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一桿黑色長槍橫掃而來,彷彿一座大山轟擊而過,直接抽在了夏天身上,把夏天抽的倒飛出去,撞在一堵牆上,將那堵牆都撞的粉碎。

  • Home
  • Blog
  • 一桿黑色長槍橫掃而來,彷彿一座大山轟擊而過,直接抽在了夏天身上,把夏天抽的倒飛出去,撞在一堵牆上,將那堵牆都撞的粉碎。

煙塵滾滾,夏天臉色蒼白的從煙塵中走出,嘴角流出一絲血,臉色無比凝重的看著遠處的林鋼。

這就是擴疆境真正實力嗎?太強了……

夏天身上絲絲雷光閃爍,不斷有雷絲竄進他的體內,修復他所受的傷。

要不是修鍊了不滅雷體,剛剛那一槍很有可能會將夏天抽死。

杏花村中,村民們無比擔憂的看著,但卻什麼也做不了,誰都知道,夏天將陷入生死之戰。

小青臉色蒼白的從房間中走出,看著遠處受傷的夏天,她楞在那裡,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是啊……你說的沒錯……我什麼都做不了……」

她露出一抹慘笑,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跟別人對話一樣。

……

「現在你知道什麼叫差距了吧?」林鋼看著嘴角溢血的夏天,嘴角露出殘忍的笑容,道,「我會讓你死的很慘的!」

夏天緩緩呼出一口氣,眼中雷光跳躍,靈之極猛地運轉,剎那間,天靈中湖泊大小的靈海洶湧澎湃,眨眼間擴展成一片浩瀚的海域。

無數的雷電在夏天身上纏繞,彷彿化身成雷神了一般。

「他的靈力……竟然在迅速增強!」

林鋼看著遠處宛若雷神的夏天,不敢置信,甚至有些驚恐,這怎麼可能啊……

緊接著,他看見夏天嘴角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在夏天手指前方,一個雷球正在快速凝聚,無數的雷電在其中閃爍跳躍,漸漸的,從一個拳頭般大小,匯聚成足有一顆人頭般大小,散發著無比恐怖的氣息。

在林鋼緩緩收縮的瞳孔中,一道手臂粗的雷光射線,放佛撕裂空氣一般,猛地朝他衝擊而來。

「噗!」

太快了,宛若一道極光閃過,林鋼根本來不及躲避,那雷光射線便衝破他的護體靈氣,激射在他肩頭,直接將他的肩頭洞穿,留下一個血淋淋的洞口。

「這不可能……」

林鋼眼中充滿了恐懼,那股靈力已經接近擴疆境了,但那明明只是個辟海境,怎麼可能瞬間提升這麼多?

他的肩頭不斷有鮮血流淌,臉色無比痛苦猙獰,身影閃爍,不斷的躲避那道雷光射線。

最後,夏天手指前方的雷球消耗殆盡,雷光射線緩緩消散,而夏天的身影也彷彿消失不見了。

林鋼一臉驚恐的注視著周圍的一切動靜,在修為比夏天高整整一個大境界時,他有信心碾壓,但現在,夏天的修為詭異的提升到了接近擴疆境,這根本讓林鋼毫無勝算。

他後悔了,早知道就不該來找這個煞星。

然而,一切都晚了,夏天的身影猛地出現在他身前,纏繞在雙拳之中的粗大雷電,彷彿要脫手而出一般,朝林鋼轟去。

林鋼瞳孔收縮,舉起黑色長槍抵擋,雷拳一拳轟在黑色長槍上,將黑色長槍轟的變形。

而纏繞在雷拳中的粗大雷電,竟然真的脫手而出,朝林鋼胸口轟擊而去。

「轟!」

粗大的雷電轟擊而過,直接將林鋼胸口轟出一個血洞。

而此時,那黑色長槍也被夏天雷拳轟斷,拳中雷光閃爍,猛地轟在林鋼胸口,將林鋼轟的倒飛出去。

遠處,村民們愣愣的看著,不敢相信,夏天竟然已經成長到了這麼可怕的地步。

「我去去就回。」

夏天回頭看了村民們一眼,露出一抹笑容,拖著林鋼的屍體,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狂少誘寵小嬌妻 小青看著夏天遠去的背影,一抹眼淚緩緩從臉頰流淌而過,像是做出了某種痛苦的決定一般……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夏天將林鋼的屍體扔下一處懸崖,緩緩的呼出一口氣,任何想殺自己的人,都沒必要客氣,該殺就得殺,因為你不殺死他,他便會殺死你。

