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那就好!」蘇沐笑道。

  • Home
  • Blog
  • 「那就好!」蘇沐笑道。

裴妃是絕對不會想著讓自己的嬌軀就這樣暴露的,剛才是因為*葯的刺激不知道,現在知道后又怎麼會允許存在。只不過當她剛剛穿好衣服,突然發現頭頂的天花板上有著一個攝像頭,便失聲喊叫起來。

「有監控!」

「放心吧,監控早就被我給破壞掉了,不然你以為我早早的進來是做什麼了,難道就在這裡等著嗎?」蘇沐笑道。房間之中的攝像頭的確是被蘇沐給弄壞了,他可不想和裴妃的視頻流傳出去。

裴妃現在是真的感覺到有點緊張!

這樣一驚一乍的狀態,讓裴妃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為好。只不過當她瞧見歐陽融之時,臉上湧現出的那種憤怒之情卻是溢於言表的,咬著銀牙走上前,狠狠的踢了幾腳。

「我讓你這個死色狼,竟然敢給我下藥,我不踢死你!」

砰!

這下真的是踢中位置了!

裴妃竟然一腳狠狠的踢到了歐陽融的子孫根上,而且力道是沒有壓制的意思,這樣的一腳踢過去,換成誰都受不了,更別說因為威哥而處于堅挺狀態的歐陽融。當下歐陽融便痛苦的喊叫起來,整個人也從昏迷中像是要醒過來。但卻硬是沒有辦法清醒,因為蘇沐的那一拳真的是很重很重,想要醒來很為困難。

「不能得罪女人啊!」蘇沐本能的摸了下小蘇同志,隨後走上前拉起裴妃的手,「別在這裡胡鬧了,趕緊拿好你的東西,咱們就要離開這裡了!別拉下東西!」

「明白!」裴妃利索的收拾起來。

就在裴妃收拾東西的時候,蘇沐也開始好好的打量起這座房間。說實話剛才他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打量,只是在最短的時間內將攝像頭給毀掉,現在再檢查起來,竟然發現這裡赫然是一個小型監控室。打開一扇櫃門之後,蘇沐便清晰的發現在眼前出現幾面監視器。而在監視器旁邊有著一台不斷的在旋轉,很顯然是剛才被毀掉,負責監控這座房間的。

誤打誤撞之下,還有著這樣的收穫?

蘇沐頓時精神一振,利索的將旁邊放著的移動硬碟全都收起來之後,開始掃向監視器,這一看讓他臉上的神情頓時陰沉下來。一股殺意悄然用現在臉上,就算是後來過來的裴妃,瞧著監視器里出現的畫面,也忍不住粉面含霜。

「歐陽融就是一個禽獸,是一個畜生,他怎麼能夠干出這樣的事情來,難道他已經不是人了嗎?」

監視器總共有著五面,除卻四面是監視著整座別墅外,第五面監視著的赫然便是這棟別墅的地下室。在這個地下室中出現的一幕,真的是讓誰見到都會殺意涌動。

歐陽融簡直就不是人! 從長平回來第二天,心情頗好的楊偉起了個大早,沿著鳳城的澤州路跑了足足有五公里,秋末的鳳城山風頗大,把楊偉一身單薄的衣服吹得獵獵作響,幾個早起的行人紛紛側目,看著這人單衣單衫在路上瘋跑,第一個意識就是往楊偉的背後看看後面是不是有人還是有條狗追呢,為啥,都以為是個搶包的潑出命來逃呢!這鳳城一大早經常看到這路上搶包地,專搶下夜班的小姐。

這楊偉渾然不覺,一路暢快地跑著,偶而高興還痛痛快快在「喝哈」大喊一聲,常常把旁邊人嚇一跳,就聽背後傳來鳳城地方特色的稱呼:傻吊!

