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一時間幻妙天尊也是急了,但他被這燭九陰的異火逼迫之下,此刻卻難以騰出手段去救他們……

  • Home
  • Blog
  • 一時間幻妙天尊也是急了,但他被這燭九陰的異火逼迫之下,此刻卻難以騰出手段去救他們……

那燭九陰的尾巴猛然掃蕩之下,泛起的波動讓眾人臉色煞白。

這種程度的對手,比那大巫又提升了一個數量級……

八位道子聯手之下,或許能打敗界主,但面對天尊級的強者,似乎沒有任何抵抗之力。

所有人的心都沉入了深淵之中,身體也僵硬在了空中。

然而此刻……@^^$

終究是羅征站在了前面。

虛空之中他的身形不退反進,面對燭九陰掃過來的尾巴,依舊遞出了一拳。

這一拳羅征不曾藉助龍鱗之力。

龍鱗之力對羅征力量的增幅或許很強大,但面對這燭九陰龐大的身軀,已沒有太大的效果……

他只是想要擋住燭九陰的攻擊。!$*!

此刻他唯一的依仗,也只能是這個大千世界。

其實羅征心中還是有些猶豫,擋住燭九陰這一下,恐怕會給大千世界造成無法逆轉的損害。

最早的一次,羅征擋住那一道黑芒,犧牲了超過五百萬座大山,如今整個大千世界中只有平地,再無高山!

上一次羅征則犧牲了數以萬畝的森林。

每一次能量轉移,對大千世界都是一次損害,因為羅征將自己承擔的傷害完全轉移在這大千世界之上。

而這一次,羅征要承擔的是燭九陰的掃尾攻擊,這其中的力量足以毀掉這個大千世界。

重生之激流年代 然而此刻羅征卻別無選擇。

就像風老頭所說,他們十位道子,乃是拯救寰宇的希望,是最後的種子……

若羅征不去抵擋,這些道子全數隕落,換來的結果是整個寰宇的覆滅,屆時的災難將會比現在大上無數倍!

這一刻所有的道子都沒有說話……

此前這些道子認為前十的實力,差距終究不會太大。

他們都是天驕,都是大世主角,或許羅征比較重要,但他們每一人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

但方才羅征數次表現,才讓他們重新見識了羅征的實力。

在夢幻戰場中羅征並未展現這些能力,但這些能力卻讓他們重新認識了羅征。

所以這時候他們看到羅征不但沒有退走,反而沖向了龍尾,心中卻燃起了一絲希望。

或許這傢伙真的有本事擋下這龍尾的掃蕩?

但這個念頭剛剛誕生,就被他們自己給掐滅了。

這不過是自欺欺人的臆想罷了。

他們知道羅征天生神力,然而力量再大,能大過強如天尊,且自身乃是凶獸的燭九陰?

別的不說,若是純粹以力量對決,就算是十位天尊也難以壓制住一條燭九陰,這就是人與凶獸的差距……

「呼啦啦……」

燭九陰的尾巴掃蕩而來,就像是一條巨大的鞭子,重重的抽向天道八子!

這真的像是一層天直接壓了下來。

俗話說天塌了有高個子頂在上面,而羅征便是那位頂住天的人,但眾人心中也知這不過是徒勞。

羅征與燭九陰碰撞之下,幾乎沒有任何聲響。

就像鞭子抽打在一隻螞蟻身上,兩者之間的體型與比重差距太大,根本構不成任何阻礙。

然而就在這一刻,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那一條尾巴抽在羅征身上,卻是硬生生的停住了!

羅徵用自己的身軀,擋在燭九陰的龍尾之前,止住了燭九陰的攻勢。

「咔,嚓……」

羅征一人的身形,與龍尾上的鱗片差不多等高,這番撞擊之下,卻是將那鱗片硬生生的撞碎……

這並非依靠羅征的力量,只是羅征背靠著大千世界,就像是一枚釘子定格在了原地,燭九陰這掃蕩過來,所有的力量都被羅征吃下,反震之下,它自身才收到了傷害!

那幻妙天尊幾乎處於絕望的狀態……

上古巫族在布局,天位一族同樣也在布局,他卻不曾想到,天位一族努力這麼多年,將所有的寶都押在了這八位道子身上,最終卻如此失敗。

這或許不是幻妙天尊的錯,但他依舊會感到絕望。

然而此刻的這一幕,卻讓這位活了一億三千萬年的天尊感受到了巨大的視覺衝擊。

彷彿一隻螳螂真的擋住了車輪的前進,不僅擋住了,而且那螳螂還舉起脆弱的前肢,將整個車給掀翻了。

這幾乎顛覆了人們的認知。

華天命,苦燈,軒轅晨風,以及裂千寒等人,原本煞白一片的臉上則漸漸紅潤起來,但同樣也是目瞪口呆。

即便是華天命覺得自己更了解羅征,甚至知道一些羅征自己也不曾了解的秘辛,但此刻他卻發現自己還是太幼稚了……或許羅征對於許多布局都不知情,但他所掌控的東西,自己未必就完全了解,可是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他想破腦袋都想不通。

此前羅征擋了那大巫一杖,華天命推測羅征擁有抵擋這巫術的秘寶,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甚至可以解釋為羅征的生命之力十分強盛,幽泉之蟬也無法完全吸干他的生命之力。

而第二次羅征出手,束縛住那位大巫,也可以視為羅征百毒不侵,做到這一點固然變態,但依舊沒有超出理解的範疇之外。

但眼前這一幕,就太過於匪夷所思,那已經是他們無法理解的情況!

