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你還是去死好了。】

  • Home
  • Blog
  • 【你還是去死好了。】

聖光老頭凝聚出一把光之長劍,其上還纏繞着天道紋路。

劍出!

“假聖人,該死!”

同一時間,銀髮少年從泥潭中掙脫出來,直接硬抗光劍而來。

光劍穿透銀髮少年身體,直擊源塵靈魂。

似乎要攪碎其靈魂。

可是現在的源塵已經重新失去了理智,完全瘋魔,他恨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他更狠這個老人見死不救,他同樣狠天道助紂爲虐。

萬千恨意於一身,銀髮少年雙眼中的黑暗流淌而出,像是兩團火光,隨着銀髮少年向前衝,兩團黑暗隨銀髮拉出了長長的線。

在這一刻,時間彷彿靜止,周圍的一切聲音都消失。

嘭!

似乎是什麼東西破碎了。

銀髮少年不敢置信的盯着聖光老人,然後緩緩閉上了眼睛。

【螻蟻終究是螻蟻,怎敢與蒼龍爭輝!】

聖光老人一步一步朝銀髮少年走來,每一步都極爲切合天道。

時光被聖光老人踩在腳下,他走上前來,似乎要追本溯源,扼殺掉銀髮少年的前世今生未來。

無數天道將銀髮少年覆蓋,彷彿一個巨大的牢籠,開始推演其跟腳。

時光在倒流,銀髮少年的一切都在被推演。

聖光老人帶着慈祥的笑容,看着銀髮少年的過去,微微頷首,就像是慈祥的長輩對晚輩的認可。

最終……時間停在了一間實驗室內。

“這裏是哪裏?我是誰?”

“孩子,你是獨一無二的,也是最純潔乾淨的,我給你取名白,希望你能夠一直靈臺通透,不受紅塵煩擾,不被一切牽掛,做一位公平公正的天道,制約明界也不干涉明界。”

“我叫白?那你是我爸爸嗎?”

“不,我不是你的爸爸,在這個世界上沒人能成爲你的爸爸,你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你的誕生,必將給明界帶來新生。”

男子身穿實驗室衣服,面色潮紅,隨即他像是感應到了什麼,立刻將銀髮少年轉移了地方。

那是一個小黑屋。

【咦?竟能覺察到我,倒是個比較大的小蟲子。】

聖光老人出手,一把聖光長劍出現,就要飛射而出,要將那間小黑屋一起毀滅。

在他看來,這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就跟揮一揮衣袖,颳起一場大風一樣。

而且這個時候他已經在尋找新的星球,準備再次安頓下來,好好掌控這個最新佔據的身體。

【咦?不對,那個世界有問題!】

忽然,聖光老人像是想起了什麼,立刻冷汗直冒,是的,他原本雲淡風輕的樣子一掃而空,換言之的是一種恐懼。

可是一切都太晚了。

他的劍,穿越了時間與空間的界限,直接出現在了那個世界。

可是就在出現的一瞬間,被蒸乾了。

就像是一塊冰塊,放入到幾百萬度的溫度中,剛剛進入就被蒸乾了。

聖光老人當即切斷了聯繫,但是即便如此,還是噴出了一口鮮血。

可是這還沒完呢。

因爲那個世界反擊了。

一顆巨大的火球從那個世界衝了出來,幾乎是沿着原路返回。

聖光老人見此一幕,立刻轉身就跑,那個世界的東西,決不能觸碰,扯上了因果,即便他在一個極爲安全的地方,也是也是無法確保自己不被追責。

可是……下一刻,聖光老人就站着不動了,他不敢置信的看向胸口,在那裏,有一隻血色手掌從他的胸膛中鑽了出來。

某一刻,聖光老人竟是覺得這手掌很是可愛。

只是他還是有些不甘心啊,爲什麼他剛剛降臨在這個軀體上,就要回去。

【螻蟻,真是便宜你了。】

聖光老人化作光宇消散,天道之力變成了無主之物。

天道本來就與靈魂源塵建立了某種關係,如今更是迫不及待地鑽入到了靈魂源塵的體內。

只是現在的源塵還有些迷糊,因爲他感覺到有些熱。

回頭一看,源塵頓時瞪大了眼睛,驚呼道:“好大的火球啊!”

本想躲避的源塵,赫然發現身體已經不受他的控制。

不過源塵卻是送了一口氣,不受自己控制纔好啊,這樣自己就能一直苟着看戲。

冷靜下來的源塵開始內視自己,現在的他已經深刻發現到自己的問題所在。

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不知不覺就被點燃火氣,而且不把自己累個半死是絕不會停下來的。

“這也太坑我了吧,究竟是誰跟我有這麼大的仇,竟然用這麼下三濫的方法噁心我。” 雖然源塵嘴上說着噁心,但是內心已經警覺了起來,畢竟他可是見過未來的人,知道自己未來是什麼德行,所以很害怕這種情況會在外界無限放大。

試想一下,一旦墨塵跟自己說話,有那句話觸犯了自己,自己可能就會跟對方拼命,可是拼命就拼命吧,自己還打不過對方,然後平白無故被揍一頓,自己一委屈,立刻火氣更勝了,而且還是不死不休的樣子,這還怎麼交朋友啊。

放眼望去,舉世皆敵!

