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一擊得手,歐陽秋氣勢更足。

  • Home
  • Blog
  • 一擊得手,歐陽秋氣勢更足。

只見他雙拳舞動,一道道拳印擊出,化作烈火,又形成冰霜,徹底將鶴嘴鱷淹沒了下去。

不過,鶴嘴鱷太強,並沒有就此被鎮殺。

它沖了出來,與歐陽秋展開了近身搏戰!

直到一炷香后,戰鬥停止,歐陽秋渾身是血,氣息頹靡,但其身姿,如一顆蒼勁的古樹,屹立在原地,不曾倒下。

在他對面,鶴嘴鱷通體冰冷,胸膛被破開,心臟崩碎,以是一具屍體。

「這片地帶,是這鶴嘴鱷的地盤,暫時不會有其他妖獸進來,你好好療傷吧。」李瀟從遠處走了過來,目光卻沒有落在歐陽秋身上,而是看了一眼四周的地形后,便在凝聚出了一枚符文,按在了地上。 抽魂剝魄這種陰毒的功法,居然有人敢用在他離笙的徒弟身上,看來他確實要好好查查自己這個小徒弟以往的凡塵之事了。

在離笙眼裡,即入了仙門,修行一途本就逆天而上,福禍難料,自然要與世俗隔斷,一心向道。

文娛不朽 但是現在……

——去查查月兒以前的事。

一道靈符傳音到了掌門這裡,看到上面老祖的要求。

他……

月兒!

老祖這麼和善親切的嗎?

離笙第一次見路瑾的時候,探查了她的身體,也就知道她身體的真正狀況。

上次去中心森林也是為了給她找靈藥,沒想到無意趕上了神獸降世,也幸的他找到靈藥后就急忙往回趕了,不然也就救不下他這個小徒弟了。

這些天的葯,都是在為她僅剩的一魂滋養,現在他以自身為陣,只要他不隕落,他的修為就會一直滋養著她的一魂。

若是能找到其他魂魄,那就更好了。

他可以讓她們融合,比他滋養新生的魂魄要強的多。

魂魄新生。

這個消息要是傳出去,恐怕要引起天下動蕩。

畢竟所有人都知道,修魂比逆天修行更是逆天道,在所有人的認知里,這天下間,沒有什麼東西是可以修補魂魄的。

而離笙做到了。

他在自己和路瑾體內布下的兩個陣法,修補路瑾一魂的同時,也是把兩個人的性命相連。

一旦其中一個人身死,陣法就會自爆,另一個人也難逃一死。

離笙自問,這天底下,還沒有哪個人能置他於死地。

這份自信,來自於他的實力。

他其實早就可以渡劫飛升,只是他要等真元派的下一任傳人,所以一直壓制著自己的實力。

真元派真正的核心,只有變異雷靈根和五行之體可以修行。

五行之體可以修行天下所有功法,能讓他遇見一個,確實是天大的緣分。

等他把師父留下來的東西交給這個小徒弟后,他也可以放心的飛升。

屆時,他也能找到別的方法幫助她快點修補魂魄。

路瑾一直在沉睡著,身體里的修為確實瘋狂的往上飆漲。

女子膚若凝脂,雙眼緊閉,不施粉黛,傾國傾城都不足以形容其一二。

離笙給路瑾餵了顆丹藥,不過片刻,她便悠悠轉醒。

「身體可還有不適?」熟悉的嗓音,讓她回了神。

「我……我還活著?」她不是魂飛魄散哦了嗎?

她還記得,就是眼前這個王八蛋要害她。

一腔信任餵了狗,氣死她了!

不行,越想越氣!

路瑾一個翻身,跳起來就撲向離笙。

冰清玉潔的離笙仙尊被撲了個滿懷,修長美好的玉頸上,還被一雙柔弱無骨的小手掐著。

「說!你為什麼要害我?!」枉我那麼信任你,你這個王八蛋,欺騙我真心!

「我何時有害過你?」

「你還不承認!」路瑾活了,揪著他的衣領,把他想要對她下手,讓她魂飛魄散的罪行,說的咬牙切齒。

兩個人都沒有發現,明艷絕美的女子跨坐在一個如謫仙一般的男子身上,兩個人金童玉女,恍若璧人,這是有多麼的曖昧。 歐陽秋心裡發苦,他受這般傷,還不是為了李瀟。

結果,李瀟走過來后,都沒瞧他一眼。

這,真是讓人傷心吶。

「哈哈哈……」

就在歐陽秋默默的傷心時,李瀟卻大笑了起來。

那笑容,如陽光一般,好不燦爛。

歐陽秋見狀,差點沒被氣出老血來。

難不成我受傷了,你很高興?

大國金融 「來,到這裡來療傷,你的傷勢很快就能痊癒的。」李瀟指了指符文所在的地方,心裡欣喜,沒想到萬妖谷之下的龍脈,竟然是二星龍脈!

星級龍脈,太少了,哪怕是萬妖谷內有妖王,李瀟本來猜測,這裡頂多是個一星龍脈。

可誰能想到,竟然是二星!

二星龍脈,加上龍血石,李瀟現在信心爆棚,絕對能在這裡煉成聖龍寶體!

此刻,符文上蒸騰著一道道黃道龍氣,呈氤氳霧氣狀,看似有些飄渺無常。

歐陽秋神色古怪的走了過來,好奇的問道:「這是什麼?」

「問這麼多幹什麼,趕緊療傷,等你傷勢痊癒了,替我護法。」李瀟沒好氣的說道:「年紀不大,好奇心咋就這麼大呢。」

「我……」歐陽秋一陣凌亂,獃獃的看著李瀟,到底誰的年紀不大!?

