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閣下是……」那老者的視線落在蘇唐身上,凝鍊出元魄,晉陞為大祖,蘇唐的氣質發生了極大變化,舉手投足間散發出一種壓力,雖然袁海龍的實力也不差,但和蘇唐站在一起,完全被比了下去。

  • Home
  • Blog
  • 「閣下是……」那老者的視線落在蘇唐身上,凝鍊出元魄,晉陞為大祖,蘇唐的氣質發生了極大變化,舉手投足間散發出一種壓力,雖然袁海龍的實力也不差,但和蘇唐站在一起,完全被比了下去。

能在氣質或者氣勢上和蘇唐不相伯仲的,前後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在邪君台遇到的蘇輕波,另一個就是千奇峰的賀遠征了。

「我姓蘇。」蘇唐淡淡說道。

「原來是蘇宗主。」那老祖笑了笑:「某聞名久矣,今日一見,蘇宗主果有龍鳳之姿。」

「過獎。」蘇唐不咸不淡的回道。

復仇嬌妻 那老者皺起了眉,隨後又道:「既然是蘇宗主親自出面,那麼我們也就長話短說吧,這紅銅谷本是我長生宗的產業,在十幾年前,交給十祖會經營,十祖會又把紅銅谷交給銅山城的魏、趙、李、吳、劉幾家,可沒想到,他們居然一直在中飽私囊,前後偷取了近六百斤七色銅精,我們兩個奉大宗之命,趕往銅山城處置他們,但蘇宗主伸出援手,幫我們解決了那幾個小賊,在這裡,我們代大宗謝過蘇宗主了。」

「你們太客氣了。」蘇唐道。

「紅銅谷是長生宗的產業?不對吧。」岳十一突然插道:「地契上寫得明明白白,紅銅谷是魏、趙、李他們幾家的產業。」

「地契這東西做不得准。」那老者搖了搖頭:「自千百年前,靈皇殞滅,天下萬千大城小鎮,都落入各自為政的處境,銅山城就是他們幾家的,地契也是由他們頒發,紅口白牙,他們說是什麼就是什麼,這也能算數?」

「人家有地契,都不能算數,可您老……應該什麼都沒有吧?」岳十一笑道。

那老者和壯漢相互對視了一眼,他們很驚訝,這是想做什麼?難道是想從根子上把長生宗排斥在外?太過喪心病狂了

「南至驚濤,北至北封,西至關村,東至上京,還從沒有人質疑過我長生宗的資格。」那老者緩緩說道:「幾位小友,你們到底想做什麼?」

「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岳十一露出譏諷的笑意:「你敢去上京薛家這般胡吹么?」

「某又不是沒去過。」那老者道:「當年的薛九,也一樣把老朽當成貴客

「薛家有沒有把你當成貴客,和這紅銅谷沒什麼關係。」蘇唐道:「有事說事,別東拉西扯。」

「好大膽子知不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壯漢突然喝道。他的聲音大,但心中卻是驚駭莫名的,九祖薛久是賀蘭聖座身邊的重將,以往提到這層關係,對方大都會退避三舍,而蘇唐卻表現得很不在乎,他看得出,蘇唐沒有故作姿態,是真的不在乎。

「說幾句話就膽子大了?你根本不了解我么。」蘇唐冷笑道。

那老者伸出手,擺了擺,隨後道:「蘇宗主,從始至終,我們都沒有什麼失禮的地方,你這般咄咄逼人,恐怕有些不好吧?」

「搞搞清楚,是誰在逼誰?」計好好喝道:「跑到紅銅谷撒野,截斷我們的礦道,還他嗎人五人六的,你們以為自己是什麼東西?」

袁海龍突然皺起眉,隨後向蘇唐使了個眼色。

「怎麼?」蘇唐問道。

「蘇唐,到那邊去……」

「有什麼話就在這裡說吧。」蘇唐道,他知道袁海龍想說什麼。

袁海龍頗感無奈,蘇唐以前的表現是很機智的,今天怎麼也犯了糊塗?