裂千寒忍不住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他置疑自己所看到的東西,但擦拭了半天,眼前依舊呈現的是這一幕。

「發生了什麼事,」軒轅晨風臉上鮮血直流,僅憑感知,他感受不出燭九陰巨大的輪廓,只是隱約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威勢掃蕩過來,雙眼失明,軒轅晨風倒是並不著急,以諸神無念的底蘊,就算他只剩下半邊身體,只要有一口氣在,就能讓他完璧恢復。

「羅,羅征……擋住了那條怪蛇的尾巴掃蕩,」姬落雪小聲說道。

「……胡,胡說吧!」軒轅晨風哪裡會相信?但姬落雪一般不會騙人,何況在這種情況下。

可是這一幕,若不是親眼看到,又有幾人會相信?

「嗷」

燭九陰此刻卻是驟然長聲鳴叫起來。

破碎一枚尾部的鱗片,對它來說並無大礙,但是讓一隻螞蟻弄碎了鱗片,卻是它不可接受的事實。

眼看它扭動龐大的身軀,便是要再度掃蕩而去。

這一次幻妙天尊卻要出手了,他不會再犯這種錯誤。

夜少的二婚新妻 如果可以,幻妙天尊情願犧牲掉自己,救回這些道子的性命……天尊死了,可以用天命之冠再造天尊。

眼前這些道子們死了,他們去哪裡造就真神?

就在幻妙天尊與燭九陰糾纏之際,大千世界中已產生了劇烈的變化。

那尾巴抽打的力量幾乎被羅征全數轉移,讓大千世界來承擔。

天尊強者鬥爭,便是連大界都能毀滅,何況一個大千世界?

但這一次,羅征卻是將力量均勻的轉移出去,其中絕大部分都轉移到極北之地,那一片蠻荒大陸之中,只是在這轉移的過程中,羅征在大千世界的意志中,卻發現那蠻荒大陸上存在一些意外的東西。 蠻荒大陸之上人跡罕至,無數年來幾乎沒有任何變化。

鬱鬱蔥蔥的植被覆蓋在上,其中隱藏著無數的凶獸與不知名的生靈……

即便是最為細小的螞蟻,也極具危險性,叢林行軍蟻所過之處一片荒蕪,就算是凶獸也避之不及,這些拳頭大的螞蟻可以將一頭巨象在數個呼吸內啃噬成一副骨架。

當年神國大陸有強者深入其中,幾乎都隕落其中,最終神國大陸放棄了對這一片莽荒的探索。

無數年來也只有華天命真正的深入這蠻荒大陸的內部,取走了蚩尤寶藏。

就在此刻,這一片蠻荒大陸都開始震顫起來。

一道巨大的裂縫自蠻荒大陸的一端不斷地延伸,形成一道深不見底的峽谷,無數的凶獸爆發出慟人的嚎叫。

「轟隆隆……」

巨大的力量就像是一把無形的剪刀,在這片蠻荒大陸上不斷地剪切,這一片比神國大陸寬大兩倍的大陸不斷地分崩離析。

滔天的海水形成千丈高的水牆,順著巨大的裂縫倒灌進來,瘋狂的沖刷著裸露的體表,無以盡數的生靈在這片大陸之上四處狂奔。

海水朝著大陸中的裂縫深陷,形成巨大的虹吸效應,最終又順著裂縫反方向湧現,隨後一路朝著神國大陸沖刷而去!

也幸好四大神國的城池都集中在天羽聖海的周圍,大陸的邊緣罕無人煙,海嘯蔓延之下倒沒有對神國大陸造成太大的災難,但來自於海上的波動,還是引起了四大神國的警惕。

這燭九陰的一擊,被羅征轉移而來,便硬生生的讓一塊蠻荒大陸崩潰……

「走!」

羅征不會在這裡與眾人解釋什麼。

倘若那條燭九陰的尾巴再度掃蕩過來,他拿什麼抵擋? 葬元劫 難不成要犧牲掉中域和神國大陸?

