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靈兒。」

  • Home
  • Blog
  • 「靈兒。」

少女說,好像很開心,似乎被人問名字,是她最快樂的時候。

聽到回答,方昊天點頭,隨即接著說道:「靈兒。那麼我現在問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為什麼?」靈兒沉吟了一下,左右看看。有點迷惑,不過很快說道,「以前一個帶著龍氣的人帶我到這裡,然後說要我做丹人。以後他說可能用得上,所以我就答應了。」

「最後我就在這裡一直呆著。」靈兒有點不開心,很是氣憤說道:「一直到剛才才被你救出來。如果不是你,我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

方昊天無奈搖頭苦笑,對這個姑娘實在是沒有太多想法。但是她卻這樣糾纏自己,只是為了不想再一次遭受那暗無天日的苦楚。

「行吧,那麼為什麼之前不說話呢?」方昊天有點兒同情這個女孩,所以也就不想多說什麼,只是想問問她明明能說話,為什麼要不說話。

聽到方昊天的詢問,少女無奈說道:「人家不是不想說話,而是說了你也聽不懂。」

「都不知道過去多少年了,我當時的語音跟你說的都變化了。一直到剛才你將那個人靈魂撕碎之後,我讀取到了一點語言信息,才會說的。」

少女將他的一切都跟方昊天交底了,也讓方昊天顯得有點無奈。

這算什麼事情?之前不說話,感情是古代的語言跟現在不同了。

「算了算了,我姑且相信你,不過你還是將手放開,男女授受不親,哪有這樣拉拉扯扯的!」

方昊天說罷,緩緩將靈兒拉住自己的手拉下來,而靈兒也不再堅持。

畢竟當她知道了如今世界的一些事情,也算沒有那種初入世界的迷茫失措,但還是緊緊跟在方昊天身側。

方昊天見到這一幕,沒有多加理會,畢竟事情還有很多,如果什麼都處理,那肯定要忙死。

百日盛寵:總裁的絕色小妻 重要事情先做,這樣輕重緩急一起上,才不會累死。

方昊天盯著眼前的丹河,手抱著胸,十分無奈。

畢竟如此龐大的丹河讓他帶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況這裡好多的有市無價的丹藥,只要拿出去一顆,都能讓天下震蕩。

所以方昊天不得不小心。

「喂……你是不是想要這些糖豆呢?」

靈兒跳著碎步,如同花叢中的精靈,清麗脫俗,美艷動人。

方昊天點點頭,對他來說,這一些丹藥只要沒有能夠將自己待到更高境界的,都是糖豆,所以絲毫不覺得意外。

但楊丑卻臉頰抽搐不已,驚聲道:「這可都是上好的丹藥,那裡是什麼糖豆啊!」

方昊天與靈兒同時看向他,然後用驚人相似的話說道:「這麼多就跟吃糖豆一樣,不是糖豆,是什麼。」

兩人說完,楊丑腦袋暈乎乎的。

他們倒是覺得好笑,互相看了一眼對方,旋即一同笑了起來。

「嘻嘻,行了行了。這一些糖豆我有辦法收起來。」靈兒說完,走到墓室下方的燈塔上,將纖纖玉手放在上方。

她望了一眼天上的丹河,隨後口中念念有詞,一時間靈氣轟然爆發,四周無數丹藥一時間裡被震散,在互相碰撞中,不停散發出一聲聲清脆如同歌聲的美妙音樂。

「攝!」

一聲古語,帶著遠古滄桑的氣息,彷彿穿越萬古,散開。

方昊天站在原地,身上衣衫無風自動,獵獵作響。丹河中,丹藥互相撞擊,不斷觸碰,最後像烏雲落雨一樣,丹藥落下。

在此時,燈塔中緩緩展開一道空間,然後無數丹藥一一滾入其中,速度也越來越快,直到最後一切丹藥都被吞沒。

乾乾淨淨。

沒了丹藥的遮掩,方昊天踩在一階台階上,望著墓室的穹頂,心如同滔天巨浪一樣駭然。

這裡寫著遠古的文字,雖然看不懂,可是一段段整齊劃一,鐵鉤銀划,就算至今,也帶著滄桑的氣息。

這裡,絕對不是什麼上古大聖的東西,肯定有更高級的存在製造了這一切。

上方縈繞者的氣息,亘古不滅,彷彿活了一樣,一點點碾壓著方昊天觀想的靈魂。

似乎想要將他磨滅一樣。

如果是造物主境,那麼依照自己的實力肯定能夠輕易抵擋,畢竟萬古時間,就算是造物主境所划這一切,也沒有辦法堅持這麼久。

因此只有永恆不滅的存在才能夠創造這一切,也之後他們才能讓眼前的一切永遠留存。

「在看什麼呢?」

靈兒就好像一個跳脫的小姑娘,抓著一尊巴掌大的小燈塔跳到方昊天身邊,身體稍微前傾,姣好面龐上帶著好奇,忽閃忽閃的大眼睛看著方昊天。

方昊天沒有看她,而是指了指穹頂上的一筆一劃說:「喏,上方所寫之人是不是永恆不滅的存在?」

聽到方昊天的詢問,靈兒抬頭一看,默默念了幾聲后說:「不是……」

「不是?」

方昊天好奇了,寫這個東西的人不是永恆不滅的存在,那麼會是什麼?

