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開口求饒?」林逸聞言,神情微微一怔,隨後嘴角揚起了一抹殘忍而不屑的冷笑,淡淡的說道:「我這一生,從不求人,我依仗的,依靠的,便是我的拳頭,我的實力。我這些日子,倒也斬過幾個教主之境的人,今日,就憑你們這些人的實力,恐怕攔不住我。」

  • Home
  • Blog
  • 「開口求饒?」林逸聞言,神情微微一怔,隨後嘴角揚起了一抹殘忍而不屑的冷笑,淡淡的說道:「我這一生,從不求人,我依仗的,依靠的,便是我的拳頭,我的實力。我這些日子,倒也斬過幾個教主之境的人,今日,就憑你們這些人的實力,恐怕攔不住我。」

眾人一聽,明顯都是神情一怔,壓根兒沒有想到,林逸竟然狂妄到了這種地步,在教主之境的恐怖強者面前,還敢吹牛比,這簡直就是找死的,不能再找死了。

那名教主之境的強者,也被林逸弄的神情一怔,愣住了,隨後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小子,你可真是狂妄,居然敢在這裡大放厥詞,你大羅金仙之境竟能斬殺教主之境?說什麼狗屁大話呢?」

「你不相信?」林逸盯著對方反問道。

「何須跟他廢話?眾人一起上亂刀斬了他,也好繼續尋寶。」另外一名教主之境的強者聞言,面色有些不悅的催促道,似乎他們的時間非常趕一般。

最先開口的那名教主之境強者聞言,微微點了點頭,笑道:「我心中有數,不會耽誤太多時間的。」

豪門復仇千金 隨後,指著藍田一行人呵斥道:「這小子狂妄無比,如果你們想要活命的話,就先幫我殺了他吧。」

「什麼?」藍田等人一聽,頓時眼睛一瞪,個個臉上都充斥著濃濃的震驚之色,他們如果有能力殺林逸的話,又怎麼會成為林逸的隨從呢?這一路上,他們可是一點好處都沒有得到,完全就給林逸白打工了呀,而且林逸的戰鬥力有多麼恐怖跟可怕,他們可是十分清楚的。

藍天等人瞬間就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林逸,他們惹不起,可這邊教主之境的強者,他們更是招惹不得,一時間,倒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少主到。」

突然有人高呼,隨後一名男子,騎著一匹通體雪白的龍馬,神態高傲的走了過來,眾人見狀,紛紛彎腰恭敬抱拳行禮。

林逸看到對方的時候,也明顯是神情一怔,愣住了,而此時,坐在雪白龍馬上面的陳太阿,也同樣一臉的震驚,自從被林逸暴打了一頓之後,陳太阿痛改前非,在家族之中組建了一支戰鬥力比較恐怖的隊伍,進入這天斷山脈之內尋寶,順便鍛煉自己的修為,本以為在短時間內,不會再遇到林逸這個煞星了,沒想到,竟然又遇到林逸。

練習生從徒手劈磚開始 此時的陳太阿,簡直是一陣天旋地轉,彷彿隨時都要從那龍馬之上跌落下來一般。

「小陳,咱們之間還挺有緣分吶。」林逸盯著臉色有些難看的陳太阿,玩味的冷笑了起來。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如此稱呼我家少主。」

「小子,你簡直找死,我家少主乃是道子之境的蓋世強者,豈是你能夠在這裡胡言亂語的。」

「臭小子,簡直該殺。」

三名教主之境的強者聞言,個個眼睛一瞪,殺機凜然的怒吼了起來。

可坐在龍馬之上的陳太阿一聽,卻是一陣搖晃,竟然直接從龍馬之上跌落了下來,開玩笑,林逸的戰鬥力有多恐怖,他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而且那瘋子一般的性格,更是尤為致命,讓人心驚。

當日,如果不是縹緲仙蹤的人求情,他恐怕已經被打死在縹緲仙蹤了,而且事後,他也找人了解了一下林逸的來頭,十分清楚林逸的戰鬥力,教主之境的強者,死在他手裡的已經有好幾人了,並且無一人能夠把林逸真正逼到絕境上。

所以在陳太阿看來,林逸應該還有一些壓箱底的功夫不曾施展,這哪裡是他們能夠招惹的,別看今日他們人數眾多,強者如雲,可一旦得罪林逸,便是陳太阿都有種招惹了死神一般惶恐不安的感覺。