一路跑著回了物貿天台,楊偉又甩開膀子打起了羅漢長拳,一套拳打得是虎虎生風,如果這師傅老和尚在一旁看的話,鐵定也會頜首表揚幾句的,這楊偉頗有耐性,雖悟性一般,但貴在持之以恆,當年老和尚看楊偉拳法出手頗有宗師之風,就想推薦楊偉到師兄南少林學得幾門絕技專修武學。當時小和尚楊偉卻說,師傅常教我這日升月落、斗轉星移、春生秋實,萬物中俱有大道,徒兒只覺天下之技都是技,此羅漢長拳乃我達摩祖師所創,用到極致,亦可稱得天下絕技了,絕技有一即可,又何必貪多務雜反誤我清修呢?

當時老和尚驚為天人,直覺得這小和尚有靈性!

噢,忘了說了,那楊偉當年死活不肯到南少林,是因為在華儼寺隔三差五就能偷倆香火錢下山飽飽口福。那一番說辭,全是信口謅的!

不過有一點老和尚看得非常准,那就是楊偉非常有靈性!廢話不是,要沒靈性,他能想出這多餿主意來!

這個靈性是學不來的,就像道德和學歷沒有任何關係一樣。

………………………………

八點半,楊偉準時出現在公司的會議室里,空蕩蕩的會議室只有李林和大剛兩人,這楊偉就皺皺眉頭,看來這工作紀律得抓抓了,昨天通知的好好的今天八點半開會,媽的這群保安兄弟們居然沒有一個準時來的。

足足半個小時,才見這些保安們一個一個搖搖晃晃地進了會議室,有的還兀自打著哈欠,那王虎子看著還咪著呢,剛坐下靠著椅子就點瞌睡。楊偉數數人,卻見賊六還沒到場,就問李林。李林期期艾艾說了半天,原來才是這賊六昨天凌晨回到鳳城后,就再沒見著面,昨天也就是通知了開會,今天一早李林打電話,卻發現這小子已經關機了。

媽的,不用說,這小子一個月沒見母的,沒準到那發情去了!正準備開會,卻看見那賊六吸著鼻子進來了。楊偉一見賊六走路那下盤不穩的樣子,心裡就忍不住偷笑,這***還沒準怎麼折騰了一天一夜呢。

「喲,六兒,你娘的臉大了啊,那個妹妹把你綁了,我這隊長都請不動你!」楊偉說道。那賊六知道遲到了,不好意思地笑笑坐下來。

這時王虎子卻醒了,愣沒聽出這話的意思,馬上接住話茬表現也似地說:「哥,我知道,是那會所送果盤的妹妹吉香,我們都叫小香豆來著……」

楊偉和一干保安就哈哈笑了起來,這賊六就狠狠瞪了王虎子一眼,這虎子也不示弱,反瞪著叫道:「你瞪,瞪什麼瞪,瞪也是小香豆………」

楊偉拍拍桌子,示意大家安靜下來,宣布第二次經理辦公會議正式開始,就聽這開幕說道:「媽了b的,強調一下啊,你們幾個狗日地以後開會給我準時點,誰他媽再遲到老子大耳刮子扇你………開會,這都開張一個月了,我把這個月工作總結一下啊!這個月說起來都他娘的不錯…………嗨,誰把鞋脫了,這味這麼大,找抽是不是,穿上…………」

一干保安們邊聽邊笑卻是驢耳朵過風,左邊進右邊出。那李林、劉大剛卻是第一次見楊偉如此當領導,兩人也是忍不住的笑意。苦就苦了這郭燕這丫頭,今天是第一次參會,他們陳雨分好了工,一人布置會場,一人做記錄,這一做記錄就犯愁,這楊偉不忌口她倒是知道滴,但不知道的是居然開會比不開會的時候還厲害,十句話裡頭倒有九句帶個把,不過這小丫也確是心思玲瓏,就見她咬咬筆頭寫道:

