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一旦雅典娜病嬌起來,那就可以讓想被除掉的對象,從他的生活圈被徹底隔離,令人絕望的孤獨就可以逼瘋這個人。

  • Home
  • Blog
  • 一旦雅典娜病嬌起來,那就可以讓想被除掉的對象,從他的生活圈被徹底隔離,令人絕望的孤獨就可以逼瘋這個人。

看那瑟沒有拒絕,雅典娜心裡有一點小開心。

多虧自己聰明伶俐,不然的話可能真的要往那個結局發展了。

兩人就這麼一起從塔樓走到了廚房,走過的地方似乎連空氣里都帶著一股甜甜的戀愛的味道。(作者:我自己讀起來我都酸了……)

「到廚房了,去弄你自己的吧,小心別把廚房燒了。」那瑟說著,看著雅典娜的臉漸漸泛紅。

這丫頭是在想些什麼呀?怎麼害羞成這樣子?她是已經想到哪兒去了呀?

「嗯,我知道啦!」 重生農家 雅典娜說,鬆開手上纏著的髮帶,「你也是哦,要小心一點,可別沒因為刀槍受過傷,反倒被廚具見了紅,」

「還有……那個……你能不能多做一點啊,我也想吃。」

吃貨本色。

「好——」那瑟寵妻狂魔本性凸顯而出,雖說好像哪個地方有點兒不對勁吧……

亞特蘭蒂斯王塔的廚房其實很大,之所以會很大,那是因為那個時代廚師和屠戶都相當牛逼的,畢竟他們的食材有的時候運進來的可能還是活的……

不過這一次廚師已經幫某人把食材準備好了。

那瑟準備做的是肉丸子,畢竟這也算是他少數能夠駕馭的住的比較繁瑣的菜了吧。

畢竟他的廚藝也就停留在了能把飯菜弄熟弄出味道的層面,太花里胡哨的,他還真不會做。

隨著神祇的到來,在吃上面神祇們已經引入了很多很多的特殊調味料,糖,鹽,辣椒醬,油,醋呀什麼的都是有的,就算是八角花椒,桂皮這些也是有的,只不過現在還沒種出來,還在長著呢。

當然像這些香辛料也不著急,畢竟現在他們用的辣椒醬、鹽、油、醋通通都要靠從棄土那邊得到,所以純粹就是這十幾號人吃,其他人碰都不碰。

現在給那瑟準備的肉,是一斤剛從野豬身上弄下來的新鮮野豬肉,從何看來?因為那個豬肉碰了一下還在微微跳動。

切成肉餡,這個工序很繁瑣,要剁很久,那瑟又不能用右手拿刀,不然就直接把廚房的石台給砸壞了,而且這邊的出去還沒有像菜刀那麼方便的廚具……

所以準備這個肉餡兒那瑟是用小刀奮戰了好久。

然後雞蛋是亞特蘭蒂斯本地產的,這個可以放心,澱粉是普羅米修斯從棄土那邊帶來的,女皇索菲亞應該是沒有吃過也沒有見過的。

三者倒入一個大碗里混合均勻,加足量鹽,腌制一會兒,先處理一下這邊油鍋。

還要加醬油,可惜沒有料酒,不然炸出來的丸子應該會很好吃。

也沒有香辛料,沒有辦法做一些蘸醬。

果然亞特蘭蒂斯還是什麼都缺什麼都需要啊。

起鍋燒油。

雖說現在亞特蘭蒂斯的油還主要是動物油,比如說某人炸丸子用的那些油,其實是剛剛他切下來的那一塊兒野豬的皮。

也就是說要把豬油熬出來,然後把皮撈出去,用來炸這些肉丸子。

亞特蘭蒂斯還是很缺蔬菜呀,雖然普羅米修斯已經引入了土豆和紅薯,但是缺的蔬菜還是太多了呀!