鄭王天下 假面權婦 三名教主之境的強者,一看陳太阿竟然從龍馬之上跌落了下來,也是個個面色大變,慌忙沖了上去,小心翼翼的攙扶著陳太阿。

「少主,您怎麼啦?」其中一名教主之境強者,一臉關切地問道。

陳太阿一聽,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對方的臉上,臭罵道:「狗東西,林少也是你等能夠威脅的。」

隨後雙臂一震,恐怖的力量就像是奔騰洶湧的大海一般,直接把三名教主之境的強者震的慌忙朝著後方退去,而後,陳太阿連忙衝到了林逸的面前,一臉討好而緊張地訕笑道:「林少,真是沒想到,竟然在這裡遇到你,我這些手下人不懂事,還請您見諒。」

眾人一聽,全部都如遭雷劈一般,愣在了原地,陳大阿是什麼人?那可是道子,那可是陳家未來的掌舵人,身份地位之恐怖,簡直無法言喻,而且現如今,陳太阿手下可有三名教主之境,數十名荒古之境的強者,這是一股讓任何人,都不敢小覷的恐怖力量,可現在,陳大阿竟然在一名大羅金仙之境的強者面前,點頭哈腰,那尊敬的樣子,彷彿林逸就是雄霸一方天地的超級強者。

這一幕,簡直把所有人都給驚呆了,便是三名教主之境的強者,都保持著後退的動作,目瞪口呆的愣在了原地。

他們實在太過震驚,實在無法想象林逸的背景跟來頭到底恐怖到什麼地步,才能夠讓他們的少主如此的惶恐,如此的不安呢?要知道,陳太阿可是超越一品宗門,陳家的大公子啊。

平常只要報出陳太阿的名字,在這九重天,百分之九十的強者,都要給陳太阿幾分薄面,可現在,陳大阿這種表情,他們實在有些想不通了。

藍田等人也愣住了,林逸之前斬殺太歲,已經讓他們驚為天人,可現在,竟然連陳家的道子,在林逸的面前,都如此的緊張不安,那如小弟一般的表現,簡直把他們驚得目瞪口呆呀。

「他到底是什麼來頭?」這個想法,幾乎同時在所有人的腦海中浮現,便是齊曉雪,此時看向林逸的目光,也充滿了濃濃的驚訝跟震驚。

「林少,實在是對不住,我真不知道在這裡遇到您,否則我這些家臣,是絕對不敢上前阻攔您的。」陳太阿盯著林逸,一臉討好地笑道。

之前那一次暴打,是他這一生之中第一次,也是最為難忘的一次,現如今,林逸在他的腦海中,幾乎依舊還是無法戰勝的存在,更何況,他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可是天斷山脈深處了,而他為了到這裡,可是帶著陳家三名教主之境,數十名荒古之境強者,一路披荊斬棘,才走到這裡,而林逸呢?僅僅只是帶了幾名荒古之境的強者,就走到了這裡,可見林逸的實力應該是更勝從前了。

「你們來這裡是做什麼的?」林逸見陳太阿態度還算是不錯,倒也沒有動殺機,神色平靜的問道,

陳太阿一聽,忙點頭討好的笑道:「是這樣的,上次在縹緲仙宗,敗在林少手下,實在有些丟人,所以便帶著陳家的家臣,來這歷練提升自己。」

「哦,還想著報仇?」林逸一聽,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辟魔劍驟然出現在了手中,雖然他現在手裡也有不少先天靈寶,不過大部分的先天靈寶威力比神器倒也高不了多少,而且辟魔劍,他畢竟用著趁手,除非能夠得到先天至寶以上的武器,否則,他是不願意輕易的來換的,當然,他現在修為,日益月進,恐怕也支持不了多久了,畢竟辟魔劍能夠承受的威力也是極為有限的。

可僅僅只是拿出辟魔劍,卻已經把陳太阿嚇得面色蒼白,渾身顫抖了,急忙解釋道:「林少,您誤會了,我只是想要提升一下自己的修為,沒有別的意思,對了,聽聞,幽靈古寨,也有可能會在最近出現,所以最近來天斷山脈的人很多,都是為了尋找幽靈古寨的下落。」

