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一個小孩子你們都鬥不過,真不知道你們是幹什麼吃的,給我去後山掘墳。”

  • Home
  • Blog
  • “一個小孩子你們都鬥不過,真不知道你們是幹什麼吃的,給我去後山掘墳。”

也不理劉明臉上突然轉變的笑容,招呼着身後的一羣人向着後山跑去,只不過到他們剛從劉明身邊經過之時,只見劉明身體不動,一拳一腳的放倒所有從自己身邊經過的人,沒有一人可以越過劉明這道人形肉盾。

看着臉上震驚的書記,劉明笑着走到面前,按住書記想要拔槍的手,笑着說道。

“還想活着就不要拔出這玩意指着我?”

雖然聲音含笑,卻讓這書記全身冷汗直流,他不明白明明是一個小孩子既然給他這種感覺,然而心裏切實的恐懼卻讓他不敢拔出槍來指着劉明。

可是在劉明剛鬆開手的時候,突然發現書記身後一粗獷漢子,迅速前衝,一拳擊打,劉明避之不及,連忙出拳格擋,這一拳結結實實的和大漢撞過來的一拳硬碰硬。

劉明後退三步,而大漢只是後退兩步,這還是如今劉明實力大增的情況下,擡起頭看着面前的大漢,眼中有種嗜戰的光芒。

可是這一拳卻更讓大漢驚訝不已,自己是在劉明猝不及防下擊出剛纔那一拳的,卻被劉明的隨意格擋下給抵擋住了,還讓自己後退足有兩步。

自己可是天位榜上50名左右的人物,而面前這人卻有着與自己相當的實力,卻在天位榜從來不曾發現的人,大漢眼中也閃爍着嗜戰的光芒,這是習武之人的通病。

知道大漢不簡單的劉明可沒有多少閒心與他練手,在雙拳中注入今早有所增長的靈氣,左拳擊出,大漢看着在眼中慢慢放大拳頭,頭連忙向右偏去,然而劉明似乎已經知道大漢的躲避路線,右拳又出擊,大漢看無法避過,連忙出拳抵擋。

咔嚓……

雙拳相碰發出的聲音,這不是風聲,而是結實的骨裂之聲,看着大漢迅速的甩了下骨折的手,卻並沒有發出任何慘叫,眼神直視劉明,隨後又低垂着眼簾,有點落寞的說道。

“我不是你的對手。”

大漢認輸,劉明自然沒有在出拳,看着旁邊突然沒有了上位者氣息的書記,輕笑的說道。“還要拆墓地麼?”

被劉明眼中含笑,不知道的人,完全以爲他在和這個所謂的書記聊天,然而沈書記卻是全身冷汗,放在腰間的手始終不敢拔出搶,劉明給他的震懾太大了,就說自己身邊的保鏢,自己可是花了每個月10W元僱來的特種兵,卻依然不是他的一合之敵。

但是身爲書記的他卻不甘心被一個小子嚇得離開這裏,只能強忍着心中的膽顫看着劉明說道。

“這是**的事,誰允許你插手的,你這是與國家做對,國家會懲罰你的。”

劉明最討厭這種披着國家的虎皮,卻不做事的傢伙,想要好好教訓面前這個虛僞的書記,然而剛準備有所動作之時,卻聽到一個極好聽的聲音從寨子外傳來。

“國傢什麼時候讓你拆這裏的墓地了麼?” 劉明轉移過視線,向着寨子外看去,也是一身女士西裝,黑色的絲襪包裹着修長的美腿,順着美腿向上看是挺翹的臀部,纖細的腰肢,繼續往上是高高隆起的胸部撐的西裝鼓鼓的,最後是極其美麗的臉蛋,細細的眉毛,櫻桃小嘴,小耳圓臉,這些元素搭配在這女人身上是如此的協調與美麗和諧,顯示出這女人獨有的成熟韻味,是一種與王韻的魅惑完全不同的成熟,劉明一時之間看的有點癡了。

然而與劉明直視的書記聽到這個女子的聲音,眼中閃過一絲的驚慌,有點恐慌而不敢轉頭去看這個揭穿自己的女人。

漂亮女人似乎也沒打算理這個書記,蓮步輕移,走向劉明,伸出如玉一般的小手,輕笑着說道。

“你是劉明吧,我是S省省長葉婷。”