某月某日,第一次經理辦公會議記錄,楊偉總經理首先強調會議紀律,嚴厲批評了遲到人員,並指出,今後有遲到者將給予處罰,處罰方式待定(總不能寫扇大耳光不是)……………第一個月工作中,楊偉總經理對大夥團結一致,要回公司的欠債表示非常滿意,特別表揚了幾位到澤州交涉(原話是罵街)的外聘女同志(原話是姐們),對到省城公幹(原話是造謠弄事)的王成虎、伍利民同志提出特別表揚……………

弄弄哄哄的總結也就到了尾聲,受到表揚的保安們是個個興高彩烈彷彿自己是經理一般,就聽楊偉最後說到了最關鍵的一句:發錢。一干保安們就鼓起掌來。這是在錦繡時候的規矩,每逢收得回錢來,楊偉便是把眾人集中到一塊,一句發錢就把氣氛烘托起來了。倒是不了解這個情況的李林、大剛和兩姑娘面面相雎,不知道怎麼回事。

「下面我點名啊,點到名就站起來讓大家認認,這大夥第一次聚,有的還沒見過面……………李林、劉大剛,這兄弟倆這次在長平忙了一個月,勞苦功高啊,每人發五千塊獎金,兩人家不在鳳城,每人多加兩千塊安家費啊!」楊偉介紹道,李林、劉大剛站起來跟大家示意。

「王繼承,五千.!」楊偉話音一落,大炮就站了起來示意。這渾貨倒有個好名啊,楊偉想到。

「住起順!五千!………這個名字沒見過啊,住起順,媽的這是誰呀!」楊偉見沒人理會就叫道,那郭燕明白什麼意思,不過咬著嘴唇沒敢笑出來。

等了半天卻見那賊六期期艾艾地站了起來,說道:「隊長,是我,不叫住起順,叫翟起順!」

「是嗎!」這楊偉再看名單,卻發現是個翟字,不過他不認識,看著下面就念了個住,現在定睛一看,下面也不像個住字呀。就罵道:「媽的你起名也不會起,姓什麼不好姓賊,怪不得叫你賊六呢!…………**,這上面加了羽字字呀,你他娘以為你插上翅膀就成飛賊了不是…………不過看你小子這次表現不錯,也發五千!」

這賊六是先苦后甜,臉被說得一陣紅一陣白,不過最後領的獎金不少,倒也不介意。

平時叫慣了綽號,反而看著人家的大名有點陌生,比如這章老三,大名就叫章三板;輪子大名叫做封時倫,楊偉還奇怪為什麼不是車輪的輪;名字最好的是小伍子,叫伍利民,仨字楊偉都認識,跟一種利民煙盒上那字一模一樣。

最後叫道:「王成虎,五千!」,虎子站起來就向大家示意,特別向郭燕和陳雨那兩小姑娘點頭笑。就聽楊偉說到:「虎子表現不錯,在省城還蹲了一天派出所,額外加一千,………噢,那個郭燕,虎子這錢別給他,直接給了我!」

「為啥!」虎子從大喜到大悲瞬間就轉了一圈,哭喪個臉問道。

「你說為啥,你什麼東西你還不知道,有仨錢就燒得過不夜,待會散會賭兩把又找不著去哪了………我回頭給了月娥!」楊偉罵罵咧咧那王虎卻也不敢反駁。

就聽楊偉最後補充到:「公司現在有三個女同志啊,許會計今天有事沒來,這郭燕陳雨是咱們辦公室的,這個月守著家幹得也不錯,一人也發上兩千塊錢獎金,兩人跟大夥見見面!」

這郭燕和陳雨兩人就激動了一回,一個月除了玩遊戲基本沒幹什麼工作,現在居然領獎金。兩人高興地站起來,一個說,我叫陳雨,請大家多多關照;一個說,我叫郭燕,各位前輩以後多多指教…………

一干保安大眼瞪小眼這眼珠子就離不開了,別看錦繡這保安一個比一個渾,這看女人卻是一個比一個準,號稱最精於此道的賊六教育一幫混球保安如何看女人,並為此總結了標準是四個「瓜」字,第一是臉像瓜子,賞心悅目;第二是胸像哈密瓜,外鼓裡白吃著嫩;第三是臀部是西葫蘆瓜,往上翹;第四是個像絲瓜,直溜兒高。

