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陸川,我就算是死,也絕不跪你!」

  • Home
  • Blog
  • 「陸川,我就算是死,也絕不跪你!」

江塵這一剎那,彷彿也意識到陸川的意圖,猛然咆哮一聲,額頭根根青筋暴起。在他體內,雄渾的靈力,猛的炸開,竄到四肢八骸,瘋狂的抵消這股恐怖的壓力。

只是——

不夠!

遠遠不夠!

「轟隆隆!」

「咔嚓嚓!」

君侯劍的沉重,彷彿一座大山一樣,就算現在只是殘存的靈性,也不是江塵能夠抵擋。

在恐怖的壓力面前,江塵的膝蓋,在一點一點的彎下去。

抵擋不住!

完全抵擋不住!

「生死之力!給我開!」

這一刻,江塵再一次解封了生死之力,剎那之間,無數的鮮血往外涌去,顯然一天三次解封體內的生死之力,讓他的身體超負荷運轉。

江塵自然也知道這個情況,不過就算是身體超負荷運轉,他也決不給陸川下跪!

但——

沒有用!

完全沒有用!

陸川不知道君侯劍的意志到底有多強,但僅僅是江塵,完全沒有能力抵擋,即便是爆發生死之力,他也無法抵擋!

江塵體內,骨骼噼啪暴響,一雙膝蓋被這股無法抵擋的力量,一寸寸的往下壓去。他全身的血液,更是被壓迫得流向了全身的毛孔,連同爆發生死之力的負擔,鮮血大量的涌了出來。

「撲通!」

終於,在無可抵擋的力量面前。

江塵,朝著陸川,雙膝狠狠的跪下。

「不!」

無盡的屈辱,頓時攀爬上江塵的雙目之中。

「噗!」

一口鮮血從他口中噴了出來,整個人身體,朝後倒下。

羞怒、屈辱、悲憤,各種情緒夾雜,加上一夜三次解封生死之力給身體造成的創傷,這一刻,居然直接昏迷了過去。

「塵兒!」

這個時候,樂平侯終於反應過來,就要有所動作。,卻聽到耳邊猛然傳來一聲怒聲。

「樂平侯,這就是你教導的好兒子嗎?這就是朝廷冊封的樂平侯府小侯爺?武舉之上,居然如此放肆!?」皇帝也是怒了。江塵這次的行為,說輕點,那是打擊報復,說難聽點,那就是不把他這個皇帝放在眼中!

「陛下……」

「哼!什麼都不要說了,來人!傳朕旨意,摘掉江塵武舉榜眼身份,令傳旨戶部,停發江塵一年俸祿,以示懲罰!」

皇帝兩道旨意發下去,並沒有任何人出來說清,就連那些和樂平侯交好的文武大臣也不例外。江塵此舉,就連他們也被震驚了,現在完全可以說,咎由自取!

……

隨著陸川拿起君侯劍,武舉考核正式的落下垂幕。

隨著江塵被摘掉榜眼的身份,武舉的狀元、榜眼、探花,全部出爐。

並不像文舉那樣,需要等到放榜,武舉都是考核完畢,結果就出來了。

毫無疑問,陸川是當之無愧的武狀元,王神力是榜眼,卓航也因為江塵愚蠢的行為,成功成為探花郎。

接下來便是賞賜,前十名的賞賜,直接在萬劍冢之中發放,至於十名之後的武進士獎勵,需要到禮部領取告身的時候,一併發放。

「陛下有旨,此次武舉前三名,武狀元賜靈石一百、中品靈器護甲一件、黃階靈丹太虛丹十顆!榜眼賜靈石五十、中品攻擊靈器一件!探花靈石三十,下品靈器一件!」

「令賞賜武舉前三,每人金牌令箭一塊,可以進入皇家內庫挑選兩本中品絕學秘籍!武狀元陸川,特賞雕龍玉牌一枚,可以進入皇家秘庫,挑選一樣寶物!」

隨著一道尖銳的聲音,立刻又皇家禁衛把陸川、王神力、卓航的獎勵拿了上來。

「多謝陛下賞賜!」陸川三人,齊齊拜謝。

「恩,免禮吧!」皇帝揮揮手,對著身後的十六皇子道:「十六皇兒,你點兩百皇家禁衛,護送陸川恢復,另外,這一份旨意,你也順便帶上。」

皇帝從身邊侍衛手中拿過一張早已經擬好了的聖旨,這上面,自然就是封陸川為侯的旨意。

「是,兒臣遵旨!」十六皇子結果聖旨,走了下去,開始挑選皇家禁衛。

儘管明明都知道陸川封侯,從他拿起君侯劍的那一刻就註定了,但是當十六皇子接過聖旨的那一刻,所有人都不由得心臟一顫。

尤其是陸川面龐,這還只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但是在身份地位上,卻要遠遠超過在場百分之八十的人!

「一門雙侯!」

「這陸家不得了了啊!」

「如果此次,陸家能夠逃得過這一劫,這大秦再也沒有人能夠與他們抗衡!」

剎那之間,就連那些文武大臣們,也一個個都眼紅得緊。 皇子相隨、皇家禁衛護衛。

在這等旁人看來無比尊榮之下,陸川回到第一侯侯府。

同時到來的,還有十六皇子手中封侯的聖旨。

而在皇家禁衛之後,跟著無數的武修,都是跟過來看熱鬧的

武狀元。

一門雙侯。

拿起君侯劍。

誰不想要一睹陸川的風采?