說起來自己好像讓索羅塔克去找一些植物種子,回頭看來得問索羅塔克他要了。

想著想著鍋里的油已經燒紅,那瑟將碗里的肉餡流程差不多大小,然後挨個挨個往鍋里丟。

油有點兒少,剛剛可以沒過丸子,飄特蘭蒂斯主要的烹飪方式其實還是靠烤,鍋是赫菲斯托斯做的,所以不用擔心會燒壞的問題。

表皮炸至金黃,那瑟就忽然又想起來一個問題。

等等,好像又少了一個東西。

沒有漏勺,怎麼撈?

果然這些廚具都沒有,那隻能先拿自己能夠找到的最簡單的工具替代了。

然後其它廚師就看著那瑟拿著兩根小木棍將肉丸子以飛快的速度一個一個往外夾,然後感嘆這是什麼神仙操作?

真·神仙做飯。

「哎,亞特蘭蒂斯還真是什麼都缺呀,就只能炸幾個肉丸子,連些別的也不能加。」那瑟想著要不要再加一些什麼蔬菜,但是仔細想了一圈卻發現能加的好像還真沒什麼,不由感慨。

也許放在現代某人還真是一個合格男友呢,但願這前頭然而又缺東少西的肉丸子,能夠滿足雅典娜的胃吧。 看著一個個自己炸出鍋,飽滿金黃的肉丸子,因為是野豬肉,肉比較硬,所以丸子有點散,其他還都算完美。

看來真得讓某一個打死不出去的指揮官好好給這邊兒發展一下基礎建設了,這邊要度量沒度量,要時間沒時間,現在連做個飯都是個問題,再這樣子下去真要和世界脫軌啦喂!

不對,現在本身就是在脫軌的,只不過現在是在努力的想追上去,然後把軌道給他接上。

「雅典娜她還沒有弄完嗎?」那瑟問旁邊的廚師。

「雅典娜冕下似乎還沒有忙完,剛剛他在擺弄一些白色的粉末,我們也不知道該不該摻和。」

白色粉末?亞特蘭蒂斯好像沒有這種東西……呃……好吧,是麵粉,這是普羅米修斯引進的第一件東西。

亞特蘭蒂斯的小麥品種還非常原始,所以說能夠磨出麵粉來已經很神奇了。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真希望請來某位魔稻祖師袁高人給這邊好好講解一下雜交了。

哦,對,他好像是搞水稻的,這邊主要是種小麥,二者搭不上邊吧。

但是總之,亞特蘭蒂斯百廢待興,這一點是確定的。

雅典娜那還沒有弄完,那就把她的分留好,先拿去給女皇索菲亞嘗嘗吧。

那瑟將肉丸分成兩份,先端了一份,去觀星台。

那是一個幽深僻靜的好地方,女皇索菲亞每天下午都會在這裡看書。

那瑟雖然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母親這麼喜歡看書,但是如果可以的話,下一次他離開亞特蘭蒂斯,會多為母親帶一些書回來,雖然他可能要用他的非常拙劣的文筆,把那些書給母皇索菲亞翻譯一下,翻譯成古希臘文。

