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er

一直守護在黃備身旁的兩個人,突然同步出手,一同抓向丹楓。

  • Home
  • Blog
  • 一直守護在黃備身旁的兩個人,突然同步出手,一同抓向丹楓。

聲勢驚人,居然都是王者境四階高手。

這兩個人從頭到尾都沒參戰,便是為了等這一刻! 王者四階!而且還是兩個!

兩個皆是老者,一個禿頭,一個白髮。

他們觀察良久,確認了丹楓的大概實力,把握時機行動。

他們的任務是直接殺掉丹楓,帶回屍體。

兩人四掌,夾帶無比威勢,同時夾向丹楓。

天襄一直在注意丹楓這邊的戰況,感覺心臟都快跳出來了,立刻撲了過去。

然而王者境四階速度實在太快,丹楓便要閃避,也是不及,所幸不閃不避,大喝一聲,橫刀斬出。

看到丹楓不閃躲,兩名王者境眼神欣喜。丹楓刀雖比掌長,但仍然沒有他們掌快,四隻手掌,挾帶無盡威能,一起印在丹楓身上。

「不!」天襄眼睛泛紅。

然而丹楓居然好似沒有影響般,圓月刀繼續斬下。

「嘶。」一聲類似布革破裂的聲音。

卻是白髮王者境四階的手臂被砍了下來。

那白髮老者見丹楓無事,急忙倒退,勉強救回一條性命。

兩名王者境,眼神都是驚疑不定。

他們剛剛從旁觀察,丹楓明明就大概王者境一階上下的實力,也明明沒有這種無敵表現,這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心中疑惑,但是他們攻勢不停,拳打腳踢,招招狠辣。

斷了一臂的白髮老者,更是拚命,只有表現好,回去求燕少爺給醫治丹藥斷續丹,才有可能完好接回手臂。

丹楓刀式雖然猛烈,他們小心一點,還是閃躲的開來。

丹楓暗暗叫苦,無敵時間只有三秒,即將用盡,如何是好。

牙一咬,事到如今,只好出絕招了!

丹楓一聲暴喝:「參孫撼柱!」

圓月刀響鳴,與空氣高速磨擦下,空氣彷彿產生一道烈火一樣,瞬間都被點亮了。

這一擊,丹楓用了四成參孫撼柱之威,以求一擊建功。

本來要閃躲刀勢的白髮老者,只感覺刀突然從眼神消失一樣。

只能憑藉超強的識覺,感覺到刀已經在他背後。

「原來刀居然已經穿過我的脖子!」

這是他倒下前最後的想法。

使用完畢,丹楓全身劇痛,如同散架。咬了咬牙,正要再拼一招,擊殺另一禿頭老者。

但已經被一掌擊在身上,整個人倒飛出去。

也是丹楓好運,禿頭老者心裡害怕,這一掌只使出三成力,七成力留著逃跑。

丹楓本來無敵時間用盡,這一掌若是禿頭武者全力一擊,只怕丹楓也是承受不住。

丹楓倒飛而出,口中鮮血噴射而出。

王者境四階的三成力,也是非同小可。

丹楓只覺得頭腦發昏,似乎隨時都要暈過去一樣。

禿頭老者大喜,看來丹楓已經是強弩之末,連忙就要追擊……

億萬繼承者步步逼婚:你擒我不願 周遭突然一片濃霧出現……

卻是天襄使用了法寶:霧丸。

作為殺手,這是必備的逃生工具,天襄使用法寶技術,也做了幾個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

濃霧瀰漫,禿頭老者擔心有毒,連忙屏住呼吸,釋放神識,要探查丹楓位置。

不料濃霧之中,神識居然完全被屏蔽。

禿頭老者暗暗驚奇,全神戒備。

要知道,一般版本的霧丸,範圍比這小很多,而且王者境高手可憑神識,雖然看不見,還是可以感覺出物品所在之處才對。

然而這是天襄極品器靈版本的霧丸,能力自然強化更多!