「對呀,不是啊!」靈兒好像讀懂方昊天的想法一樣,伸出手指在自己順滑的髮絲上轉了轉,有些羞澀說道,「上面的話,不能跟你說。」

「不能說?」

這就讓方昊天更加好奇了,這上面的東西怎麼就不能說了?

牽扯到了太古秘辛?

但這也是這片大陸的秘辛而已,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真不能說?」方昊天再問,他真想知道,這裡到底有什麼東西人讓少女不敢說。這一段話,是什麼東西呢?

「哎呀呀……你這個人!」少女皺著可愛的鼻子,有點生氣、羞澀,跺了跺腳,嘟著櫻桃小嘴,「怎麼就這麼喜歡刨根問底?」

方昊天挑著眉頭,看了看她的神情,抬起頭來看看穹頂,忽然想到了什麼,嘴角一挑,邪惡的微笑讓少女向受驚的小鹿,跳到了一邊垂著腦袋,俏臉紅撲撲的。

「行吧,這上面的東西本王就不問了,但作為封口,是不是該把糖豆給我?」

方昊天伸出手,有點無恥的討要那燈塔中的丹藥。

雖然說得輕巧,但一邊耳聞目睹一切的楊丑還是懵逼著臉。

這兩人剛才說了什麼?我為什麼不知道?

「好好好!糖豆豆都給你,但是你不能說出去!」

少女沒有猶豫,將燈塔放在方昊天手中,隨即嘟著嘴,有點不開心跳遠了。

看著手中青銅模樣的九層燈塔,最上方點綴的明珠,緩緩閃耀著光澤。氤氳靈氣不斷被它從明珠中吸入,隨後殘廢的丹氣排除,飄散。

彷彿人一樣,在不停呼吸。

「好寶貝,有了這個,接下里北定江山,也不是什麼難事了。」

方昊天輕笑著,抬腳落地,從台階上朝著墓室外邊走去。

接下來,就是要去幻陣王記憶中,那一處還在不斷撞擊的主墓室。

「哎……哎哎!等等我!」

楊丑一頭霧水看看穹頂,可是卻沒有發現什麼,除了一堆看不懂的字外,什麼都沒有。

可一回過神來,就看見兩人腳步迅速,已經走遠了。

出了墓室就看見少女又恢復了之前沒心沒肺的模樣,眼角帶著笑容,唧唧嘰嘰在方昊天身邊問這問那,問長問短。

突然發了一筆橫財的方昊天顯然心情不錯,跟著少女有說有笑。 轉過整個迴廊一樣的階梯,方昊天一行人終於抵達了有重兵把守的地下。

一行三人的出現,四周氣氛一時間凝固了。

在眾人的目光中,楊丑先一步上前。

「喂,怎麼是你?」領著小隊守護此地的人明顯認識楊丑,但是覺得疑惑,楊丑本來是在上方收攏財物的,為什麼會下來。

難道已經收拾完了?

這一下就讓領隊幸災樂禍了。

「二當家有令,說你們在下面守著勞苦功高,讓我們下來換你們上去。」

楊丑說著,滿臉痛恨的神色,讓領隊暗爽。

「真的?」

絲毫沒有覺得意外,畢竟二當家想來對屬下要好很多,所以放上面的下來跟他們換也在情理之中。

楊醜聞言大為憤怒,瓮聲瓮氣,就差拔刀切對方了:「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以為我是想下來嗎?如果不是二當家發話,上頭無數丹藥武技,有多少兄弟可以順一點下來?」

