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一個時辰過後,我會出現在雲武宗遺蹟外。”墨羽說完,兩顆雷球便是暴虐的襲向了炎武與月雪兩人。

  • Home
  • Blog
  • “一個時辰過後,我會出現在雲武宗遺蹟外。”墨羽說完,兩顆雷球便是暴虐的襲向了炎武與月雪兩人。

雷球未至,兩人淡漠的掃視了墨羽一眼後,自主消散了,兩顆雷球靜靜漂浮着,也是消散而去。

墨羽撇了撇嘴,看着手掌上漂浮着的殘玉,手指一動,衣服白色的畫卷出現在了半空中,畫卷上一條白色的雲龍,張牙舞爪,十分神武,充斥着披靡人世的霸氣。

“或許,真的該前去走上一遭了。”墨羽收起兩件物品,取出水瑤留下的玉瓶,將一顆青紅色的藥丸取出,看着藥丸,墨羽眉宇微微一簇,竟是不知道如何給鳳欣使用。

“這能這樣試試了,希望管用吧。”墨羽將青雲化生丹打入到須彌戒內一處火紅的人影上。

嗡嗡嗡……!

青雲化生丹觸碰到火紅人影之時,震動着發出了嗡嗡聲響,開始緩緩消融,化爲一灘慶紅的液體,青紅色液體在紅色人影內散發着濃郁的生機,快速的背起吸收着,隨着時間的流逝,火紅色人影開始漸漸的凝實了,最終徹底的化爲了一道凝實的實質人體,而不再是虛幻的火焰。

轟!

滔天的火焰夾雜着令人顫慄的恐怖玄力沖天而起,周圍的一切在瞬間被摧毀殆盡,整座譚天香山都是搖晃了起來,無與倫比的強悍氣息遙指九天,彷彿要撕裂蒼穹一般,極度恐怖。

火焰險些將墨羽一身黑袍燒盡,俊逸白皙的臉龐上白一塊黑一塊……

“終於醒來了,咦,小弟,你臉怎麼了?”一身火紅衣衫的鳳欣站在墨羽身前,疑惑的說道,既便是如此,那種妖媚之氣仍舊是讓墨羽險些招架不住……

墨羽嘴角抽搐了幾下後,無奈的將臉上的灰燼抹去,看着眼前甦醒的鳳欣,高挑的身姿,極致火爆的身材,水蛇般的***,微微扭動,便是讓人血脈噴張,沒有絲毫瑕疵的五官,急劇妖媚的氣質,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無不動人心魄,勾人心神,讓人深深沉迷。

“欣姐,你應該感謝水瑤,是她煉製了青雲化生丹。”墨羽淡笑着說道。

“水瑤她人呢,怎麼感受不到她的氣息,不應該啊,難道你辜負人家,把人家氣跑了?”鳳欣故作驚愕的說道,青蔥玉指捏着墨羽的鼻子,不斷的搖晃着。

墨羽白了鳳欣一眼,將鳳欣的手指拿開,長出了一口氣,現在竟是有些後悔將鳳欣甦醒,這簡直就是一個勾人的妖精呢,墨羽的定力都是有些難以抵抗,不得不後退兩步,拉開了一些距離。

“水瑤回墨氏宗族了,不過我會把她搶回來的,任何人都奪不走她!”墨羽堅定的說着,冷峭的神色讓鳳欣神情微微一滯。

“小弟啊,你快變成男人了,這種冷峻的氣質,姐姐我好喜歡呢,待姐姐將你收了,嘻嘻。”鳳欣嫵媚的笑着,白皙青蔥玉指伸向墨羽。

墨羽無奈的嘆了口氣,在此後退出數步,現在他是真的後悔了,這個妖精一般的女人,根本不是他能夠降服的……

“欣姐,別鬧了,我們現在還有正事要做,你還是先進入到須彌戒內吧,要不你披個黑袍也是可以的……”墨羽燦燦的說道,如果真要讓鳳欣以這種姿態出現在雲祖城,估計能把整個雲逝帝國掀翻了……

