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雖然那約定是很重要,但我和你爸爸也會先讓你們認識的,不會直接就把你嫁給他們家,如果真的你不喜歡,我們也就只有跟你左叔叔說抱歉了啊,現在這樣是最好的結果了啊。」

  • Home
  • Blog
  • 「雖然那約定是很重要,但我和你爸爸也會先讓你們認識的,不會直接就把你嫁給他們家,如果真的你不喜歡,我們也就只有跟你左叔叔說抱歉了啊,現在這樣是最好的結果了啊。」

曉雨甜蜜的邊幫著做飯邊笑,本來一直怕父母會反對自己和小軍,畢竟我們歲數還小,但誰想到這裡面還有這麼多的故事,峰迴路轉父母比自己還要熱衷這件事情,誰不想自己的愛情得到父母的祝福啊。

「媽,把茄子遞給我啊,小軍最愛吃我做得茄子了。」

「呦呦,平時我和你爸想吃我們閨女做得菜都吃不到,這還沒過門呢,就開始向著自己的丈夫啦。」

「討厭了媽,才不是呢,你們想吃我什麼時候都會給你們做得啊。」

晚飯前的這段時間,我跟周父的對話越來越深入一些問題,我也擅自把我們父子三人的一些想法跟周父談了談,我心裡已經把他當作是自己人了。有些事情我們也達成了共識。

晚飯後回去的路上,曉雨揪著我的耳朵問:「死小軍,臭小軍,有那麼多的事瞞著我,今天害得我帶你來之前都擔心死了,怕我爸媽不喜歡你。誰知道這裡面還有這麼多的故事,你說你說,怎麼補償我。」

我突然的抱住曉雨,吻了下去,曉雨剛開始還掙扎了幾下,慢慢的卻閉上了眼睛,一陣長吻過後,曉雨依偎在我懷裡,小聲的說:「壞蛋,還說不欺負我。」我又使勁的摟了摟曉雨,在他耳邊輕聲說道:「曉雨,我是高興啊,我終於得到你的認可,得到你家庭的祝福,你放心,我會好好的愛你一輩子的,一生都會對你好,疼你,寵你,照顧你。」

動情的話語讓曉雨媚眼迷茫,幸福之情表露無疑,更主動的貼近我,主動的吻上了我,兩個人的身影在夕陽的照耀下是那麼的和諧,那麼的般配。

遠方曉雨家2摟窗口處,四道目光收回,周母對著自己的丈夫說:「你決定了??」

「恩,決定了,孩子都走到一起了,我們必須做了,我跟小軍剛才談了半天,我相信他知道我的決定的,會告訴他父親的,以後一家的方向就是兩家的方向。」 (一更送上,求訂閱!)

妮莎臉色驚變,脫口道:「難怪我第一眼看到凌傲雪時,總覺得她身上有著若隱若現的魔性氣息,原來她是道心種魔之人,而你卻是魔心種道,天生與她敵對,遲早有一方要消滅或是壓下另一方,這是不可更改的宿命。」

「是啊,這就是我和她之間的緣分。你要不要幫我一起降服凌傲雪?」

于飛眼神中透著迷人的神采,很自然的發出了邀請。

艾琳兒推著妮莎,輕聲道:「這可是好機會,還不快答應。」

妮莎看著身邊的四位美女異能者,蹙眉道:「你們都已經深陷進去,還要把我拉下去啊。」

丹妮笑道:「我們這叫有福同享,助你脫離苦海。」

妮莎無奈一笑,瞟了于飛一眼,沒有反對的意思,但也沒有馬上答應。

「走吧,我們先離開這裡。」

于飛親切一笑,帶著五位異能美女踏上百花爭春圖,繼續尋找另一位異能美女迪絲雅。

妮莎被大家推到于飛身邊,讓于飛助她療傷。

這個印度公主佛法精深,性情很溫和,雖然不怎麼說話,但那聖潔之氣卻讓人敬佩。

于飛很自然的牽著妮莎的手,引導天地之力洗滌著她的全身,讓她的傷勢在快速回復。

「你怎麼一個人,迪絲雅沒有與你在一起?」

艾琳兒感到奇怪,問起了異能公會的事情。

妮莎輕嘆道:「異能公會的成員畢竟來自五湖四海,沒有深厚的友誼。沒有強大的組織紀律,大家心高氣傲。誰也不服誰。以往為了生存,大家都還抱著一線希望,所以彼此合作。如今大難臨頭各自飛,誰也顧不上誰。」