介紹很簡短,卻透露出不少信息,首先,她既然知道自己是劉明,而且似乎是特意來找劉明的,第二這個漂亮的女人既然是S省的省長。

劉明雖然有着疑惑,但是看着懸空的小手,再看看自己因爲剛纔出手而滿手的汗珠,有點尷尬的連忙在自己運動服上擦了下,然後結實的握住了這個叫葉婷的如玉般柔軟的小手。

良久握住有點捨不得鬆開了,葉婷額頭往中間擠了擠,似乎有點不開心,微微用力的抽開了自己的小手,看着劉明繼續笑着說道。

“劉公子的名聲似乎不小啊,統一清平市等於就統一了H省啊,再加上慕容家的支持和慕容南的輔佐,相信劉公子他日必是人中之龍。”

劉明並不像那些小白一般很享受這個漂亮女人的誇獎,眼神警惕的看着這個隨意道出自己所有的漂亮女人。

葉婷似乎感覺到劉明眼神突然帶來的警惕,似乎是知道劉明警惕的原因,繼續小嘴掛笑意。

“劉公子不必緊張,你取代青蛇幫很多人都知道,畢竟青蛇幫以前背後是洪門,至於慕容家的支持,只要是向調查一番你的,自然也不是祕密,恰好我對你比較感興趣,就知道了這些。”

葉婷大體沒有隱瞞劉明,所說的皆是事實,聽到這個美女省長的坦誠,劉明自然少了幾分警惕,隨即也是笑着說道。

“呵呵,美女厚愛了,我劉明一個小混混而已。”

看着劉明的轉變,葉婷微不可察的撇了下嘴,隨即轉身看着聽的一臉震驚的沈書記,他不敢相信這個就是最近在各省高層傳播的劉明,心裏不自覺的又涼了幾分。

在迎上葉婷的目光之時,他徹底沒有了那絲傲氣,只能低着頭期待葉婷或者劉明放他一馬。

“我說過陳家寨不允許做旅遊只用,你把我的話當什麼了,現在還拿着國家的幌子,我看你這個書記是不想幹了是不是?到底我葉婷是省長還是你是省長。”

站在一旁的省委書記和副省長根本不敢有任何的話語,可以說是本能怕這個美女省長,這讓劉明又是一陣疑惑,按理說省委書記沒必要怕葉婷怕到這樣啊,如老鼠見到貓一般。

不在理會省委書記兩人,看着早已圍滿人的寨子,葉婷慢慢的走向小依和老者,臉帶歉意的說道。

“你兒子的事,真的對不起,我們**確實有責任,希望你們可以原諒我。”

看着想要鞠躬的葉婷,老者連忙拖着葉婷的手臂說道。

“小丫頭,這件事不怪你,你已經道歉很多次了,對我們寨子也已經多加照顧,老頭子真的沒有怪你。”

“嗯,阿姨,你是好人,不像那些壞人,小依不怪你,阿姨也不要自責了。”

劉明看到葉婷的舉動,心裏感覺到了舒暢了許多,畢竟自己還是看到了民之官,走過去像模像樣的拍着葉婷的肩,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想揩這個美女省長的油就不清楚了。

“姐姐,對啊,你就別自責了,沒人怪你的。”

葉婷回頭瞪了下裝模作樣的劉明,那抹風情既然和自己的冰山輔導員有幾分相似,而且兩人都姓葉,劉明不自覺的將葉靈馨與葉婷聯繫在了一起。

揮手打發走了這羣想要來掘墳的衆人,再次看着劉明再次說道。

“劉公子隨我去省裏麼?今天的事我在當面賠罪。”

看着美女的邀請,劉明還是理智戰勝腦海中的小人,微微搖了搖頭,說道。

“不了,在這裏還有點事,等事情忙完如果有時間自會去拜訪你這美女省長。”

葉婷也沒有矯情的再去邀請劉明,雖然劉明不簡單,但是她葉婷何嘗簡單,今天已經夠低聲下氣了。

看着消失的葉婷,李風雅頓時一蹦一跳的跑過來,本想過來的李馨看到李風雅只有停止了腳步。

“劉明,她是誰啊,貌似挺威風啊,還有怎麼對你那麼客氣啊。”