「什麼?你說這裡有幽靈古寨要出現?」林逸一聽,頓時眉頭一皺,神情有些詫異。

幽靈古寨,傳聞是上古幽靈一族還殘留在世間的部落,人數非常稀少。

可因為他們常年散落在罕無人跡的地方,所以幽靈古寨,經常會有許多珍貴或者特殊的寶貝出現,甚至有不少東西的價格,還遠遠低於市場,成為人們最為喜歡去的地方之一。

可是想要找到幽靈古寨,確實非常困難的,因為幽靈一族,對於人類有很大的戒心,所以古寨出現的時間非常短,而且也居無定所,能不能遇到,幾乎都是看運氣了。

可一旦能夠遇到,那麼絕對可以保證發一筆財,因為從裡面大量採購東西,在轉手賣,就能賺錢。

陳太阿見林逸竟然瞪著眼睛,似乎有些驚訝,急忙說道:「這件事有九成的把握,因為之前有人看到過,幽靈古寨曾經在這附近出沒。」

「那好,既然如此,咱們就一起組隊吧。」林逸咧嘴無所謂的說道。

有了陳太阿跟他們陳家的家臣一起出發,那安全係數可就又高了不少。 陳太阿一聽,哪裡敢有任何的廢話,急忙恭敬的點了點頭,依舊一臉討好道:「能夠跟林少在一起,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行吧,那就一起出發吧,如果真的找到了幽靈古寨,到時候少不了你們的好處,對了,我見你的氣息,最近好像也變得強大了許多,應該在功法上有突破了吧。」林逸摟著陳太阿的肩膀,兩人親密的就像是兄弟一般。

陳太阿一聽,慌忙點頭局促的笑道:」略有些許的提升,不過跟林少相比,倒是不值一提了。」

「別謙虛,你的實力,我還是知道的,一般人肯定打不死你的,來,哥哥在給你指點一下。」林逸淡淡的笑道,這次能夠在這裡遇到陳大阿,便是林逸也有些詫異,不過既然已經遇到,而且陳太阿現在也變得如此上道,林逸也不想在欺負對方了,就當是交一個小弟好了。

陳太阿一聽,林逸竟然要親自指點他的修為,頓時眼睛一瞪,面色大變,林逸以大羅金仙之境的修為,戰他這位道子,還曾經斬殺過數位教主之境的強者,已經足以證明,他在修行之上的見地跟實力有多麼的可怕跟恐怖,能夠得到林逸的指點,對他來說,絕對也算是一場不小的機緣了。

當即,陳太阿無比恭敬的看著林逸笑道:「多謝指點,多謝指點。」

「沒事兒,既然遇到了都是緣分。」林逸摟著陳太阿的肩膀,就走在了前面,不時的嘀咕兩句,陳太阿每每總是一臉認真,那感覺就像是一名學生在跟自己的恩師商討學問一般。

這一幕,直接把齊曉雪跟三名教主之境的強者都看呆了,不過眾人稍微吞咽了一下口水之後,便紛紛跟了上去。

他們說到底,不管是在林逸的面前,還是在陳太阿的面前,都只能是聽從吩咐的角色而已,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權利。

一天之後,陳太阿忍不住對著林逸恭敬無比的彎腰行禮,那感覺,彷彿從林逸這裡,真的得到了什麼極為有用的東西一般,而眾人,也越發的深入了天斷山脈,得到的各種靈草也越多,其中,也遇到了不少的強者,不過對方一看到林逸等人的修為跟實力,便個個面色大變,無一人膽敢廢話,只能恭敬離開。

畢竟三名教主之境,十幾名荒古之境,這可是一股無比恐怖的力量,一般人還真不敢招惹,這一晃悠,便是數十天的功夫。

這一日,當眾人走到一處山谷的時候,所有人的眼睛都忍不住猛地一亮,靈氣無比精純濃郁,林逸一行人一進入山谷,竟然有一種,一下子進入了靈氣海洋一般的感覺。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驚呆了,他們生活在九重天,平日里周圍的靈氣都已經無比的濃郁了,可現在,這裡的靈氣竟然讓他們都有種驚艷的感覺,可想而知,這裡的靈氣,該是何等的恐怖。

「林少,這裡恐怕要有至寶出世,最不濟,也應該有靈石礦脈。」陳太阿盯著林逸,一臉激動的笑道。

在這種荒無人煙之地,如果是靈石礦脈的話,那肯定是完全沒有開採過的,絕對價值驚人,如果是天才地寶的話,那就更加不得了了,他們這一路前行遇到了不少的珍寶,可是還沒有見過,有什麼寶貝,能夠散發出如此濃郁而精純的靈氣呢?