羅娜道:「這方面,異能公會確實無法與小世界相比。」

安吉問道:「不說這些沒用的,迪絲雅呢。她去哪呢?」

妮莎道:「迪絲雅的異能是心靈攻擊,相當的玄妙絕倫,大家誰也不願意跟她在一起。」

于飛好奇道:「為什麼?」

丹妮解釋道:「因為心靈攻擊沒用任何徵兆,迪絲雅擁有這種異能,心靈的敏感程度超乎常人,只要你稍有異心就會被她察覺。迪絲雅號稱異能十美之首,美貌絕世無雙。男人當然都或多或少對她不懷好意。以往,就曾有不少異能高手跟她走近。試圖得到她的青睞,最終反而被她所傷,甚至還有一些人死在她的手裡。後來大家明白了她所擁有的異能之後,除非真心實意的愛她,否則男人都不敢和她走近。因為只要你心懷不軌,迪絲雅就能洞悉你心中的秘密,讓人赤-裸-裸的呈現出來,沒有絲毫秘密。 強娶99天:權少的摯寵 那種感覺很壓抑。誰也受不了那種壓力,所以大家全都敬而遠之。」

艾琳兒道:「迪絲雅看上去聖潔如仙,美得好似一尊女神。她的美貌為她帶來了不少麻煩,也有不少人死在她手裡。心靈攻擊事先沒有任何徵兆。也無從防禦,所以知道迪絲雅底細之人,都不敢單獨和她在一起,生怕什麼時候一個不小心就死在她心裡。」

于飛驚愕道:「這樣說起來,迪絲雅豈不也是一個寂寞孤單之人?」

妮莎公主道:「確實如此,除了我偶爾與她聊天之外,男人們一般都不敢靠近她,更不願招惹她。」

于飛皺眉道:「這樣的人,要想找個朋友,找個戀人,像正常人一樣生活,那都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羅娜道:「在我的印象中,迪絲雅好像沒什麼朋友,也沒有男友,估計就是她的心太敏感,輕易就看透了男人的花花腸子,找不到滿意或是適合之人。」