劉明看着抱着自己手臂的李風雅,皺眉說道、

“省長,不過具體身份不知道,我想是因爲太帥了,迷住她了,纔對我這麼客氣吧。”

李風雅不屑的哼了聲,看着走過來的老者和小依,鬆開了劉明的手站在一旁,只見老者微微躬身,感激的說道。

“老朽再次謝過小哥了,這次真是多虧了你啊。”

小依也連聲說着謝謝,對劉明趕走這羣人感到異常的開心,而且從今天的架勢看,那羣人應該不敢來到自己的寨子耀武揚威了。

劉明連忙用手擡起老者的雙臂,含笑道,“見外了,我們同樣也麻煩你們了啊,這次我這朋友還多虧了你這小丫頭呢。”

被劉明誇獎,小依心情異常開心,嘴角洋溢着笑容說道。

“大哥哥,毒素提煉出來了,還要練蠱,還要好幾天呢,你就在這裏呆幾天了吧。”

“嗯,好的,我知道了,那多謝小依小美女了啊,你想要什麼啊,大哥哥一定好好感謝你啊。”劉明蹲下身了看着這個似乎心情不錯的小依笑着說道。

“大哥哥,我想要那天那個項鍊可以麼?”小依低聲道

劉明取出了那天在輪迴峯旅遊的時候,隨意買下來的那銀色項鍊遞給了小依,頓時讓小依喜笑顏開。

知道練蠱還要幾天,劉明也沒有急着要回去,就在寨子裏耐心的等待着小依把所謂的什麼殘蠱煉製出來,來解決李馨見了自己害羞的毛病。 接下來的幾天劉明哪裏也沒去,又過了幾天很是悠閒的日子,早上和老者一起打拳,白天則帶着李風雅和李馨兩人在附近逛了逛,直到小依將殘蠱煉製出來。

在李馨等人的期待之中,殘蠱終於煉製成功,得到這個消息,幾人都是如釋重負一般的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的步驟是在李馨的身體中種蠱,這個過程雖然比較麻煩,但是有小依這個小巫師的保證,劉明幾人也放心了不少。

晌午時分,李馨的房間之中,此時只有李馨和小依兩人,因爲種殘蠱的過程中必須要李馨全身**,這讓想要留下來一飽眼福的劉明血脈噴張,可是最終又在李馨連推帶搡以及李風雅的眼神攻勢下離開了房間,失去了欣賞李馨如玉肌膚的機會。

緩緩的解開腰帶,慢慢的脫下下身的修身牛仔,上身的一身休閒秋裝也在李馨的手中慢慢的脫去,沒一會再看,只見李馨的身上只有一套令人血脈噴張的內衣,皮膚上染着一層緋紅之色。

看着李馨苗條的身材,修長的腿部,平坦的腹部,兩隻大白兔目測之下起碼有36D,這讓小依又看了看自己還沒發育好的胸部,然而嘟着嘴輕聲說道。

“姐姐身材真好,什麼時候小依也可以那麼大。”

微胖的臉頰因爲小依的話頓時染滿羞紅,看着小依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小依被李馨這一眼頓時吐了吐舌頭。

現在的李馨已經全身**了,小依取出煉製好的殘蠱,爲李馨種蠱,巴掌大的罐子突然倒扣在李馨平坦沒有一絲贅肉的腹部。

只見有着蠕動的小蟲頓時消失在李馨的腹部,隨後小依連忙念着不知道什麼玩意的咒語,只見本來消失在腹部蠕動的小蟲,不斷的在李馨身上游動,這讓李馨全身不知是因爲疼痛還是害怕而全身顫抖着,不斷的有着香汗從身體上溢出。

隨着小蟲在李馨身體的移動,李馨手中練蠱的罐子也在不斷的在李馨的皮膚上移動,直至蠕動的小蟲遍及全身的時候,就好像李馨的全身都爬滿了黑蟲,場面甚是恐怖。

此時小依罐子再次放到腹部,嘴中突然變化念着與剛纔明顯不同的咒語,只見全身的黑蟲不斷的移動,最後全都再次移動到李馨的腹部,直至最後消失不見。

看到李馨的全身皮膚再次回覆白皙,小依方纔送了一口氣,今天這工作比前幾天的提煉毒素的工作要輕鬆很多,自然讓小依並不是有多累,只是有點緊張罷了。

但是反觀李馨則全身被香汗浸溼,散發出淡淡的體香,身體似乎有點虛脫,看着全身都是香汗的身體,連忙去洗了個澡。

等到李馨兩人出來,劉明連忙迎上前去,一臉關心的問道有沒有成功,迎上劉明的眼神,這讓想到剛纔**的李馨,有點害羞的低頭然後又點了點頭。

可是劉明看到李馨依然臉紅,心裏不自覺一沉,本以爲失敗了,失落的說道。“失敗了麼?”