林逸聞言,也是一臉的激動啊,隨後,看著眾人咧嘴大笑道:「開挖,若是靈石礦脈,大家平分,如果是天才地寶的話,我酌情給諸位補貼一下。」

眾人一聽,都下意識的點了點頭,隨後,便紛紛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拿出東西,開始挖掘,畢竟以林逸現如今在眾人中的身份跟地位,就算是一個子不給,大家也不敢放屁呀,更何況現在還有好處呢。

只是眾人剛把東西拿出來,一陣腳步聲竟然從東南方向傳來,隨後一群人直接大步流星的走了過來。

眾人一看,頓時面色大變,慌忙把手中挖掘的工具換成了靈寶神器,紛紛一臉冷漠而兇狠地盯著來人。

「諸葛青?」陳太阿一看,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凝重,隨後湊近林逸的旁邊,小聲說道:「林少,這諸葛青的來頭,極為不凡,同樣是超越一品宗門的存在,而且他的戰鬥力應該在我之上。」

「戰鬥力在你之上?」林逸一聽,不禁有些驚訝了,陳太阿的實力,他還是深有體會的,雖然在他的面前,算不了什麼,可好歹也是道子級別的強者,也是陳家的大公子,那戰鬥力,在年輕一輩中,應該算是頂尖的存在了,可現在,這諸葛青的實力,竟然還在他之上,林逸怎麼可能不好奇呢?

「陳太阿,沒想到你我竟然這麼有緣,在這種地方都能夠遇見。」諸葛青帶著五名強者走了上來,一臉冷漠而挑釁地盯著陳太阿冷冷的獰笑道。

他背後一共有五名強者,可其中四人,都是教主之境,也難怪他的底氣如此之恐怖,別看林逸一行人,荒古之境的強者如此之多,可在真正的生死戰之中,荒古之境的強者,根本擋不住教主之境,甚至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一名教主之境,如果願意的話,想要拖住十名八名荒古之境的強者,根本不是什麼事兒。

「諸葛青,凡事都講個先來後到,這裡是我們先發現的。」陳大阿目光冷漠的盯著諸葛青說道,話里絲毫沒有太多的俱意,他雖然只有三名教主之境的強者,可他跟林逸都能夠斬殺教主之境,所以綜合實力上,倒不弱於諸葛青多少。

諸葛青聞言,眉頭微微一怔,那明亮清澈的雙目之內,浮現了一抹淡淡的詫異之色。

以他對陳太阿的了解,在這種情況下,陳太阿絕不應該是現如今的態度才對呀,難道他們之中,有什麼厲害的存在?

狡猾的諸葛青,皺著眉頭,暗暗在心裡嘀咕道,隨後,盯著陳太阿玩味的冷笑道:「你我都是成年人了,何須說這廢話,在這個地方,有如此濃郁的靈氣,如果是至寶的話,最少都是百萬年以上的,你說,我有沒有可能放棄?」

「你這麼說,就是想要一戰了?」

陳太阿盯著諸葛青一臉陰沉的質問道。 諸葛青聞言,頓時傲慢的冷笑了起來,「陳太阿,你是不是腦袋有問題?咱們之間還能用一戰來形容嗎?」

說著諸葛青扭頭看向了背後的幾名教主之境強者一眼兒后,再度扭頭,目光凌厲到了極致,冷冰冰的盯著陳太阿嘲諷道:「以我們的實力,應該是輕輕鬆鬆碾壓你們吧。」

藍田等人一聽,頓時目光凝重到了極致,那臉色陰沉的,彷彿能夠滴出水一般。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她們的修為,也只能讓他們在天斷山脈外圍,勉強逗留一下,可現在,他們不但衝到了天斷山脈內部,而且現如今,還摻和到了教主之境強者的打鬥之中,一旦稍微不慎,他們這些荒古之境的天才妖孽,恐怕就會瞬間死在這天斷山脈內。