「這個……」袁海龍頓了頓,壓低聲音:「那薛九……」

「你是說九叔啊,放心吧,九叔不會因為這點事情怪我的。」蘇唐道。

「你認得薛九?」袁海龍吃了一驚,如果只是長生宗,他一點不怕,但關係到薛九,他就有些心怵了,其實不止是他,就連大魔神花西爵,看到薛九也會給幾分薄面,因為薛九背後的人太過強悍了。

「自然認得,還是九叔把我領上修行路的。」蘇唐道。

見蘇唐如此篤定,袁海龍鬆了一口氣,而對面的老者和壯漢臉色變得格外複雜,自家人知自家事,當初他們去薛家時,薛九的態度並沒有他們所說的那樣熱情,他們不過是為自己臉面貼金而已,他們說得再多,也不如蘇唐那一聲自然而又平淡的『九叔,。

「兩位,在下是陰陽眼袁家的袁海龍,看樣子以前都是一場誤會了。」袁海龍緩緩說道:「既然這樣,兩位還是走吧,以免鬧得更不愉快。」

袁海龍也看出對方產生了怯意,便順水推舟,能不打自然是不打的好,見了血就等於產生了仇恨。

「你是袁家的?」那老者一愣。

「你就是袁海龍?」壯漢也跟著叫道。

「沒錯。」袁海龍道。

「好……」那老者長吸了一口氣,隨後道:「我們走」

那老者和壯漢一起轉身,就在這時,蘇唐突然喝道:「小心」

轟……那老者反手甩到一道黑光,黑光見風即長,瞬間變成一條扭動的黑色長龍,閃電般卷向袁海龍。

「這是……」看到那條黑龍,袁海龍的臉色大變,身形急速向後退去。

壯漢反手從背後抽出一柄大劍,劍光展動,劃出一道長達幾十米的光幕,落向蘇唐。

蘇唐略一猶豫,隨後凝出一柄薄刀,他的魔裝畢竟是見不得光的,而且他和袁海龍之間的信任度並不高,如果讓袁海龍知道他的核心秘密,天知道會衍生出什麼。

長生宗的修行者們都有些錯愕,顯然他們同樣沒想到戰鬥會這樣突兀的爆發出來。

「你把海風怎麼樣了?」袁海龍怒吼道。

那老者不說話,繼續催動那條黑色長龍,不停的轟向袁海龍,袁海龍展動長劍,努力支撐,但是,那條黑色長龍已膨脹至七、八米粗細,每一次轟擊都裹挾著萬鈞之力,而且動作極快,袁海龍所釋放出的劍勁總是被輕易轟得粉碎,只能節節敗退。

「你學了我袁家的陰陽訣?」袁海龍的臉孔已經變得扭曲了。

「呵呵」那老者發出冷笑聲,旋即吼道:「一個不留殺」

沒動手之前,他確實有些擔心惹上大麻煩,而且也看不透對方的虛實,尤其是蘇唐,所以難以做決斷,現在豁出去了,卻發現蘇唐的戰力很一般,而袁海龍也被他的靈器克製得死死的,顯得很是意氣風發。

