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黑衣社?大哥,難道你惹上那群娘們了?」元蒙瞪大猿眼絲絲的盯著蕭寒,一副不可思議的眼神望著他。

  • Home
  • Blog
  • 「黑衣社?大哥,難道你惹上那群娘們了?」元蒙瞪大猿眼絲絲的盯著蕭寒,一副不可思議的眼神望著他。

「別這麼看著我,別人不知道還以為我喜歡那個呢?」蕭寒被元蒙眼神盯的有些毛道,「你知道黑衣社?」

「黑衣社我當讓知道。這是一群娘們地組織。十分厲害。在我們神獸內部還把她們戲稱為寡婦社。清一色地女人。個個修為深厚。最弱也是聖階。她們地領被稱之為黑衣天王。身份神秘。」元蒙興緻勃勃地解釋著。迅即驚訝道。「莫非大哥讓這黑衣社盯上了?那可麻煩了。這群女人向來是不達目地誓不罷休地。聽說黑衣社裡美女如雲。個個都是百里挑一地傾國佳麗。就算是巨龍。站著進去。也只能躺著回來!」

「這麼厲害?」蕭寒哆嗦了一下。咂舌不已道。

「厲害。當然是厲害了。大哥。你想象黑衣社全是女人。而且個個修為高深。幾百歲地深閨怨婦。你想想這些女人需求得多大。估計大哥進去。也就能伺候三五個就倒下地命運。」元蒙嘿嘿賊笑道。

「老跟我在這兒鬼扯。黑衣社絕對不像是你說地那樣!」蕭寒正色道。白牡丹是個什麼樣地人。五百多歲至今還守身如玉。她會容忍手下是一群蕩婦嗎?

「嘿嘿。我就知道大哥你不信。這也是傳言。沒人知道真假地。也許是黑衣社地對手故意造謠詆毀地呢。」元蒙眼珠子亂轉。竊笑不已道。

「我需要有關黑衣社地所有資料。元蒙。今晚回去你把你知道地寫出來交給我。」蕭寒正經地說道。

「大哥,我跟你說,可別讓我寫……」元蒙頓時露出一副苦瓜臉道。

「不行,必須得寫。」蕭寒不容置疑的閉上了眼睛。

卡布族長的的府邸在城南,馬車行駛大約半個小時就可趕到,當蕭虎駕著馬車在卡布族長府門前停下的時候,夕陽的最後一縷餘暉消失在地平線上,而蒼茫大6上特有兩輪圓月已經斜掛在半空之中,清冷的月光灑在平坦的青石地面上,升騰起一層霧蒙蒙的青光,甚是迷離。

早已站在門口迎客地卡洛斯一看到蕭寒從馬車上走下來的身影,連忙快步走上前來道:「蕭大哥,你終於來了。」

「是卡洛斯呀,不知道你父親突然請我赴宴到底有什麼事情呀?」蕭寒對今晚的酒宴有些摸不著頭腦,看到卡洛斯,正好打聽一下,好心裡有個準備。

「我也不知道。」卡洛斯也是一臉的茫然,他一回來就被安排道門口迎接蕭寒,就連跟父親說上一句話的機會都沒有,不過今天家裡氣氛十分凝重,他是看出來了,還有不少陌生的面孔,十分的冷漠,就是見了他這個少族長,也沒有什麼好臉色。

「蕭大哥,家裡來了不少外人,我一個都不認識,不知道是哪來的。」卡洛斯靠近蕭寒低聲說道。

蕭寒聞言頓時眉頭一皺,卡布族長的府邸他雖然來的次數不多,可並不陌生,一踏進府門就感覺不對勁了,透露著一股壓抑地氣氛,空氣宛如凝固一般。

尤其這裡面還有三股氣息不下於他,簡直就是一個藏龍卧虎之地,在這之前,他來這裡還沒有過這樣的現。

「蕭大哥,父親命我領你先去客廳奉茶。」卡洛斯走在蕭寒前面引手道。

「好。」不管這是龍潭還是虎穴,既然來了,總要闖上一闖的。

兩兄弟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到了一絲不屈地高昂戰意,宴無這卡布族長究竟想

么。

一踏入客廳,蕭寒就感覺到三道銳利的目光將他鎖定,三個紅鬍子矮人金刀大馬地端坐在客廳之中,而卡布族長居然垂站在那中間矮人的身側,宛若僕人一般,看到蕭寒進來,露出一絲極為尷尬地笑容。

