,曾出現過一位召喚師天才,他憑藉一手出神入化的召喚術闖出赫赫名聲。可惜,後來再一次與教會的對抗中為6位教會強者圍攻而死。說來,穆璃同學,這位傳奇召喚師和你同姓。也姓穆。」韓秀珏一臉惋惜的說道

聽到韓秀珏對於穆璃父親如此的推崇,穆璃心理別提有多舒爽。他恨不得跳起來說他就是我父親,當時在教會六位強者圍攻下,他並沒有死,後來更是剿滅了教會在我國的最大基地。可惜他不能說,為了他的小命,在他還沒有強大以前,他並不能說。

「最後是混沌系,如果說亡靈系只是稀少的話,那麼其實,混沌系只是一個猜想,一個眾多宗師級別的超級法師們的一個猜想。他們認為就該有一個魔法系別叫混沌系,但是所謂的混沌繫到底是怎樣的,該怎麼修鍊,不得而知。所以,這只是一個傳說中的魔法系」韓秀珏又說道。

一周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在這一周里,韓秀珏重點介紹了法師的理論體系。這一天,穆璃很是激動與興奮,早早就起了床,因為今天就是新生法師契合度測試的日子。 早早起了床的穆璃又穿上了他的那件森馬運動服。給自己和二哈準備好早餐,就打算出門了。也許是被穆璃的興奮給感染,原本懶懶散散躺著的二哈也一反常態的早早醒來,正滿屋子撒歡。

穆璃走到葉初商公寓前,猶豫地敲了敲門。喊道:「老葉,老葉。醒了嗎,準備出發啦。」

穆璃只是試探性的叫了叫,自那次事件以後,穆璃對於葉初商的公寓有點抵觸。他怕進去以後發現葉初商還在拖地板。。。哪想敲門沒多久,葉初商就已穿戴整齊的開了門,看著門外的穆璃,說了句「進來吧」。

穆璃愣了愣,隨即才反應過來,小心翼翼的走進葉初商公寓。剛抬腳走到玄關處。準備跨入客廳。

「記得換鞋!」

聞言,穆璃撇了撇嘴,只得從鞋架上拿了雙拖鞋換上。走進客廳的穆璃看著一塵不染,乾淨整潔的客廳,說道:「說實話,老葉,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走進了一個女生的公寓。」

葉初商聞言沒有搭理穆璃,慢條斯理的吃著早餐。葉初商的早餐也很簡單,一塊麵包,一杯牛奶,一個雞蛋。等葉初商吃完早餐。坐在沙放上的穆璃開口問道:「老葉,今天的測試大會你怎麼樣?有準備嗎?」

前妻不二嫁,腹黑總裁吃定你 「準備?我不需要準備,在我十二歲生日那天,家裡就給我做了契合度測試。」葉初商一邊整理著桌子,一邊回道。

穆璃聽到葉初商的回答,頓時好奇的看著葉初商:「這麼說,你三年前就已經是在學魔法了??」

「那倒沒有,當時雖然做了契合度測試,但是當時年紀還太小,並沒有修鍊,只是學習著魔法的理論知識,為真正學習魔法打基礎。真正開始修鍊是今年二月份開始的。」葉初商回答道。

「是嗎,還以為你在十二歲的時候就開始修習魔法了呢。」穆璃略顯失望的說道。

「倒是那個周立,你得小心點,我感覺他修習魔法的時間應該比我長,一個月後,他肯定會挑戰你。」葉初商略顯擔憂的對穆璃說道。

「那也沒辦法,如果韓導師沒有那個懲罰的話,我大不了輸給他,但是這次我不會輸,也不能輸。」聽到葉初商的提醒,穆璃也對一個月後挑戰有所擔憂,但是,轉眼,穆璃卻是一臉堅定的說道。

當穆璃聽到葉初商在自己擔憂,穆璃頓時心感暖暖的。當初穆璃之所以會黏上葉初商,並不是說葉初商有多大人格魅力吸引著他。只是發現葉初商有潔癖以後,抱著噁心噁心他以報校門口的一推之仇。沒錯,穆璃就是這麼一個小心眼的傢伙。誰知,隨著不斷地接觸,發現葉初商並沒有那種紈絝子弟的惡習。而今發現葉初商這傢伙面上高高冷冷,不怎愛說話,內心居然為自己擔憂著。

看著葉初商,穆璃突然想起了小胖子王致。也不知道王致怎麼樣了,也許正在被他父親抓去進行地獄是魔鬼訓練了。自從雙親失蹤以後,穆璃的朋友幾乎只有王致一個。而現在,他發現,除了王致,他好像又多了一個真正的朋友——葉初商。

「算了,不去想,不去想,船到橋頭自然直,一切等測試大會之後再說,說不定我真如韓導師說的那樣,是萬中無一的練武奇才呢?」穆璃搖了搖頭,調整一下心情,說道。

「走吧。」葉初商聽完,笑了笑,收拾完,就和穆璃出門向二班走去。半路上,看到了正慢慢向教室走去的晏宴。

「晏宴同學,早啊。」見到晏宴的穆璃頓時眉開眼笑的走上去打招呼。

「哦,穆璃同學啊,你也早啊。」晏宴轉頭看到穆璃,也回應道。然後看到了跟在穆璃邊上的葉初商。頓時眼睛一亮。轉身對葉初商說道:「啊,還有葉初商同學,你也早啊。今天就要測試大會了,你準備的怎麼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