一個看似十六七歲的少年,竟然對他這個三四十歲的前輩說這話,不覺得過分了嗎。

但不知為何,每當歐陽秋看到李瀟的眼睛時,總能感覺到一股滄桑之氣。

「真是奇怪。」歐陽秋嘀咕了一聲,但還是很聽話的盤坐在了符文旁邊。

頓時,龍脈之力沸騰,氤氳霧氣蒸騰,將歐陽秋籠罩了進去。

連十息時間都沒到,歐陽秋便震驚的發現,其傷勢竟然在快速的癒合。

要知道,之前和鶴嘴鱷血戰,他傷勢極重,沒有個十天半個月根本就無法恢復過來。

但在這裡,歐陽秋能感覺到,不出一個時辰,他的傷勢就能痊癒。

李瀟靜靜的站在一旁,沒有說話,但記憶卻在快速的翻滾。

如一本古籍,記憶在一頁頁的翻閱,直到最後,李瀟輕輕的笑了一下。

一個時辰,很快就過去了。

當歐陽秋生龍活虎的出現在李瀟面前時,不等他開口,李瀟便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了歐陽秋的眉心前。

「信我嗎?」李瀟問道。

眉心之處,乃人之要害,堪比心臟。

修士在一般情況下,不會讓人隨意觸碰到自己的眉心。

但是,對於李瀟,歐陽秋心中卻有著一種盲目的信任。

「信。」歐陽秋點頭道,雖然不知道李瀟要做什麼,但他選擇相信。

「好,那麼這東西算我賜給你的,感謝皇恩吧。」李瀟輕語,一指輕輕的落在了歐陽秋的眉心之處。

指尖發光,一縷縷信息如海潮一般,傳入了歐陽秋的腦海之中。

這是灌頂,將自身所學,所知的東西,傳授於人。

「這是……天命武技!?」

沒過多久,當灌頂結束后,歐陽秋瞪大了眼睛,滿臉驚駭的盯著李瀟。

只因,那一縷縷信息,乃天命武技——江山社稷!

「別問我為什麼,你也不需要知道那麼多。」李瀟說道:「你幫我,我賜予你這些,是應該的,皇恩——浩蕩。」

天命武技,少之又少,甚至是千金難求。

哪怕是那些頂尖宗派,古老傳承,都不見得會有天命武技。

尤其是,李瀟賜予歐陽秋的,還是適合山河畫卷的天命武技!

歐陽秋雖然很想問,但他知道,眼前這個少年,充滿著秘密。

或許,有些事情,不問,不知道,才是最好的。

「替我護法,你自己也好好參悟一下江山社稷。」李瀟輕語:「若是修鍊到極致,你或許能和曾經的鬼百川比肩。」

鬼百川,與李瀟同處一個時代。

當初,鬼百川異常強大,若非夭折,恐怕也能和李瀟競爭人皇之位了。

歐陽秋並不知道鬼百川是誰,他也不想問,此刻靜靜的站在一旁,開始參悟江山社稷。

至於李瀟,則是直接盤坐在了符文上,全身被龍脈之力籠罩。

「聖龍寶體,我來了!」

這一刻,李瀟拿出了龍血石,握在了手中。

隨即,聖浮屠功運轉,全身毛孔張開,瘋狂的吞吐龍脈之力,吸收著天地靈力。

隨著時間的推移,龍血石出現了變化,最終化作了一滴金色的鮮血,沒入了李瀟的體內。

這是真龍血!

帝霸 同時,龍脈之力充斥在李瀟的全身各處,乃至毛孔,都散發著一層黃道光輝。

「凝!」

心中一聲咆哮,龍脈之力在體內爆發,如一道道充滿毀滅之力的雷霆,頃刻間震碎了李瀟的經脈,骨骼,乃至五臟六腑!

甚至,連起天靈蓋,額骨,都出現了裂痕。

好在那一滴真龍血起到了作用,一片金光瀰漫,穩住了李瀟的肉身,護住了他的靈魂。

但是,劇烈的疼痛,讓李瀟面色蒼白,喉管更是破裂,想要慘叫,卻無法喊出口。

一旁的歐陽秋被嚇到了,眼前的李瀟,血肉模糊,哪還有人樣。

但是,他依舊是相信李瀟。

他不認為李瀟會出什麼意外!

似乎,李瀟的存在,就是用來相信的。

「洗髓伐骨,脫胎換骨,這……太痛了吧!」李瀟心中咆哮,雖然早已知道脫胎換骨的過程難以忍受,但不曾想會如此艱難。

好在李瀟這是第二世,在經歷過死亡后,區區疼痛,已經算不上什麼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破碎的骨骼,經脈,都在慢慢的重組。

鮮血被排除體外,又從骨骼,經脈內瀰漫而出,新血再生。

五臟六腑化作了霧氣,在體內震動,扭曲,不斷的顯型。

直到三個時辰后,一道龍吟從李瀟的體內傳出,同時一道道金光,如大日之輝,沖霄而起。

蒼穹之上,瑞祥呈現,五彩斑斕,雲朵更是化作了真龍形狀,似在蹦騰,欲要衝破這蒼穹束縛!

「天降瑞祥,五彩呈紛,霞雲化龍,欲破天穹……這……這是真龍出世的徵兆啊!」歐陽秋神色大變,環顧四周,卻連一條龍影都沒看到。

不過,歐陽秋反應很快,當即就將目光落在了李瀟的身上。

(本章完) 「老……」祖。

最後一個字,掌門愣是沒敢叫出聲。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這……這……這成何體統!

偏偏當事人一臉淡然,完全沒意識到什麼。

掌門心裡苦,看路瑾都恨不得把她鞭屍……

不是,這個女子是誰?

老祖的落雪峰上什麼時候多出來個女子?還是個絕美無雙的女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