安吉道:「我覺得于飛可以試一試,他對女人一向手到擒來,可以去挑戰一下迪絲雅。」

于飛嘿嘿乾笑,表情有些古怪,對於迪絲雅這樣一個近乎擁有心靈之眼的女人,他確實很感興趣,但同時也很謹慎。

人與人相處,如果沒有半點秘密,那也是很痛苦的事情。

于飛身邊美女如雲,很多人身上都藏有秘密,比如百里夕,但于飛從不強迫她們,留有足夠的私人空間,尊重對方的**。

迪絲雅之所以寂寞孤獨,就是因為她能洞悉身邊之人的一切秘密,好似擁有佛門『他心通』異能,這讓男人都不敢靠近。

百花爭春圖在山林中快速移動,妮莎的內傷很快痊癒,當一行人穿越島嶼中心位置的水靈湖時,于飛又一次把目光移到水面之上,總感覺這水中隱藏著太多秘密。

一處花草遍地的山谷里,一個紅衣女子立在樹梢之上,迎風遠眺,出塵飄逸。

那如血的紅衣,火一般的顏色,純凈的好似烈陽真血,釋放出力壓天地的神韻,讓整個山谷都一旁寧靜。

那是一個傾國傾城的身影,如夢似幻,看不真切,好似有火焰在守護著她的靈魂。

不知何時,一個白色身影走入了這個山谷里,打破了這裡的寧靜。

那是一個白衣如雪,美得無法形容的女子,一雙清澈如水的眼睛彷彿能看透世間的一切,給人一種清涼、透明的印象。

白衣女子身材高挑,挺拔如玉,好似一尊女神行走在人世間,那份美,那份高貴,讓萬物都為之失色,天地都為之傾心。

樹梢上,輕若無物的紅衣女子收回目光,靜靜的看著這個走入山谷的白衣女子,兩人有著決然不同的氣質,但卻有種絕世無雙的美麗。

山谷中花草景色宜人,白衣女子看上去很青年,如水的雙眼清澈透明,高貴的臉上掛著若有若無的微笑,似乎感受到了紅衣女子的目光,她也正好抬頭看去。

一時間,四目相對,火花濺起,兩種不同風格,不同韻味的美在半空相遇,好似要一較高低。

兩女對視了片刻,便各自移開目光,心中都感到異常震驚。

紅衣女子繼續遙望遠處,白衣女子則走入山谷之中,來到紅衣女子所在的大樹下,一個人靜靜的坐在那裡。

這是一幅很怪異的畫面,一上一下,兩個絕世佳人各具風姿,令天地都為之失色。

清風徐徐,山谷無音,一切宛若未曾發生。

然而就在不久后,一個挺拔高挑,身穿黑色長裙,肌膚勝雪的女子出現在了山谷外,遠遠就看到了樹梢之上的紅衣女子,迅速朝著這邊靠近。

這個黑衣長裙的女子很美,聖潔中透著一股說不出的魅惑,就好使天使與魔鬼的融合體,正是武周玄聖界的聖女凌傲雪。

她擁有道心種魔的體質,外表聖潔無暇,可深心之中始終藏著魔性,那是與生俱來的傳承,永遠揮之不去。

進入山谷后,凌傲雪發現了樹下的白衣女子,兩人遙遙對望了一眼,凌傲雪突然放慢腳步,心神驟然收緊。

那一刻,凌傲雪感覺自己彷彿被樹下那個女人看透了,心中的隱秘無所遁形。

那是一種很妖異的感覺,換了任何人都會吃驚,特別是凌傲雪這種身上隱藏著太多秘密之人,那就更是在意。

樹下的白衣女子看到一身黑裙的凌傲雪也是一驚,眼前這個風華絕代,堪與自己媲美的女人,身上竟然隱藏著如此之多的秘密,這可絕不是一般人。

並且,隨著凌傲雪的心神驟然收緊,白衣女子原本清澈的雙眼立時蒙上了一層水霧,竟然再也看不透凌傲雪。

這是很少見的事情,白衣女子絕美的臉上也露出了驚奇的表情。

出道至今,剛才樹梢上的紅衣女子讓白衣女人看不真切,眼前的凌傲雪又讓白衣女子看不透,怪事都在今天撞在了一起。

凌傲雪移開目光,不願意和白衣女子對視,身影一閃而至,眨眼就到了山谷內,速度快得讓人心驚。

「你是誰?」

凌傲雪這話分別詢問了樹梢之上的紅衣女子,與那位樹下的白衣女子。

「迪絲雅,你呢?」

原來樹下的白衣女子就是號稱希臘女神,有著異能十美之首名號的迪絲雅,擁有玄妙無比的心靈攻擊異能。

「武周聖女凌傲雪。」

「風塵三俠張出塵。」

身上的紅衣女子絕美傾城,原來他就是紅拂女。

凌傲雪輕呼一聲,抬頭看著紅拂女,釋然道:「原來是你。」

紅拂女道:「我也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上你。」

迪絲雅插嘴道:「你們來自武周玄聖界與天罡玄德界?」

凌傲雪看了迪絲雅一眼,蹙眉道:「你的異能很奇特,我還是第一次遇上這種能洞穿人心的異能。」

迪絲雅淡雅道:「過獎了。」

山谷外,一個青色的身影如山林中的精靈,踏著輕快的步伐,暗合天地節拍,悄無聲息的來到了山谷里。

今天這裡熱鬧無比,不僅有三大絕世美女,如今又來了一位青衣極品美女,挺拔剛健的身姿,曲線玲瓏的嫵媚,配上那張靈動飄逸的臉龐,好似一位畫中的仙子,身上洋溢著別樣的韻味。

紅拂女張出塵、希臘女神迪絲雅、武周聖女凌傲雪全都是千年難得一見的極品中的極品,各有不同神韻,不同特色。 年後中央下達了一份文件,恢復了d爺爺的自由身,並同時委任d爺爺為華夏國務院副總理。從新走上領導崗位進行工作。同時也『解放』了一部分的中層將領,父親和母親也被釋放出來。

我和大軍領著曉雨和張彤來到父母被關押的地方,看到父親和母親走出來,我和大軍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衝過去緊緊的抱住了父親母親,一家人抱在了一起。

