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那抱歉的很,我也不會游泳,所以我也救不了你!」蘇靜兮一臉慚愧的攤手。

  • Home
  • Blog
  • 「那抱歉的很,我也不會游泳,所以我也救不了你!」蘇靜兮一臉慚愧的攤手。

其實她會游泳,而且當年在校運會上還拿過一百米游泳冠軍,但這天氣還有點冷,貿然下水,不知道會不會感冒。

「啊,三小姐,三小姐,救命啊!」

見蘇靜兮見死不救,紅香把目光轉向了蘇靜蘿等人藏身的柳樹叢。

「死丫頭,平時看著挺能幹的,到關鍵時刻居然不會鳧水!」

蘇靜蘿氣惱的走出來,朝身後的一個老媽子使了個眼色,那老媽立刻跳進水裡去救落水的紅香。

紅香被救上岸后,顧不得擦去臉上的水,立馬撲跪在蘇靜蘿面前,大哭起來。

「三小姐,剛剛奴婢端著茶水路過湖岸,看見五小姐在這裡釣魚,就想走過去問問五小姐渴不渴,可沒想到,奴婢剛一走過去,她就把奴婢踹下湖了。奴婢本是一番好心,卻遭到五小姐那樣的對待,三小姐,您一定要為奴婢做主啊。」 「好啊,蘇靜兮,你吃了豹子膽了是不是,居然敢欺負我院子里的丫頭!」

蘇靜蘿暗暗贊了一聲聰明,立刻借了紅香的話衝上去質問蘇靜兮。

「嘖嘖,這丫頭還真會血口噴人!」

隱形結界里的劍十三看著咄咄逼人的蘇靜蘿和紅香,連連搖頭,都說大宅門裡的女人頗有心機,這下算是真的見識了。

「你先別衝動,先看看蘇靜兮怎麼應對。」

東方晨看著由始至終都鎮定如常的蘇靜兮,暗暗驚訝。

原來她就是鼎鼎大名的相府廢物五小姐蘇靜兮!

傳聞中,她可是個一無是處又懦弱無能的廢物,現在看來,她也不像是傳聞中的那麼一無是處,就剛剛那個瞬間轉移術,只有少數絕頂高手才能做到的。

莫非,一直以來,都是她在偽裝?

不過,不管她是不是在偽裝,他都不感興趣,現在,他更想看看,面對那對主僕的刁難,她要如何應對。

「三姐姐,你在說什麼?我怎麼完全聽不懂啊?」面對蘇靜蘿的質問,蘇靜兮一臉茫然。

「你是聾子么,剛剛紅香說是你把她推下水的。」蘇靜蘿氣惱說。

「三姐姐,天地良心啊,我剛剛在釣魚,可是一直沒有移動過啊。剛剛紅香突然跳進湖裡,我還以為是受了三姐姐的虐待,一時想不開,要跳湖自殺呢。」蘇靜蘿看著落湯雞一樣的紅香,露出一臉無辜的表情。

「住口,誰說我虐待她了。」蘇靜蘿臉一沉,真恨不得一巴掌扇死這個胡說八道的廢物。

「五小姐,剛剛明明是你推奴婢下去的。」紅香無比委屈地擦了把眼淚:「奴婢好心端茶給你喝,沒想到,你居然把奴婢推下湖去,嗚嗚,五小姐,你為什麼這麼狠毒?」

「聽見沒有,紅香說是你推她下去的。」蘇靜蘿厲聲說。

「紅香,大家都知道,你輕功好,又力大無窮,而我,不僅不會武功,連抓雞的力氣都沒有,你說,像我這樣的弱女子居然能推你一個大力士下水,嘖嘖,你有沒有邏輯啊?難道,就不怕傳出去丟人?」蘇靜兮一臉鄙夷。