三個小神階頂峰而已,元蒙一個輕輕鬆鬆的就能將他們搞定,蕭寒並不擔心。

「你就是蕭寒?」當中地紅鬍子矮人話問道,顯然這三個人中他是領。

「不錯,請問閣下是?」蕭寒不卑不亢的道。

「那就好,跟我們走吧!」當中那矮人毫不客氣的以命令式的語氣道。

矮人直爽武勇,但是也相當的傲慢,脾氣火爆,他們自以為掌握一手冶鍊鑄造技術在人類中佔有一席地位,因此個子不大,眼睛長在額頭上的不少,尤其是這種有實力的更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了。

「閣下是什麼身份,我憑什麼跟你們走?」蕭寒微怒,叱問道。

「我們矮人王陛下要見你,所以你必須跟我們走!」當中那個矮人頓時臉色不好看起來,言語姿態更是強硬無比。

「笑話,本侯又不是你們的手下,矮人王要見我,讓他自己來見好了!」蕭寒冷哼一聲,斷然拒絕道。

「蕭寒,這可是矮人王陛下的邀請,你可想清楚了,整個蒼茫大6沒有幾個有資格獲得矮人王陛下的邀請!」中間那矮人一張溝壑的老臉頓時流露出濃濃的怒意。

「大哥,大麻煩了,他們說的矮人王就是神匠卡布諾,這可是一個鼎鼎厲害的角色,這三個神級矮人估計是他的使一類的。」元蒙臉色大變,悄悄的給蕭寒傳音道。

蕭寒聞言,心中頓時一震,才走了一個黑衣天王,這邊矮人王的使就到了,看樣子自己真成香餑餑了。

他早已看出風城風光背後的危機,不然他也不會答應白牡丹的條件,在實力不足以對抗這些勢力之前,只能夾著尾巴做人,有些事情逐漸明朗了,他腦海中的一些猜測也一一的悄然印證著,站在風口浪尖上的滋味絕對不好受的,所以他才不得不一邊狠抓實力提升,一邊還拚命的隱藏自己,同時也需要各種各樣的盟友,悄悄地壯大自己才不能受制於人,自己身在局中,已經身不由己了!

其實從得到風城之心,再到在風馬湖底迷宮遭遇蚩尤,他早已沒有回頭路了,眼下只有硬著頭皮走下去了。

「放肆,我神聖的矮人王陛下怎麼能來見你這麼一個小小的城主?」左邊的年紀稍輕的矮人憤而大怒,喝斥一聲道。

「本侯雖然地位卑微,可並不是他矮人王的臣子,我為什麼要你們的命令去見他呢?」蕭寒一聽,臉上寒光越甚,這三個矮人太目空一切了,當自己是誰呢?

「蕭寒,這是矮人王的命令,你不聽也得聽!」右邊的矮人也跳出來大聲道。

「幹什麼,威脅本侯?」蕭寒大怒,他向來是吃軟不吃硬,從哪裡冒出這個三個矮人棒槌,也不打聽一下,他風魔的綽號是從哪裡來的。

「你今天要是不跟我們走,那就別怪我們抓你回去!」中間那位矮人領冷冰冰的說道,好像蕭寒已經成了他囊中之物,瓮中之鱉了!

囂張,太囂張了,蕭寒出道至今,還沒有見過這樣囂張的人,就是那龍堂的龍五,黃金巨龍一族少族長,堂堂上神階頂峰的高手在他面前也沒有這麼囂張過!