鳳欣對自己的魅力很是瞭解,無奈的撇了撇魅人的紅脣,化爲了一道光芒衝入墨羽的須彌戒內。

雲武宗遺蹟位於雲祖城南部數萬裏外,乃是一處荒廢之地,殘破的山門,只有一座破舊的殿宇依舊聳立着,周遭環繞着無盡的山脈。

原本極度平靜的荒蕪之地,此時卻人聲沸騰,足足有着數萬名修行者佇立於此,等待着雲武宗遺蹟的開啓,其中除了三大勢力外與墨氏宗族外,也不乏有着一些真正的年輕高手與老古董級別的人物,可謂是龍蛇混雜。

“媽的,居然敢粉碎我的化身,一會定要讓他的生不如死!”高大的魏德憤怒的低吼着。

而剩餘的兩人則是面帶笑容的勸慰着憤怒的魏德,但眼眸深處卻是有着幸災樂禍的光芒一閃即逝。

三人佇立於破舊的殿宇內,與另外一批人對峙着。

“魏兄,隱世高手多得很,一會可不要陰溝裏翻船,飲恨於此哦,哈哈哈。”三人不遠處,一名黑衣人毫無顧忌的大笑着。

黑衣人的話讓魏德瞬間暴怒起來,一把巨大的銅錘出現在手中,便是要出手一戰,卻是被炎武阻攔了下來。

“墨兄,你知道魏兄脾氣暴躁,還是不要這般挑釁於他了,此次開啓遺蹟,即便是我們兩方聯手,也不敢說能夠得到雲武宗傳承,莫要傷了和氣。”炎武淡淡的笑着,但話語中的森冷之意,卻是毫無保留。

“哼!那又如何,普天之下,敢與我等抗衡者,必死無疑!”黑衣人霸道的說着,根本未將三大宗派的傳承者放在眼中。

“你……!”

就在兩方即將再次爭吵起來之時,殿宇外面卻是熱鬧了起來,衆人紛紛閃開了一條道路,各種不同的目光投射向一名黑袍男子。

有興奮的目光,亦有譏諷與戲虐的目光,更是有着少數人將目光投射向了破舊殿宇上。

“你終於敢來了,將開啓雲武宗的殘玉交出來,饒你不死!”就在衆人都讓開一條道路之時,一名白衣男子站立出來,手持利劍,高傲的看着出現的墨羽,彷彿能夠隨手將其捏死一般。

白衣男子的出現,頓時間掀起了一翻**,衆人紛紛叫嚷了起來,似乎很是期待兩人的戰鬥。

姜凌果然出手了,這下子那小子要倒黴了。

這可不見得,墨羽可是在比武招親上擊敗了墨氏宗族的少主,將其不敗的神話打破。

快些交手吧,讓我們看看孰強孰弱!

“滾一邊去!”墨羽輕輕的說着,確實讓姜凌面色陰沉了下來。

“我要你死!”姜凌怒吼一聲,腳下踩踏着奇異的步伐,忽左忽右讓人捉摸不透,手中利劍直逼墨羽咽喉而去,下手狠辣。

咻!

墨羽腳下微微輕移,浮現出一道殘影,被姜凌瞬間撕裂,但就在姜凌轉身尋找墨羽之時,墨羽卻早已出現在了他的身後,手掌上乏起銀色的虛幻火焰,一掌拍在了姜凌的腦袋上。

一股奇異的精神波動充斥在姜凌的腦海內,化爲一張巨網,將其精神力封印。

嘭!

神識被封印的姜凌目光空洞呆滯,怦然一聲倒在了地面上。

嘩嘩譁……!

一招擊敗了姜凌,瞬時讓人羣沸騰了起來,不斷地有人在吞嚥唾沫,看向墨羽的目光多出了諸多的慎重。

墨羽並沒有理會衆人,揹負着龍闕巨劍,向着破舊的殿宇走去。

“墨羽!給我死來!”一聲粗狂的怒吼聲響起,帶着滔天怒火,一道壯碩的身影手握一把巨大的銅錘降落,大地都是一顫,塵土漫天飛揚。 “墨羽!給我死來!”一聲粗狂的怒吼聲響起,帶着滔天怒火,一道壯碩的身影手握一把巨大的銅錘降落,大地都是一顫,塵土漫天飛揚。

魏德的出現,頓時將衆人的目光全部吸引了過去,這可是玄丹巔峯的強者,年青一代少有敵手,甚至蓋過了許多老一輩的強者。

炎武與月雪一步踏出,就連與之對峙的一羣黑衣人都是出現在了殿宇的窗口前,等待着兩人的交戰。

其中,兩名黑袍男子站在黑衣人的最前面,凌厲的氣息如同來自九幽深淵,讓人望而生畏,兩人的眼眸閃爍着冰冷的光芒,其中一人更是微微上前一步,猩紅的舌頭,輕輕舔着嘴脣,很是邪魅。

“你要戰,便陪你一戰!”墨羽淡漠的說着,腳下一點地面,如同一片翩躚的樹葉,閃電般劃過了短暫的距離,龍闕巨劍乏着幽寒的鋒芒,如同開天闢地般斬落而下。

鐺!