諸葛青背後的幾名教主之境強者聞言,頓時一臉肆意張狂的大笑了起來。

「不錯,你們這群烏合之眾,竟然還想要跟我們一戰,憑什麼,就憑你們之中那大羅金仙之境的強者?」

「哈哈,真是笑死老子了,在這天斷山脈內,竟然還敢有大羅金仙之境強者進來,你們可真是有種啊。」

「喂,小子,你是怎麼活著走進來的?」

那幾名教主之境強者,紛紛盯著林逸,一臉調侃玩味的冷笑道,

陳太阿一聽,頓時眼睛一瞪,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憤怒之色,盯著諸葛青以及他背後的數名教主之境強者,憤怒的咆哮道:「一群牙尖嘴利的東西,有種你們來跟我單挑?」

諸葛青聞言,玩味的笑了笑,隨後嘴角揚起一抹輕蔑的冷笑,隨後冷冰冰的嘲諷道:「我為什麼要跟你單挑?我們現在可是佔據著絕對的優勢,今天你們若是乖乖的退下也就罷了,如若不然,殺光你們所有人。」

「瑪德,現在真是水淺,王八多,遍地是大哥呀。就這麼幾個教主之境強者,就牛到這種地步了呢?」林逸實在忍不住,有些不爽的呵斥了起來。

可他話音一落,天地間卻驟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便是齊曉雪,藍田這樣最先認識林逸的人,此時都忍不住,有種想要罵娘的衝動了,教主之境強者不牛,難道你這個大羅金仙之境的小子牛不成。

諸葛青也是一臉懵逼,壓根兒就沒有想到,林逸敢在他的面前說話,可現在,林逸不但開口了,竟然還把他們給嘲諷了。

可下一秒,林逸開口的話,卻讓他更加的震驚,只見,林逸就像是一名高高在上的帝王一般,輕鬆而玩味的冷笑道:「陳太阿,帶著他們開挖,我倒要看看,今日有誰膽敢阻攔老子發財。」

特別是林逸在說話的時候,那一雙目光是充滿了濃濃的挑釁,死死的盯著諸葛青,那感覺就差沒有直接上去把諸葛青臭罵一頓了,這一幕,簡直把眾人給驚呆了,一個大羅金仙之境的小子,竟然敢命令陳家的道子陳太阿。

可更加讓人恐怖驚悚的是,陳太阿在聽了林逸的吩咐之後,竟然沒有一點兒遲疑,率先拿起了開挖的工具,便對著地面挖了起來。

陳家的幾名教主之境強者見狀,雖然心中有些擔憂,可少主都已經開挖了,他們哪敢遲疑,也紛紛拿出了自己的工具,開始對著地面瘋狂的挖了起來。

齊曉雪見狀,也是銀牙一咬,直接上前開挖,瞬間,整個地面就泥土翻飛,變得無比忙碌起來。

藍田等人雖然害怕的要死,可現在所有人都在挖,他們如果無動於衷的話,那豈不等同於是在找死,一旦秋後算賬,林逸可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當即,也只能拿起鋤頭,開始瘋狂的挖了起來。

隨後,一股滔天的怒火,驟然從諸葛青的心頭升起,他縱橫九重天二十多年,還從來沒有人遇到過如林逸這樣,囂張跋扈,目空一切的人。

「好好好,多少年了,我倒是沒有想過,我諸葛青竟然還有看走眼的一天,看來,你的實力應該是極為不俗了,今日,我諸葛青與你一戰。」諸葛青怒極了,手中驟然出現了一件先天至寶的長劍,這長劍厚重鋒利,給人一種極為不凡的感覺。

林逸一看,頓時眼鏡一亮,他還正在考慮上哪裡弄一件先天至寶呢?哪知這剛打瞌睡,就有人送來了枕頭。

「你這件先天至寶,我要定了,看在它的面子上,我給你一個友情提示,你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出手吧。」

林逸此話一出。

諸葛青,懵了。

陳太阿,懵了。

在場,七名教主之境強者,懵了。

十幾名荒古之境的強者也全部都,懵了。

這簡直是無法形容的震撼。

林逸只是一個大羅金仙之境的垃圾啊!

