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獎勵3:屬性點+2】

  • Home
  • Blog
  • 【獎勵3:屬性點+2】

【獎勵4:隨機普通~精良物品一件】

【獎勵5:自選普通物品一件(僅限屠夫攜帶物品)】

【獎勵6:屠夫的血腥鑰匙】

「哎?我也有獎勵?」炸藥包詫異的說道,說著思索了起來。

英勇衝鋒都笑的合不攏嘴了:「應該是團隊本的關係,也就是說我們只要有人通關,就能拿到獎勵。」

這裡面就數他損失的最少,整場都在躲著修變電箱,堪稱是躲貓貓第一人。

如今獎勵下來,當然也數他賺的最多,光是屬性點就獎勵了兩點。而且經驗直接頂了一級半,又多了一點屬性點,也就意味他這一場攻略,直接賺了三點屬性點。

加上兩件裝備,最低都是普通,還是一下兩件。

遊戲幣更是少有,平常的任務類型副本中能賺二三百就算多的了,這本副本竟然直接給了六百遊戲幣。

「太大方了,要不明天我們繼續來刷?」浮沉臉上也帶著笑容的看向剩下的三人,眼中閃過火熱。

要是能多刷幾次,說不定直接能將自己的整體實力拉到浦江區玩家的第一梯隊中。

甚至說不定還會超越他們,進入到歌談的異調局總部,甚至是更高一層。

炸藥包從煙盒中卡出了一隻煙拿在手中,沒有說話,只是點上了煙,吞雲吐霧的時候,搖了搖頭道:「我就不參加了,這個節點太危險,划不來。」

炸藥包算是一個好人,同時也是一個有原則的人。

好人加上有原則,又聰明,其實很容易獲得他人的好感,甚至自己組建一個隊伍當隊長。

但是正因為他了解自己,所以才沒有。

因為了解自己,他才知道,當時面對節點中的那位屠夫,他到底承擔了多少壓力。大型副本中他都沒有感覺到過絕望,而前五分鐘的時候,他感受到了。

靠山被兩拳干廢,用命請的邙山鬼將連實力都沒有發揮出來,他就先沒了。

「我也不去了,壓力太大。」英勇衝鋒搖了搖頭,他更膽小,給自己起名叫英勇衝鋒是想讓自己勇敢起來,但是面對異常不是勇敢就有用的,最主要是要有對等的實力。

小紅帽露出笑容,回頭看了一眼被黑霧籠罩的一號教學樓:「等我有實力,我會再回來。」

四個人,除了他自己同意之外,其他三個都不想再打一次。

浮沉皺了皺眉,卻也沒有多說什麼,人各有志。他們膽小不想再打一次,但是浮沉卻不想放過這樣的好機會。對方確實恐怖,但是給的獎勵好的,刷分速度也快,三十分鐘足夠了。

這種一飛衝天的機會擺在眼前,他不想放棄。

四人組一下子就分道揚鑣了。

要不是最後小紅帽非要進來看一看,姜夜感覺自己還得削減四天壽命。

正如姜夜說的那樣,磨刀不誤砍柴工,有了這一次的經驗,異調局的上層不會太關注他,萌新不會來太多,反倒是那種經過了三、四場,五、六場節點的玩家會來,肯定穩賺不賠。

重新走進寒風農場,姜夜恢復成了人類的身軀。

剛才他領先小紅帽先一步走進農場,而小紅帽竟然真的跟了上來。鬼嬰瞬間就將攝像機拍碎,順便遮住了小紅帽大半的視野,姜夜手中的殺豬刀只是一揮就砍下了小紅帽的頭顱。

「查看寒風農場許可權。」

【寒風農場開啟,將開啟四大許可權】

【許可權1:其他異類、玩家不得許可權無法進入寒風農場。】

【許可權2:殺光所有入侵節點的玩家,將獲得豐厚的獎勵】

【許可權3:宿主屠夫可以招募異常事件主人,等幫忙管理寒風農場場景,當前剩餘隨從位置(2)】

【許可權4:當屠夫所招募的隨從位於寒風農場場景時,將提升自身屬性積累,視農場繁榮程度累加,當前屬性+0.5%/月。】

【許可權5:當屠夫所招募的隨從位於寒風農場場景時,將較小幅度的提升自身恢復能力、較小幅度提升綜合實力。】

【許可權6:附贈第二地牢入口。】

【當前場景,壽命出產3天/天】

許可權並沒有擴大多少,不過已經很大了,畢竟整個農場都是他的,就連隨從也都受制於他,這個受制於並不是姜夜能夠一念殺死自己的隨從,而是隨從本身會姜夜當作最高的王,極大限度的提升對姜夜的忠誠。

「終於能招募新的隨從了,地方大了,人手太少,忙不開啊。」姜夜感嘆了一聲,臉上露出笑容,算上第二地牢入口,現在都要出現三個場景了,他才招了一個鬼娃子。

現在也該讓鬼娃子獨當一面了。 而就在李雲和雅魚不斷起膩,沉浸在溫柔鄉中的同時,慶安城也迎來了一場熱鬧的盛會。

慶安城候府之中,長風浪正靜下心來習字溫書。自從一年前從晉江回來后,他就收斂了許多,一直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以至於慶安城的百姓都快忘了這個小魔頭了。