濃霧之中,唯有天襄能看得清楚。

她連忙帶著丹楓,洛武,黃老,黃文等人從傳送陣逃走。

這一切大約也不到五秒,霧丸所結霧氣漸漸消散。

至於說趁機偷襲禿頭老者,對於天襄來說是太過冒險之事,現在還是先救走丹楓比較實際。

……

黃備臉色難看,連忙率領殘餘的王者境高手,一起踏上傳送陣。

「密碼:黃文的生日。」一個玉石上寫著。

傳送陣上出現一個數字鍵盤。

黃備暗暗冷笑,這個豈能難得倒他。

快速輸入,玉石頓了片刻,顯示:「密碼正確!」

眾人好奇等待,不知會如何傳送。

七八個大男人擠在小小的傳送陣,這種體驗可是很差的。

過了片刻沒有反應,黃備正在疑惑,玉石又顯示:「靈石不足,請補充能量。」

玉石旁邊隨即露出一個洞孔,可以讓靈石投入。

黃備立即看向旁邊王者境武者。

幾個人看看天空,或者看看腳,還有的直接閉目養神去了。

黃備暗恨,一咬牙,掏出一些靈石,一個一個投了進去。

心中安慰自己,等自己登基,整個國家的礦山都是自己的了。

隨著靈石投入,玉石上出現一條直線慢慢延長。

「看來只要線到底,應該就可以了?」禿頭老者說道。

魔帝狂寵妻,神醫紈褲妃 黃備兩手一攤:「沒有靈石了。」

他已經投入快100靈石,這傳送陣也太坑了。

眼見離到底不遠,禿頭老者一咬牙,也開始丟一些靈石進入。

說到底,他們只是想趁機體驗一下傳送陣,不然跑到第一武館,也沒差多少時間。

沒想到離直線到底越近,直線增加的越慢。

「好象還是差一點點……」

「投吧,快點!」禿頭老者喝道,心情煩亂,這些投入的靈石不能報公帳的話,損失就大了,他投了快三百靈石。

他是這一群王者境高手的首領,那些人不敢違抗,連忙掏出靈石一個一個投入。

「好象每次投入,就變長剩下距離的一半。」

有人發現了規則。

「快了!繼續!」

可惜這時代的人數學不好,不知道永遠一半,就是永遠到達不了,但是投入越多,他們越是憋著一口氣要直線到底……

丹楓回到第一武館,雖然全身劇痛無比,但是卻笑呵呵了,這能量塔的能源一直補充啊!

這個小陷阱,自然是竹鈴和丹楓一同設計的得意之作。

「丹楓!實力不錯,居然還能活著回來第一武館。」 作死後我成了病嬌的小祖宗 聲音拉回丹楓注意力。

一個俊朗無比的青年,神色冷傲,正是燕少爺。

他坐在椅上,神色悠閑。

身旁整齊圍著30來人。

第一武館眾人,則是集結在對面,雙方對峙著。

「第一武館的底牌,我可是都見識到了,確實厲害,連我手下大將之一鶴翁都殺了。」燕少爺緩緩說道。

丹楓只覺得他跟暗月島的見方很像,都讓人討厭無比。

「雖然我很驚艷,可是,也很失望,我還以為有更強大的底牌呢!今天人似乎帶來太多了。」燕少爺笑了笑,露出高手寂寞的神色。 驚艷,是驚艷丹楓的實力,居然能擊殺王者四階。

失望,是丹楓似乎就是最強戰力。

大道師,通常自己實力不強,身邊卻有無數高手。

丹楓周遭的人,目前看來,也就那個王者境二階實力最強罷了。

右雨擊殺了王者境二階,但也受了重傷,看來實力也就相當於王者境二階。

反而是丹楓,擁有擊殺四階王者境的實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不過丹楓也被王者四階打成重傷,說明實力也就是如此。

雖然丹楓有奇特的技能,瞬間移動,但似乎一日最多使用一次,否則早就無限制使用了。至於無敵,多半是某種防禦法寶,看來也已經被打破了。

此時傳送陣閃動,通玄宗,劍宗兩處支援都回來了。

第一武館全員集合完畢,紅霏霏,封無衡等人都來了。

「好了,有沒有很感激,我讓你們全員到齊了。」燕少爺笑了笑。

對方只是這種實力,那倒不如匯聚一網打盡。

一小群人飛奔而至,正是黃備和皇宮中的王者境眾人。他們終於把靈石投完,心不甘情不願,恨著那總是差一點到頂的直線,飛快趕了過來。

「好了,人都到齊了,阿力!」燕少爺說道。

一個鐵塔一般的光頭漢子,手上拿著一根長棍,聞言瞬間來到傳送陣面前,一棍擊落,將傳送陣擊毀。

「呵呵,等會沒地方跑了唷!」燕少爺微微笑道。

丹楓眼睛微縮,鐵塔巨漢的速度好快!

「阿力,自我介紹一下吧。」燕少爺說道。

「嚴力,燕雲18騎副隊長,王者境六階。」

鐵塔巨漢語氣平淡,但難掩語氣中的傲意。

第一武館眾人眼神都出現震驚之色!

王者境六階,自己這邊只怕沒有一回合之敵。

「六階就害怕了嗎? 獨孤伽羅不孤獨 還有呢。」燕少爺眼神得意,現在局面已經都是他掌控了。

燕少爺眼神示意,旁邊轉出另一個漢子。

漢子沉默,眼神漠然。但一走出來,就給人一種如淵似嶽,龐大的壓迫感。

高手,絕對的高手!這是看到他的人,第一眼就能感受的到。

「鐵無憫,我燕國第一高手,燕雲18騎首領,王者境七階。」燕少爺介紹道,眼神得意。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

雖然猜測丹楓王者境七階是幻術,但是燕少爺不敢大意,還是帶來了國內最高戰力作為抗衡。

「燕雲!雄壯!燕雲!威武!」

燕少爺背後十幾個漢子一起吶喊,聲勢驚人。

看這人數,燕少爺居然將18騎全帶來了,果然是全力以赴。(只少了還沒趕上的吳景等人)

行銳,禿頭老者也在其中。燕雲18騎,最弱的也有王者三階,平均4-5階。

「你燕國明目張胆插手我徐國內政,不怕國際上被撻伐嗎?」黃文怒喝道。

「哈哈,是有點難看,不符合我原先計劃,不過這也是你們逼我走上這一步,此外,我可是好心幫助徐國啊!」燕少爺笑道。

旁邊走出一名侍衛模樣的人。

黃文一看,面露喜色:「葛山,你沒事?」

不料忠心耿耿的葛山,卻理都沒理黃文,神色冷漠。

黃文心中驚疑不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