卡布族長一張老臉漲的通紅,人是他請過來的,現在這三個矮人王的使居然要拿下蕭寒,這不是狠狠的在他堂堂摩卡矮人族長臉上扇了一巴掌嗎?

不過他是一族之長,鎮靜的功夫比暴躁的族人們不知道高了多少倍,今天這事他也沒有預料到,這三位矮人王的使居然以命令式的語氣要求蕭寒去見矮人王,要是衝突起來,那可是要釀成大禍的。

「三位神使,可否聽我一言?」卡布族長心中對蕭寒愧疚萬分,如果不是他,也不會生這樣的事情,這個時候,他不站出來說一句,萬一言語刺激起來,打起來那可就麻煩大了。

「卡布,這裡沒有你說法的份兒!」

一句話噎的卡布族長當場下不來台,氣的這位兵器鑄造宗師渾身抖,說出話來!

蕭寒冷笑著,這下倒好,素來團結的矮人一族居然鬧起內訌來,這三個不知道天高地頭的蠢東西,居然跑到他的地盤上撒野來了,簡直不知道豬人是怎麼死的 洪濤最終還是跟隨著蘇沐的腳步走了上去。

當洪濤出現在會議室前面的時候,他的臉色當場變的越發難堪起來。這個會議室他是比誰都熟悉,以前就是在這裡上班,在這裡開會,而現在那?這裡卻是變的如此狼藉不堪著。

所有的桌椅板凳都被敲打成碎片!

有著一張桌子還是自己很為熟悉的,因為自己就是在那張桌子上辦公的,桌面卻已經是就那樣豎著斜在地上。

「洪廠長,不用我多說什麼了吧,這裡就是你的兒子造成的,是你兒子讓人將這裡給砸掉的。說實話,我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給你說,只能夠是讓你過來親眼看看。

洪烈軍這些年在第一機械廠到底做了些什麼事情,我想你應該是心知肚明的吧?第一機械發展成為現在這樣,我就不信您的心裏面是沒有一點內疚的,肩上就沒有感覺到一點責任嗎?

如果說您要是沒有這樣想過的話,就當我沒說。不過我想第一機械能夠到現在為止都還是國家的,沒有被賣出去,這就證明您的心底對廠子還是有感情的。老廠長,你應該是希望著廠子還能夠翻身的吧?」

蘇沐就這樣站在洪濤的身邊,瞧著會議室中的狼狽場景,眉頭微皺著過後,深深的說著。

「蘇市長,這件事情是我那個孽子做的不對,你們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吧,我沒有任何意見。我也不會在厚著臉皮過來找你的麻煩。不過我能不能問下,第一機械你們準備到底怎麼改革那?」洪濤羞愧著問道。

「這件事情我打算是親自向著老廠長您解說的,老廠長這裡已經是變成這樣,沒有辦法說話,咱們去那邊吧!」蘇沐問道。

「好。」洪濤道。

旁邊的辦公室中。

這間辦公室是沒有被毀掉的,幾張桌椅擺放著,等到走進來后,蘇沐為洪濤倒了杯水之後,開始心平氣和的解說起來。

蘇沐的計劃中,最初應該是找到餘澤晨說這事的。誰想到洪濤竟然也是這麼通情達理的。既然如此的話,那就從洪濤這裡入手吧。

「老廠長,針對第一機械我是準備採取徹底改革的,性質的話是肯定會發生改變的。是不會再是國有企業性質。這算是我的一個魄力。而實際上這樣的改革。在各地已經不是什麼稀罕舉動,相信您能夠理解吧?」蘇沐問道。