話音落下,羅征撕開一道空間裂縫,轉瞬之間便鑽了出去。

其他道子也紛紛破開空間裂縫,回到了這世界的正面。

黯淡的月光之下,諸位道子的臉上浮現著驚甫未定之色……畢竟前一刻他們都以為完蛋了。

幾位道子再望向羅征,目光也產生了變化。

硬接那燭九陰一擊……將他們的思維擴散到極致,恐怕都難以想象羅征是如何做到的。

這寰宇中有數不清的秘寶,各種秘寶的功能各異,但就算是寰宇萬靈碑排名前十的寶物也不可能發揮出如此效果,太過於匪夷所思了。

「現在怎麼辦?」姬落雪問道。

「那條燭九陰若是追出來,麻煩就大了,」獨孤劍瀟瀟說道,目光望向了羅征。

不管怎麼說,此地對於他們八人來說已是極度危險,絕對不可久留,最為明智的選擇便是在此刻選擇離開。

「你們……先行離去吧,我不會走,」羅征說完,便是再度激活了那一枚挪移令。

苦燈等人點點頭,他們這些人沒有必要為眼前發生得事情去冒險,此刻離開絕對是最明智的選擇。

然而就在羅征激活挪移令的一剎那,那些細小的空間之力卻無法聚集,熾白色的光芒化為一道道奇形怪狀的碎片,宛若琉璃一般朝著周圍散射而去。

「怎麼回事?」華天命眉頭微微一皺。

「好像所有的空間之力,都無法凝聚在一起,」羅征臉上也流露出怪色,這種情況他不曾見過。

說到這裡,羅征身形一閃,便試圖發動空間穿梭,但他的身影剛剛消失,似乎就撞在了一道無形的牆壁之上,在空中跌出一個趔趄。

「空間禁錮!」姬落雪目光閃爍之下隨即說道。

裂千寒臉色赫然一變,舉目望去,「有人禁錮了這一片天地……」

「那會是誰?」軒轅晨風閉著雙眼說道,此刻他已經將臉上的金色血跡拭乾,他雙眼已瞎,心中更加急於離開這地方,聽到空間禁錮之後自然更為緊張。

「禁錮這大千世界,那恐怕需要天尊出手才有可能,也許只是禁錮了這一塊區域,我們換一個地方試試,」羅征此刻卻是真心想將他們送出去。

眾人朝著下方沉去,穿梭了好一段距離之後,羅征再度激活挪移令,但結果依舊不曾改變,似乎所有的空間法則在這裡已失去了效果。

「看樣子,這次我們真的要隕落在這裡了,」軒轅晨風臉上流露出一道苦笑。

相比之下,華天命則豁達一些,反而笑著問羅征,「方才那燭九陰的一擊,羅征你是如何擋下來的?」

羅征的目光閃了閃,卻是嘿嘿一笑,「現階段我還無法告訴你!」

其實羅征並不需要隱藏此事,與大千世界的意志融合固然是羅征的秘密,但這等秘密旁人也取不走,但是這華天命明明知道很多東西,卻始終在自己面前賣關子,現在他便是以牙還牙了。

華天命吸了吸鼻子,看著天空中厚重的雲彩急速流竄,倒是沒有追著羅征問了,只是說道:「看這樣子,這個大千世界註定要發生大事了,但我總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似乎上古巫族有什麼圈套設在這裡……」

「圈套?針對我們的?」獨孤劍瀟瀟問。

華天命搖搖頭,「不,或許是針對天尊們的圈套。」

不難猜想,天道八子遭遇了危難,而原本保護他們的兩位天尊都陷入了死戰,像風老頭,以及原罪天尊等人肯定坐不住,他們絕對會在最短的時間趕來。

以天尊的速度,就算這下界與上界相隔甚遠,他們亦能在短時間趕來。

剛好我想嫁給你 屆時這燭九陰與那位天巫必死無疑。

上古巫族的天巫數量並不多,至少比天尊的數量要少一個數量級,很可能不超過十位。

現階段上古巫族不會傻乎乎的與原罪天尊他們硬碰硬。

燭九陰不離開,選擇與幻妙天尊纏鬥,這本身就說明一個問題,上古巫族並不懼怕寰宇的後援。

「上古巫族原本實力不敵,又不畏懼後援,」姬落雪那秀氣的眉頭皺了皺,「那麼唯一的可能性,這裡其實是一處陷阱。」

「姬落雪已經想到了,」華天命微微一笑。

「想明白有個屁用,」裂千寒冷聲說道:「我們無法離開這鬼地方,我手中倒是有兩塊咆哮令,但此地動用咆哮令也無法將聲音傳遞出去……」

羅征朝著下方漂移了一段距離,此刻才回頭說道:「我們無法離開這裡,還是先回雲殿再說。」

這一路之上,羅征的眉毛也緊緊地扭著。

他為了營救寧雨蝶而回到下界,這件事情不可能是上古巫族策劃的。

而上古巫族很在意寧雨蝶與九宮主返回下界,所以才會一路追趕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