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那我也棄權,我不要去那種地方!」子琳馬上舉手宣布。

  • Home
  • Blog
  • 「那我也棄權,我不要去那種地方!」子琳馬上舉手宣布。

「你們……」王子越哭笑不得。

「王子越哥,現在就只剩下你和子飛兩個人了,剛好兩個名額,就不用打了吧!」子航露出一副奸計得逞的表情,在王子越身邊悄悄道。

「看他們的意見?」王子越擺擺手,心裡感嘆,這姑娘實在冰雪聰明,看看一邊的子琳被她嚇得,估計晚上睡覺真的要做噩夢了。

「既然如此,這次的三個名額就屬於王子陵、子飛、王子越。」魔法王宣佈道,雖然沒有看到王子越的實力,但是魔法王依然很高興,這樣的比武是不能用魔器的,所以魔法王是一點忙都幫不上。

但是如果要是去黑暗森林,魔法王一定會交給王子越幾件保命的魔器,他身為世間僅存的魔法王,難道還沒有幾招異於常人的絕技嗎?

他已經可以分離出意識,在魔器里幫助王子越驅動,這樣就可以彌補王子越實力不足的問題。

尋常魔法師煉製的魔器,等級越高,使用需要魔法師的實力也就越高。

但是,魔法王可以規避這一點。

「算你走運!不過,到了黑暗森林,記得小心點!」子飛陰測測地走到王子越身邊,盯著他看了許久,才丟下一句話。

「這小子是個狠辣角色,你確實要小心點。」王子陵拍拍王子越的肩膀,看著子飛的背影,提醒王子越。

王子陵雖然低調,但是不眼瞎,子飛平時的所作所為,他全部看在眼底,說他十惡不赦也不為過。

「我明白,你也小心點,這次帶隊的可是他爺爺,盡量不要和他們起衝突!」王子越不蠢,應道。

一宿無話,第二天一早王子越三人就在子楊長老的帶領下,跟著魔法公會的人趕往西方,黑暗森林所在的地方。

黑暗森林被稱為人族禁地,聽說裡面關押著大量惡之徒,被神所遺棄的人,如巨人、侏儒等等。

魔法界給黑暗森林下了禁制,裡面的人是無法自己出來的,後來就被魔法界當成了試煉之地,每三年開啟一次。

這一次來的有50多名少年,來自於帝國排名前20的家族。

他們會進入一個無目的傳送陣。

顧名思義,這個傳送陣的目的地是不確定的,也許出來的時候,你面前就站著一個張牙舞爪的惡魔。

王子越和王子陵兩人忐忑不安地走進去,一轉眼,身邊的一切就改變了,只見了周圍都是參天大樹,不時有烏鴉啼叫,聲音凄慘。

這就是黑暗森林,果然和子航丫頭說的一樣可怕,王子越顫抖著打量四周,他甚至不敢弄出太大的動靜,以免引來不明生物。

「好久違的原始之感!」突然,王子越的腦海里冒出了一個聲音。

如此詭異的事情卻沒有嚇到王子越,他反而喜極而泣,「師傅,你終於醒了,快把我的法力還給我!」

原來,王子越的修為之所以不進反退,就是因為他身體里住進了一個遠古魔聖,在借他的魔力恢復實力。

「我不都已經還給你了嗎?」一道虛影出現在王子越面前,認真去看,就會發現這是一個老頭,只是輕飄飄的,好像一陣風就能吹散。

看著迷茫的王子越,虛影教訓道,「你以為你怎麼擋住中級魔法師的一擊,當然是靠我給你提純的魔力,經過我的精神溫養,你體內的魔法粒子可是不同凡響咯!」

「真的嗎?謝謝老師。」王子越大喜。

「唉,還是不能多呆,我得回去了,太耗魔力了!」虛影竟然進入了王子越的身體裡面,這真的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呢。

一道人影好像是從天空之上墜落下凡塵的天使,他的手裡拿著一柄法杖,這是一個中年人,一個王子越從來沒有見過的人,他的一雙眼睛就好像是一把刀似得,冷冽的看著王子越,他的聲音帶著一絲嘶啞,卻是顯得極為的有力:「哈哈,魔聖的氣息嗎?」

「你是什麼人?」王子越一臉戒備,他可是不相信這個人會在大晚上的來找自己聊天說地。而他也是在這個人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凌厲的冷意,那是殺氣只有那種真正的殺過人才會有的殺氣。

「我問你是不是剛才魔聖出現在過這裡?」那人的一雙眼睛就好像是一把刀,直勾勾的盯著王子越,讓你有一種發毛的感覺。

「我聽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王子越感覺到了危險的臨近,他可不敢說自己就是魔聖的徒弟,只是因為這個人有著極為強勁的魔法修為,就好像是一汪見不到盡頭的大海,這就是這個人給王子越的感覺,深不可測。