「當然,我還沒有愚蠢到那樣。只要是能夠確保廠子崛起,什麼樣的性質是無所謂的。只是有人來這裡承包第一機械嗎?真的要是承包的話,我們的職工怎麼說那?」洪濤問道。

「這個問題我早就想過了,其實很簡單,前來承包第一機械的企業是絕對沒有問題的,這點我是能夠保證的。到時候有關這個企業的資質問題,我會請老廠長你審核下的。

至於說到職工的話,兩個解決辦法,第一,年齡合適的直接留在廠子裡面繼續工作,當然前提是他們還想著回來。要是不願意回來的話,只要是廠子裡面的職工,買斷工齡;還沒有是廠子工人的,一律辭退。

第二,像是您這樣的老資格技術工人,要是說可以的話,我想著請你們回來進行技術指導。到時候工資走的是專家待遇,你們這些人都是第一機械的寶貝,相信新的企業也會全盤接納下來的。

現在有著一個問題就是,那些職工有的是已經在外面就職的,他們不願意回來,卻又不想著放棄掉這裡的退休金。這是不行的,也是政策所不允許的。我們第一機械改革之後,新廠是沒有責任為這樣的人買單的。

我們為第一機械著想,也希望第一機械的工人們能夠為我們的改革著想。老廠長,我知道你在廠子裡面是有著很強的威信,所以說,這件事情還需要您到時候多幫忙解釋下。」

隨著蘇沐話語落地,洪濤的臉上露出來的是一種興奮激動的神情,蘇沐的話已經很為簡單不過,是很好理解的。而真的要是能夠做成的話,這對第一機械是有著天大的好處。

只要是能夠再有生之年再看到第一機械能夠重新綻放出光芒來,這就是洪濤最大的希望。

「職工那邊的工作我來做!」洪濤大手一揮道。

「沒錯,職工那邊要是有誰有問題的話,就讓他們前來找我們,我們來給他們解決思想問題。我還就真的不相信了,在這第一機械有誰敢不給我們兩個面子!」餘澤晨的聲音在辦公室門驟然響起。

「老余!」洪濤聽到這聲音就知道是誰。

蘇沐則是看到餘澤晨后,趕緊站起身,「余廠長,趕緊進來坐!」

蘇沐是知道餘澤晨的,只要是這第一機械稍微有點名頭的人,自己都是了如指掌的。開玩笑,想要真正的掌控第一機械,如果說連這樣的事情都搞不定的話,就太無能了。

「蘇市長,老廠長。」餘澤晨走進來后招呼道。

「老余你怎麼會在這裡那?」洪濤問道。

「你還說那,我在家裡聽說你帶著人過來了,就趕緊往這裡跑,幸好在這裡找到你們了,不然的話,真的是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說老廠長,你怎麼能夠這麼衝動那。」餘澤晨低聲道。

「我已經知道錯了。」洪濤說道。

能夠看出來,洪濤這個人雖然老是老了點,倔強倒是沒有多少,整個人對於錯誤的事情是知錯就改的。否則依著他的身份,是怎麼可能對餘澤晨如此的。怎麼說他都是老廠長,而餘澤晨不過是副廠長而已。

「這事不提了,余廠長,相信剛才我們所說的話你也聽到了,你是怎麼想的?願不願意支持改革小組將這件事情給落實那?」蘇沐問道。

「當然,我是百分之百舉雙手贊成的。我過來就是想要找你聊聊這事,不過現在我想是沒有必要了。你所擔心的無非就是職工的問題,別的不敢說,只要你將後續問題給處理掉,他們是不會鬧事的。」餘澤晨說道。

「沒錯,誰敢鬧事我就削誰!」洪濤說道。

「這樣的話,那咱們就別等了,明天吧,就在廠子裡面的大禮堂,我和大家好好的聊聊這個問題。至於說到投資商的問題,今天我就能夠敲定,到明天的時候可以給大家准信。」蘇沐說道。

