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龍前輩,你肯定不知道,禁魔之域裡面變天了,有一個叫魔皇的人,竟然將魂韋俊擊敗了,最後還安然無恙地從魂家老祖手裡逃脫。」

  • Home
  • Blog
  • 「龍前輩,你肯定不知道,禁魔之域裡面變天了,有一個叫魔皇的人,竟然將魂韋俊擊敗了,最後還安然無恙地從魂家老祖手裡逃脫。」

「哼……就你多嘴!」旁邊的花仙子不滿了冷哼一聲。

老者聞言,驚訝地掃了眼前這兩姐妹,發現她們並沒有說謊。

對於這個魂韋俊,他之前倒也有聽說過,知道此子乃是隱世家族裡,最具代表性的幾大超級天才之一。

他沒想到,這一屆帝央秘境,除了莫宇辰之外,竟然還有如此黑馬。

當下,他調笑地說道:「看你這小妮子激動成這樣,是不是動凡心了。」

「哪有哪有,龍前輩你別亂說,我我……我不理你了。」

花仙靈一見自己的心思被點破,小臉順便變得通紅,捂著臉跑到旁邊去了。

老者見狀,開懷大笑起來。

而一旁的花仙子說道:「前輩,此人雖然自稱是魔皇,但他用的肯定假名。」

「現在,外面那些隱世家族都在猜測,魔皇有可能是許樂與莫宇辰假扮的。」

老者聽到這裡,臉上的神情頓時一凝,疑惑地說道:「難道這個魔皇,真的是莫小子嗎?」

旁邊的花仙子見到老者臉上的神情,疑惑地問道:「前輩,您知道這個魔皇是誰嗎?」

花仙靈聞言,也是滿臉好奇地轉過頭。

「魔皇?呃……不知道!」

「你們兩個小丫頭趕緊修鍊去吧,老頭子有事離開一趟。」

話音剛落,老者身影已經消失在原地。

「討厭,龍前輩肯定知道魔皇是誰。」花仙靈急得直跺腳。

「沒錯,我估計,前輩應該去找魔皇了。」花仙子點著頭,肯定地說道。

……

此刻,剛剛在萬花宗裡面的老者已經離開了萬花須彌界,一路朝著北方疾馳而去。

「哈哈哈……老頭子我真的沒看錯人。」

「沒想到莫小子這麼快就引起整個大陸的注意,真是難得啊。」

老者老懷欣慰地暗想道。

這位老者不是別人,正是一直在暗中幫助莫宇辰的龍傲天,龍老。

事實上,他並不覺得莫宇辰就是魔皇。

因為那魂韋俊的實力他知道,他可是隱世家族同門裡面的頂尖天才。

神豪從開局簽到二十億開始 而莫宇辰來天靈大陸才幾年,就算他天賦真的了得,也不可能一下子變得如此恐怖。

此時他這麼著急趕去,實際上是擔心那些隱世家族的老傢伙對莫宇辰下手。

……

另外一邊,在虛擬空間里,有個手持怪劍的天才青年在虛空中緩步前行。

此人臉上帶著冷峻,並沒有說話,可是周圍的人卻都忍不住將目光投到他身上。

「喂喂,這傢伙就是許樂嗎?樣子看起來也是很普通啊!」

「你小聲點,要是被他聽見就完了。」

「也不知道他跟莫宇辰兩人,誰更厲害一些。」

……

酒樓外的人群,見到虛空中的許樂,瞬間議論了起來。

而酒樓里的莫宇辰,他也在這個時候感應到這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氣息。

做你的夢中新娘 當下,他放下茶杯,緩緩地站了起來,眼神朝著外面望去。

這一刻,帝央秘境的兩大稱謂天才,又再一次相遇了。

…… 「好冷的氣息!」

「看來,這許樂比在帝央秘境的時候更強了。」

「現在的我,想要戰勝他,難!」

莫宇辰見到緩緩走進來的許樂,淡淡地說了一句。

旁邊的蛟炎與張慕白等人聞言,瞬間驚訝地看著莫宇辰。

在他們的記憶中,可是從來都沒有聽見莫宇辰去誇一個人。

可是現在,他卻誇了許樂。

而且,他們見到莫宇辰臉上的凝重之色,自然也知道對方不是在開玩笑。

所以,他們不由得更加疑惑了。

難道,這許樂真的那麼強嗎?