「不說,那麼你就給我去死!」

那人說完,手中的法杖一揮舞,一道巨大的火球朝著王子越砸來,王子越雙腳一點地,整個人猛的往旁邊一閃。

「轟隆!」

火球撞擊在地上,地上頓時就出現了一道大坑,而那坑正在冒著青煙,空氣里也是瀰漫著一股子難聞的焦糊味。

「不錯,真的不錯。」那個人好像是自言自語,他的眼睛裡面閃過一絲讚許:「沒有想到,你居然能夠在我的魔法之下逃脫,不得不說你的天賦是極好的啊!……」

「哼!」

那個人猛的冷哼一聲:「但是你就想憑藉這麼點能力就想與我對抗的話,那麼你就是真的大錯特錯了,要是你乖乖的告訴我的話,那麼我也就只好勉為其難的殺死你了啊!……」

呃!

這是什麼邏輯,我也就只好勉為其難的殺死你了。這口氣也是太狂妄了吧?也是太不把我王子越放在眼裡了吧?

「龍騰!」

隨著王子越的低喝聲響,他手中的法杖猛的閃過一道金色的光芒,金色的光芒直直的朝著那人轟了過去,而王子越在這一刻也是完全的放棄了隱藏自己是一個異能者的事實了,那就是打你個措手不及。

「光盾!」

那人猛的把手中的法杖插在了地上,隨著法杖入土,他整個人就好像是被一團青色的光芒給圍繞了起來似得,而那道金色的光芒在碰到青色光芒的時候,就好像是擊在了芭蕉上面的雨一般的。

噼啪!

居然只是聽到了輕微的響聲之後,就在也沒有了動靜。王子越的心裡不由的咯吱一聲,這個人居然是一名高級魔法師。

「哐!」

王子越的拳頭擊在了那道光盾之上,而他只是感覺到自己的手好像是打在了一塊鋼板上似得,不由的有些心驚,身子連連的後退。

「哼,小小米粒也敢與日月爭輝,真的是不知道死活。」那個人看到飛快後退的王子越不由的冷聲道:「給我去死!」這個人徹底的是被激怒了,居然還想與自己近身格鬥,簡直就是不知道死活。

「火龍咆哮!」

那人猛的將法杖從地上給拔了出來,隨著嘴裡的吟唱,手裡的法杖猛的揮出,一道巨大的火龍就張牙舞爪的朝著王子越而來。

干!

這個人的速度好快,快到了王子越都來不及反應,難道是說這就是高級魔法師與自己這個中極魔法師的差距不成?

「拼了!」

王子越見自己根本就躲不過去,一咬牙手裡的法杖猛的揮舞,嘴裡也開始不停的吟唱了起來:「護體術!」 這是他現在目前階段學習到的最有力的防禦術了,但是這能夠抵擋的住,那個人看似無堅不摧的一擊嗎?

「轟隆!」

「咳咳!」

巨大的火龍猛烈的撞擊在了王子越的護體之術上面,而巨大的衝擊力也是讓王子越的身體不住的後退,他的嘴裡一甜噴出了一道血污:「噗!」

「嘎嘎!」

一道黑色的影子掠過了上空,烏鴉金羽從天空之上朝著那人而去,那個中年人顯然是被這獨眼的烏鴉給震懾住了,他的臉開始變的極為的難看,甚至是連身體都在抖動,用手指著撲向自己的金羽:「這是,這是……」

「噗嗤!」

金羽好像是撲食的蒼鷹一雙鋒利的力爪,居然就這麼的洞穿了那人的咽喉,而它那鋒利的鳥嘴卻是猛的鑿在了那人的面門之上。

「啊!」

那人話還為說完,自己的咽喉與面門就被破了兩個大洞,鮮紅的鮮血就好像是被打開水閘的水龍頭似得,一股一股的往外面冒,而他也就是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響之後,就很是無力的到在了地上。

「這……」

就連王子越都是一臉驚愕的看著金羽,這也太強悍了吧?然而這個時候他卻是知道,現在還不是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只是因為這裡離學院是如此的近,想必這邊的動靜如此的大魔法王他們也是會很快就察覺得到的,還是先走為妙。

王子越朝著金羽打了個呼哨,朝著另外的方向而去。而就在他離開不久,幾道身影就從黑暗裡竄了出來。

來的人不是魔法王等人又是誰?