「那我們就先回家,打電話給他們說說你們是怎麼想的,提前給他們打上一劑預防針。」洪濤說道。

「沒錯,省的到時候再有刺頭冒出來,那就有點不好了。」餘澤晨想了下說道:「蘇市長,還有件事,就是你看看是不是能夠將洪烈軍給放出來。 奈何緣淺 那孩子雖然說是有點貪錢,卻也不是什麼壞孩子。老廠長就他這麼一個兒子,要是真的給判刑的話,是不是有點?」

話雖然沒有說完,但想要表達的意思卻已經是很為明顯。蘇沐微笑著道:「這件事情不是不能商量的,不過就算是要放人,也要等到審查結束后再說。你們兩個應該都是知道洪烈軍的,就他那樣的人,在裡面呆上幾天,對他真的是沒有壞處的。」

「那就多些蘇市長了!」洪濤趕緊道。

「舉手之勞!」蘇沐說道。

很快洪濤和餘澤晨就走出了辦公樓,當兩人走到廠子外面的時候,洪濤沖著餘澤晨說道:「老余,今天的事情真的是多謝你了,我知道你過來是想要做什麼的,多謝。還有就是離開時候你為小軍求情,我都記在心裡了。別管以前咱們有什麼樣的恩怨,以後我是絕對不會再提,咱們一筆勾銷如何?」

「當然要一筆勾銷了,不是我說啊老廠長,這第一機械是在咱們兩個人手中沒落掉的。你我不知道,但我卻是真正的聽到有人這麼說的。知道他們說什麼嗎?他們說我們兩個私吞了不知道多少公款,硬是將這廠子給弄黃了。

知道嗎?聽到這話,我心裡是有著多窩心的,咱們真的貪污了嗎?真的要是貪污了被人指著脊梁骨也就算了,但我們卻真的是沒有貪污,但人家說廠子是不是黃了?就這一句話,咱們就沒有辦法反駁。

所以說蘇市長既然有辦法讓第一機械起死回生,我是絕對支持的。老廠長,這樣,今天中午我做東。咱們弄點小酒喝點,順便再把那幾個車間主任喊來,讓他們晚上的時候,將任務落實到小組,將這事給解決掉。」餘澤晨說道。

言辭懇切!

句句真誠!

洪濤瞧著餘澤晨的臉蛋,知道他這樣說是真的為第一機械著想的,而要是說到能力的話,自己還真的是沒有辦法和他相比的。

「行,這事就這麼定下了,咱們也別去你那裡了,你那裡有點遠,咱們去我那裡,我現在就給他們打電話,讓他們幾個馬上給我過來!」洪濤直接道。

「那我就去老廠長你那裡蹭點酒喝了!」餘澤晨說道。

「沒問題的!」洪濤大聲道。

兩道後背有些蒼老的身影,就這樣並肩前進著。 寒冷笑著,這下倒好,素來團結的矮人一族居然鬧這三個不知道天高地頭的蠢東西,居然跑到他的地盤上撒野來了,簡直不知道豬人是怎麼死的!

「元蒙,我們回去!」蕭寒轉身往外走去。

「站住,誰讓你們走的!」當中那矮人首領大喝一聲,他身邊的兩個矮人心有靈犀一般迅速的朝門口移動,三個矮人成犄角之勢,將蕭寒與元蒙困在方寸之地中。

「三位神使大人,這裡還是我摩卡矮人一族的地方,三位雖然是矮人王陛下的使者,可本族長的客人還輪不到你們呼來喝去的!」卡布族長怒了,雖然他修為不夠,可蕭寒對他們摩卡矮人一族有大恩,知恩不報可不是摩卡矮人一族的作風,此情此情,逼得他不得不做出抉擇!