貌似這郭燕陳雨四個瓜字都占啊,而且這清純的小學生妹可不吳媽咪打扮出來的那種,特別是郭燕聲音一出口,如果鶯兒般婉轉,一干保安的眼睛就直愣愣地盯著兩姑娘,盯得兩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嗨…嗨,媽b怎麼看人呢!王大炮,你***找抽是不是?」楊偉說著,就把面前的煙盒扔了過去,王大炮一側頭躲開了。

「哥,他們都看呢,幹嗎光罵我一個人!」王大炮咂咂嘴,把這口水吸了回去,有點冤枉似地說。

「媽了b還敢犟嘴,他們有你那樣嗎,這他娘直盯著兩眼發綠流口水,跟一狼崽子似的,媽的知不知道色狼就是說你呢!」楊偉話音一落這幾個人就笑得前俯後仰,這時看王大炮吃癟最幸災樂禍地卻是王虎子,笑得捂住肚子差點鑽了桌子底下。

那郭燕陳雨兩人此時卻憋成了兩苦瓜臉,這楊偉話里倒是護著自己,只不過這方式也忒特殊了點吧!聽得兩人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靜一靜!」隔了一會,楊偉看笑得差不多,拍拍桌子說道:「下一步就是煤礦那些事了啊,讓這大剛和林子給大夥說道說道,大家心裡有個準備啊!………那,你們誰給介紹一下!」楊偉就看看李林和劉大剛。

劉大剛把整理好的一摞資料遞了上來,按照兩人思維,這總得領導說不是。楊偉那知道這個,隨手一翻,卻是密密麻麻的數字、統計、列印的、手寫的,還有畫著圖。就放下笑著說道:「弄這麼正規幹嘛,又不打仗呢!那你們就隨便給大夥講講,我也聽聽。弄這東西我看得懂嗎,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肚子里有幾兩墨水!」。這話倒誠實,說得大家不禁莞爾,兩小姑娘倒覺得這楊總經理水平雖然不高,但人品還是可以滴!

李林和劉大剛交換了一下眼色,李林就開口了:「那我先來給大家說說吧!…………」

李林開口了,一開口就就把眾人吸引住。俗話說這山小不藏仙、水淺不生蛟。但偏偏就有例外的時候,這長平的小廟裡真蹦出個大神了啊!

從長平回來第二天,心情頗好的楊偉起了個大早,沿著鳳城的澤州路跑了足足有五公里,秋末的鳳城山風頗大,把楊偉一身單薄的衣服吹得獵獵作響,幾個早起的行人紛紛側目,看著這人單衣單衫在路上瘋跑,第一個意識就是往楊偉的背後看看後面是不是有人還是有條狗追呢,為啥,都以為是個搶包的潑出命來逃呢!這鳳城一大早經常看到這路上搶包地,專搶下夜班的小姐。

這楊偉渾然不覺,一路暢快地跑著,偶而高興還痛痛快快在「喝哈」大喊一聲,常常把旁邊人嚇一跳,就聽背後傳來鳳城地方特色的稱呼:傻吊!

一路跑著回了物貿天台,楊偉又甩開膀子打起了羅漢長拳,一套拳打得是虎虎生風,如果這師傅老和尚在一旁看的話,鐵定也會頜首表揚幾句的,這楊偉頗有耐性,雖悟性一般,但貴在持之以恆,當年老和尚看楊偉拳法出手頗有宗師之風,就想推薦楊偉到師兄南少林學得幾門絕技專修武學。當時小和尚楊偉卻說,師傅常教我這日升月落、斗轉星移、春生秋實,萬物中俱有大道,徒兒只覺天下之技都是技,此羅漢長拳乃我達摩祖師所創,用到極致,亦可稱得天下絕技了,絕技有一即可,又何必貪多務雜反誤我清修呢?

當時老和尚驚為天人,直覺得這小和尚有靈性!

