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人格異化度增長幅度:0】

  • Home
  • Blog
  • 【人格異化度增長幅度:0】

【評分:a】

【獲得推演積分:850(評分加成)(排名加成)(鬼物剋星)(攝青鬼混進來搞得加成)】

【已完成主線:4/4】

【已完成全部主線任務,之後可自行選擇任意種類推演】

【獲得祭品:攝青夢境】

【正在退出推演】

……

天光大亮,牆壁上的掛鐘重新走動起來,虞幸睜開眼,習慣了酒吧昏暗的光線后,站在這麼明亮的空間里,頓時有一種明朗開闊的感覺。

他緩了緩,找回身體的全部知覺后,把電水壺拿著接了一壺水,開關打開,在驟然響起的雜訊中看向自己。

很好,頭上沒有洞。

疼痛也消失了,只剩了一點點由於不想再經歷,反而揮之不去的錯覺。

他坐到床沿,看向自己突然多了很多信息的推演提示面板,揉了揉眉心,認真看去。

【你已達到晉陞分化級的要求,下一個推演將在三天後強制開啟,為特殊單人推演,成功存活即可完成晉陞】

「嗯……積分果然夠了,之前晉陞中級高級都沒有過特殊的推演,所以,分化級之後的東西應該會有很多不一樣吧。」虞幸眯著眼睛想了想,覺得這就和網路遊戲更新版本是一樣的。

特殊單人推演,相當於下載更新包的過程。

「時間強制在三天之後,是要給推演者準備時間么?正好可以問問小曲曲這推演有什麼要注意的地方。」他很快拿定主意要去白嫖情報,對這個推演十分期待。

隨後,他看了一眼自己現在的人格面具模板。

【人格面具?幸】

【持有者:虞幸】

【基本信息:男,身高185cm,體重65kg,年齡*#*#(發生錯誤)】

【身份:高級推演者(5002/5000)】

【面具比重:冷靜18%、瘋狂21%、善良9%、溫柔9%、淡漠10%、邪惡8%、隨性2%、懶散1%、堅韌7%、混亂14%。】

【持有者描述:在經過幾場推演的觀察后,我終於知道你是哪裡不對勁了。這是一個殺不死的人,人格異化度已經超出了人類清醒思考的上限,所以你為什麼能保持理智?或者說……其實你根本就沒有理智。嘶,細思極恐。】

【人格祭品:&#*|*^(數據錯誤)、冥燭淚、不對勁的玩偶、攝青夢境(已佩戴4/6)】

【人格異化度:51%(人格異化度超過20%即會對推演者人格產生負面影響,你的人格異化度過高,請壓制罪惡)】

【推演商城:選擇可進入】

【願望清單:已錄入數量1】

【推演遊戲方向選擇市場:選擇可進入】

虞幸前幾次推演結束都沒有怎麼關注除了積分和祭品之外的數據,今天好好掃了一眼,發現不少東西都有所變化。

最明顯的就是持有者描述里,系統終於不再只是一句「你不對勁」了。

看著新的描述,虞幸從喉嚨里滾出一聲笑,沒有進行否認的自語。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產生了變化的數據,是他的人格面具比重。

瘋狂和混亂各加了百分之一,善良和溫柔各減了百分之一。

虞幸挑眉回憶了一下,發現似乎沒什麼問題。

在進入荒誕推演遊戲后,他見鬼的頻率高了不少,而且大多數都是身負罪惡的鬼和人,總是與這些東西打交道,的的確確會被潛移默化地影響到一些。

不過……

為什麼他的人格比重加起來是99%呢?還有1%被誰吃了?

他對此十分感興趣,因為以他過往的經歷來看,少了百分之一的原因的可能性太多了。

挺有意思的,不是嗎?

虞幸看向前方,目光沒什麼焦距,彷彿只是隨意地看著虛空中某處。

半晌,他回過神,幽幽嘆了口氣。

驚魂酒吧獎勵了一個道具,叫做惡鬼面具,他研究了一下,它是用來偽裝的。

【惡鬼面具:戴在臉上,可以將外表偽裝成當前推演遊戲中的一種鬼物,但是面具為顯形,被摘下即失效,可用次數5/5】

算是個還算有用的道具,加上回復人格異化度的【孟婆湯(偽)】、能開啟愛麗絲地獄推演遊戲的【愛麗絲的紅寶石】、還完全不知道有什麼作用的【時間刻印】,他已經有四個道具了。

值得一提的是,以他現在的等級,道具是不能被鑲嵌在人格面具上的,所以這些道具他一直隨身攜帶,他順勢看了眼被包裝在青色盒子里的孟婆湯,還好,這玩意不是真的一碗湯,而是一顆半透明的異色藥丸。

虞幸估計,過不了多久,趙謀就會來找他買孟婆湯了,到時候就看趙家開價多少,如果用來交換的物品誠意足夠的話,倒也不是不可以出手。

趙家應該能查得到他現在的生活近況,他不缺錢,所以,用錢來當籌碼這種蠢事趙家應該不會做,否則,真是有愧於三大家族之一的名聲了。

整理好這些信息,虞幸把燒好的水倒入杯子里,又等了一會兒,直到能進嘴了,他才喝了一口潤嗓。

嗯……沒有亦清的熱茶好喝。

揉了揉乾乾淨淨的頭髮,沒了酒吧里被血液弄得黏糊啦嘰的觸感,虞幸舒服的感嘆一聲,剛想把匕首從人格面具上取下來,讓亦清出來溜溜彎,見識一下新世界,就聽見窗戶上傳來輕輕敲擊的聲音。

這聲音不大不小,既能讓他一定聽見,又不讓人覺得有任何攻擊性和破壞力。

他一怔,朝窗戶那邊看去,只看見玻璃,沒看見人影。

隨即他輕笑了一聲:自己住的房間可不是一樓,看過去怎麼會看到人?