唉~

源塵忍不住嘆了口氣,這時候他正好看到‘自己’將那個從大火球扔進了恆星中。

然後恆星就像是扔入了膨脹劑,開始無限膨脹。

隨着恆星的膨脹,周圍的溫度都變得暖和了起來,源塵眼前一亮,他似乎明悟了什麼。

緊接着‘自己’又不動了。

源塵發現自己又能掌控這個身體,原先在這裏的那個星球已經消失,不知道爲什麼,源塵總是感覺空落落的。

“尊敬的主,你所犯下的錯誤必須要糾正過來,否則未來所經受的天劫將是滅世級的。”

聲音是個女子的聲音,聽上去很是動聽,給人一種春風拂面的感覺。

“你是誰?”源塵皺了皺眉,但是卻沒有什麼氣,也許是那個‘尊敬的主’讓他聽上去很開心,後面的話他也就不計較了。

“如果我本來的天劫就是滅世級呢?”

源塵覺得自己先前所經歷的天劫,應該是滅世級的,否則怎麼解釋在溯源大陸中無法面對天劫?

而且那天劫星球撞擊他時的那種痛苦,到現在源塵都還沒忘記了,那種骨斷筋折的痛苦,源塵現在還難受呢。

天道:“……”

等了半天,源塵沒有再聽到剛纔女子的聲音,立即覺得不妙,難不成在滅世級之上還有更厲害的天劫吧。

那道女子聲音再次響起:“尊敬的主,恭喜您可能有幸提前遇到創生級天劫。”

創生級天劫?

源塵大腦一陣轟鳴,創生級天劫,那是什麼東西?不過聽起來不像是很可怕的東西啊。

“聽上去也不賴啊。”源塵嘴角上揚,他現在不知道爲什麼,明明很可怕的事情,他還能笑得出來。

“尊敬的主,你想不想將那顆星球復原出來?”

天道決定攤牌了,不裝了,這丫的,跟他繞着繞着,明明想跟他聊賠償的事情,怎麼談着談着就聊偏了呢,而且還繞不回來了。

“想,當然想。”源塵越發感覺自己身體不對了,剛纔還動不動就發飆,怎麼現在怎麼忍不住想要笑了。

而且生氣都忍不住,笑就更忍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笑聲越來越大,源塵自己都受不了了。

只是天道卻像是故意忽略掉了源塵的這種狀況,而是很乾脆的說道:“尊敬的主,你身上有一種很特別的東西,有它在,在復原星球的時候,可以庇佑很多東西。”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爲什麼哈哈~我現在哈哈~停不下來哈哈~”

源塵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樣,他自然是聽到了天道的聲音,取他身上的一件東西,你不把拿東西說出來,我知道你要取什麼嗎?你要的若是我的命呢,那豈不是要完了!

可是天道根本沒給他機會,直接就開始抽取。

銀髮少年的臉原本還在大笑,可就在一瞬間,陰沉了下去。

“你想要做什麼?”

銀髮少年發現此時的他竟然不能動彈,在他靈魂上有絲絲奇異能量被抽離,與天道融合開始逆轉時空。

“你不怕失控嗎?”

現在的源塵很奇怪,明明他很生氣,但是卻依然很平靜。

天道終於回了一句話,但是卻說得源塵啞口無言:“尊敬的主,你出現在這裏,不正是需要我幫你化解身上的奇異能量嗎?更何況,我就算失控,也翻不出什麼浪花,再者還有重重限制存在,可是尊敬的主啊,你若是失控,宇宙崩碎,天地覆滅,萬千生靈都可能因此喪命,您所造成的破壞,將是我的一千萬倍,不對,掉了一個字,是一千萬億倍。”

源塵聽得目瞪口呆,真的這麼嚴重嗎?

不過隨着奇異能量的抽離,源塵卻有種空落落的感覺,總覺得自己少了什麼東西,很重要的東西。

“夠了嗎?給我留點啊。”

終於天道停住了吸收,轉而將能量全部轉化成了某種能量。

可是隨着他接觸這種能量的次數增多,天道本身也被這種能量污染,開始向着不可控的地步前行。

時空倒轉完成,一顆巨大的星球浮現。

那是一顆美麗的藍色星球,他與先前一般無二。

就連星球上的四角龍還尚存。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天道施展出空間搬運術,直接將很多巨大隕石投入到藍色星球上。

緊接着在源塵眼中,那個充滿生機的星球又變得死寂了。

“你!想要做什麼!”源塵看到眼前出現的天道虛影,心中已經升起了一絲不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