「什麼!丹藥武技!」

這個領隊一時間驚呼,隨後轉身招呼道:「不用收拾了,上去,趕緊上去。」

說完,他就匆匆經過楊丑身邊,拍著他的肩膀道:「行了行了,晚點回寨子里,我請你一壇桂花香,到時候肯定美死你。」

「哼!那我可等著。」楊丑有點傲嬌說著。又接著緩緩道:「趕緊上去吧,我跟幾個兄弟下來,替換你們,其他的跑到別的地方換人了。要是上去晚了,誰都沒法幫你們。」

楊醜話音未落,眾人卻已經沖了出去。

那個領隊一臉懵然,直到小隊的人已經衝出十幾米了才反應過來,轉身說道:「我去!這一幫龜孫子,下來守卡要半天,上去拿好東西沖得比什麼都快!」

「行了,現在趕緊上去,不然那幫土匪經過後,怕是什麼好東西都沒了。」

「回去,我請你喝酒哈!還有你後邊的兩個兄弟,到時候一起。走了走了。」

話音剛落,領隊也像一陣風一樣溜了出去。

靈兒望著衝出去的傢伙,低下腦袋看看自己挺拔飽滿的胸部,轉而一臉好奇的盯著方昊天說:「剛才那個人是不是瞎啊?你是兄弟也就算了,為什麼我也是兄弟?」

說著,靈兒不開心的扶著胸前那對,憤憤說道:「明明這麼大!竟然說我是男的!不行,我要去找他算賬。」

方昊天伸出手指隨手賞給靈兒一個腦瓜崩,臉頰抽搐的說道:「少沒事找事,他有眼不識金鑲玉,你還跟著人家鬧什麼脾氣,這樣只會多說無益,還傷了和氣。」

「現在沒人了,趕緊下去。最近事多,趕緊了解一個是一個,處理完這裡,本王還要把雁盪山寨平了,然後敢去拒北府。」

「現在知道了吧!本王真沒太多時間。」

說著,方昊天揪著靈兒就先一步走下去。

像被提著的小貓,靈兒不開心的叫喚兩聲,但面對方昊天的強勢,只能氣鼓鼓嘟著嘴,然後朝前看著。

面前的洞穴,是直通的,而這裡只有一條通道,走進去,就是方昊天即將遇見的鎮天塔所在地方。

方昊天心無波瀾,但跟在身後的楊丑,卻單手緊握懸在腰間的刀,手心在刀柄上全是汗水,已經浸濕了腰間的刀柄。

黑漆漆的環境中,一路前行,靈兒被方昊天提著,身上時不時有氤氳的光出現,就好像螢火蟲一樣,讓前進的路顯得明亮。

靈魂以及視線同時觀測四周,方昊天發現了一個有趣的事情。

這一個洞穴不是同一個時間挖出來,而是間隔了數萬年,其中很多地方都是其他的能量開通的。

這也就意味著,這裡曾經進過很多的盜墓賊。

但方昊天也有點迷惑,既然是有很多到盜墓的話,那麼這上面的物品理論上應該都沒了。為什麼自己還能看到一片丹河呢?

陷入沉思的方昊天想了一陣,立刻將盜墓賊的存在推翻了。

不可能是盜墓賊,只有可能是墓群。

這裡是一座不斷埋葬各種強者的墓群,強者有生有死,死的早先進來,死的晚後進來。

這也就使得這裡不斷有屍身埋葬,讓這裡出現了不同層次的埋葬斷層。

想到這裡,方昊天更覺得可怕。

這裡如此大的墓葬群,竟然是後世一代代埋葬下去的。如果是祖墳那肯定能夠說得過去,可是從屍氣的角度來分析,根本不是同一根源的氣息。

這一點,方昊天還是自信自己的感知力絕對沒問題。

所以,這裡肯定不是祖墳。

那麼,到底是誰將強者埋葬在這裡?

這裡面到底有什麼樣的秘密?

方昊天陷入沉思的同時,靈魂感知力依舊沒有任何收攝,對四周不斷進行探尋。

只是隨著走進洞口越來越深處,他驚訝發現自己的靈魂開始被一股無形的壓力擠壓,原本方圓兩百里的距離沒了!

開始急劇的縮小。並且速度越來越快,才走了一里,靈魂感知力已經被擠壓到了十里。

這一下,方昊天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精神,收回自己的思緒,小心觀察四周。

手中的靈兒就好像燈籠,照亮地面,以及牆壁四周。

像提著貓的方昊天嘴角帶著笑意,小心著磕磕絆絆。

靈兒也不知道方昊天為什麼發笑,但依舊生氣。

畢竟好好的一個大姑娘,被人說成了男人,她如何不能生氣呢?

要是有機會,一定上去把那個傢伙的耳朵揪起來,然後指著胸前告訴她什麼叫做姑娘!

靈兒的腦海中已經是那時的畫面了,竊喜的笑了笑,十分細微。

方昊天還是聽到了,低下頭一看滿是好奇。

不知道這個丫頭到底想著什麼,竟然笑得這麼開心。不過就算了,沒有必要去理會這一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