「陸小侯爺,沒有想到,你居然能夠拿起君侯劍!我這些年也嘗試了十幾次,沒有一次能夠拿起來,甚至動彈都不能。」

高頭大馬之上,十六皇子落後陸川半步,語氣之中透露著羨慕。

皇室子弟,每年都有一次挑戰君侯劍的機會,他十六皇子挑戰十幾次,自然知道其中的難度,看著陸川的目光,由衷的敬佩。

陸川淡淡一笑,也沒有說話,他總不能告訴十六皇子,如果不是青萍劍的意志擊潰君侯劍的意志,他也拿不起君侯劍。

而且……

此番擊潰君侯劍的意志,短時間,君侯劍是不可能再度凝聚,下一刻皇室考核就在半年之後,恐怕拿起君侯劍的皇室子弟人數不少。

到時候,只怕太子當時候的表情會很精彩,只是可惜,皇子弟子的考核,不允許別人旁觀,他恐怕是看不到了。

在高頭大馬之上,一路行走,陸川很快就來到第一侯府門前。

早早就有人通知了侯府,此刻侯府可謂是張燈結綵,兩百重甲侍衛,幾乎全部到場,一個個喜色連連。

依舊是大開正門。

正門之前,一道魁梧的身形,奪人眼球。

雖然此人看起來,相貌平平,但是他在那裡一站,就是全場的焦點。

「爹,您怎麼出關了?莫非您突破生死境了?」陸川一怔,趕緊走上前。

此人,正是第一侯陸明南。

「生死境?哪有那麼容易突破!」陸明南微微一笑。

「那爹您怎麼會在哪裡?」

「我兒子通過武舉考核,成為武狀元,甚至拿起君侯劍,這等大喜事,我這個做老子的恭喜一下,有什麼不可以?」陸明南笑道。

「見過第一侯爺!」

就在這個時候,十六皇子連同皇家禁衛都上前行禮。

若是仔細觀察,可以看出來,即使是十六皇子皇室子弟之尊,身體也是輕微顫抖,雙瞳極深之處,閃爍著崇拜的光芒。

「你是十六皇子吧?你母妃和川兒的母親,是至交好友,你小時候我也進宮見過幾次,沒想到長這麼大,武道修為也達到了神凝巔峰,一年之內,有希望達到天位境。」陸明南看了十六皇子一眼,淡笑道。

「多謝侯爺指點。」十六皇子聽到陸明南一說,眉宇間頓時浮現一抹喜色。

對於第一侯這位大秦傳奇人物的話,十六皇子沒有懷疑。

「侯爺,我這次來,是來宣布父皇的聖旨,您看……?」十六皇子把目光看向陸明南,帶著詢問。

「就是那個封侯的聖旨?」陸明南顯然早有耳聞。

「是。」十六皇子點點頭。

本來,聖旨在未宣布之前,是不能透漏,不過那也要看對象是誰。

「既然這樣,那就宣旨吧。」陸明南點點頭,退到一邊。

十六皇子拿出聖旨,剎那之間,後面的皇家禁衛都跪倒一片,不過第一侯府這一方,確實沒有一人跪下,僅僅只是拱手行禮,至於陸明南,連拱手禮也懶得做。

如果換做別人,恐怕早已經有皇家禁衛站出來指責,甚至安上造反叛亂之最,也無不可。但是對方是第一侯,沒有那個傻子會站出來,計較禮儀。

「陛下有旨,第一侯府小侯爺陸川文韜武略,德才兼備、武功顯赫,蓋亞群英,特賜武狀元尊位,加封侯爵,封號『神侯』,開衙建府!賞賜侯府一座!」

「臣接旨。」陸川淡淡一笑,接了旨。

這聖旨皇帝早就擬好,拿起君侯劍的那刻,他就知道這道旨意會給自己,也沒有什麼特殊的神情。

「十六皇子、各位軍爺,請在門房處稍作休息,待會兒侯爺還為各位準備了紅包。」這等瑣事,當然是梁管家出面搞定。

不僅僅是十六皇子和皇家禁衛,侯府之中也是人人有份。

不一會兒,就看到有人從侯府之中抬出來十幾口大箱子,顯得極為沉重,箱子一打開,頓時之間,那些圍觀的人群,眼睛立馬變得通紅。

如果不是這裡是第一侯府,有兩百強大的重甲侍衛,以及全部都是神凝巔峰武修組成的皇家禁衛,這些人恐怕在就強起來了。

「人馬芝!那是人馬芝,十萬金一個!對武道境突破神凝境,有著很大的作用,上次我看到溫陽伯為他的兒子求了一個,溫陽伯世子,半個月後就達到了神凝境!」

「一枝氣!那是一枝氣,雖然看起來是一枝樹枝,不過其實是一團氣流,修鍊的時候放在身邊,不僅神清氣爽,而且更容易領悟功法。」

「那是中品靈器的鑄造材料,白虎石!雖然只是輔助材料,但每一塊都價值數十萬金。」

「七殺木、靈紫竹、玄陰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