「媽,你瘦多了,心疼死我了。你看看我爸,好像還壯了不少,你說他是不是沒心沒肺啊」我看到大家情緒有些太激動,想緩和一下就開了個玩笑。

「你這孩子。」母親撲哧一笑,父親也使勁的怕了我一下,笑罵道:「你這孩子越來越沒大沒小,你老爸我你都敢隨意調笑了是吧,看來我得對你們哥倆進行再『教育』了,你爸我的軍用皮帶還是會使用的。」

「爸,這裡可沒我啊,您的皮帶還是用在小軍身上吧。」大軍馬上把自己摘了出去,徹底把我賣了。看到這樣,我也馬上撲到母親的懷裡,搞笑是的說:「媽,你還管不管我爸了,他要打你最寶貝的兒子了。我哥也不管我,看到了吧,遇到事情就把我給賣了。」

大多數的母親都是最疼愛自己的小兒子的,尤其像我們分開這麼多年的。母親馬上笑著說道:「沒事,老兒子,現在媽回來了,有媽給你做主看看這當爸爸和當哥哥的哪個敢欺負你。」我躲在母親懷裡沖著父親和大軍賊笑著。

一家人在這幾句玩笑成分很大的對話中,重新的建立起來一家人的氣氛。並沒有因為多年的分開而淡漠的親情在我們四個人之間傳遞著。

這時一直站在我們身後的曉雨和張彤走到近前,母親看到倆兒子竟然領著兩個女孩子來接自己和老左,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趕忙笑著對我們哥倆和父親說:「老左,看看,兒子們大了啊,來接咱們都領著人來的。」

「爸,媽,這是張彤,就像你們想的那樣了。」大軍把張彤拉到身邊像父母介紹著。

「叔叔,阿姨你們好。」張彤有些害羞的說。(張彤父親是天京市副市長,母親也在政府部門工作。尤其二人都是留學歸來,一直是受到國家的大力培養和重用的。)父母看著張彤,也是越看越喜歡。

我也趕忙把曉雨拉到身前,板著臉非常正式的跟父母說:「老爸老媽,她叫周曉雨,將會是你們未來的兒媳婦。」曉雨看到我這麼大膽的介紹,掐了我一下,滿臉通紅的說:「左叔叔,左嬸嬸你們好。」

老媽突然揪住我的耳朵:「你哥哥找女朋友也就找了,歲數大了,你個小破孩才16就給我找個回來,還兒媳婦,就算我和你爸爸同意了,人家家長會同意嗎?」

「是啊,小兔崽子,說,怎麼回事。不說老子今天…」老爸也在邊上大聲喊道。

「媽,媽你先鬆開,聽我跟你說,哎呦。你沒聽見曉雨怎麼稱呼你們嗎?也不問清楚就要收拾我。」我趕緊求饒的跟母親說。

這時剛停在身邊不遠的汽車上走下來一個人,大聲的笑道:「是啊,左老弟,弟妹,你們這可錯怪小軍啦,我的閨女給你們當兒媳婦,你們不滿意嗎?哈哈」

父親聽到耳邊這即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聲音,回過頭一看,驚訝的喊道:「周大哥,大嫂,你們怎麼來了。」

「我來接你來了,左老弟。」周父濕潤著雙眼緊緊的跟父親抱在了一起,母親也和周母打著招呼。一位現任華夏**區副司令中將的男人和一位曾經華夏國最年輕的少將師長,兩位十年不曾相見的老朋友,緊緊的抱在一起,雙方濕潤的雙眼把這麼多年的陌生一帶而過。

「爸,媽。」曉雨走到父母面前小聲的打著招呼。

「怎麼,嫂子,這孩子是你們家的。」母親聽到這聲招呼像周母問道。

「是啊,弟妹,這可是我和老周唯一的寶貝女兒,現在叫你們家小軍給騙走了。」周母笑著說。

「是啊,左老弟,咱們當年的約定現在可還算數啊?」周父在邊上也笑著問道。

「老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是不是你硬給安排的,曉雨這麼好的丫頭配我們家這混小子不委屈了嗎?周大哥,當時的玩笑話你可不要有心裡負擔啊。」父親有些埋怨的說道。