噢,忘了說了,那楊偉當年死活不肯到南少林,是因為在華儼寺隔三差五就能偷倆香火錢下山飽飽口福。那一番說辭,全是信口謅的!

不過有一點老和尚看得非常准,那就是楊偉非常有靈性!廢話不是,要沒靈性,他能想出這多餿主意來!

這個靈性是學不來的,就像道德和學歷沒有任何關係一樣。

………………………………

八點半,楊偉準時出現在公司的會議室里,空蕩蕩的會議室只有李林和大剛兩人,這楊偉就皺皺眉頭,看來這工作紀律得抓抓了,昨天通知的好好的今天八點半開會,媽的這群保安兄弟們居然沒有一個準時來的。

足足半個小時,才見這些保安們一個一個搖搖晃晃地進了會議室,有的還兀自打著哈欠,那王虎子看著還咪著呢,剛坐下靠著椅子就點瞌睡。楊偉數數人,卻見賊六還沒到場,就問李林。李林期期艾艾說了半天,原來才是這賊六昨天凌晨回到鳳城后,就再沒見著面,昨天也就是通知了開會,今天一早李林打電話,卻發現這小子已經關機了。

媽的,不用說,這小子一個月沒見母的,沒準到那發情去了!正準備開會,卻看見那賊六吸著鼻子進來了。楊偉一見賊六走路那下盤不穩的樣子,心裡就忍不住偷笑,這***還沒準怎麼折騰了一天一夜呢。

「喲,六兒,你娘的臉大了啊,那個妹妹把你綁了,我這隊長都請不動你!」楊偉說道。那賊六知道遲到了,不好意思地笑笑坐下來。

這時王虎子卻醒了,愣沒聽出這話的意思,馬上接住話茬表現也似地說:「哥,我知道,是那會所送果盤的妹妹吉香,我們都叫小香豆來著……」

楊偉和一干保安就哈哈笑了起來,這賊六就狠狠瞪了王虎子一眼,這虎子也不示弱,反瞪著叫道:「你瞪,瞪什麼瞪,瞪也是小香豆………」

楊偉拍拍桌子,示意大家安靜下來,宣布第二次經理辦公會議正式開始,就聽這開幕說道:「媽了b的,強調一下啊,你們幾個狗日地以後開會給我準時點,誰他媽再遲到老子大耳刮子扇你………開會,這都開張一個月了,我把這個月工作總結一下啊!這個月說起來都他娘的不錯…………嗨,誰把鞋脫了,這味這麼大,找抽是不是,穿上…………」

一干保安們邊聽邊笑卻是驢耳朵過風,左邊進右邊出。那李林、劉大剛卻是第一次見楊偉如此當領導,兩人也是忍不住的笑意。苦就苦了這郭燕這丫頭,今天是第一次參會,他們陳雨分好了工,一人布置會場,一人做記錄,這一做記錄就犯愁,這楊偉不忌口她倒是知道滴,但不知道的是居然開會比不開會的時候還厲害,十句話裡頭倒有九句帶個把,不過這小丫也確是心思玲瓏,就見她咬咬筆頭寫道:

某月某日,第一次經理辦公會議記錄,楊偉總經理首先強調會議紀律,嚴厲批評了遲到人員,並指出,今後有遲到者將給予處罰,處罰方式待定(總不能寫扇大耳光不是)……………第一個月工作中,楊偉總經理對大夥團結一致,要回公司的欠債表示非常滿意,特別表揚了幾位到澤州交涉(原話是罵街)的外聘女同志(原話是姐們),對到省城公幹(原話是造謠弄事)的王成虎、伍利民同志提出特別表揚……………

弄弄哄哄的總結也就到了尾聲,受到表揚的保安們是個個興高彩烈彷彿自己是經理一般,就聽楊偉最後說到了最關鍵的一句:發錢。一干保安們就鼓起掌來。這是在錦繡時候的規矩,每逢收得回錢來,楊偉便是把眾人集中到一塊,一句發錢就把氣氛烘托起來了。倒是不了解這個情況的李林、大剛和兩姑娘面面相雎,不知道怎麼回事。