龍闕巨劍兇悍的斬落,魏德譏諷的輕笑一聲,巨大的銅錘直挑而上,與龍闕巨劍碰撞在一起,有如穿金裂石一般,發出轟鳴巨響。

無匹的蠻力,讓魏德緊握銅錘的雙臂都是一顫,異常的痠麻,不得不倒退一步,避開了下落的龍闕巨劍。

就在剛纔,墨羽用盡了百倍的力量,瞬間彌補了兩人的差距,這也說明了等級之間的差距,有多麼的巨大。

兩人的第一次交戰,魏德退後了一步,頓時間引起了譁然大波,衆人瞪大了眼睛,感到極度的震撼,魏德擁有人體蠻獸的稱號,肉身蠻力極爲強大,普通的玄丹八重期經不住魏德的一拳,而墨羽卻是將其逼退了一步!

殿宇內的炎武幾人以是面色微變,看向墨羽的眼神有了些許的慎重。

“找死!霸皇破天!”

氣勢洶洶而來,卻是被比退一步的魏德怒吼連連,洶涌的玄力沖天而起,一道黃色的巨大身影,輪廓較爲模糊的出現在了魏德身後,如同洪荒猛獸一般的氣勢,天地唯我,彷彿連蒼穹都能夠打破!

“不動鋼巖霸體訣!”墨羽冷喝一聲,氣貫全身,筆直的身軀站立着,猶如佇立億萬年而巍峨不倒的山嶽,堅定不移!

鐺……!

墨羽揮舞着龍闕巨劍不斷地與銅錘硬憾在一起,金鐵交擊的聲響震撼着衆人的心魄,實力弱者,已經耳鼻流血,身體搖晃着,險些癱倒在地,衆人不斷的後退着。

魏德近乎毀天滅地的銅錘瘋狂的攻擊着墨羽,卻是無法將墨羽逼退絲毫,龍闕巨劍閃動着無匹冷冽的紫金光芒,有着劈山裂地之威,硬是抗下了魏德狂暴的攻擊。

鐺!

又是一記猛烈對碰,大地都是震顫了瞬間,塵土駭然,魏德蹬蹬蹬的連續退後了數步,方纔穩固下了身軀,虎口鮮血直流,銅錘噹啷一聲無力的砸落在地面上,出現一個深深的坑洞。

“你不是對手,滾一邊去!”墨羽依舊是冷喝一聲,右手拖着龍闕巨劍邁步走向殘破的宮闕,絲毫未看魏德。

魏德粗狂的臉上十分的猙獰,怒吼一聲,便是欲要再戰,洶涌澎湃的玄力瀰漫而出,銅錘高高舉起便是要兇悍的砸向墨羽。

咻!

鐺!

墨羽腳下一個滑步,瞬間縮小了兩人的距離,龍闕巨劍電光火石般斜斬而上,欲要斬碎魏德的咽喉,卻是被一把細劍阻攔住,兩者僵持在魏德咽喉前一釐米處,鋒銳的劍氣,讓魏德的咽喉滲出一滴鮮血。

一身青衣的炎武手握一把細長的劍刃,佇立於魏德的身後,仟瘦的身軀,卻是內蘊着崩山裂地的威能,硬是擋下了墨羽必殺的一劍。

“朋友,下手不要這麼狠辣,日後我們亦好相見。”炎武清冷的聲音,讓魏德從驚愕中回過神來,驚恐的看着脖頸出僵持着的兩把利刃,冷汗直流,直到此時,方纔收起了對墨羽的輕視之心。

“我來了,開啓遺蹟之門吧!”墨羽淡淡的說着,後退一步,收起龍闕巨劍,冷淡的看着炎武兩人。

炎武亦是收起了劍刃,點了點頭,便是向着宮闕一次的一處空間走去,魏德與月雪等人亦是緊隨其後。

這是一處顫動着的空間,一個細小的黑洞浮現,散發着神祕的力量。

“就是這裏,將我們的殘玉取出,合爲一體,送入黑洞內。”炎武取出一塊殘玉說道。

魏德與月雪亦是各自取出了一塊殘玉,交上墨羽的殘玉,四塊殘玉共同出現,一種氣機出現,牽引着四塊玉佩在空中合爲了一體,最終飛入了黑洞之中。

轟!