「這可不是我安排的啊,人家倆可是自己認識的,來吧,咱們先上車,到車上咱們再細聊。」

我們幾個男人一輛車,幾個女人一輛車,在車上我把這件事的始末說了一遍,周父卻狠狠的表揚了我那天的表現,也跟父親談了對我們哥倆的看法,評價頗高。父親從頭至尾都沒有理會我們哥倆,不過我和大軍都看到父親眼中閃過的欣慰和自豪的眼神。

那邊母親也看著兩個女孩子,周母也像母親介紹了張彤的家庭情況,母親看著張彤,看看曉雨,心中暗想這倆臭兒子還真行,找的女朋友一個賽一個漂亮,家庭情況也都不錯。

等到車子到家的時候,我看到曉雨和張彤已經一左一右的摟著母親談笑不停,周母有些吃味的對著我們這車人說:「老周,看看,看看,閨女這是有了婆婆忘了娘啊。我這老胳膊老腿的下車也沒人扶著了啊」

「媽~~~。」曉雨趕緊又去扶著自己的母親。

大家哈哈大笑,周父對著父親說:「老弟,你們先簡單收拾一下,一會去我家吃飯,我那都準備好了,咱們哥倆好好的喝一杯。可不許說不啊。」

回到10年不曾居住過的老屋,父母都有些感慨,進到屋子裡看到屋子裡已經收拾的乾淨利索,知道這是孩子們提前就拾掇好了啊。

父親和周父倆人走進我的小屋,關緊了門。我知道這是倆人深度的談話,就沒去打擾,和大軍一起幫助四個女人拾掇屋子。屋子本來我和大軍曉雨張彤都收拾過了,只需要把父母拿回來的東西擺放好就可以了,看到父親和周父還在屋子裡沒有,大家都在主屋的沙發上做好,母親鄭重其事的對我和大軍說:「你們倆猴孩子做好,聽我說。首先大軍,小彤這孩子我認可了,有機會請她的父母我們見見,你以後可不許欺負她,如果小彤來我這告狀說你欺負了她,我這當媽的不能輕饒了你,聽見沒有!!」

「知道了媽。」別看大軍平時人五人六的,誰也不怕,但唯獨就是怕自己的老媽,聽到老媽訓話,哪敢不聽。張彤在母親邊上看到大軍乖乖的樣子,偷偷暗笑。

「還有你,小軍,你和曉雨的事情就算定下來了,等你們再大大的時候就讓你們正式在一起,現在你給我規矩點。曉雨啊,以後你就得幫助嬸嬸管著小軍了,放心大膽的看著他,他要是不停你的,你就告訴嬸嬸,嬸嬸替你做主。」

「呵呵,知道了嬸嬸。」曉雨猶如得到尚方寶劍般的笑著回答,我卻心中一涼,完了,這本來就是曉雨管著我,現在這老媽一發話,我是徹底的玩完了,只好低著頭說道:「遵旨,老佛爺。從今以後,媽媽的話就是指引我人生的方向,曉雨的話就是帶領我前進的標尺,這樣行了嗎?老媽。」

我的一席話把在座的人都逗的哈哈大笑。 而這青衣女子竟然絲毫不弱,有著另一種飄逸的風采,靈動的風姿。

這樣的四大絕世美女齊聚一堂,著實讓人有些吃驚。

「你又是誰?」

凌傲雪看著青衣女子,美麗的臉上秀眉皺起,感覺今天有點古怪,怎麼所有人都湊到了一起?

「我本無名氏,你們要是覺得不好稱呼,可以叫我『公孫』便是。」

紅拂女打量著青衣無名氏,沉吟道:「公孫乃是一個姓氏,你既然有姓,豈會無名?」

少奶奶每天都在洗白 青衣女子笑道:「我就正好屬於那種有姓無名之輩,你們要是喜歡,也可以叫我公孫無名氏。」

凌傲雪問道:「你來自哪裡?」

青衣美女伸手指了指了山谷外,笑容甜美而迷人,身上那股靈韻讓凌傲雪與紅拂女都為之妒忌。

谷中的四大美女各具特色,可謂春花秋月。

「我叫迪絲雅。」

希臘女神很喜歡這個後來的青衣美女,感覺她是三女人最為坦然,最招人喜歡的一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