哦,天哪,這估計是萬分艱難的吧。

像是《荷馬史詩》,《理想國》之類的古希臘著作其實是經歷了無數種語言的翻譯而流傳到最後的,比如說像現在《荷馬史詩》這本書,在華夏的翻譯本是來自於德國的一個譯本。

但是無論如何呢,那瑟必須這麼做,他希望母親不需要接受那麼多繁雜令人費解的事實,它帶來的一切科學都可以用神的力量來解釋,那麼這一切都值得。

如果不是大哥普羅托斯早早離開,也許不會有這麼多問題。

千面賢者普羅托斯,早已說過是奧林匹斯山學識最淵博的學者,通曉古今不說,而且還懂得所有語言,畢竟它的法則就是學識法則,他是真正意義的什麼都會。

但是天道有輪迴,他也被強制限制為不能擁有任何戰鬥力,也就是靈體的形式存在。

但是他才是真正能夠作為最優秀的參謀官的存在呀,甚至是普羅米修斯都比不上啊。

那是一邊想著已經走到了觀星台這邊。

「那瑟。」

女皇索菲亞對於那瑟的到來似乎有些驚奇,她的兒子這段時間一直都很忙,忙到幾乎都沒怎麼來見過她,作為女皇,也只能將這種糾結放在心底,藏著不說。

沒辦法,畢竟是領袖,要將自己的兒女情長掩蓋好,不能輕而易舉地將自己的任何情緒波動暴露給其他人。

「母親,因為我們的事情,這段時間你操勞了,我給你做了些吃的,你嘗嘗吧。」

「這算是神的賜食嗎?」索菲亞忍不住開玩笑道。

「在你這裡我只是你的兒子。」

索菲亞放下書,從躺椅上起來,結過那瑟手上的盤子,放在了椅子扶手上,倒是先過來給那瑟整理了一下衣服。

「看來你在奧林匹斯山學到很多東西,是誰教給你的?你的父親嗎?」索菲亞問。

「他什麼都沒有教給我。」那瑟說,「而且,我沒有父親。」

「這方面你倒還真是一點沒變啊。」索菲亞說,「沒變也好,你再這麼變下去,我都覺得你不在是那瑟了。」

「我學會了很多。」那瑟說,突然單膝跪下對索菲亞施以吻手禮,「我覺得我從之前就一直忘記了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雖說亞特蘭蒂斯還真沒這個禮節,但是那瑟覺得用在這裡最合適。

「母親,是你將生命給了我,又將我撫養大,也許你做的真的有些不對,但是這兩件事情是毋庸置疑的。」那瑟說,「以前的我還是個孩子,也謝謝你能夠寬恕我的過錯,第一次我沒能好好珍惜你給我的生命,這是我終身的慚愧,我只希望在後續的時間裡,我能夠盡到作為一個兒子的職責。」

(話說這畫面怎麼越說越悲劇了?我說那瑟你不要這麼著急入戲行嗎?你後面的劇情你還全然不知的,你怎麼就開始整這出了?)

「你這是怎麼啦?」索菲亞說,「那是啊,你是我的兒子,你不需要在我面前這樣,你願意奉獻我也無所謂的。」

哦,對,他忘了,在亞特蘭蒂斯的道德裡面是沒有孝順這一條的,所以說自己不啦不啦說了這麼多一大串純粹多餘。

第一符師:輕狂太子妃 唉,還真是人生一大缺憾。

那瑟站起身,再次端起那一盤肉丸子。

「你先嘗嘗吧,我自己做的,可能有些不合你口味。」

索菲亞笑了笑,旁邊侍女遞過來的盆里洗了洗手,用手捏起一個丸子遞到嘴裡。

在他們廢話這麼長這一段時間裡丸子早涼了,而且又沒有蘸料,這丸子其實是沒有靈魂的。(那瑟:我說作者你是不是活膩歪了?補刀也不要補的這麼疼吧!)

「嗯……」索菲亞的表情有些奇妙。

「很美味。」索菲亞讚歎道,「是一種奇特的美味,我看過這麼多書,卻找不到合適的詞語來形容他,這也許就是你們神才能夠做到的吧。」

「你喜歡的話那就好了。」

……

從索菲亞那邊回來已經有點晚了,估計給雅典娜準備的那一半丸子早就涼了,所以那瑟趕緊回去起鍋,再重新燒油熱一下。

不過反覆炸兩次的丸子應該不會好吃到哪兒去吧?

難道他重新端著丸子離開廚房的時候,剛好也在廚房門口碰見了端著大碗出來的雅典娜。

「你在這兒啊,我剛沒找到你,回來給你重新熱了一下。」雅典娜說,但是似乎是因為成果有些失敗,她有點兒不敢看那瑟。

「我在我母親那兒費的時間有點久。」那瑟說,「不過,你到底做的什麼呀?」

「你猜?」 「這不是很好猜嗎?」那瑟看著雅典娜手上的碗說,「又是面又是肉的話,餛飩應該是不可能的,現在這個麵粉也做不成那樣,那應該是湯麵之類的吧。」

「沒猜對。」雅典娜說,「是餃子哦!」

呃……?