完整的玉佩進入黑洞後,頓時間整片空間都是顫慄了,整片空間如同一面巨大的鏡子,破裂開一道道的裂痕,細密裂痕爬滿了空間之時,猶如一場鏡花水月,怦然一聲破裂開來,一片另樣的畫面浮現在衆人的眼前。

高達千丈的山門,兩條白龍扶搖而上,有着沖天的威勢,讓人心驚膽戰,精美細緻的刻文,散發着神祕的氣息。

神醫嫡女 一片巍峨的山峯聳立在天地間,足足有着數百座山峯,各自有着不同的特色,每一座山峯上皆是有着一座殿宇,殘破卻是充滿了威嚴,只是整片空間內,難以尋到一絲一毫的生機,荒蕪的大地、山峯連一株野草都是沒有,荒涼的氣息充斥在空間內。

雲武遺蹟的開啓,讓早已等候在此的數萬人沸騰了起來,瞪着發光的眼睛,如同蝗蟲過境一般,瘋狂的衝向了眼前的數百座山脈。就在墨羽準備邁步向前時,一隻手掌悄無聲息的搭在了墨羽的肩頭,將墨羽攔了下來。

墨羽微微轉頭,冷漠的雙眸打量着出現在身旁的一名黑袍男子,黑色的兜帽掩蓋了男子的容貌,但那熟悉的聲音卻是讓墨羽精神一震。

“不要着急啊,這次我們合作吧,怎麼樣?”黑袍男子低沉的笑着。

墨羽眉宇微蹙,目光絲毫不變的注視着身旁的黑袍人,嘴角掀起冷冷的譏笑:“墨崖,好久不見,腦袋鏽透了麼?”

墨崖輕笑一聲,出奇沒有生氣,反而笑了起來,看着墨羽,並有說話,蒼白的臉龐上一道疤痕,給墨崖添加了一種自然的猙獰之色。

“我得到了弒神殿的至高祕籍,反叛出弒神殿,但你不要想太多,我與你只是暫時的合作而已,總有一天,我會親手覆滅墨氏宗族!”墨崖淡淡的說着,但最後的我字卻是加重音。

墨羽嗤笑一聲,對於墨崖,墨羽並沒有抱有太多的信任,俊逸的臉龐上浮現着邪魅的笑容:“親手覆滅墨氏宗族的,將是我!”

兩人的交談,頓時引起了厭惡與黑衣人兩方勢力的注意,不同目光,皆是充滿了冷芒,尤其是黑衣人一方,幽冷的殺伐之氣蘊而不發。

“好,我們暫時合作,殺翻了他們!”墨羽邪笑着說道。

啊啊啊啊……!

就在兩人交談時,數百座山峯齊齊發出了滲人的慘嚎聲,沖天蓋地,讓人心頭一顫,原本衝向山峯宮闕的衆人狼狽的逃了回來,神色驚恐,像是遇見了什麼極度可怕的事物一般。

轟轟轟!

原本寂靜的上百座宮闕爆發出滔天的黑光,邪惡的氣息充斥在天地間,如同羣魔現世,攪亂了漫天風雲,可謂是遮天蔽日,森冷的戾嘯聲貫穿天地。

數百道黑色的火焰身影出現在每一座宮闕之前,手中皆是握着一個頭顱,好似邪惡的死亡深淵出來的惡魔。 數百道黑色的火焰身影出現在每一座宮闕之前,手中皆是握着一個頭顱,好似邪惡的死亡深淵出來的惡魔。

衆人看着這些火焰魔影,紛紛驚呼着,目光掃視着這些宮闕,發現有着兩處宮殿沒有出現火焰魔影,但卻是傳出了驚世的戰鬥波動。

有人在裏面戰鬥,究竟是誰,能夠獨自對抗這些火焰魔影!

三大宗派還有那些人都在,難道是那個狠人!

那裏面絕對有寶藏,只不過要擊敗那些火焰魔影纔可以獲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