竟然連高傲的莫宇辰也自嘆不如。

此時,周圍那些圍觀的新老弟子都是滿臉震撼。

「莫宇辰,你很強!」

「若不是因為我比你多經歷一些事情,恐怕這輩子都別想戰勝你。」

許樂聽到莫宇辰的誇獎,臉上從容一笑。

緊接著,他端起莫宇辰的茶杯,將裡面的茶水一飲而盡。

莫宇辰見狀,也不在意,反而是揚嘴一笑。

他知道,這許樂言語中是什麼意思。

畢竟對方曾經是一位活了幾千年的老怪物,在法則一道上,可比莫宇辰早接觸了幾千年。

所以,他一突破渡劫境,立即修為了自己之前部分實力,也是非常合乎情理的事情。

對於這件事,莫宇辰早就在帝央秘境之前便料到了。

他知道,這許樂在接下來的這段時間裡,肯定會遙遙領先於同輩強者。

這就好像是一個小學生擁有一個博士的知識一樣,就算身邊的人再天才,也絕對不可能比得上他。

莫宇辰他們在進入仙院,一個個都在忙著聽導師講道,感悟法則之力時,這許樂完全不需要浪費時間,只要按照自己的記憶知識修鍊就行。

畢竟他的所見所學,有可能那些仙院的導師還不如他。

「莫兄,你這就認輸啦?」

「我以為你們兩人再怎麼說都要打一場的。」

「現在這樣的結果,實在是讓人心生遺憾啊。」

付王在旁邊笑著說道。

「沒錯,我本來也在期待著你跟許樂的較量。」

「我想,在座的眾人,沒有任何不想見識一下,你跟許樂的實力,到底有多麼強橫吧。」

風滄溟看熱鬧不嫌事大地帶頭起鬨。

而周圍那些圍觀者,他們跟莫宇辰、許樂兩人都不熟,所以並不敢跟著瞎起鬨,只是眸光熱切地看著兩人。

很明顯,他們此時也希望莫宇辰跟許樂打起來。

他們在見到莫宇辰認輸后,都特別想見識一下,這許樂的實力,到底有多麼厲害,竟然能讓莫宇辰不戰便認輸。

「這一戰,你們遲早會見到。」

「不過,不是在今天,今天是把酒言歡的日子。」

「喝完這頓酒,老子還趕著回去修鍊,不然那天被人咔擦掉,你們就真的見不到我跟許樂一站了。」

莫宇辰笑著打趣道。

此時,他並不想跟許樂動手。

因為,一旦動起手來,許樂必定能戰勝他。

到了那個是時候,魂家以及那些隱世家族也會將魔皇這個名頭按在許樂頭上。

雖然說,這樣一來,莫宇辰他就可以高枕無憂的修鍊。

可是,他並不想這麼做。

因為這樣一來,不僅會害了許樂,而且還會讓自己那顆強者之心受到影響。

畢竟,一個真正的男人,是用於扛起自己惹出來的貨。

讓別人背鍋,那都是弱者行為。

雖然說,許樂現在已經不是曾經那個他熟識的許樂。

但是,他們之間也並沒有仇恨。

此刻,許樂似乎能猜到莫宇辰心中所想,在凝視一番之後,他飽含深意地說道:「想來,你也應該知道那些人已經開始關注這裡了吧!」

很明顯,他這句話是在提醒莫宇辰。

「沒錯,或者應該說,他們一直在關注這裡。」

「不過這樣也好,有壓力才有動力,他們對於我來說,只不過是磨刀石而已。」

莫宇辰滿不在乎地說道,身上一股桀驁不馴的戰意,衝天而發。

周圍的眾人聽到他們兩人說的話,一個個都滿頭霧水地互相對視起來。

實在是聽不明白這兩人到底在說什麼。

王者笑著點了點頭,眼中布滿了欣賞之意。

緊接著,他左手猛然一捏,身上爆發出一股震塌天穹的劍威。

轟轟轟!

……

很快,他手中的血劍蔚然出鞘,讓酒樓的屋頂驟然炸碎。

呃呃呃!

……

周圍眾人響起了一連串的悶哼聲,所有人都爆發出自己最強的實力,抵抗許樂的威勢。

不過最後,許樂周圍也就只剩下莫宇辰、付王以及風滄溟幾個實力較強的人能站得住,其他人都忍不住鞠伏在地。

遠處,那些站在外圍的老弟子們也不例外,不少人都被震得趴在地上。

只有少部分實力強悍的仙將級別弟子,釋放出自己強大的氣息對抗。

許樂囂張地掃了周圍一圈后,收回了自己的氣息,虛空中的劍芒也瞬間消散的無影無蹤。

不過,即便如此,周圍那些人的目光也依舊沒有移開,依舊死死地盯著許樂。

因為,他們剛剛明顯的感覺到。

這個許樂竟然擁有四種大圓滿的法則之力。

而且,他的控制力竟然精準到能讓四種法則之力加持在一道劍氣上。

這樣的實力,讓周圍所有人的腦子都陷入了短路狀態,一個個都不敢出聲,安靜得幾乎落針可聞。

過了差不多一刻鐘之後,眾人才慢慢地適應過來,爆發出一陣嘩然聲。

「天啊,你還是不是人……四種大圓滿境界的法則之力……」

付王滿臉震驚地看著許樂,言語之間都有些結巴了。

「我靠……不行不行,我不能跟你們這些變態在這裡浪費時間。」

「我現在得回去修鍊。」

風滄溟沮喪地說道。

這一次,他來到虛擬空間,所受的打擊實在是太多了。

所以,現在完全沒有再待下去的心思,直接扔下一句話后,離開了此處。

莫宇辰看著許樂,震驚的說道:「你難道不知道自己的真正實力不能隨便暴露嗎?」

「臭顯擺什麼,居然連我都打擊!」

…… 「得了吧你!」

「你瞞得了別人,可是瞞不了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