對於靈之極的增幅效果,夏天還算是滿意,經過這些天的努力,時間也延續到了兩炷香,現在總算是有跟擴疆真正一戰的實力了。

緩緩伸出手,感受著呼呼吹來的涼風,夏天抬頭往天上看去,眼中露出一抹期待。

「明天會有雷雨嗎……」 小青似乎終於恢復了正常。

蒼白的面孔恢復了血色,並且似乎比以往更加充滿靈氣,眼神也變得明亮,像是有寶石在其眼中閃爍。

一陣風兒吹來,撩起她額前的秀髮,她對夏天露出一抹笑容,像是風中搖曳的花朵,很是迷人。

「陪我出去走走好嗎?」

她嘴角帶著微笑,緩緩牽起夏天的手,夏天愣了愣,總感覺此時的小青有些怪怪的,心中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不過,小青現在剛剛恢復正常,陪她出去散散心也是好的。

昨夜起了風,今天果然就沒有看見太陽,但卻有微風吹來,帶著絲絲清涼,讓人感到格外愜意。

海色蔚藍。

小青牽著夏天的手在海邊緩緩走著,她沒有說話,夏天也沒有開口,兩人就這樣沉默著,在柔軟的沙灘上留下一串串腳印。

海浪緩緩從衝上沙灘,又緩緩退去,帶走了小青那淺淺的腳印,卻沒有帶走夏天的。

海風吹過,迎面而來,將小青那白色的衣裙向後吹去,如一隻只白色蝴蝶般在翩翩起舞。

她依舊很安靜,安靜的讓夏天感到不適應。

看著此時面帶微笑的小青,竟然讓夏天心中生出一種陌生的感覺。

海浪緩緩衝刷著,在兩人的腳下流淌而過,又緩緩退去,像是要帶走什麼一樣。

她依舊安靜,安靜的笑著,笑的很燦爛。

「好久不見,你還好嗎?」

小青面朝大海,緩緩開口,話語中帶著一種歲月的滄桑感,像是在與一個久別重逢的故人對話一般。

「什麼?」

夏天愣了愣,一種詭異的感覺在心中升起,剛想詢問小青怎麼了,可話到嘴邊,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不……

不是不知道該說什麼,而是……忘記了該說什麼。

海浪來了又去,去了又來,在夏天的腳下緩緩衝刷而過,緩緩退走時,彷彿將夏天的記憶也帶走了一般。

他忘記了……

他竟然忘記了剛剛小青說了些什麼,無論他怎麼想,怎麼使勁的想,也想不起來。

那種感覺……

就像是有一種神秘的力量,不可抗拒的力量,生生的將夏天剛剛的記憶抹去了一般。

愣了許久,夏天才開口道:「小青,你剛剛對我說了什麼?我不知怎麼回事,忽然就忘記了。」

小青笑著,笑的很凄涼,她沒有解釋,彷彿早就意料到夏天會忘記一般。

她的眼中古井無波,卻彷彿帶著一種氣息,像是一種在無盡歲月中沉澱出來的滄桑……

一種詭異的感覺在夏天心中越來越濃郁,甚至讓他感到恐慌。

海風吹來,呼呼作響,吹在夏天身上,彷彿也吹進了夏天心中,讓他感到有些冰冷。

「你不是小青……你到底是誰?」

夏天鬆開小青的手,看著面帶笑容的小青,只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一步步緩緩往後退去。