紅香頓時語塞,這相府里人人都知道,五小姐從來都只有被欺負的份,還從來沒敢去欺負過別人,若是哪個被五小姐欺負了,那傳出去准讓人嘲笑死了。

「哼,蘇靜兮,以前你說你不會武功,連抓雞的力氣都沒有,我還會相信,可現在,我很懷疑,你是不是在偽裝!」

蘇靜蘿目光一凜,右掌心迅速生成一個皮球般大小的火焰光球,朝蘇靜兮打去。

她二人挨得很近,火焰光球閃電般擊來,蘇靜兮瞬間閃身到一側,手指微動,一根銀針朝蘇靜蘿飛刺而去。

蘇靜蘿閃躲不及,「啪!」地一聲,銀針射掉了她頭上固定髮髻的發簪,精緻的隨雲髻立刻變了形,斜掛在後腦勺上,遠遠看去,很像是一坨牛糞不小心落在了她頭上。

「三小姐,您的髮髻亂……」 不等紅香的話說完,又一根銀針射來,蘇靜蘿側身一閃,銀針射進了紅香左肩的笑穴。

「三小姐……哈哈,您的髮髻……哈哈哈哈……」

紅香指著蘇靜蘿後腦勺那坨像牛糞一樣的髮髻,狂笑起來。

「死丫頭,你敢笑話我!」蘇靜蘿怒不可遏,一巴掌甩過去。

「三小姐……我沒笑…哈哈哈哈……」紅香拚命的想止住笑,可越是想止住就笑得越誇張。

「還說沒笑!」蘇靜蘿大怒,又一耳光甩過去。

「我…哈哈哈……」紅香越要解釋,就越笑地厲害。

「你還笑!」蘇靜蘿見這死丫頭不要命的嘲笑她,惱羞成怒,一腳將她重新踹回了湖裡。

「蘇靜兮,你居然害得我儀態盡失,遭到嘲笑,看我怎麼懲治你。」

蘇靜蘿迅速凝聚內力於右手掌,一道半米長的火焰劍倏地從手掌中激射而出。

蘇靜蘿雖然只有十六歲,但天資聰穎,御火術已經練到了第四層,成為了四階御火師。

御火術修鍊到第四層的時候,內力可以隨意形成大小不一的火焰光球,還可以初步凝氣成劍。

「蘇靜兮,現在就讓我來看看,你到底有多大能耐吧!」

蘇靜蘿面色一寒,迅速揚起手中的火焰劍朝蘇靜兮劈過去。

那一劍,夾帶著萬千殺氣,如一道巨烈燃燒的火焰迎頭斬下,劍還未至,蘇靜兮已經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壓迫力,暗暗驚訝,這聞名天下的御火術果然不是蓋的。

在火焰劍劈下的那一瞬,蘇靜兮險險地側身閃了過去,幸好她有瞬間轉移術,要不然,就該被劈成兩半了。

不過,在御火術面前,她的瞬間轉移術只能幫她躲過攻擊,單靠她那一身武功,在現代來說,算是高手,可在這裡,簡直弱爆了。現在蘇靜蘿周身布了一道防身結界,她的銀針也不管用了。

看來,她得儘快去修鍊御火術,才能在這個大陸上生存下去。

「不錯,躲過了我這一劍。」蘇靜蘿冷笑一聲,手一舉,又一劍刺來。

蘇靜蘿劍法犀利,每一招都要至蘇靜兮於死地,蘇靜兮每次都只能依靠瞬間移動術躲了過去。

蘇靜兮看著神色倨傲的蘇靜蘿,心中鄙夷,現在她先避開她幾分,等她修習御火術后,有她好看的。

「還以為她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呢,原來,連個三流武夫都抵不上。」在一旁冷眼圍觀的東方晨有點失望。

「不過,看那位三小姐,出招也太狠了點吧,招招致命。之前屬下聽別人說,蘇相府的三小姐,可是個知書達理,溫婉端莊的大家閨秀,可現在看來,簡直是個黑心腸的母夜叉。」劍十三鄙夷說。

「哼,宮裡和大宅門裡的女人,有幾個是表裡如一的。」東方晨冷笑。

「王爺,我們要不要去幫幫那位五小姐啊?」劍十三看著只能躲避而無法還手的蘇靜兮,泛起了一絲同情心。

「那是他們相府的家事,我們操什麼心。」東方晨一副見死不救的表情。 「……」聽王爺這麼說,劍十三剛剛踏出的一腳,趕緊挪了回來。

「蘇靜兮,你為什麼還不出招!」

二人連連過了十幾招,蘇靜兮一直處於防守狀態,讓蘇靜蘿大為惱火。看來,她不出絕招,是逼不出這賤人的真本事的。

蘇靜蘿迅速念動劍訣,手中的火焰劍瞬間飛射至半空,煥發出一陣耀眼的火光,以泰山壓頂之勢朝蘇靜兮兜頭斬下。

凜冽的殺氣鋪天蓋地捲來,在火焰劍落下的那一刻,蘇靜兮面色劇變,連瞬間移動術也無法使出了。

「糟糕了王爺,這一劍下去,五小姐鐵定被斬開兩半了,要不要救……」

劍十三焦急的回頭請示……咦,王爺怎麼突然不見了?!

半空中的火焰劍「砰!」地一聲落下,頓時火光四射,凌厲的劍氣朝四周掃射而去,一時湖水炸裂,柳樹被攔腰斬斷,無數水珠和柳葉從半空中滾落下來,還有剛剛爬上岸的紅香,在大驚之下再次掉進了湖裡。

待水珠和柳葉落盡之後,蘇靜蘿得意的揚眉,方才的那一劍,肯定將蘇靜兮砍成兩半了,可等她定睛一看,湖岸上哪裡有蘇靜兮的半點影子!