「下面我點名啊,點到名就站起來讓大家認認,這大夥第一次聚,有的還沒見過面……………李林、劉大剛,這兄弟倆這次在長平忙了一個月,勞苦功高啊,每人發五千塊獎金,兩人家不在鳳城,每人多加兩千塊安家費啊!」楊偉介紹道,李林、劉大剛站起來跟大家示意。

「王繼承,五千.!」楊偉話音一落,大炮就站了起來示意。這渾貨倒有個好名啊,楊偉想到。

「住起順!五千!………這個名字沒見過啊,住起順,媽的這是誰呀!」楊偉見沒人理會就叫道,那郭燕明白什麼意思,不過咬著嘴唇沒敢笑出來。

等了半天卻見那賊六期期艾艾地站了起來,說道:「隊長,是我,不叫住起順,叫翟起順!」

「是嗎!」這楊偉再看名單,卻發現是個翟字,不過他不認識,看著下面就念了個住,現在定睛一看,下面也不像個住字呀。就罵道:「媽的你起名也不會起,姓什麼不好姓賊,怪不得叫你賊六呢!…………**,這上面加了羽字字呀,你他娘以為你插上翅膀就成飛賊了不是…………不過看你小子這次表現不錯,也發五千!」

這賊六是先苦后甜,臉被說得一陣紅一陣白,不過最後領的獎金不少,倒也不介意。

平時叫慣了綽號,反而看著人家的大名有點陌生,比如這章老三,大名就叫章三板;輪子大名叫做封時倫,楊偉還奇怪為什麼不是車輪的輪;名字最好的是小伍子,叫伍利民,仨字楊偉都認識,跟一種利民煙盒上那字一模一樣。

最後叫道:「王成虎,五千!」,虎子站起來就向大家示意,特別向郭燕和陳雨那兩小姑娘點頭笑。就聽楊偉說到:「虎子表現不錯,在省城還蹲了一天派出所,額外加一千,………噢,那個郭燕,虎子這錢別給他,直接給了我!」

「為啥!」虎子從大喜到大悲瞬間就轉了一圈,哭喪個臉問道。

「你說為啥,你什麼東西你還不知道,有仨錢就燒得過不夜,待會散會賭兩把又找不著去哪了………我回頭給了月娥!」楊偉罵罵咧咧那王虎卻也不敢反駁。

就聽楊偉最後補充到:「公司現在有三個女同志啊,許會計今天有事沒來,這郭燕陳雨是咱們辦公室的,這個月守著家幹得也不錯,一人也發上兩千塊錢獎金,兩人跟大夥見見面!」

這郭燕和陳雨兩人就激動了一回,一個月除了玩遊戲基本沒幹什麼工作,現在居然領獎金。兩人高興地站起來,一個說,我叫陳雨,請大家多多關照;一個說,我叫郭燕,各位前輩以後多多指教…………

一干保安大眼瞪小眼這眼珠子就離不開了,別看錦繡這保安一個比一個渾,這看女人卻是一個比一個準,號稱最精於此道的賊六教育一幫混球保安如何看女人,並為此總結了標準是四個「瓜」字,第一是臉像瓜子,賞心悅目;第二是胸像哈密瓜,外鼓裡白吃著嫩;第三是臀部是西葫蘆瓜,往上翹;第四是個像絲瓜,直溜兒高。

貌似這郭燕陳雨四個瓜字都占啊,而且這清純的小學生妹可不吳媽咪打扮出來的那種,特別是郭燕聲音一出口,如果鶯兒般婉轉,一干保安的眼睛就直愣愣地盯著兩姑娘,盯得兩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嗨…嗨,媽b怎麼看人呢!王大炮,你***找抽是不是?」楊偉說著,就把面前的煙盒扔了過去,王大炮一側頭躲開了。