夏天往後退,小青便往前走,海浪在沙灘上沖刷而過,再次將小青留下的腳印沖刷的一乾二淨,也彷彿將夏天心中的恐懼緩緩帶走。

重生之不跟總裁老公離婚 不是非得愛着你 夏天像是被定住了一般,緩緩的看著小青一點點接近自己,緩緩的看著她伸出雙手,將自己緩緩抱住。

沒有了詭異的感覺,也沒有了恐慌。

忘記了……全都忘記了,所有的一切,都彷彿隨著那退去的海水,流進了神秘的海域。

心中只有安詳。

只記得自己才剛剛和小青來到這海邊,只記得小青緩緩的抱住了自己。

夏天露出一抹笑容,緩緩伸出手,將小青抱在懷裡。

小青將頭靠在夏天胸口,笑容中帶著滿足,不斷對夏天說著什麼,像是在對夏天訴說著她那無盡歲月中的起起伏伏。

潮水退去了又衝來,就像那風兒一樣,來了又去,去了又來。

聽著小青帶著滄桑的話語,夏天的內心一次次震蕩,又一次次恢復平靜,一次次變得驚恐,又一次次變得安詳。

忘記了……

不可抵抗的忘記了……

夏天不斷的在忘卻,忘卻小青不斷訴說的話語,幾乎是小青說出一句,他便瞬間忘記一句,腦海中的記憶被生生的抹除。

冥冥之中,像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不可抗拒的力量,在緊緊追隨著小青說出的話語,一步步碾壓過去,清除一切痕迹。

彷彿小青說出的話,本就不屬於這個世界一般。

最後,直到小青緩緩的抬起頭,露出一抹凄涼的笑容,夏天也只記得自己和小青剛剛來到海邊后,小青緩緩抱住了自己。

海風吹來,帶來了陣陣海浪的聲音。

小青緩緩的坐在沙灘上,夏天也緩緩的坐下,小青將頭緩緩靠在夏天肩頭,夏天露出一抹笑容,只感到格外的愜意。

小青沒有再說話,夏天也不開口,兩人就這樣沉默著。

安靜的看著遠處,看著蔚藍的海色,時間就彷彿靜止了一般,這一幕,像是定格成了一副唯美的畫卷,烙印在夏天心中。

「回去吧。」

戀上個性千金 也不知過了多久,小青緩緩站起身,臉上依舊帶著迷人的笑容,緩緩牽起夏天的手。

夏天笑著,緩緩站起身來,對小青道:「這地方不錯,以後沒事我們就來這裡坐坐。」

「以後不能陪在你身邊了。」

小青凄涼的笑著,眼中像是有無盡的歲月在沉澱,整個人站在那裡,給人的感覺,是那麼的滄桑。

「你剛剛說什麼……」

夏天使勁的想著,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剛剛小青說了什麼,大風吹過,彷彿將一切的痕迹的吹的乾乾淨淨。

「我們回去吧。」

夏天笑了笑,牽起小青的手,往遠處走去。

海浪緩緩襲來,在沙灘上緩緩衝過,追隨著小青的腳步,將小青留下的每一個腳印都沖刷的乾乾淨淨。

兩人離去了。

可在光滑的沙灘上,只留下了夏天那或深或淺的腳印,彷彿只有夏天一個人來過。

……

天色漸漸變得陰沉,天上隱隱有雷光閃爍。

夏天仰頭看著烏雲密布的天空,緩緩露出一抹笑意,雷雨終於來了啊……

「砰!」

「砰!」

「砰!」

荒島深處,一座大山在前行,準確的說,是一塊如同大山一般的岩石在移動。

岩石下,夏天艱難的踏步而行。

即使靈海中的靈力已經激發而出,夏天也感覺自己的身軀在顫抖,感覺自己要被壓垮了。

實在是太大了,太重了……

至少超過了萬斤,被夏天扛著,一步步往荒島深處的山谷走去。

所過之處,大地被踏的崩裂,宛若地震一般,將地上的小石子都震的尺高。

最後,夏天在山谷前停下,猛地將巨石往山谷口擲去。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響起,那巨石砸在山谷口,完完全全將山谷口堵死。

「轟隆隆!」

陰暗的天空上,雷雲密布,不斷有震耳欲聾的天雷轟鳴聲響徹。

夏天仰望天穹,雖然臉色慘白,但還是露出一抹笑意。

一腳踏在巨石上,猛衝之上,躍上堵在山谷口的巨石,夏天站在巨石之上,俯視著山谷中一群群瞳孔幽藍的火狼,嘴角再次露出一抹笑。

「轟隆隆!」

天雷之聲不斷在響徹,雷光閃爍,照亮了巨石上那個少年的身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