轟轟轟……黑色長龍瘋狂肆虐著,它每一次涌動,都會在堅硬的礦路上留下一個大坑,場中片片飛沙走石。

袁海龍拚命運轉靈脈,只是對方的靈器威能遠遠凌駕在他之上,終於,在一次碰撞中,他的長劍被轟飛了,翻滾著飛上高空。

「死吧」那老者發出吼聲,隨著他的雙手向前推出,那條黑色長龍咆哮著卷向袁海龍。

失去了靈器,袁海龍的神色卻變得平靜了,他翻開手,手中多出了一條尺許長的白綾,白綾不知是用什麼材料所制,看起來極為純凈,其中夾雜著無數光點,猶如倒懸的銀河。

「這是……你逼我的……」袁海龍突然伸出雙指,遞到唇邊,接著用力咬破,隨後又把手按下去,按在白綾上。

白綾前方多出了兩個紅點,很象兩隻眼睛,下一刻,袁海龍長吸一口氣,隨後把白綾甩了出去。

白綾陡然散發出萬丈毫光,一條白色的長龍嘶吼著,正好與迎面捲來的黑色長龍重重撞擊在一起。

轟……震耳欲聾的轟響聲瞬間掃過整座山谷,隨後而來的衝擊波,把山谷中相互廝鬥的人群都變成了可憐的螞蟻。

長生宗的修行者和怒海團的武士,身不由己被衝擊波捲起來,隨後又撞向大山,有些運氣好的,雖然被撞得頭破血流,但能勉強爬起身,有些則直接撞成了一攤血餅。

衝擊波是不分敵我的,而且就連達到大宗師巔峰的計好好,也無力和衝擊波抗衡。

蘇唐看起來處於劣勢,一直在被那壯漢搶攻,但在毀滅性的衝擊波中,他卻是唯一能屹立不動的。

反觀那壯漢,顯得狼狽得多,他和計好好一樣無法控制自己的身形,直到將要撞上山壁時,靠著領域的反彈,才勉強停了下來。

煙塵在瀰漫,袁海龍和那老者的身影已經尋不見了,下一刻,無數石雨從空中跌落,有些石塊大如拳頭,砸得長生宗和修行者和怒海團的武士叫苦不迭

計好好顧不上保護自己的部下了,拼力撥打著石塊,岳十一還好,幾個天機樓的武士用人牆把岳十一擋在裡面,暫時無憂。

一陣輕風吹來,吹散了煙塵,袁海龍和那老者的身影終於顯露出來,他們處於衝擊波正中心,雖然早有些心裡準備,但還是變得異常狼狽。

那老者的短袍被撕扯成碎片,披頭散髮,嘴角殘留著血跡,袁海龍的長袍、內衣於脆被衝擊波卷飛了,露出**的胸膛,鞋子也丟了一隻。

那老者手中,抓著一條黑色的長綾,而袁海龍手中,抓著一條白色的長綾,一黑一白,格外顯眼。

兇猛的衝擊波,在所有人身上都留下了印記,唯有蘇唐,象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凝鍊成的元魄,讓他擁有了極為厚重的靈力,這是實打實的,做不得花俏,如果那老者看到現在的蘇唐,一定會明白很多很多,只是,他什麼都看不到,只能看到袁海龍手中的白色長綾。

「果然……果然在你手裡」那老者的眼色充滿了貪婪,瘋狂的貪婪:「給我吧」

那老者猛然把黑色長綾甩了出去,又一條黑龍出現了,咆哮著沖向袁海龍

袁海龍用冰冷的目光看著那老者,隨後毫不猶豫的把白色長綾甩了出去。

看到這一幕,計好好、岳十一、怒海團的武士們都大驚之色,不約而同轉身向谷外逃去,長生宗的修行者們也邁步奔逃,雖然飛行的速度能快一些,但身在空中,肯定無法和即將爆發的衝擊波抗衡,還是腳踏實地更穩當一些。