等等?雅典娜,她花了這麼久竟然在包餃子?

愛久成婚 先不考慮別的問題,雅典娜她怎麼拿出那麼多廚具的?包餃子可是非常費時費力而且還需要非常多種類廚具的,難道他是讓厄洛斯直接幻化出這些廚具來的嗎?

那這個就太神仙了。

當然,那瑟也就不敢吃了。

「那個,餃子餡兒一直散,就……軟biabia的,你別嫌棄啦!」

兩人一邊走一邊說都已經又回到陽台了。

「沒事,我才不會嫌棄你呢。」那瑟說著,左手接過雅典娜手中的碗,右手將自己那一盤肉丸子遞上,「不過我想我應該知道你餃子餡兒是怎麼回事。」

「你知道是什麼情況嗎?」雅典娜結過肉丸子,已然已經餓的不拘小節,吃貨本性凸顯無疑,直接就上手抓起來。

雅典娜做的是干餃而不是湯餃,所以那瑟乾脆也不過多糾結也開始用手抓。

是肉餡兒,還混一些蔬菜,餃子餡之所以會散的原因一目了然。

「餃子餡兒裡面的蔬菜有很多水分,你沒有把水分捏出去,所以說餃子餡兒自然就會散了。」

「這樣啊……」雅典娜若有所思。

「包餃子是一個需要男女搭配的過程,一個人能夠包好,已經很不錯了。」那瑟說,看著雅典娜,突然忍不住笑出來。

「你……你笑什麼呀?」雅典娜思索著了自己是不是做漏了什麼,出了丑。

「沒什麼,只是在想奧林匹斯山的大小姐,什麼時候也變得會照顧人了。」那瑟略帶嘲弄的笑道,話音里卻帶著滿滿的寵溺。

「我一直都會啦……只是你們都那麼關心我,讓我找不到關心你們的機會,我其實也只是想和大家以平等的身份互相對待而已,我也不想綳著什麼奧林匹斯山的大小姐的身份,擺著小姐的架子很累的,所以我其實也很想關心大家,但是我真的沒有機會。」

那瑟不語。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八點那成為了奧林匹斯山的王女,那肩上所承受的責任也是非常龐大的,必須在任何面前的表現的樂觀,必須在任何人面前都表現得冷靜,必須永遠都保持住作為領袖的姿態,必須要拋棄原本的她,真正的她。

「沒有必要再去管那些了。」 惡魔總裁的天使新娘 那瑟說,「奧林匹斯山都已不復存在,你還需要那般糾結嗎?」

「嗯……」雅典娜搪塞道。

她算是很久沒吃過肉丸子了,自從喪屍危機爆發以後,就再也沒遇到過有人會做,早知道那瑟會做就天天纏著他。

以前不知道那自然也已經回不去了,不過現在知道那也可以天天纏著他呀!

「怎麼,不喜歡么?」那瑟忽然問,雅典娜剛才就一直在聽他說話,從頭到尾就只吃了一個丸子。

「沒……」雅典娜純粹是剛剛聽某人說話聽的太入神,根本就忘了吃,趕忙往嘴裡又塞了一個。

「放心吧,以後這一些你都不用在乎的,」那瑟說著,「這些我幫你擺平。」

「我可不想讓我未來的新娘老是糾結這種事情。」

雅典娜聽到這兒突然一驚,身體猝然一僵,不知接下來該怎麼辦。

那瑟惡魔之爪突然將雅典娜的臉頰扶過來,絲毫不給雅典娜一點躲閃的機會。

「那瑟……」

但是那瑟顯然也沒有想做些其他的,粗糙的手指輕輕掠過雅典娜瓷娃娃一般白凈的臉頰,將臉頰上的一點食物殘屑輕輕拭去。

「你是我的,」

那瑟湊到雅典娜耳旁輕聲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