可現在,竟然當著所有人的面兒,在大放厥詞,那口吻,那神情,很明顯,他林逸如果跟諸葛青一戰的話,諸葛青恐怕連他的一招都擋不住,這實在太過諷刺,太過嘲諷,簡直就是對諸葛青的一種侮辱。

「林逸……啊啊啊……你該死,啊啊啊……」

下一刻,諸葛青就像是徹底瘋了一樣,咬著槽牙。怒瞪著雙目,猙獰十萬分的嘶吼著。

一個大羅金仙之境的小子,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無視了他這位只差臨門一腳,就能夠進入教主之境的超級強者,不但如此,那輕蔑,那高傲的態度,彷彿他諸葛青在林逸的面前,就像是一隻螻蟻一般弱小不堪,這簡直讓他心中的憤怒,瞬間達到了極致啊!

「吵吵鬧鬧的,簡直就像是一個潑婦。」林逸見狀,目光一寒,掄起拳頭,就朝著諸葛青砸了過去。

一拳!

就那麼一拳。

已經達到二十五龍之力的恐怖威力,在天地拳的加持之下,瘋狂朝著前方轟了出去。

林逸的出手,太過突如其來了。

一絲絲的徵兆都沒有啊!

因為在場沒有一個人能夠想到,林逸竟然會囂張恐怖到這種地步,敢率先對諸葛青發動攻擊,要知道,諸葛青那可是連陳太阿都要畏懼幾分的妖孽呀。

可隨著林逸這一拳砸出,在場所有人,都好像是一下子被按在了水池中,溺水一般的窒息,完全無法呼吸,連心跳都靜止了。 一雙雙充滿駭然驚悚的眸子上,布滿了一道道,如同蚯蚓一般猩紅的血絲,整顆眼球都猛的往外凸出,那感覺,彷彿隨時都要從眼眶中飛出來了。

完全就是見了鬼!

甚至比見到鬼都要讓他們震驚,都要讓他們畏懼,讓他們害怕。

也就是在這一秒,之前還高高在上,神色平靜的諸葛青,此時卻是眼睛猛地一頓,頭皮都彷彿要炸開一般,抑制不住地發出了一道,驚慌失措的尖叫聲。

並且,清晰可見,諸葛青的臉色,瞬間就變得極其的難看,臉上是慘白、畏懼、震怖、不敢相信、不甘、怨毒、求饒等等……

這……這到底怎麼了?

在場所有人,都是眼睛再度一瞪,一臉的茫然跟不解,實在不明白,為什麼諸葛青的臉上會出現這麼複雜的表情,更無法想象,諸葛青到底遭遇了什麼?

以諸葛青的身份跟地位,就算是林逸率先出手,也斷然不會對諸葛青造成什麼太大的干擾才對呀,畢竟一個大羅金仙之境的小子,在諸葛青的眼裡,簡直就像是抬腿就能夠踩死的螻蟻一般,根本不值得一提才對呀!

跟眾人心頭的不解好奇相比,諸葛青的腦海里,卻充斥著無邊的絕望。林逸這一拳,瞬間就把他周圍所有的天地封死,他就像是瓮中之鱉一樣,根本無法從其它的方位離開,只有一條路,他想要活下去只有一條路,那便是硬扛,硬生生的接住林逸,這恐怖到讓他亡魂俱冒的一拳。

可硬抗的話,會是什麼結果呢?

必死無疑!

林逸這一拳,還沒有落在他身上,他就已經感受到了一股滔天震撼的力量,無法形容的浩大恐怖,甚至這股力量,在他看來,恐怕都已經超越了教主之境強者,能夠爆發出來的最強力量吧!

諸葛青有一種強烈無比的直覺,他要死了!要慘烈的死了!

他雖然能夠戰教主之境強者,可也只是初中期的教主之境強者,那些在教主之境,困擾了數百年,甚至是幾百年的強者,他根本擋不住,便如同縹緲仙宗的老祖,已經在教主之境掙扎了幾百年,這樣的人,根本就不是他能夠招惹的,可現在,林逸爆發出來的力量,卻是教主之境最巔峰,這一拳他擋不住。

「啊啊啊……」

電光火石之間,既然躲避不了了,也不能逃走了,諸葛青被逼到了死亡的絕路,即使思維已經驚懼到一片空白,但,下意識和求生欲,還是逼著他,硬生生的抗拒著恐懼和畏懼的心理,咬著槽牙,瘋狂的催動體內的靈氣,那無比精純,猶如大海一般滔滔不絕的靈氣,在這一刻,就像是不要錢一般,瘋狂的洶湧著,澎湃著,直接朝著他的手臂內涌去,而後,諸葛青用盡全力的抬起一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