這種場面很滑稽,怒海團的武士和長生宗的修行者都在奔跑,甚至是並肩奔跑,誰都沒有心思去戰鬥了,要打也得去谷外,這裡太過危險了。

轟……兇猛的衝擊波又一次在爆發了,瞬間便掃過整座山谷,但這一次人們都做好了準備,在煙塵盪起的瞬間,便一片片趴在了地上。

衝擊破過後,怒海團的武士們紛紛從地上跳起來,沒命的奔跑著,有些膽大的飛向半空,他們希望在下一次爆發前,逃離紅銅谷。

兩次硬碰硬的撞擊,袁海龍和那老者都有些支撐不住了,他們口鼻間都滲出了鮮血,手中的長綾也出現了一些破損。

「小子,這樣下去,我們只會同歸於盡。」那老者幽幽的說道,他的眼神總算恢復了一些清醒。

「海風在哪裡?」袁海龍繼續重複著開始的問題,這對他而言,至關重要

「呵呵呵呵……」那老者突然道:「把陽訣給我,我就告訴你。」

「你的陰陽訣是在哪裡學的?」袁海龍道。

蘇唐微微嘆了一口氣,

那老者的短袍被撕扯成碎片,披頭散髮,嘴角殘留著血跡,袁海龍的長袍、內衣於脆被衝擊波卷飛了,露出**的胸膛,鞋子也丟了一隻。

那老者手中,抓著一條黑色的長綾,而袁海龍手中,抓著一條白色的長綾,一黑一白,格外顯眼。

兇猛的衝擊波,在所有人身上都留下了印記,唯有蘇唐,象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凝鍊成的元魄,讓他擁有了極為厚重的靈力,這是實打實的,做不得花俏,如果那老者看到現在的蘇唐,一定會明白很多很多,只是,他什麼都看不到,只能看到袁海龍手中的白色長綾。

「果然……果然在你手裡」那老者的眼色充滿了貪婪,瘋狂的貪婪:「給我吧」

那老者猛然把黑色長綾甩了出去,又一條黑龍出現了,咆哮著沖向袁海龍

袁海龍用冰冷的目光看著那老者,隨後毫不猶豫的把白色長綾甩了出去。

看到這一幕,計好好、岳十一、怒海團的武士們都大驚之色,不約而同轉身向谷外逃去,長生宗的修行者們也邁步奔逃,雖然飛行的速度能快一些,但身在空中,肯定無法和即將爆發的衝擊波抗衡,還是腳踏實地更穩當一些。

這種場面很滑稽,怒海團的武士和長生宗的修行者都在奔跑,甚至是並肩奔跑,誰都沒有心思去戰鬥了,要打也得去谷外,這裡太過危險了。

轟……兇猛的衝擊波又一次在爆發了,瞬間便掃過整座山谷,但這一次人們都做好了準備,在煙塵盪起的瞬間,便一片片趴在了地上。

衝擊破過後,怒海團的武士們紛紛從地上跳起來,沒命的奔跑著,有些膽大的飛向半空,他們希望在下一次爆發前,逃離紅銅谷。

兩次硬碰硬的撞擊,袁海龍和那老者都有些支撐不住了,他們口鼻間都滲出了鮮血,手中的長綾也出現了一些破損。

「小子,這樣下去,我們只會同歸於盡。」那老者幽幽的說道,他的眼神總算恢復了一些清醒。

「海風在哪裡?」袁海龍繼續重複著開始的問題,這對他而言,至關重要

那老者的短袍被撕扯成碎片,披頭散髮,嘴角殘留著血跡,袁海龍的長袍、內衣於脆被衝擊波卷飛了,露出**的胸膛,鞋子也丟了一隻。

那老者手中,抓著一條黑色的長綾,而袁海龍手中,抓著一條白色的長綾,一黑一白,格外顯眼。 蘇唐的移動速度雖然很快,但身後撲來的那條黑色長龍速度更快,眨眼間便追上了蘇唐。

只有眼力最好的人才能看得到,在撞擊發生的一瞬間,蘇唐已變成一道煙氣,接著便在撞擊中迸散。

下一刻,蘇唐已出現在另一個方位,一劍刺向那壯漢。

蘇唐的劍勢平淡無奇,這在大祖級別的戰鬥中,顯得有些另類,因為大祖一旦運轉靈脈,都能釋放出令風雲色變的力量,而蘇唐的劍,太普通了。

那壯漢露出輕蔑的笑意,蘇唐之前使用的那柄薄刀,還讓他感覺有些棘手,而現在這柄劍,簡直就是燒火棍。

「死」那壯漢怒喝一聲,手中的長劍再次凝成一道光幕,向蘇唐劈去。

光幕似乎擁有著無堅不摧的能力,竟然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緊接著,蘇唐的劍光刺中了光幕。

嗡……時光恍若突然變得凝滯了,光幕也變得靜止,隨後光幕上出現無數道裂痕,整片光幕化作點點流光,向四下迸射。

「剛才,你們應該逃的。」蘇唐搖了搖頭:「我一直想知道,當我運轉魔決后,會變成什麼樣子……倒是應該謝謝你們,給了我一個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