“大哥哥,你說什麼啊,還不相信我小依啊,姐姐沒事了啦。”

緩過來的李馨直視着劉明,點了點頭,帶着一絲感激的說道。

“嗯,劉明,謝謝你。”

…………………

繼續呆在這個寨子裏調養了幾天身體,劉明也就沒準備在繼續待下去,臨走之時卻得到老者的要求讓他們帶着小依和一個劉明差不多大的年輕人,好像叫什麼陳大壯的青年,說是要讓他們見見市面,到H省了,大壯會去找份工作供小依學習的。

劉明自然沒有拒絕,帶着依依不捨的小依消失在了這個寨子裏,老者佝僂着身子,目送幾人離開,眼中也有一絲不捨,但更多的是一種希望。

劉明在山腳之下,取出自己的奧迪TT,陳大壯名字挺樸實,和他的性格比較像,一路上什麼話也不說,劉明問他話的時候也是憨笑着回答,一副完全沒有任何心機的模樣。

在劉明正準備前往告訴離開S省的時候,發現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站在告訴路口,那道身影正是S省的省長葉婷。

看着劉明車子行駛而來,等候多時的葉婷衝着劉明招了招手,劉明只能無奈的將車靠邊停下,看着這個踏着高跟鞋,一身白色職業裝的葉婷像自己走來,劉明正準備說話卻被葉婷搶先一步說道。

“劉公子離開S省也不通知我一聲,這是看不起我葉婷啊。”

劉明始終不明白,葉婷是一省之長,爲什麼對自己如此客氣,難道僅僅是因爲自己是有慕容家,可是這貌似不足以震懾一省之長對自己如此客氣吧。

“呵呵,美女省長見笑了,我怕你日理萬機,小子不敢打擾你的工作啊,美女不要生氣。”

輕佻的語氣,讓葉婷這個遊走在各大家族和官場之間的人有點有力無處使的感覺,再次看向劉明含笑的臉龐,淡淡的說道。

“既然劉公子執意要走,葉婷自是不好阻攔,只能再次恭祝劉公子一路順風了。”

一番客套過後,劉明消失在了葉婷的視線中,望着消失的劉明,葉婷眼神中閃爍着睿智的光芒,掏出手機也不知是撥給誰了,只聽說道。

“我見過劉明,除了身手好點,我並沒有發現他的特別之處,你確定他就是少爺口中所說的劉明麼?”

掛了電話,再次看向已不見蹤影的劉明,轉身上了自己的車子回到了省裏,只不過心中多了很多疑惑,他總覺得劉明這個人帶着淡淡的神祕感,或許這就是少爺欣賞他的原因吧。

葉婷能以30歲不到的年齡,站在S省的最高峯,固然有着家族的原因,然而與她自己的判斷力和能力也是分不開的,然而如今的劉明卻讓她總覺得帶着一股神祕感,這種感覺不好,是她不願意去接受的感覺。

再次掏出電話,編輯了一條短信,“隨時向我報道劉明的動向。”發出去之後,葉婷再次恢復了她那高高在上的優越感,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劉明帶着幾人到達H省清平市的時候已經第二天晚上了,奧迪TT直接駛向了舞動街,看着被霓虹燈照亮的舞動街,此時的夜生活纔剛剛開始而已。

直接在附近安排了個賓館,將李風雅等人送了過去,劉明則跟着慕容南來到情誼幫,看着明顯氣派了許多的情誼幫,劉明朝着一邊得意的慕容南滿意的點了點頭。 劉明送走了李馨幾人之後,並沒有睡意,跟着慕容南再次來到了情誼幫,他想知道最近情誼幫的發展,走到大廳,看着慕容南問道。

“最近情誼幫發展怎麼樣?”

似乎料到劉明會要問一樣,慕容南很是自信的看着劉明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