「剛才這裡經過極為激烈的戰鬥。」魔法王一臉陰沉的看著地上死掉的那個人:「這個人居然又出現了,只是不知道他是被什麼東西給殺死的啊!……」

「從他的傷口來判斷的話,顯然是人近距離對他進行了死亡般的打擊。」另外一個人蹲下身來,仔細的檢查過那人的傷口之後說:「而這個人顯然是那邊派來的,也是不知道為何會出現在我們這裡,而且還與人進行了戰鬥。」

「這件事情,先不要聲張,待我們查探之後在做結果吧!……」魔法王沉吟了片刻說道:「現在我們都要嚴加的防範,也是不知道那邊的人在知道他們的人死在了我們這邊會是什麼樣子的舉動,但是無論怎麼說,我們都要做好準備就是了啊!……」

「是!」

那幾個在聽了魔法王的話之後,都是點頭稱是,這件事說大是大但是你往小裡面說小它也是小。

這些東西最終還是要看對方的人是怎麼看了,自己的人死在了對頭的地方,想必也是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的吧?

而王子越卻是對這些全然不知!

「金羽,你給我老實的回答,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王子越一臉不善的看著趴在自己肩膀上在哪裡裝死的金羽。

「哈哈,那個主人,今天的太陽真是很好啊!……」金羽感覺到自己渾身的鳥毛都要豎起來了,它甚至是撲扇著翅膀就要跑。

「你給我下來!」

王子越用手抓住了它,一把將它給按在了地上惡狠狠的說:「你給我仔細的看好了,這大晚上的哪裡有什麼太陽?」

「啊哈,這不是我只有一隻眼睛嘛,當然看不清楚了啊!……」金羽一臉求饒道:「主人你放了我吧,我會一輩子報答你的啊!……」

干!

這烏鴉都要成精了?王子越很是無語的看著這個在地下撒潑大混的烏鴉,頓時感覺到自己一拳很是用力的一擊給打在了棉花上似得,讓你無從下手。

「主人你放過我吧!……」金羽一臉無辜的說:「真的,我也是不知道我自己為何會有這麼比主人你還有強大的力量,真的我出生就是這麼厲害了啊!……」

呃!

被這隻鳥兒給鄙視了,這是讓王子越有些汗顏,自己的契約獸居然比自己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但是一想自己身邊以後對了一個強勁的幫手也是不錯的,於是說:「好,我就相信你一次。」

「謝謝主人,謝謝主人。」金羽猛的撲扇著翅膀從地上給飛了起來,圍著王子越是一頓的拍馬屁:「主人是我金羽見過最好的鳥兒了,不對,不對是最好的人了啊!……」

呃!

王子越一臉的黑線,這算是個怎麼會事情?而且現在他才鄭重其事的去正式的去看待這個獨眼的烏鴉了,你說剛開始的時候怎麼就沒有發現它會是這麼個德行?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我現在要回去了啊!……」王子越看看了天空,現在已經是很晚了,要是在回去晚點的話,那就真的回不去了。

「哇哈哈,主人你慢走,我先走了啊!……」金羽猛的掠出,嘴裡還發出怪笑著消失在了茫茫的夜空之下,王子越用手摸了摸鼻子不由的苦笑,這個金羽居然是一個活寶。

但是今天的事情還是真的比較的特殊,師父出現的一片刻時間,就引來了一個高法不說,而且自己居然還與之戰鬥了一番。

但是這個人卻是自己從來都是沒有見到過的人,也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從什麼地方過來的。然而魔聖又是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神聖,雖然說是自己的師父吧,但是卻是給他一種感覺,那就是這個師父肯定不是那麼簡單的。

轉眼間,就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王子越見沒有人這才放心大膽的回到了自己卧室裡面,他的心在這一刻開始變的極為的寧靜,脫掉鞋子盤膝坐在了床上。

……

當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折射在王子越的房間的時候,而王子越卻也是猛的睜開了眼睛,每天這個時候他都會從冥想的狀態之下醒過來。

之後來到外面進行一日的身體鍛煉,他是一個異能者,那麼就必須的擁有著強大的體魄。而一名法師只是遠程攻擊極為的厲害,但是在近戰的時候就會顯得極為的束手束腳,這也是魔法師一旦被人近身之後就失去了抵抗能力,不得不說一個人的遠近能力都是極為的重要的。

但是在這裡,甚至是在魔法學院,這些東西都是極為的被人所看不起的。在他們看來,這無疑是巨大的笑話,魔法師並不是傻子般的就能夠站在哪裡讓你靠近他的身體的,要是知道魔法師可是會魔法的。

一道人影在陽光的照耀之下被拉的老長,這個人臉上帶著一絲嘲諷的笑,這個人不是別人,子飛。

一個與王子越年紀相仿的年輕人,只是他的臉上掛著一絲陰沉的笑,這個人顯然就是一個極為有城府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