「哥,他們都看呢,幹嗎光罵我一個人!」王大炮咂咂嘴,把這口水吸了回去,有點冤枉似地說。

「媽了b還敢犟嘴,他們有你那樣嗎,這他娘直盯著兩眼發綠流口水,跟一狼崽子似的,媽的知不知道色狼就是說你呢!」楊偉話音一落這幾個人就笑得前俯後仰,這時看王大炮吃癟最幸災樂禍地卻是王虎子,笑得捂住肚子差點鑽了桌子底下。

那郭燕陳雨兩人此時卻憋成了兩苦瓜臉,這楊偉話里倒是護著自己,只不過這方式也忒特殊了點吧!聽得兩人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靜一靜!」隔了一會,楊偉看笑得差不多,拍拍桌子說道:「下一步就是煤礦那些事了啊,讓這大剛和林子給大夥說道說道,大家心裡有個準備啊!………那,你們誰給介紹一下!」楊偉就看看李林和劉大剛。

劉大剛把整理好的一摞資料遞了上來,按照兩人思維,這總得領導說不是。楊偉那知道這個,隨手一翻,卻是密密麻麻的數字、統計、列印的、手寫的,還有畫著圖。就放下笑著說道:「弄這麼正規幹嘛,又不打仗呢!那你們就隨便給大夥講講,我也聽聽。弄這東西我看得懂嗎,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肚子里有幾兩墨水!」。這話倒誠實,說得大家不禁莞爾,兩小姑娘倒覺得這楊總經理水平雖然不高,但人品還是可以滴!

李林和劉大剛交換了一下眼色,李林就開口了:「那我先來給大家說說吧!…………」

李林開口了,一開口就就把眾人吸引住。俗話說這山小不藏仙、水淺不生蛟。但偏偏就有例外的時候,這長平的小廟裡真蹦出個大神了啊! 好看的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穿越小說、軍事歷史小說盡在就愛網。

網址:www.92txt.net請牢記!