「卡布,你想違抗矮人王陛下的旨意嗎?」中間那個矮人首領掉過頭來,厲聲呵斥卡佈道。

卡布族長昂頭頂上,擲地有聲道:「並非我卡布不尊矮人王陛下的旨意,實在是三位神使大人太過分了,把我摩卡矮人一族當什麼?」

「卡布,你不過是摩卡一族的小小支脈,居然敢如此大膽的跟本使者說話,難道不怕你這一脈被矮人王陛下降罪嗎,矮人王陛下暴怒之下,你這一萬多族人將會屍骨無存!」三矮人首領威脅道。

「你們三個的心思,本族長焉能不知道,只可惜,就算我們這一族滅絕了,你們也不會得逞地。」卡布放聲大笑,極度蔑視道。

「卡布,你放肆!」三矮人首領陡然變色,怒斥道。

「嘿嘿,你們三個不就是想要我們摩卡矮人一族的新冶鍊技術和鑄造工藝嗎,你們摩根矮人號稱冶鍊天下第一,現在被我們超過了,就來強取豪奪不成?」 異位面事務所 卡布族長冷笑道。

「卡布。你找死!」三矮人首領大怒。本來他們是來敦請蕭寒前往矮人之見矮人王卡布諾地。哪裡到這裡一看。居然發現摩卡矮人這一支脈居然擁有這麼先進地冶鍊技術。有些地方甚至遠遠地超過自己地部族。於是貪念一生。便威脅卡布一族交出冶鍊技術。

卡布怎麼會將族人珍若性命地技術交出來你。何況這三人還不是摩卡矮人一族地。於是委婉地道出這技術不是他們摩卡矮人一族地。他們沒有權利交出來。隱晦地提到了蕭寒。

人類怎麼可能掌握如此高深地冶鍊技術。三個矮人王使者自然是不相信。一致認為卡布族長地推脫之詞。於是膽大包天地三個矮人就想出一個陰招來。以強行帶走蕭寒為威脅。迫使卡布族長交出冶鍊和鑄造工藝。

「還不動手將這二人拿下!」三矮人首領向自己地兩位同伴大喝命令道。

「不自量力!」蕭寒冷笑一聲。對撲向自己地矮人。腳下絲毫沒有挪動半分!

而元蒙則伸出猩紅地舌頭添了一下嘴唇。露出一絲殘忍地凶光。好久沒有真刀真槍地干一場了。真地好好感謝這三個小矮子呀!

小小的矮人居然如此託大,居然沒有用兵器,這正合元蒙之意,獰笑三聲,沖那小矮人揮舞著老拳狠狠的砸了過去!

「,……」

「過癮呀,大哥!」元蒙咂完一通之後,收住了拳勢,超出三個小矮人一個境界的氣勢陡然地釋放了出來。

再瞧那個與元蒙對戰的矮人,此刻正邁著模特步,遙遙晃晃地,額頭上全是金星環繞,走不了幾步,就「咣當」一聲,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撲向蕭寒的那個矮人也沒有好下場,只不過蕭寒被元蒙溫柔多了,只是將他渾身上下地一副都修改了一下,變成條條裝了!

蕭寒一口氣默發了近上萬道風刃,給這個皮糙肉厚的矮人身上留下將近上百道傷痕,汩汩地鮮血直往外不停的冒著,轉眼間,如同泡在血水裡的矮人因為失血過多也跟他的同伴一樣,昏倒在地了。

愛情說了點謊 那三個矮人首領看的是目瞪口呆,他知道這一次是踢到鐵板上了,而且還是一塊厚的不能再厚的鋼板,此時此刻他想死的心都有,也明白了矮人王陛下臨走前為什麼要叮囑他要好生將人請到,不可使什麼手段的原因了!

那個被砸暈的沒什麼大礙,最多會留下點後遺症啥的,倒是這個倒在血泊之中的矮人,如果不及時止血治療,那可就有生命危險了。

「你叫什麼名字,來幹什麼的,別跟我說你們是矮人王派來抓本侯去見他的,我想矮人王沒你們三個這麼愚蠢!」蕭寒以極度血腥的手段將那個矮人首領狠狠的震懾當場!

「布…庫……」矮人首領結結巴巴的回答道,剛才那囂張跋扈一下子變成了恐懼

「他們兩個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