「咦,蘇靜兮呢?」

蘇靜蘿驚訝的四處張望,可湖岸上除了零亂的柳葉外,什麼也沒有,甚至,連一絲血跡都沒有看到。

蘇靜兮怎麼突然人間蒸發了?

「三小姐,她會不會是掉進湖裡去了?」

恍過神來的小翠等人連忙朝湖面上望過去,可湖裡只有正在撲騰呼救的紅香。

「難道,她除了會瞬間轉移術,還會瞬間逃逸術?」蘇靜蘿震驚了。

「三小姐,您看啊,這個魚鉤,居然是直的!」這時,余媽拿起蘇靜兮遺落的魚竿,驚呼一聲。

「直的?」

蘇靜蘿驚訝的跑過去一看,果然,那個魚鉤不僅是直的,而且上面什麼魚餌也沒有。

「五小姐居然用直魚鉤釣魚!」

幾個丫環婆子驚訝片刻后,立刻捧腹大笑起來。

蘇靜蘿看著那隻直的釣魚鉤,正要跟他們一起嘲笑,卻又突然想起了什麼,不由得面色一沉,呵斥道:「不準笑,這死丫頭是在借直魚鉤嘲笑我們!」

別以為她沒有聽過「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的典故,她蘇靜兮釣的不是魚,而是她蘇靜蘿!

燕王府,後花園。

兩個護衛正在花園裡巡邏,突然,兩道身影如疾風般從他們眼前一閃而過,落在了對面的亭子里。

兩個護衛大驚,立刻扯開了嗓門大喊:「有……」

剛要喊出「刺客」二字時,可定睛一看,落下的人居然是王爺,立馬將「刺客」二字生生地吞進了肚子里。

不過,落在亭子里的除了王爺外,居然還有一個白衣女子,更令人驚訝的是,兩人居然是擁抱的姿勢!

王爺居然抱了個女人回來!

兩個護衛的眼睛瞬間瞪得如銅鈴般大!

燕王雖然素有風流之名,府邸里也有眾多的貌美侍妾,可這樣明目張胆的抱著一個女人飛回王府,還是頭一次見到呀。 兩八卦的護衛立刻藏身在花叢後面,伸長了脖子瞪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那個女人到底美成了什麼樣子,居然讓王爺以如此曖昧的姿勢將她帶了回來。

東方晨抱著蘇靜兮一落地,還沒等她站穩,就厭惡的將她推開去,她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我還以為你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呢,可沒想到,卻是個光會耍嘴皮子的紙老虎,還真是令人失望呢!」

東方晨抱著肩膀,一副大為失望的表情。

剛剛在相府的時候,他還以為會有精彩的好戲可看呢,可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如此不堪一擊,若不是他出手相救,她早被劈成兩半了。

蘇靜兮暗瞪了他一眼,拍拍身上的塵土,竟也露出了一副大為失望的表情。

「我一直以為王爺是個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呢,可沒想到,居然也會在光天化日之下,不知廉恥地翻牆進相府里偷看美女,還真是令人失望透頂呢!」

「看美女?」

東方晨蹙眉,隨即上上下下地將她打量一番,揚起了一抹大大的嘲諷笑容:「像你這種中看不中用的女人,大街上一抓一大把,本王會偷看你,真是讓人笑掉大牙。」

「哦?如果不是偷看美女,那王爺光天化日之下潛進相府,莫非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蘇靜兮抱著肩膀,清澈的眸泛著冷光。

「我看,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的人,應該是你蘇靜兮吧!」東方晨靠在護欄上,目光深沉地冷笑。

「看來,你如此『好心』的救我,主要是想從我身上探聽到《乾坤九訣》的消息吧。怎麼,你現在把我帶回王府來,是要威逼利誘呢?還是要嚴刑逼供?」

蘇靜兮靠在身後的亭柱上,不以為然的冷笑。

東方晨暗瞪了眼這個女人,她明明說的那麼恐怖,可臉上卻沒有一絲害怕的神色。

他暗笑,裝吧,看你能裝到幾時。

「放心,只要你肯乖乖的將《乾坤九訣》交出來,並且交代誰是你的幕後主使,我保證會讓你安然無恙的回相府去,而且還會派高手暗中保護你的安全。」

「燕王殿下開出的條件還真是誘人,不過,我好像並沒有承認我和昨晚偷盜的那個人是同夥吧,而且,那個《乾坤九訣》也不在我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