但從長風浪眉間的戾氣可以看出,書法與古籍似乎並沒有陶冶到他的情操。

「啪!」

寫完字之後,長風浪隨意的將筆扔在宣紙之上,一點也沒有讀書的溫文爾雅。

隨後只見其陰冷的問道:「寧宗主準備的怎麼樣了,今天動手可有把握!」

而旁邊的雪影面無表情點點頭,「稟公子,寧宗主已經準備妥當了,保證萬無一失。」

「好!告訴他,只要他幫本公子解決心腹大患,他所求的東西本公子絕不食言!」長風浪聞言臉上不禁閃過一絲瘋狂之意。

「諾!」

雪影應了一下,隨後身影就隱入了影子之中。

「浪兒!」

就在這時一位端莊秀麗風韻極佳的美艷婦人,從遠處款款走來。

一眼望去只見其艷麗無雙,尤其是那雙嫵媚明亮的眼睛,宛如寶石一般散發着極致的魅力。

而來人正是長風浪的母親,慶安候長風破軍最寵愛的姬妾傅月容。

「母親!」

見到來人長風浪趕緊收起自己的瘋狂,立刻行禮問候道。

長風浪仗着長風破軍的寵愛極為紈絝,但是母親傅月容面前卻極為乖巧。

而傅月容雖非正妻,可是也是書香世家豪門大族出身,氣質容貌皆是一等的美人,否則也不會受盡長風破軍的的寵愛了。

傅月容進來之後從容的坐下,然後看了一眼長風浪說:「浪兒你要修身養性切不可在胡鬧了,否則只會給人以口實。」

「知道了,母親。」長風浪表現的極為乖巧,與往常的囂張乖戾截然不同。

「春桃。」

接着只見傅月容喚了一聲,一個侍女立刻拿着一個食盒有了過來。

傅月容取出食盒裏的東西笑着說道:「嘗嘗吧,這時娘親手做的點心。」

「謝謝母親。」

長風浪謝了一下就立馬吃了起來,不過雖然點心很好吃,但長風浪卻有些食不知味,因為他心裏正惦記着另外一回事呢。

慶安候府以武傳家,因先祖追隨太祖皇帝戎馬一生,才換來了這慶安候府的八百年家業。

雖然乾元帝國承平已久,但是對於馬背上的功夫卻從未放下。每年都會舉行一場盛大的馬球賽,久而久之這已經成了慶安城最熱鬧的盛會了。

「好!」

「好球!」

「加油!」

城東校場,這裏本來是長風軍訓練馬術的地方,而此時卻成為了馬球的賽場。還未靠近,就能聽到裏面那震耳欲聾的歡呼聲與喝彩聲。

此時校場內部正在進行這一場激烈的馬球賽,兩支隊伍你追我趕互不相讓,比賽進行的異常激烈,引得在場的觀眾發出陣陣吶喊聲。

「啊……!姐姐你看,大公子又進了一球誒!」觀眾席上,端木晴芸看到長風玉明又瀟灑的打進一球,不禁大聲高呼起來。

而旁邊的端木晴華聞言輕輕一笑,並瞪了她一眼說:「好了,你安靜一點,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

「哦……」

端木晴芸立刻不好意思的點點頭,並俏皮的吐了吐舌頭。

但端木晴華雖呵斥了小妹一番,但是她看向賽場中那個瀟灑俊逸的身影時,眼中卻也同樣露出了一絲別樣的神采。

但這時端木晴芸卻悄悄來到端木晴華身邊,在其耳邊輕輕說了一句,「姐姐大公子是不是很帥氣啊!」

「嗯!」

端木晴華聞言點了點頭,同時臉上流露出一絲羞怯的笑意。

「哈哈……」

看到端木晴華的表情,端木晴芸立刻大笑起來。

而端木晴華也瞬間明白自己被捉弄了,不禁有些惱羞成怒,隨即立刻美目一瞪惡狠狠的說道:「好啊!你個小妮子居然敢捉弄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啊……哈哈……姐姐饒命啊!」

「讓你以後還敢亂說!」

只見兩人一陣追逐打鬧,但這一幕並無外人看見。

端木家族乃是一方豪族,其家主端木魚更是慶安城文官第一人,在慶安城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與慶安候長風破軍更是交情匪淺,所以兩人在各自孩子還沒有出生的時候,就已經指腹為婚結成了兒女親家,所以端木晴華就是長風玉明的未婚妻。

因此以端木晴華的身份特殊,自然可以使用慶安候專用的貴族席位。

「大公子加油!」

「雲七少加油!」

「陳公子!」

此時場中的觀眾,紛紛為自己支持的球隊吶喊助威,其中不乏一些大家閨秀與書香才女。

正所謂少女情懷總是春,那些千金小姐嬌怯看着場中馳騁的豪門公子,同時也幻想着自己的如意郎君是不是也在其中。

而那些豪門公子在那些紅顏知己的喝彩下,也是更加的神采飛揚意氣勃發。

「玉明兄,看來今年的冠軍又非你莫屬了!」長風玉明又擊進一球后,雲慕恭維的說道。

「七少難道你就要這樣放棄嗎!」長風玉明也是一副意氣風發的樣子。

「哈哈……!我雲七少可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玉明兄你可當心了,駕!」

雲慕大笑一聲隨後便策馬而上,於是一場激烈的爭奪又再次拉開了序幕。

而長風玉明與雲慕你一球我一球的,使整場球賽幾乎變成了兩人的專屬舞台。

「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