要真看到了,那就是恐怖片了,可現在是大白天呢,就算是恐怖片,也翻不起什麼浪花。

「咚,咚,咚。」

敲擊聲還在繼續,頗有種他不去看就不停下的架勢,聲響很有節奏,不可能是什麼鳥類誤撞上來的。

虞幸眯起眼睛,走上前,迎著陽光拉開了一側窗玻璃和紗網。

外面自然是沒有人,也沒有鬼,但在外側窗框上,用石頭壓著一張卡片,和一朵黑色的玫瑰花。

看到這兩樣東西的一瞬間,虞幸臉色一變,真像大白天見了鬼一樣果斷把窗戶關了回去。

「我去……」嘀咕一聲,虞幸表情古怪,狹長鳳眼裡難得浮現一絲起不知所措和不願面對。過了足足一分多鐘,他才又把窗戶給打開了。

風吹進來,帶著舒適的暖意拂過虞幸一向蒼白的臉,他木著臉拿起卡片,在把黑玫瑰與石頭一起丟掉還是拿回屋之間權衡了一下。

「不能害到路人……」輕聲自語了一句,虞幸還是拿起玫瑰和石頭,關上窗戶,然後立刻轉身燙手一般把玫瑰花丟入垃圾桶,這才翻開卡片。

卡片上只有一句話,毛筆筆鋒十分漂亮,字體墨跡未乾,一看就是剛寫不久,語氣裡帶著一絲熟稔意味。

「好久不見,又找到你了,小虞幸,下次別那麼快把我送你的花丟掉哦~」

「不丟留著被坑嗎。」虞幸又朝窗外看了一眼。

他很想知道這人是怎麼把東西放到他窗台上的,有一說一,他從來沒有這麼不想和一個人打交道。

而且再也不會「收下」對方送的任何一朵花了。李慕被納蘭雪盯得有點心裏發毛,他實在是不知道這個冰山少女為何從自己的背上下來后,就一直注視着自己。

「我說納蘭小姐,你一直看着我是有什麼事嗎?我怎麼也算是你半個救命恩人,你當時昏迷不醒,我背着你也是迫於無奈,你可不能恩將仇報啊。」

實在忍不住納蘭雪死亡凝視的李慕終於退後幾步,站在了少女的眼面前,一臉苦相的開口說道。

「沒事,我願意。」

可惜納蘭雪依然還是那副面若冰山的表情,淡淡地回答了李慕……

《模擬修仙傳》第一百六十一章所見非真(一) 江南曦等三個人回到家,江小狼正帶着許喬喬玩拼圖。

許喬喬是主拼的,江小狼只是負責把要拼的拼片,準確地送到她的小手裏。

他的腿邊放着一台筆記本,他時不時地瞅一眼。

他看的是今天的新聞,上面主要是今天江南曦在華康醫院發生的事。

這次的新聞依然很轟動,可以說是對江家的大揭秘。

江南曦的身世,江雲深做下的那些風流骯髒事,以及他媽當年小三上位,都被扒了個乾淨。

網上各種評論,但是普遍都同情江南曦。還有不怕事大的,公開支持江南曦奪回江家,把江家母子趕出江家!

新聞中還提到了肖雅忼在和江南曦對峙的時候暈倒,網友也紛紛猜測,她是不是裝的,而對江南曦不計前嫌,還及時救人的行為,大加讚揚,說她,這才是救死扶傷的真正內涵,無關愛恨情仇,只關生命生死!

她的神醫稱號,再次回到她的頭上。

新聞中還剖析了上次的新聞事件,把責任都推到了江雲深的身上,網友各種罵他狼子野心,卑鄙下作,支持江南曦把他踢出江氏!

但還是有人說江南曦手段太強勢,把肖雅忼氣暈了。她的這種行為太偏激,有失體面,沒有給人們做好榜樣。

當然這樣的言論,很快就被正義的網友,罵了個狗血噴頭。

總體來說,上一次新聞事件,給江南曦造成的惡劣影響,徹底消除了。

江小狼看到這些報道,緊繃的小臉得到了一絲的緩和。

只是他的小眉頭還緊緊蹙著,他感覺有點說不出來的不對勁。

就在這個時候,江南曦等人回來了。

兩隻小神獸,立刻從地上爬起來,各找各媽,各抱各媽的大腿。

只不過,江小狼是小心地往上撩起江南曦的褲腿,查看她的傷勢。

只是她的腿上裹着紗布,他看不到傷口,但是他的眼眸立刻就紅了,哽咽地問:「媽媽還疼嗎?」

江南曦笑着拉起江小狼,說道:「寶貝,不用擔心,已經不疼了,你看我現在走路都沒問題了。」

可是江小狼還是心疼得哭了,他發誓,一定會讓江雲深那個混蛋,付出代價的!

江南曦和喬伊的腿上都有掛件,只有宋顯顯得有些多餘。

他卻笑道:「寶貝們,你們都餓了吧?今天乾爸給你們大展廚藝,給你們做大餐!」

祁澤從沙發上站起來,說:「我剛才點了外賣,一會兒送到。」

宋顯脫了外套,掛在玄關上,往廚房走,說:「吃什麼外賣啊,都是垃圾食品。」

他拉開冰箱,在裏面一陣翻騰。

冰箱裏的食材是白天喬伊買的,都很充足,讓宋顯很滿意。

他沖着那兩大兩:「你們先休息一下,等著吃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