看不到網址的朋友,請看下方圖片中的網址,或者在百度中搜索「就愛網」,也可以搜索「92txt」。就可以找到本站。

趕快訪問就愛網主站吧,更多好書等著你。看不到網址的朋友,請看下方圖片中的網址,或者在百度中搜索「就愛網」,也可以搜索「92txt」。就可以找到本站。

趕快訪問就愛網主站吧,更多好書等著你。看不到網址的朋友,請看下方圖片中的網址,或者在百度中搜索「就愛網」,也可以搜索「92txt」。就可以找到本站。

趕快訪問就愛網主站吧,更多好書等著你。看不到網址的朋友,請看下方圖片中的網址,或者在百度中搜索「就愛網」,也可以搜索「92txt」。就可以找到本站。

趕快訪問就愛網主站吧,更多好書等著你。看不到網址的朋友,請看下方圖片中的網址,或者在百度中搜索「就愛網」,也可以搜索「92txt」。就可以找到本站。

趕快訪問就愛網主站吧,更多好書等著你。看不到網址的朋友,請看下方圖片中的網址,或者在百度中搜索「就愛網」,也可以搜索「92txt」。就可以找到本站。

趕快訪問就愛網主站吧,更多好書等著你。看不到網址的朋友,請看下方圖片中的網址,或者在百度中搜索「就愛網」,也可以搜索「92txt」。就可以找到本站。

趕快訪問就愛網主站吧,更多好書等著你。看不到網址的朋友,請看下方圖片中的網址,或者在百度中搜索「就愛網」,也可以搜索「92txt」。就可以找到本站。

趕快訪問就愛網主站吧,更多好書等著你。看不到網址的朋友,請看下方圖片中的網址,或者在百度中搜索「就愛網」,也可以搜索「92txt」。就可以找到本站。

趕快訪問就愛網主站吧,更多好書等著你。看不到網址的朋友,請看下方圖片中的網址,或者在百度中搜索「就愛網」,也可以搜索「92txt」。就可以找到本站。

明江之雪 趕快訪問就愛網主站吧,更多好書等著你。看不到網址的朋友,請看下方圖片中的網址,或者在百度中搜索「就愛網」,也可以搜索「92txt」。就可以找到本站。

趕快訪問就愛網主站吧,更多好書等著你。看不到網址的朋友,請看下方圖片中的網址,或者在百度中搜索「就愛網」,也可以搜索「92txt」。就可以找到本站。

趕快訪問就愛網主站吧,更多好書等著你。看不到網址的朋友,請看下方圖片中的網址,或者在百度中搜索「就愛網」,也可以搜索「92txt」。就可以找到本站。

趕快訪問就愛網主站吧,更多好書等著你。看不到網址的朋友,請看下方圖片中的網址,或者在百度中搜索「就愛網」,也可以搜索「92txt」。就可以找到本站。

趕快訪問就愛網主站吧,更多好書等著你。看不到網址的朋友,請看下方圖片中的網址,或者在百度中搜索「就愛網」,也可以搜索「92txt」。就可以找到本站。

趕快訪問就愛網主站吧,更多好書等著你。看不到網址的朋友,請看下方圖片中的網址,或者在百度中搜索「就愛網」,也可以搜索「92txt」。就可以找到本站。

趕快訪問就愛網主站吧,更多好書等著你。 任何時候任何年代都有著一些人,依仗著所謂的身份背景,做出著一些過分的事情。有的是被判定為匪夷所思的行為,叫做輪流發生性關係;有的是直接開車撞人,酒駕肇事逃逸,有的是…這些事情的發生,每一件都是絕對不被允許的。這些全都是仗勢欺人之下做出來的舉動,是自以為是的扭曲心理之下做出的過分事情。而他們和歐陽融的相比,歐陽融的所作所為簡直就是令人髮指。

倘若不是親眼所見,蘇沐是絕對難以相信,在這麼富麗堂皇的別墅下面,發生著的卻是這種骯髒至極的事情。那樣的畫面,真的是凄慘無比,讓人瞧著便有種人神共怒的衝動。

這是一處地下室!

整個地下室設計出來的造型就和古代的牢獄沒有任何兩樣,完全相同不說,其中更是多出了之前都沒有出現的電床。一件件刑具就那樣擺放著不說,在每個刑罰旁邊的底面上,都能夠清晰的發現斑駁血跡。

這些血跡分明是剛剛凍結沒有多久,就算是站在房間之中,站在監視器外,蘇沐都像是能夠聞到那股濃烈的血腥味道似的。

在血跡旁邊的地面上,坐著十幾個全身**的少女,她們的臉蛋應該是好久都沒有洗過,全都是髒的很,頭髮更是成綹般打著結,胡亂的披散著。而和這些相比,她們顯然是一點都不在乎。在她們的眼中,這時布滿著的是一種恐懼,眼神之中的恐懼,代表著心中的惶恐。

她們全都是如花似玉般的女孩,都處於人生中最為燦爛的時光。而現在那?她們竟然被如此慘無人道的對待著。不說別的,光是她們身上留下的鞭痕就能夠看出她們曾經受到的傷害。稍等下,蘇沐眼神突然一緊。

因為就在這時。畫面中突然出現一個男人,肥頭大耳,瞧著眼前這些少女,眼中滾動著的是一種**裸的想要佔有的衝動。但是理智卻約束著他。讓他不敢去碰這些女孩。只不過不敢碰歸不敢碰,有些事情他還是必須去做的。這是歐陽融的吩咐,是他的工作,也是讓這些女孩。最終乖乖聽話的最為強有力保障。

之前的調教都是假的,都是不可完全相信的,唯有現在要做的事情做了之後,不但是歐陽融。就連他也才會相信這些女孩不會逃跑,會乖乖聽話的。

那就是餵食毒品!

只有用毒品控制住她們,才是最為萬無一失的。至於說到她們會不會浪費毒品。這事倒是絲毫不必在乎。十幾個人都沒有誰會浪費掉毒品。她們所會產生的附加值,真的是勝過其餘的一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